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628章:入炎京!龍之涅!天下有雪!(求月票)   
  
第628章:入炎京!龍之涅!天下有雪!(求月票)

g,更新快,無彈窗,!

大乾帝國主力大軍,浩浩蕩蕩北上,進軍炎京.

幾百名並州名流和官員登上城頭,望著大軍遠去的背影.

接著,幾萬名,十幾萬名民眾也登上了城牆,眺望大軍的背影,又眺望天上的那條龍.它顯得真小啊,就和普通的飛行獸一樣.

"這位沈浪陛下,真是冷淡傲慢啊."忽然一位並州的大儒道道:"在並州這一個多月內,完全沒有露面過,幾乎對所有人都愛答不理."

旁邊一位名士道:"論跡不論心,論跡……這位沈浪陛下已經近乎聖人了."

所有人沉默了,某種程度上確實如此,從沈浪陛下崛起到現在,他的戰爭從來沒有傷害過任何平民.

他的軍隊進入大炎帝國境內,也絕對秋毫無犯,甚至糧草都是從大乾帝國自己運來的,沒有任何劫掠.

上一次為了拯救乾京萬民,這位陛下有幾乎犧牲了自己和龍的性命.

但他是真的冷淡傲慢,連和民眾做戲都不屑.

"太子是真正意義上的聖君之相了."這個大儒又道.

眾人承認,這一個多月來,太子接見了很多名流大儒,年近十一歲的他,確實顯得睿智而又內斂.

"諸位,這一次東方世界的人皇之戰,諸位希望誰輸誰贏?"有人問道.

"不可說,不可說……"

所有人都沒有說出口,但至少在並州留守的這些人,心中是希望沈浪獲勝的.

但是大炎皇帝高深莫測,太厲害了,此時看上去沈浪陛下仿佛贏面很大,但具體會是什麼結果,真的就不好說了.此時亂講話,若大炎贏了,未來這些話會成為罪證,給家族帶來滅頂之災的.

而且還有一點,當年姜離陛下北伐炎京的時候,可比今天威風.整個天下都覺得姜離陛下必勝無疑了,天下肯定要易主了,大炎帝國的許多官員都已經准備好大乾帝國的旗幟,只要姜離陛下勝利消息一傳來,立刻依舊改旗易幟的.

結果……傳來的不是捷報,而是噩耗,姜離陛下暴斃.

"今日沈浪陛下率領大軍北伐炎京,和三十幾年前姜離陛下北伐炎京,可有相像?"忽然又有人問道.

所有人再一次沉默,確實有些相像,但又有些不像.

三十幾年前,姜離陛下北伐的時候可威風多了,真正氣勢如虹,真正是要一戰定乾坤.

當時幾乎所有人都覺得姜離陛下必勝無疑,要成為天下之主了.

結果……

這一次,沈浪陛下也威風凜凜北伐炎京,會不會重蹈覆轍?

……………………………………

北伐大軍,移動的行宮之內.

沈浪依舊在奮筆疾書,拼命把腦子里面的中階龍之感悟寫出來.

當然,因為這種感悟很多都是微觀世界的,都是能量方面的,想要用文字表達出來真的很難.

所以沈浪用文字寫出來的內容,都是非常功利性的.

比如,那些噩夢石裝置,怎麼制造?龍之悔原理,龍之悔如何制造.

如何利用噩夢石能量裝置,制造超高壓,將氫氣變成金屬氫,制造上古能量核心.

如何提煉龍血,變成龍血髓.如何利用龍血髓制造鈾提純裝置,如何批量制造各種不一樣的上古龍盒.

這一個多月來,沈浪幾乎無時無刻不在寫這些東西.

每一天幾乎都不怎麼睡覺,一個月來寫了超過二百多萬字,幾百張圖紙.

而且寫完畫完之後,就交給沈野,讓他死記硬背下來.

沈野是真正的絕頂天才,他沒有智腦,但是也能過目不忘.

很多東西現在他還看不懂,所以唯一能做的就是不斷背下來.

此時,沈浪寫完一頁後就遞給沈野,沈野飛快記下來,並且在心中默默背誦兩遍.

其實他有些不理解,父親為何這麼急著把這些內容寫出來?打敗大炎帝國皇帝之後,他有的是時間啊?

難道父親對接下來和大炎皇帝的決戰沒有信心?也不像啊.

很快,沈浪又完成了一頁的書寫,並且再一次遞給沈野.

沈野又飛快背誦下來.

"小野,你是誰?"沈浪忽然問道.

沈野道:"我是大乾帝國太子,要繼承大乾帝國,繼承整個東方世界的江山."

沈浪道:"對,你要繼承整個東方世界,你是未來的東方之主,那麼除了這個身份之外,你是誰?"

