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587章:任宗主之死!凌遲!(求月票)   
  
第587章:任宗主之死!凌遲!(求月票)

g,更新快,無彈窗,!

刹那間,任完我宗主完全驚呆了,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靈魂震擊.

發生了什麼事情?

之前明明一切順利了,沈浪明明都已經變成了行尸走肉,變成了傀儡,為何會忽然清醒過來?

接著,任宗主的靈魂千方百計猛地朝著沈浪的軀體飛去,就要強行奪舍,強行鑽入.

但發現一切都是徒勞的.

他感覺到自己的靈魂仿佛在飛,但是周圍參照物完全不動.

他感覺自己的靈魂在飛,但是距離沈浪的軀體永遠是那麼遠.

"啊……啊……啊……啊!"

任宗主拼命地嘶吼著,拼命嚎叫著,但是卻完全發不出任何聲音.

整個過程真的和沈浪當時很像,就是完全感覺不到自己身體的存在,靈魂就無助地漂流著,周圍無邊無際,無所依靠,感覺到自己無比的弱小.

這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為何會這樣?這個活死人經,任完我修煉了無數次,靈魂出竅術,靈魂入竅術,完全是滾瓜爛熟的,還有洗魂訣,任宗主修煉了已經十幾年了,具體操作也有許多例子了.

難道沈浪又在偽裝?

又沒能洗掉他的甚至和記憶,但就算他有兩個腦子,此時也已經被摧毀了啊.

他可是和岡一同時動手的話,而且噩夢石洗魂陣也將功率釋放到最大了.

而就在此時,鬼棺蓋子被打開,沈浪從里面站了出來.

而任宗主繼續坐在那里一動不動,他進入了一種非常詭異的狀態,真的類似靈魂出竅的感覺,整個身體完全定格在哪里,整個靈魂仿佛懸浮在腦袋上方,但完全沉降不下去.

房門開啟了,一個絕美的女子走了出來,婀娜生姿,這便是任宗主的妻子,大炎帝國的長公主,她手中拿著一支柳葉刀.

直接來到任宗主的面前,第一刀.

瞬間,任宗主變成了太監.

第二刀,第三刀,第四刀,第五刀剁了下去.

頓時任宗主的四肢全部被斬下,光剩下一個腦袋和軀干.

這個女人動手非常果斷,沒有任何猶豫,而且非常平靜,這是醞釀了幾十年的仇恨,濃烈成冰了.

但是整個過程中沒有任何慘叫,任宗主依舊保持靈魂出竅的感覺,眼睜睜看著自己的五肢被剁掉,沒有任何痛苦,沒有任何知覺,但是這非常可怕好不好?

自己眼睜睜看著這一切發生,卻完全無能為力的.

他靈魂拼命地顫栗,究竟發生了什麼?發生了什麼啊?

為何會這樣?

老天爺啊,為何會這樣啊?

眼前這個女人是誰?她不是奪舍的大劫聖母嗎?為何對任完我有這麼大的仇恨?

他雖然是任宗主之妻的身體,但靈魂應該是大劫聖母啊?

然而下一秒鍾,房間里面又走出來一個人,雞皮鶴發,年邁無比的大劫聖母,拄著拐杖顫顫巍巍地走了出來.

她走到鬼棺的面前,伸出長老無比的手,在任宗主的腦袋上輕輕一拍.

頓時,任宗主仿佛魂歸原處了一般,所有的身體感覺複蘇了.

但……還不如不要複蘇呢?

劇痛,冰冷,恐怖,所有的感覺都清晰而來,他的四肢被砍掉了,他還變成了太監了,這些肢體都離開他軀干了,這種恐怖的感覺簡直讓人魂飛魄散.

為何會這樣?發生了什麼事啊?

大劫聖母滿嘴漏風道:"奪舍?想什麼呢?想什麼呢?這個世界上哪有奪舍之事啊?就算有也輪不到你啊,活死人經最後一卷?看過了嗎?輪得到你看嗎?你的精神力足夠嗎?精神智慧足夠嗎?"

"奪舍?連我都沒有資格奪舍的,更何況是你?"大劫聖母不屑道:"剛才,我只是用活死人經上的精神術,喚醒了你的妻子."

"對了,任完我,當年你剛剛從岡一那里得到活死人經,得到了洗魂訣,所以你的妻子只是變成了植物人,大腦的記憶還沒有徹底摧毀."

