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588章:浮屠山徹底毀滅!逆天任盈盈(求月票)   
  
第588章:浮屠山徹底毀滅!逆天任盈盈(求月票)

g,更新快,無彈窗,!

沈浪腦子陷入了某種沉思,那就是他來浮屠山究竟是為了什麼?

只有一個答案,殺死任宗主.因為浮屠山就在楚乾之間,沈浪一定要防止背腹受敵,關鍵時刻任宗主來一個背刺.

事實上沈浪之前就擔心,贏廣死了之後,任宗主會不會重新和大炎帝國妥協,甚至勾結?

按道理說這是完全有可能的,然而沒有想到他來到浮屠山之後,局面竟然是這樣發展的,那麼的離奇複雜.

又是效忠大典,又是浮屠山變成了浮屠宮,又是完全合並入大乾帝國.

亂花漸欲迷人眼!這句話說得再對沒有了,那麼這個時候沈浪就要捫心拷問自己的內心.

你的初心是什麼?你的目的是什麼?天下無仇!

將任完我這個名字從仇人名單徹底抹去,既然這個目標已經實現了,那就是成功的,其他的一切就已經不太重要了.

此時沈浪目光望向了眼前這個姬公主,她還從來都沒有正面打過交道.按說此人的關系和沈浪應該還是很親密的,畢竟她曾經可是姜離陛下的未婚妻,姜離也應該是她一生唯一的愛人吧,而且她也是任盈盈的母親,切不管是不是她生的,但嬰兒的時候總是她養的吧.

所以沈浪對她是沒有敵意的.

但是岡一的意圖也很簡單,沈浪要殺任宗主,而且還要脫身,甚至還要得到浮屠山的效忠.

這樣一來,殺人的罪名就不能落在沈浪的頭上,必須需要一個人出來頂雷,那個人就是任宗主之妻姬公主.

此時,正是整個浮屠山人心最最散亂,最最複雜的時候.

所以按照道理來說,沈浪應該揮舞為任宗主報仇雪恨的旗幟,號召浮屠斬殺姬公主,為任完我複仇,當場將她碎尸萬段.

然後登高一呼,得到整個浮屠山的順從效忠.

但是,沈浪做不出這麼LOW的事情,而且殺任宗主他也有份的.

"沈浪陛下,我殺了你大乾帝國的太師任完我,你意如何呢?"姬公主再一次寒聲問道.

沈浪目光一眯起,對方言語中竟是充滿了敵意,刻骨銘心的敵意.

她的敵意從何而來?當然不是因為沈浪,而是因為姜離了.因愛生恨?這很正常,因為姜離可是對她退婚了,所以她才會嫁給任完我這個畜生.

沈浪道:"來人,將任夫人拿下?"

不管怎麼樣?浮屠山都已經成為了浮屠行宮,沈浪成為了這里的最高君主,姬公主都是殺任完我的凶手,先拿下總是沒有錯的.

隨著沈浪一聲令下,頓時上百名特種武士蠢蠢欲動,直接就要上前拿人.

"慢!"忽然,有一個人喊道.

此人便是浮屠山長老之一,林妙堂.

就是曾經對對沈浪心懷怨懟,然後差點被任宗主斬首,結果沈浪下旨饒過,被杖責九十的那個.

他直接來到任宗主的尸體面前,辨認了一遍又一遍,然後搖頭道:"不,此人不是任宗主."

靠,你這就是睜著眼睛說瞎話了,你檢查這麼仔細,他是不是任宗主,會不知道?

"此人是任宗主的替身."林妙堂道:"任宗主之前說得清清楚楚,他要進行閉關,驅逐體內的黑霧,沒有想到這個時候,任宗主的替身不安分守己,試圖出來興風作浪,結果被任夫人所殺,對嗎?"

林妙堂目光望向了姬公主,再一次道:"任夫人,是這麼回事嗎?幾十年前您大腦受損,昏迷不醒,宗主想盡了一切辦法,消耗了無數的內力,無數次想要救您.這次他要進入長期閉關,所以冒險用可怕的上古典籍將您救醒,而他自己卻陷入了危險之中,是嗎?"

姬公主眼眸一轉,緩緩道:"對,是這麼回事."

林妙堂道:"任宗主之前說過,他自覺得時間不多了,所以進入閉關.不信我帶著你們去見他,夫人您帶著我們去見他."