沈野道:"我是您和母親的兒子."

"對,對,你還是我們的兒子."沈浪道:"記住這一點哦."

"是,父親,我永遠不會忘記的."沈野道:"我先是您和母親的兒子,然後再是大乾帝國的繼承人."

沈浪揉了揉兒子的腦袋,真是……太聰明了,聰明到無法想象.

不但領悟沈浪言語最表層的意思,而且連最深層的意思也領悟了,並且給出了正面之回應.

…………………………

隨著並州之戰結束,沈浪騎龍歸來,整個東方世界的大戰,仿佛瞬間就停止了.

東南西三個戰場的大炎帝國軍隊,完全停止了抵抗.大乾帝國的一百多萬大軍,也沒有繼續攻城掠地,而是用某種神聖的步伐節奏,向炎京進軍.

這一路上大炎帝國的任何行省州縣都沒有任何抵抗.

從天空上往下,大乾帝國的百萬大軍浩浩蕩蕩,不斷合圍炎京!

一開始是天下諸國的君主,陸陸續續前往炎京.接下來是東方世界的豪門貴族,名士大儒,也紛紛前往炎京.

所有人都清楚地知道,大乾帝國和大炎帝國的這一場決戰會是完全不一樣的.

會充滿了神聖感,不再是瘋狂殘忍的戰爭,而更像是一種神之戰.

在很長時間內,東方世界也喜歡把皇帝稱之為聖人.所以這也是兩位聖人之戰,誰獲勝了就將得到整個東方世界的統治權.

天下共同見證!

這一場決戰,在三十幾年前本就應該發生了.

延遲到了現在,但它終究要發生了.

……………………………………

時光如水,歲月如梭,又一個多月時間過去了.

大乾帝國百萬大軍已經完成了會師,並且包圍了整個炎京.

炎京城內的百萬民眾非但沒有逃亡,反而不斷有人湧入.

不僅僅天下諸國君主,天下豪門貴族,甚至連遙遠的東南海域國度,西域國度,西侖帝國都已經派遣使團前來炎京,見證這一場大決戰.唯一沒來的,或許真的只有萬里大荒漠的左辭閣主了.

大乾帝國百萬大軍包圍炎京城之後,再一次秋毫無犯,在距離炎京三十里的地方紮下軍營.

沈浪降落炎京!

他甚至在腦子里面開始回憶,這……是他第一次來到炎京?

對,應該是第一次.

果然是天下第一城,天下第一帝都.

乾京本就已經足夠巨大恢宏了,而炎京還要勝之.

真正的天子之城,龍之氣象.

金碧輝煌,集天地之薈萃精華.

沈浪降落炎京城外的時候,發現這里已經修建了一座全新的行宮.

真是全新的,僅僅一個月之內就落成了,占地百畝,里面一切應有盡有.

這是大炎帝國專門為沈浪修建的,還真是費心了.

而他剛剛落地,大炎帝國太子依舊已經率領著十幾名大炎親王,內閣成員,整整幾百人,來到城外迎接.

"參見大乾陛下!"大炎太子躬身行禮.

身後十幾名親王,幾百名文武大臣,整整齊齊彎腰行禮.

沈浪點了點頭.

大炎太子道:"大乾陛下一路辛苦,可要進入炎京宮中歇息?"

沈浪道:"不必了,感謝大炎為我修建了這個行宮,好得很."

大炎太子道:"倉促之間建成,有損陛下威嚴,還請見諒."

接下來,沈浪進入臨時行宮,大炎太子帶著禮部的幾十名官員,陪同沈浪進入行宮,並且進行酒宴招待.

局面仿佛完全變了,不再像是之前的你死我活,劍拔弩張,仿佛變得惺惺相惜.

大炎太子竟然如此以禮相待,如此恭敬,幾乎行了半臣之禮.

看上去很高端,很有上古禮儀對吧?

然而這一切都是因為實力,如果沒有沈浪騎著巨龍歸來,這一切都不可能出現.別忘記了,當年姬氏可是利用贏廣之手,把姜氏王族幾乎殺得干乾淨淨.

當然,如果沈浪不是姜氏之主,這一幕也不會出現.在天下人看來,姜氏和姬氏爭奪天下,再正常不過,理所應當.在姬氏眼中,也只有姜氏有資格和他平起平坐.

酒宴上,大炎太子道:"姜陛下,我父皇如今不在宮中,您是否要提前攻打炎京城呢?"

沈浪道:"如果我提前攻打,又會怎樣?"

大炎太子道:"我打不過,又不能投降,大概也只有戰死了."

沈浪道:"那就等姬陛下歸來吧."

大炎太子道:"多謝陛下,這段時間內貴軍所需要的一切糧草,都由我大炎帝國提供."

沈浪道:"不必了."