"這個鬼棺,確實是起保護作用的.因為我刺激複活他的精神時候,需要釋放出十幾萬個精神點,刺激她的神經元,她的腦子或許承受不住,所以需要這個鬼棺材保護.所以我剛才只是救活她,而不是奪舍."

"非常幸運,一次性就成功了,而且對她的大腦損害不大."

"你或許非常奇怪,為何她醒來第一時間說話的口氣跟我一樣是不是?"大劫聖母道:"這是因為我教她這樣說的啊?你把她變成了植物人,所以這幾十年他能夠看得見,能夠聽得見,只是失去了對整個身體的控制權,如同行尸走肉."

"當然,這也是你想要的結果對嗎?如果她毫無知覺的話,你折磨她的時候又有什麼成就感呢?"

任宗主之妻,那位姬公主在任完我面前蹲了下來,緩緩道:"任完我,你對我做的那些事情,那些讓人作嘔的事情,每一件我都記得清清楚楚,所以現在我要報複了."

任宗主顫抖道:"我當時還手下留情了,沒有徹底摧毀你的腦子,只是讓你成為植物人而已."

姬公主道:"那樣折磨我,你才覺得爽對嗎?否則折磨一個木頭人,又有什麼感覺?"

說罷,姬公主的匕首緩緩,緩緩刺入了任完我的左眼之內.

而整個過程中,任完我依舊完全無法動彈,就仿佛靈魂和軀體隔著一層,能夠感覺到痛苦和恐懼,但完全無法動彈.

所以,任完我真的是眼睜睜看著匕首無限接近于他的眼球,然後那一只眼睛什麼都看不到了,只有無邊無盡的黑暗,痛苦,發脹.

就連沈浪在邊上都看得毛骨悚然,這三十年的仇恨實在是可怕啊.

"啊……啊……啊……"任完我發出一陣陣無比的痛苦的慘嚎.

不是身體上的痛苦,而是精神上的,為什麼會這樣?

上天啊,為什麼會這樣?

"岡一,你和沈浪聯手坑害我,為什麼?為什麼?"任完我顫抖道:"這幾十年來,我們的關系是特殊的啊,甚至我們的感情也算是特殊的啊,這幾十年來你救了我多少次?無數次了啊!你還記得嗎?當時姜離陛下率領大軍圍剿大劫宮,關鍵時刻是我救了你,我救了你."

岡一緩緩道:"對,這幾十年我是救過你五次,原本你也算得上我是岡一最重要的盟友.不對,准確說不是盟友,而是……棋子."

"任完我,你這個人不適合做盟友,你太狠毒,太不擇手段了,為了利益你可以出賣一切,這樣的人注定是做不了盟友的.當年大劫宮之戰,你也並不是真心幫我,你只是想要拆姜離陛下的牆角而已,你只是想要害他而已."

"當然,這一切我都不在乎.一直以來你都是我那顆最重要的棋子,從來都沒有改變."岡一道:"我用幾十年的時間,救了你五次性命,並且把活死人經傳給你,甚至還流露出一種詭異的情感,讓你覺得我是天下最信任之人."

聽到這里,沈浪不由得稍稍哆嗦一下.

岡一繼續道:"但是最近的局面有了一些變化,一點點變化,不久之前日全食來臨的時候,我按照大劫寺的傳統,前往大劫宮的鬼城進行大劫明王的精神靈魂傳承,結果我失敗了,你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任宗主不由得一顫,目光朝著沈浪望了過來.

岡一道:"對,大劫明王的精神靈魂傳承給了沈浪."

任宗主道:"那你就奪回來,奪回來了啊?"

岡一道:"奪不回來的,關鍵這是大劫明王的選擇,我明明比他更早到達,但是大劫明王就是不把精神靈魂傳給我,我想要將他奪舍,但是卻徹底失敗了,我用盡了一切努力,但是大劫明王的精神靈魂還是給了沈浪,真是讓人噓籲啊,我等待那一天已經幾十年了,因為准備了幾十年,結果卻不給我這個大劫寺最後的傳人,而是給了一個……敵人."

任宗主道:"岡一師兄,現在還來得及,來得及,將沈浪殺了,重新奪舍."

"呵呵呵……"岡一微笑道:"任宗主,那天晚上我們對摧毀沈浪甚至和大腦的過程沒有任何差錯,你的噩夢石洗魂陣沒有錯,我的洗魂訣也沒有錯.但是……想要洗掉他的靈魂,簡直是癡人說夢,你知道他的精神力有多麼強大嗎?大劫明王的精神靈魂都在他的腦子里面啊,怎麼洗?"