姬公主猶豫了幾秒鍾,然後跟著林妙堂一起離開了浮屠宮,朝著山下的秘密洞穴走去.

一批人走了,而另外一批人卻沒有走,留在了原地.

一個是任天嘯,還有一個是吳絕,還有幾百名特種武士.

吳絕道:"陛下,接下來怎麼辦?"

沈浪眯起眼睛,望向這個吳絕,望向了任天嘯.

眼下這個局面已經很有意思了,太有意思了.

眼前這個死的人就是任宗主,幾乎所有浮屠山高層都清清楚楚,雖然一開始看不大出來,因為被割得沒有人樣了,但是仔細辨認後還是完全確定的.

至少,任天嘯此時就跪在了任完我的面前,抱著他的頭顱發呆,眼圈已經完全通紅了.

吳絕道:"陛下,眼前這個局面已經非常詭異,林妙堂等人是要洗去姬公主的殺人罪名.宗主已經死了,所以他們的心也變了,他們想要通過姬公主去投靠大炎帝國."

沈浪道:"吳絕,你怎麼想?"

吳絕叩首道:"臣之心,從未變過.不管任宗主有什麼想法,臣之心都願意效忠于陛下."

沈浪忽然道:"你……見過任宗主胸口上的那詭異的腐朽傷口?"

吳絕沉默了片刻,然後躬身道:"是,臣見過."

沈浪目光望向任天嘯道:"你……怎麼想?"

任天嘯道:"我什麼都不想,我什麼都不想,叔父讓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

吳絕道:"陛下,我們要快,要快!否則等他們形成勢頭就來不及了,宗主一死,就無人能夠壓制浮屠山群雄."

沈浪道:"你們二人,跟我來,為我護法."

接著沈浪快速地朝著自己的寢宮飛奔而去,上一次他救醒任盈盈還沒有開始,就受到了任宗主的襲擊.

這一次,必須抓緊緊迫的時間,立刻去拯救喚醒任盈盈,因為任盈盈才算是浮屠山的真正繼承人.

………………

然而等到沈浪沖到寢宮的時候,卻發現任盈盈已經消失了,還有那個上古龍盒也消失了,大宦官云海扛著一個箱子,正在飛快狂奔,龍盒里面就是昏迷不醒的任盈盈.

吳絕和任天嘯見之,二話不說閃電一般沖了上去,轉眼之間將他追上了.

大宦官云海放下了龍盒,將利劍橫在里面任盈盈的脖子上,寒聲道:"沈浪陛下,不要逼我."

沈浪冷笑道:"真不愧是姬公主帶來的人啊,現在已經迫不及待要向她效忠了."

大宦官云海道:"不,奴婢只向贏者效忠."

然後,他將利劍往任盈盈脖子地下壓了壓,輕輕切開了一個血口,緩緩道:"沈浪陛下,您走吧,再留下來就有殺身之禍了.這段時間任宗主想盡一切辦法要神化您的地位,要讓您成為這里的主人,但是時間太短了,任宗主一死,他們就要反噬了.我畢竟侍候過您半個月,當真是不希望和您撕破臉皮,更不願意親手斬下任盈盈公主的頭顱."

哈哈哈,這個浮屠山實在是太有意思了.

真的像是地獄中唱大戲,任宗主還活著的時候,壓制著所有人不敢動彈,老老實實唱戲,讓戴什麼面具就戴什麼面具.任宗主死了之後,每一個人都露出了猙獰的面孔,要麼是厲鬼,要麼是惡魔.

瞬間就把面具扔在一邊,徹底不演了,嚴肅神聖的浮屠行宮,轉眼之間又變成了浮屠山.

大宦官云海道:"沈浪陛下,您還沒有看出來嗎?大家都不信任你,也不信任大乾帝國,任宗主一死,所有人都要去巴結更粗的大腿了,而這個世界還有比大炎帝國更粗的腿嗎?任夫人就是大炎帝國的長公主,所以她明明殺了任宗主,大家卻拼命為她推脫罪行,說她殺的人是替身."

"你們全部讓開,再往前一步,我就殺了任盈盈公主."大宦官云海猙獰道,我倒要看看是你們的劍快,還是我的劍更快.

"沈浪陛下,走吧,走吧,否則就要死在這里了,甚至被碎尸萬段也說不定,哈哈哈!這段時間您的陛下癮也過夠了."

大宦官云海,一邊抓著任盈盈的頭發,一邊往後退.