大炎太子又道:"那陛下在行宮的這段時間內,我每日都來聽陛下之教誨."

沈浪道:"也不必了,我事情比較忙碌."

大炎太子道:"我那便經常來找沈野殿下對弈,如何?"

沈浪道:"那倒是可以."

沈野躬身道:"請指教!"

………………………………

半夜時分,一個身影出現在沈浪的院子之內,依舊是那個雌雄莫辨,要和他爭奪天下第一美男子的岡一.

"你終于還是來了."沈浪道:"我還以為你要等到我和大炎皇帝決戰之後才出現呢."

岡一道:"陛下,我也非常為難,不知道是該來,還是不該來,來了又不知道能說什麼,又擔心影響您和大炎皇帝的決戰發揮."

沈浪道:"怕動搖我的決戰意志嗎?"

岡一道:"是的,您是一個咬定青山不放松之人,唯有這樣的堅決意志,才能獲勝.所以我絕對不能影響您的心志."

沈浪道:"那你為何來了?"

岡一道:"不來的話,又怕來不及."

沈浪道:"那你還真是七竅玲瓏心啊,有什麼話說吧,不用擔心影響和我大炎皇帝的決戰,我心如鐵,不會被影響的."

岡一道:"我也很想說是什麼,但是……繼承大劫明王靈魂的人不是我,所以對于很多真相我也云里霧里."

沈浪道:"巧了,大劫明王的精神記憶在我腦子里面,大部分依舊是處于屏蔽狀態,我也云里霧里."

岡一道:"所以咯,我思來想去,真的不知道是該來,還是不該來."

沈浪道:"然後呢?"

岡一道:"最終我來了,然後想要和您說一句話."

沈浪道:"你說."

岡一道:"我大劫寺的根本,是不邪惡的,甚至充滿了光明和神聖,當然他後來變得邪惡了,不但大面積修煉邪功,而且還用精神術蠱惑世人,但是在很早之前,我們大劫寺是一個純粹而又高尚的組織."

沈浪道:"我相信,我也看到了."

在失落國度廢墟的金字塔尖,沈浪看到了這種超脫,十三個大師用生命來詮釋了這種超脫.

岡一道:"大劫寺的名字由來,是因為上古大涅滅.那是整個世界的浩劫,整個人類文明的浩劫,而我們大劫寺傳承千年唯一的目的就是阻止這一場大浩劫,就算阻止不了,至少也能稍稍挽救一下."

沈浪道:"我知道,因為你們大劫明王傳承的精神記憶,根本就不是什麼世界機密,而是整個文明體系,幾乎讓我需要從第一個字符開始學習,如同嬰兒一般牙牙學語,而傳承的這部分記憶,大概相當于一百萬個圖書館都不止."

"呃……?"岡一道:"那我是不是要慶幸,接收傳承的人是您,而不是我."

沈浪道:"你可以稍稍慶幸一下."

"呵呵……"岡一道,非常敷衍應付地笑了一聲.

然後,兩個人靜靜無言.

沈浪道:"岡一,你也要走了對嗎?"

岡一道:"聖明無過于陛下,今天晚上就走,整個懸空寺的人全部走,大劫寺所有隱藏的力量也全部帶走."

沈浪道:"那祝你一路順風,那麼你新去的地方是要重建懸空寺,還是大劫寺呢?"

"還是叫大劫寺吧,因為懸空寺和通天寺,都曾經是我們大劫寺開的分號."岡一道:"現在也算是回歸本源了."

我……我艹!

這一點沈浪是真心沒有想到啊,竟然還有這段秘辛?懸空寺和通天寺,竟然都是大劫寺小號?

"這一點都不牛逼."岡一道:"我們建了這兩分號,結果沒過幾百年,就開始互相斗爭厮殺,最後在姜離陛下的帶領下,通天寺和懸空寺索性一起出兵滅了大劫寺,所以真是一坨屎."

沈浪道:"那祝你重建大劫寺成功."

岡一道:"謝謝陛下,另外我邀請您在方便,或者不方便的時候,訪問我們新大劫寺."

這句對白,依舊如此熟悉,仿佛不久之前剛剛聽過.

沈浪道:"好的,那請問我該去哪里拜訪你們的新大劫寺呢?"

"呃……"岡一道:"非常抱歉,因為我沒有得到大劫明王的傳承,所以我也不知道我們的新大劫寺在哪里?還要滿世界去尋找."

這就尷尬了,你還不知道在哪里,就邀請我去拜訪?

岡一道:"因為我這次要去找的是上古大劫寺遺址,但我真的不知道在哪里.它的信息在您的腦子里面,可惜……您此時也不知道.但未來大劫明王的信息解鎖之後,您應該會知道的,請您一定一定要去."