沈浪道:"那我必須申明,大劫明王的精神靈魂確實在我的腦子里面,但是完全不可閱讀,完全處于封鎖狀態.當然我的精神力依舊非常強大的,而且我假裝成為行尸走肉,非常逼真吧?"

岡一道:"能夠不逼真嗎?你如此強大的精神力,領悟了活死人經,領悟了多少精神卷軸?你這失魂術,比真的還要真實,連雙層瞳孔都分離了,我當時看到的時候,還真的有點惶恐,覺得你難道真的被洗去了魂魄,變成了行尸走肉."

任宗主顫抖道:"岡一師兄,這沈浪奪走了屬于你的東西,你為何還要幫他?為何還要聯合他一起坑我?為什麼?為什麼?我們幾十年的交情了,幾十年過命的交情啊,你為何要這樣對我?"

岡一道:"大劫明王將精神靈魂傳承給了沈浪,是要讓他承擔重要使命的,那他就是新一代的大劫明王了,我自然就要幫他了啊,有什麼辦法?這是我的終身使命啊!"

任宗主怒道:"你既然要幫他害我,直接讓他用龍之劍殺了我便是了,為何還要玩這一手?為何要如此?"

岡一道:"必須要有人認領殺你的罪名啊,而你的妻子在合適不過了.相信她也會非常感謝我,幫助她報仇雪恨了.你對他三十年的折磨,她終于可以歸還了.沈浪還是你的陛下呢,你是他的第一忠臣,他怎麼可能會殺你,對嗎?你不是一直念念不忘,想要把浮屠山完整交給沈浪陛下嗎?那我就幫你一把啊."

任宗主不敢置信地盯著岡一,厲聲道:"你好毒,你好毒,你好毒啊……"

岡一道:"沒什麼毒不毒的,我們大劫寺的人做事就是這樣的,有些藐視生靈,我也不知道是第幾代傳下來的毛病."

接著,岡一輕輕一聲歎息道:"任兄啊,我一直都提醒你,你太過火了,太急功近利了,我還專門說了一個詞,利令智昏."

"贏廣得到龍蛋之後,就進入了利令智昏的狀態.而任兄你要奪舍沈浪,要奪取大乾帝國基業之後,也進入了利令智昏的狀態."岡一道:"人一旦太過于專注于某一個具體目標,那就會忽視其他陷阱,就很讓容易陷入萬劫不複之地的."

"所以人啊,可以熱愛,但千萬千萬不要太過于投入,否則危險就要降臨了."

沈浪笑道:"一個畫家完全投入會繪畫,不可以嗎?一個音樂家,完全投入于音樂,不可以嗎?"

"可以,當然可以."岡一道:"只有絕對的投入,才能成為真正的藝術大家.但是……這些真正的藝術大家,有哪一個好下場嗎?"

呃?!你說得好有道理.

雖然不是絕對的,但是曆史上有多少畫家,音樂家都是死後才名傳天下的?

沈浪道:"岡一大師,那你投入你的使命目標嗎?"

岡一道:"整個靈魂,整個生命完全投入."

沈浪道:"那你還勸誡別人不要這樣做."

岡一道:"因為我這樣的人,注定沒有好下場的啊."

呃!好吧,我還是說不過你.

岡一望向沈浪道:"這句話某種程度上,也是對沈浪陛下您說的.當一個人太專注于某一個目標,眼中只有它的時候,就會忽略周圍的一切,就很容易陷入萬劫不複之地."

而就在此時,任宗主忽然道:"岡一,這個世界上真的有奪舍嗎?真的有嗎?"

岡一道:"有的,但基本上也不大可能,你看我這麼大的精神力,奪舍沈浪都失敗了,這需要強大的精神力,精神智慧,還需要絕對的環境,就類似于鬼城.最起碼,你也要把活死人經練習到最高級."

任宗主道:"也就是說,你一直都在騙我,一直都在騙我?"

岡一道:"也不能說騙,因為我也想要嘗試,我也想要實驗,在沒有鬼城的特定環境下,在沒有《活死人經》第五卷的情形下,能不能完成奪舍?結果證明……不能!"

大劫聖母道:"如果能奪舍,還先輪得到你?我一百多歲了,這個身體已經抽得我自己都要作嘔了,我早就去找新鮮嫩美的軀體奪舍了."