任天嘯直接朝著沈浪望來,詢問他怎麼辦?這個人一直都是這樣的,腦子簡單,之前完全服從任宗主,任宗主死了之後,他竟然本能要去服從沈浪.

沈浪冷笑,他之前就說過,拯救任盈盈的過程非常簡單.

用《活死人經》的精神術,構建出十幾萬個精神點組成的精神程序,然後猛地釋放,瞬間激活任盈盈的十幾萬神經元.

沈浪閉上了眼睛,開始在腦子里面構建.

十個,百個,一千個,一萬個,十五萬個!十五萬個精神力點,形成了一個精神漩渦狀.

"出!"

隨著沈浪一聲令下,一道光影猛地疾射而出,看上去和能量漩渦非常想死啊.

大宦官云海一驚,他還以為是沈浪向他釋放了能量漩渦攻擊呢,本能地舉起任盈盈公主做擋箭牌.

"嗖……"那個精神漩渦猛地鑽入了任盈盈的大腦之內.

然後,靜靜無息,沒有任何反應.

所有人驚愕,包括云海大宦官,究竟發生了什麼啊?

他再一次將利劍頂在任盈盈公主的脖子上,拖著她的頭發,飛快後退,寒聲道:"不要逼我,也不要有小動作,否則我立刻殺了她,殺了她……"

而在這個時候,任盈盈公主醒了過來.

刹那間,完全無法形容這一幕.

她的眼眸,猛地閃過一道光華,無比亮碩驚人.

無比凶殘,無比威猛,讓人戰栗.

然後,她緩緩扭過頭,直接一百八十度望著云海,喉嚨地下發出了咆哮,整個地面都在顫抖.

大宦官云海完全驚呆了,因為任盈盈真的是一百八十度轉頭,背對著他的同時,也面對著他.

"我殺了你……"大宦官云海猛地一割,瞬間就把任盈盈的脖子切開了一個巨大的裂口,幾乎將半根脖子都切斷了.

任天嘯一陣驚呼,爆吼道:"我殺了你,殺了你……"

然後,他閃電一般朝著大宦官云海沖去.

然而下一秒鍾,他完全驚呆了,因為任盈盈被割開的喉嚨,瞬間恢複如初,沒有半點傷痕.

接著,任盈盈抓過了大宦官云海的劍,輕輕一捏.

那堅韌無比的利劍,直接粉身碎骨.

接著,她伸出手掌,對著大宦官云海輕輕一拍.

"噗……"對方直接人間蒸發了,一陣血霧迷漫,宗師級強者云海,直接粉身碎骨,連骨頭渣滓都找不到了,真的就直接化作一道血霧,消失得無影無蹤.

吳絕,任天嘯,還有沈浪三人完全驚呆了.

這……這是啥啊?這強大得也未免太可怕了吧,任宗主也沒有這麼……厲害吧.

"盈盈……"沈浪小心翼翼伸出手道:"你,你還記得我嗎?我是沈浪,我是你的未婚夫,剛才是我救了你……"

任盈盈眼瞳一閃,沈浪真的仿佛被一道強光灼燒過一般,她一直盯著沈浪,仿佛想要在腦子里面搜索任何記憶碎片,但是……毫無所獲.

"我是沈浪,我是你未婚夫……"沈浪一邊溫柔說話,一邊緩緩朝著任盈盈靠近.

"砰……"任盈盈凌空一推.

瞬間,沈浪的身體如同炮彈一般猛地飛了出去,直接飛出了幾百米遠.

她真的就是輕輕一推,而且推的是空氣,而不是沈浪,這武功強到讓人絕望的地步.

不過沈浪沒有受傷,而是輕飄飄落地.

任天嘯走了過去,道:"我是哥哥,我是你哥哥啊……"

結果.

"砰!"一聲巨響.

任天嘯的身體如同炮彈一般飛了出去,而且直接噴出了一口鮮血.

任盈盈還是隨手一推.

接著,任盈盈目光又望向沈浪,真的什麼都記不起來了,但是又仿佛有一種精神感應,精神共鳴.

沈浪發現,她此時的情緒,眼神,完全都不像是人類,也不知道是啥種族.

忽然,她目光落在自己的手指上,那是沈浪的上古王戒,她呆呆地望了一會兒,然後猛地摘下這支上古王戒,直接朝沈浪扔了過來.

沈浪接住了上古王戒,重新戴在手上.