任宗主忽然高呼道:"岡一,姜離陛下說得沒有錯,你們大劫寺就是天下第一禍害,天下第一禍害……"

岡一朝著沈浪道:"要不然,快點?給任宗主一個痛快?任兄你一定要相信我,出手害你,我心里也很不好受的."

沈浪道:"行,那我動手快點."

沈浪來到了任宗主的面前,望著他剩下的那只眼睛.

"任宗主,你是我見過最狠毒的人,也是最沒有底線的人."沈浪緩緩道:"但是我本來對你有很高的期待的,我覺得你應該會成為了不起之人.但……結果你還是讓人失望了."

"我沈浪經曆過很多敵人,從張翀到蘇難,到贏廣,到你任完我."

"你們這些敵人一個比一個強大,但是卻沒有一個比一個高級."

"你依舊會被貪婪蒙蔽雙眼,然後失去了神智,被人玩弄于鼓掌之中,哪怕作為一個敵人,你也讓人失望無比."沈浪道.

任完我顫抖道:"沈浪,你又能比我好得了多少?或許很快就會輪到你自己了,最終你會發現,你才是那個最可笑,最愚蠢之人."

沈浪道:"但不管如何,我又贏了,我的仇人名單上,又要抹去一個人的名字了."

他拿著匕首,緩緩刺入了任完我的另外一只右眼之內.

任完我倒是不裝腔作勢,直接發出了淒厲的慘叫,然後他兩只眼睛都瞎了.

"後悔嗎?任宗主?"沈浪問道.

任宗主淒厲笑道:"後悔,後悔,太後悔了……"

沈浪道:"是後悔不該惹上我嗎?"

"不,我是後悔不應該膨脹,不應該和大炎帝國為敵的."任宗主淒涼道:"沈浪這里面也有你的禍根,如果不是當時你幫我們開啟了南部海域上古遺跡入口,不是你讓我一下子得到了這麼巨大的上古遺跡,我們浮屠山四年時間的發展,超過了之前一百年,得到了天文數字的上古裝備,上古武器,龍之悔,上古攔截裝置……"

"當時我們都呆了,這些驚天的財富一下子堆在我的面前,我能有什麼選擇?當然是膨脹了……"

久貧乍富?

這就像是一個中年人,過去二十年時間矜矜業業上班,每個月工資八千塊,不高也不低,忽然之間中了兩億的彩票,想要不膨脹都難啊.

任宗主繼續道:"天涯海閣其實一直都比我們更加強大的,盡管我浮屠山一直都在虛張聲勢,把蠱蟲武器吹得神乎其神,但是我們的蠱蟲研究已經停滯了幾十上百年了.開發南部海域上古遺跡的時候,我覺得每一天都在不斷變得強大."

"接下來,沈浪你從西方世界歸來,輕而易舉擊敗了祝紅雪的血魂軍,又擊敗了甯寒公主的主力,使得天涯海閣左辭直接投降了.這件事情,讓我們更加膨脹了,我們覺得天涯海閣太弱小了,我們覺得自己僅次于白玉京了,完全能夠和大炎帝國叫板了."

"加上我自己又迫切地想要讓贏無冥上位,然後奪舍他,繼承新乾王國和浮屠山,竟然腦子發熱,讓他代表浮屠山去出席超脫議會,現在看起來真是頭腦發昏了,可笑,昏聵啊."

"沈浪你好好等著吧,好好看著吧!我們之前浮屠山表現得何等強大,新乾王國表現得何等強大?妄圖去顛覆大炎帝國的秩序,結果呢?大炎帝國從頭到尾都沒有真正動手,就只是稍稍撩撥了一下,贏氏王朝滅亡了,我浮屠山也要完了."

"神龍見首不見尾啊……"任宗主兩只眼睛都在流血,加上面孔傷痕斑駁,還沒有痊愈,所以看上去真是恐怖之極.

"沈浪我不後悔得罪你,但是我真的後悔得罪大炎帝國,很快就要輪到你了,相信我……"

沈浪點了點頭道:"多謝任宗主您的諄諄教導."

然後沈浪的匕首刺入他的嘴里一劃,頓時任宗主的舌頭被毀了,再也說不出半個字了.

唉!可惜啊!

沈浪有一種感覺,贏廣的武功何等之強,任宗主的武功又何等之強?

結果根本就不是死在戰場上,也不是死于頂尖高手的對決中,而是跪在地上,最屈辱地死去.

"長公主殿下,最後這一刀,交給您了."沈浪道:"只有您,才有權力殺他."