與此同時,任盈盈的身影消失得無影無蹤,她腳下輕輕一彈,整個人消失在百米之外,她仿佛非常急要趕去某個地方,卻又不知道是哪里.

因為她速度太快了,甚至直接撕開了空氣,發出了爆裂聲.

沈浪完全驚呆了,這,這是要干啥呢?強大到這個地步,這是要干啥呢?

"我……我艹!"沈浪道.

吳絕在邊上也呆了,足足好一會兒,他才開口道:"陛下,任盈盈公主是朝著南邊而去了,她仿佛急著去趕去一個地方."

沈浪看到了,任盈盈完全是直線南下.想必不管遇到什麼,她都是直線行進,任何擋住她的東西,都會灰飛煙滅.

這是上古龍盒讓她涅槃蛻變的,她幾乎把整個上古龍盒里面的龍血髓能量都吞噬完了,然後就……這麼厲害.

而且,現在她好像只是蛻變的初期.

"陛下,任盈盈公主走了,我們要單獨面對接下來的挑戰了."吳絕道.

沈浪道:"吳絕,大炎帝國可比我強大得多得多,你就沒有想過要投靠大炎嗎?"

吳絕搖頭道:"在大炎,我算什麼?之前在乾京我就和陛下說過,我想要賭一賭."

沈浪朝著任天嘯望去,他已經受到不小的輻射傷害了.

"宗主讓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任天嘯道.

任宗主臨死之前,讓所有人都效忠沈浪,任天嘯是被改造過血脈的人,甚至連大腦都已經發生了變化,直來直去,想要讓他去分辨任宗主話背後的意思?太難為他了.

沈浪道:"那行,我們去面對他們吧."

………………

林妙堂和任夫人真的帶著幾百人進入了浮屠山的地下洞穴之內,然後真的發現了一個任宗主.

當然,這個任宗主是替身,他在任完我口中已經說過很多次了,但始終沒有露面.

所有人見到他的時候,正盤坐在地上,進入了閉關狀態,甚至無法喚醒.

林妙堂直接掀開他的衣衫,露出胸膛上的那道黑影道:"所有人看到了嗎?就是這道黑影威脅宗主的性命,所以接下來幾年,甚至幾十年內,他都要在這里閉關,驅逐體內的可怕能量.大家散了吧,免得打擾宗主的閉關."

然後,幾百上千人離開了地下洞穴,再一次回到了浮屠宮之內.

大殿之上,

林妙堂朗聲道:"事實證明,宗主依舊安然無恙,任夫人殺的是宗主的替身,此人見到宗主閉關,就想要肆意妄為,該殺!"

幾百人呼應:"該殺!"

然後,林妙堂朝著姬公主跪下,道:"夫人,宗主閉關,但是浮屠山不能群龍無首,請夫人執掌浮屠山之權."

接下來,幾百個人朝著姬公主跪下,叩首道:"請夫人執掌浮屠山之權."

這天上還真是沒有新鮮事啊,顛倒黑白,指鹿為馬,到處都在發生.

任宗主啊,任宗主,你生前操弄浮屠山所有人的意志,無人膽敢反抗,而你一旦死去,大家也操弄你了.

一直到現在,這位任完我的尸體都扔在大殿地面上被眾人踐踏,也就只有任天嘯抱著任完我的腦袋哭泣過.

從頭到尾,只有一個人真正在乎過你任完我啊,就連吳絕也不在乎你.

林妙堂的話剛剛落下,吳絕冷笑道:"林大人,你這話就可笑了,任太師之前說得清清楚楚,他閉關之後,整個浮屠宮全部交給沈浪陛下執掌.這半個多月你難道沒有看清楚嗎?陛下才是浮屠行宮的最高主人,"

任天嘯怒道:"林妙堂,你們什麼意思?難道要違逆叔父的意志嗎?"

林妙堂頓時之間失語,因為有些事情不好直接說破啊,總不能說任宗主已經死了,大家完全可以不用管他說過什麼話了,我們壓根就不願意投靠大乾帝國,我們要投靠大炎帝國,跟著沈浪的大乾帝國,只有死路一條.

而就在這個時候,忽然一個雪雕其實俯沖而下,沖入了大殿之內,直接跪下道:"大事不好,大事不好了,陛下,太師,大事不好."

這位特種武士甚至不知道浮屠宮內已經發生了劇變.