任宗主之妻接過匕首,然後抓著任宗主的頭發往外走去.

頓時,沈浪徹底驚了,他想要做什麼?

岡一卻絲毫不阻止,朝著沈浪望來,緩緩道:"沈浪陛下,你這次來浮屠山的目標是什麼?"

沈浪道:"弄死任宗主."

岡一道:"那不就是了,我告辭了,您好自為之."

然後,岡一直接就走了.

而那個大劫聖母望著沈浪的面孔好一會兒:"嘖嘖嘖,這就是新一代的大劫明王嗎?按道理,你還應該繼承我們這些大劫聖母呢,你還要奴家嗎?"

當一個一百多歲的,雞皮鶴發,頭發掉光,駝背,牙齒掉完的女人對你說這樣的話,會有什麼感覺?

"嘎嘎嘎……"然後,這位大劫聖母發出了一陣陣怪叫,蹣跚地跟在岡一的身後,一瘸一拐,走得卻非常快,而且還扛著一具鬼棺,很快消失在視野中.

"大劫明王,最後的大劫明王,嘎嘎嘎……"

"大劫降臨了,大劫要降臨了……"

這位一百多歲的大劫聖母離開了,但她怪異的聲音,還有淒厲的笑聲都一直在沈浪耳朵之內回蕩,就仿佛魔怔了一般.

等到大劫聖母的聲音消失後,岡一的聲音又直接在沈浪腦子里面響起.

"沈浪陛下,如果我是你的話,我會立刻離開浮屠山."岡一道:"浮屠山完了,要毀滅了,前所未有的華麗毀滅,趕緊走吧."

…………………………………

任宗主之妻,大炎帝國長公主,就這麼拽著任宗主的身體走了出去.

很快就被浮屠山眾人發現了,然後完全不可思議地望著這一幕.

這,這是宗主夫人?她竟然醒了?

還有他手里提著的這個人是誰啊?看上去有一些眼熟啊,有點像是宗主啊?但太慘了把,四肢全無了,眼睛也被刺瞎了.不可能是宗主,他的武功這麼高.

任宗主夫人一直就這麼走著,朝著浮屠宮走去.

她的身後,越來越多的人跟上來,幾十,幾百,幾千人,紛湧而至.

最後,全部都湧入浮屠宮大殿.

"快去叫陛下,快去叫陛下……"立刻浮屠山中有人高呼.

看來這段時間任宗主的洗腦果然有用啊,遇到這樣的重大事件,他們第一時間就知道去稟報沈浪了.

然後,大宦官云海飛奔朝著沈浪的寢宮而去.

"陛下,陛下,不好了,前面大殿有變,請陛下前去裁決."大宦官云海道,但是他喊歸喊,喊的不是沈浪,而是岡一,因為他知道沈浪已經變成"行尸走肉"了.

然而,一身龍袍的沈浪,英明神武地出現在他的面前,道:"走吧!"

大宦官云海不由得一顫,不敢置信自己的眼睛,這位沈浪陛下不是變成行尸走肉了嗎?如今為何安然無恙?

沈浪二話不說,直接威風凜凜地前往了浮屠宮大殿.

……………………………………

然而,等沈浪過去的時候,任宗主之妻已經開始了.

她竟然當著所有人的面,將任宗主活生生給凌遲了.

這三十年的仇恨,究竟是有何等濃烈啊?

"陛下駕到……"大宦官云海高呼道.

然後沈浪走了出去,來到大殿上坐下.

浮屠山眾人先是一愕,然後本能地跪了下來,叩首道:"臣參見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

任宗主之妻,大炎帝國長公主,姜離曾經的未婚妻充滿諷刺望著這一切,緩緩道:"諸位,你們或許非常好奇,我手中這個人是誰?這個我剛剛凌遲的人是誰?"

"沒錯,他就是你們浮屠山之主,任完我!"

說罷,她猛地拔出劍,對准任宗主的脖子猛地斬下!

任完我首級落地,一代梟雄就這麼慘死了.

"我,大炎帝國長公主,曾經的浮屠山夫人,斬殺了任完我,如何?"

"沈浪陛下是嗎?我殺了你大乾帝國的太師任完我,如何啊?"

………………………………

注:第一更送上,眼淚汪汪求月票,恩公們,打發點喲!又要被爆了……

上篇:第586章:大功告成!任宗主下地獄!(求月票)    下篇:第588章:浮屠山徹底毀滅!逆天任盈盈(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