吳絕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那個特種武士道:"我們幾百名特種武士,上千名地獄軍團,護送上古攔截裝置,龍之力發射裝置,前往怒潮城,遭到了大炎帝國的莫名襲擊,全軍覆滅.龍之力發射裝置和上古攔截裝置全部被奪!"

這話一出,沈浪面孔一變,吳絕等人面孔劇變.之前任宗主答應,將乾京的上古攔截裝置轉移去怒潮城.

吳絕寒聲道:"確定是大炎帝國所為?他們出動了什麼軍隊?什麼規模?"

那名特種武士悲色道:"不知道,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我們就幾乎全軍覆滅了,等我蘇醒過來,龍之力,上古攔截裝置,就都消失了."

頓時,在場所有人陷入了顫栗,大炎帝國就這麼強大嗎?

任宗主可是派去了幾百名特種武士,上千名地獄軍團護送啊,還沒有看清楚敵人,還不知道什麼了什麼,就全軍覆滅了.

面對這樣強大的大炎帝國,跟隨沈浪,跟隨大乾帝國還有什麼希望嗎?

足足好一會兒,任夫人(姬公主)緩緩道:"把話說開了吧,任宗主不在了,現在浮屠山面臨兩個選擇.一個是效忠我大炎帝國,另外是效忠沈浪的大乾帝國."

不演戲了嗎?

任夫人道:"任宗主死了,浮屠山必須另外找一個靠山了,你們是願意投靠強大的炎京,還是沈浪的乾京呢?用生命,用腳步做出選擇吧."

這話一出,林妙堂長老二話不說,直接跪在姬公主的面前,緊接著幾十人,幾百人都跪在她的面前.

大家用腳投票,選擇炎京.

任宗主你剛剛一死,整個浮屠山就鳥獸散了.你過去半個月拼命地渲染,拼命拔高沈浪的地位,拼命的地洗腦,也沒有什麼作用,大家都是聰明人.

任天嘯二話不說,直接跪在沈浪的面前.吳絕猶豫了三秒鍾,然後還是跪在了沈浪的面前.

在場幾百上千人,只有兩個人跪在沈浪之前.

緊接著,又來了十幾個,又來了幾十個,最終上百人跪在沈浪面前.

這些人的身份都很一致,全部都是特種武士,地獄軍團將領,他們都是任天嘯訓練出來的,被徹底改造過,腦子簡單,只會服從命令.

站隊已經結束了.

忽然,人群中有人寒聲道:"大家抓了沈浪陛下,送去炎京,立下大功吧!"

靠,果然牛逼啊,這個念頭都起來了.

頓時間,上百名特種武士猛地拔劍,厲聲道:"你們敢?保護陛下,保護陛下!"

任天嘯猛地吹響了號角.

頓時,不計其數的特種武士,騎著雪雕飛來,無數的地獄軍團浩浩蕩蕩沖上了浮屠宮.

緊接著,林妙堂那邊也吹響了號角,同樣無數的浮屠山武士,宗師級強者,部分特種武士,部分地獄軍團湧來.

短短半個時辰後!

整個浮屠宮竟然湧進來了十萬人.

效忠沈浪一方的三萬,效忠任夫人一方的七萬.

這個結果比沈浪想象中要好很多啊,他可是一個純粹的外人,在這個特殊的環境下,竟然還有三萬人效忠.

看來任宗主這半個多月的洗腦表演,不是毫無用處的.

兩只軍隊在浮屠宮對峙,內戰一觸即發.

吳絕低聲道:"可惜任盈盈公主失去了所有記憶,而且已經消失了,否則她站在我們這邊,會有更多的軍隊效忠陛下."

"拿下沈浪,向炎京請功."

"拿下沈浪,向炎京請功."

"拿下沈浪,報仇雪恨!"

兩支軍隊的情緒越來激昂,眼看就要直接爆開大戰,而那位大炎帝國的長公主,美眸諷刺,冷冷地看著這一幕.

沈浪忽然站在高台上,拿起了噩夢石聲波放大器,緩緩道:"肅靜!"

所有人朝著沈浪望去.

"任宗主死了,整個浮屠山群龍無首.林妙堂,還有在場許多人,過去演了半個月的戲,在任完我的帶領下,對我沈浪三叩九拜,眼看就要成為我大乾帝國的臣子了.結果呢?任完我忽然橫死,你們不願意再演戲了,更不願意效忠我沈浪了."

"這沒什麼?我從來都不強求任何人效忠我,也不強求浮屠山加入大乾帝國."

"但是,你們選擇效忠任夫人,也就是大炎帝國的長公主,我父親姜離曾經的未婚妻?那就是你們瞎了眼睛了."

"她被任完我折磨了三十年,內心何等仇恨?所以剛才她當著你們所有人的面,將任完我凌遲處死.你們指鹿為馬,信誓旦旦說任完我沒有死,她殺的只不過是一個替身而已,這沒有問題,顛倒黑白的事情哪里都會發生."

"你們作為臣屬,完全沒有想過要為任宗主複仇,甚至也不要求討回真相,這也沒有問題,甚至要去向殺死任宗主的人下跪,效忠,投降,這統統都沒有問題."

"為了活下去,做什麼都是應當的."

"但是我必須告訴諸位,這位姬公主痛恨的可不僅僅是任完我一人,而是整個浮屠山,她是要拉著整個浮屠山一起陪葬,她想要殺死你們每一個人."

"浮屠山的毀滅就要來了,很快就要來."沈浪道:"原本我會努力挽救浮屠山,但是……你們壓根就沒有想過要效忠我,那我也就不自作多情了,你們要跟隨這位姬公主,試圖跪下向炎京求饒,投降,敬請隨意!"

"林妙堂,你們完全是自尋死路啊!"沈浪最後總結陳詞道:"你們投降姬公主,死期不遠了,你們所有人都會死,整個浮屠山都會從這個世界上被抹去,希望到時候不要後悔."

"哈哈哈……"林妙堂長老大笑道:"沈浪,你不要聳人聽聞了,沒有用的!你還想欺騙我們浮屠山的人去效忠你大乾帝國?不要白費力氣了,過去半個月我們在任宗主的壓力下進行演戲,對你三叩九拜,高呼陛下,你還真的當真了?還真的把自己當成皇帝了?真是荒謬可笑之至."

"那只是演戲而已,我們下跪叩拜的時候,完全是把你沈浪當成小丑的.你以為任宗主奉你為主是好心,是真的效忠你了?哈哈哈,真是太幼稚了,在浮屠山,你從頭到尾都只是一個小丑."

"沒錯,我們是要效忠大炎帝國,我們是要效忠長公主,那又如何?大乾帝國已經危在旦夕了,你沈浪自身難保,就不要想要拖我們下水了,你還是自己趕赴死路吧?黃泉路上,不要妄圖帶上我們."

"說什麼姬公主要毀滅我們,說什麼浮屠山馬上就要有滅頂之災了,嘩眾取寵,沈浪不要跳了,不要演了,沒用的,滾吧,滾出浮屠山."

"現在的浮屠山,就是任夫人的浮屠山了."

然後,林妙堂帶著幾萬人朝著姬公主拜下道:"拜見主人!"

"拜見主人!"

沈浪微笑道:"有意思,有意思!"

接下來沈浪一聲令下道:"強扭的瓜不甜,有人找死,任由他去.所有效忠我的人,全部離開浮屠山."

"走!"沈浪騎上了大超.

緊接著,吳絕,任天嘯等一千名特種武士,騎上了雪雕.剩下三萬名地獄軍團,沒有空中坐騎,直接登上了幾十艘大船.

走,走,走!

幾個時辰後.沈浪帶著三萬人,徹底離開了浮屠山,把浮屠山的一切,拱手讓出.

…………

距離浮屠山二百多里的空中,吳絕顫抖道:"陛下,您說的一切真的會發生嗎?她畢竟是大炎帝國長公主,浮屠山的投靠對于大炎帝國來說,也是非常有意義的,炎京真的會摧毀浮屠山……"

然而,吳絕的話還沒有說完.

從北邊的天空飛來了幾十道流星,無比華麗.

龍之悔,超級龍之悔.

幾十枚超級龍之悔,呼嘯著朝著浮屠山飛來.

"嗖嗖嗖嗖……"浮屠山拼盡一切去攔截.

但是全部失敗了.

還有浮屠山總部那具上古攔截裝置,不知道為何,再也沒有發揮作用.

幾分鍾後,這幾十枚超級龍之悔砸入了浮屠山總部.

"轟轟轟轟……"

最華麗的毀滅!

……………………

注:今天更新一萬五,月票榜馬上要被爆了,我慌得一逼.有票的兄弟,救救俺呀!

上篇:第587章:任宗主之死!凌遲!(求月票)    下篇:第589章:罪滔天!沈浪之黑暗女皇!(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