"好的."沈浪道:"另外,在上古世界就有大劫寺了?"

岡一道:"是的,上古世界大涅滅到來之前,大劫寺就已經成立了,唯一的目標就是幫助人類躲過大劫難."

沈浪道:"顯然,上古大劫寺失敗了."

"呃……"岡一道:"是的,事實上還沒有等到大涅滅到來,我們上古大劫寺就被滅掉了."

沈浪道:"那麼巧?"

"是啊."岡一道:"好巧啊,兩次都被滅掉了,所以我對大劫寺表示強烈懷疑,口口聲聲號稱要拯救世界,阻擋浩劫,結果浩劫還沒來就滅掉了,真是浮誇而又無能."

呃?!你岡一作為最後的大劫寺傳人,這麼說自己好嗎?

沈浪道:"那在上古世界,是誰滅掉你們大劫寺呢?"

"不知道啊."岡一道:"我也找了好久,我覺得可能是上古姬氏,畢竟當時他們已經取代姜氏成為東方帝國的皇帝了,不過找了幾十年都沒有找到答案."

"好慘……"沈浪道:"你大好人生,都荒廢在這虛無縹緲的理想和宗旨上了."

"可不是嘛."岡一道:"而且還要繼續荒廢下去,現在又要帶著幾千上萬人,去尋找所謂的上古大劫寺遺址,這特麼的讓我去哪里找啊,一點線索都沒有.但是又不得不去找,一輩子都在為這個虛無縹緲的理想而奮斗,真是莫大的悲劇.但若連這點理想都沒有,那就是更大的悲劇,還不如幾十年前就死了算."

沈浪道:"祝你成功."

"謝謝陛下."岡一道:"我的陛下,請您務必要記住,未來方便和不方便的時候,都請一定來大劫寺找我們,我們會耗盡所有的力量和時間,等待您的大駕光臨.當然假如我們找到了這個所謂的上古大劫寺遺址的話."

沈浪道:"好的,那你們離開的時候,順便去怒潮城接一個人,帶著這個人一起出發尋找上古大劫寺遺址吧."

沈浪遞過去一張紙條,岡一接過去看了一眼,點頭道:"好的."

然後他輕輕一搓,這張紙條徹底粉碎.

"告辭了,我的陛下."岡一道.

沈浪道:"告辭!"

岡一走出了幾步,又折身回來,朝著沈浪雙膝跪下,額頭叩首.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叩首之後,岡一道:"還是提前磕了吧,免得以後沒有機會了."

半個時辰後.

沈浪騎著龍飛上了天空.

然後看到了一支隊伍,整整一萬人,全部穿著僧袍斗篷,舉著火把,靜靜無聲朝著東邊而去.

整個懸空寺所有人,全部離開了東方世界,乘船出海,尋找那個他們也根本不知道在哪里的上古大劫寺遺址,去完成岡一自己都不清楚的使命和理想.

一萬支火把,仿佛是一萬只螢火蟲.

沈浪把沈野也帶來了,靜靜看著這一幕,看著懸空寺的出走.

"感覺到了什麼?"沈浪問道.

沈野道:"絕望中的希望."

沈浪再一次感歎,沈野的聰明.

此時黑夜,伸手不見五指,一萬支火把灑在黑暗大地上,也僅僅只是如同螢火蟲的光芒一般,光芒微弱,卻又生生不息.

沈浪道:"記住這一刻吧,我的兒子."

………………………………

又過了兩個月.

西方世界火炎島.

這幾個月的天氣非常詭異,整個世界再一次變冷了.

沙蠻族的地處東方世界最南端,原本是四季如春的,就算在冬天也有二十幾攝氏度,他們甚至只有一種季節,那就是夏天,所以稱這種地方的天氣一般都是雨季,非雨季.

上千年來,沙蠻族的南端都沒有下過雪.而今年冬天,連沙蠻族都下雪了.

怒潮城也下雪了,玄武公爵府也下雪了,西侖帝國的碧金城,也下雪了,幾百年來的第一次.

仿佛整個世界都在下雪,但是有兩個地方卻沒有飄雪,一個是炎京.

炎京算是北方了,每年入冬都要下雪的,唯有今年沒有下雪,甚至氣候都在十幾度左右.

但距離炎京幾百里之外,卻又大雪紛飛.

因為炎京上空,有一條龍.

還有一個地方就是西方世界的火炎城上空,也始終沒有下雪.

不過,這里依舊是冰封滿地,溫度已經下降到了零下一百多攝氏度.

距離皇帝帶著巨龍來到這里,已經超過一百多天了.

火炎島沒有任何變化,金字塔下凝固的岩漿之海,依舊是零下二百多攝氏度的低溫.

皇帝陛下依舊盤坐在岩漿之海上,一動不動.

他仿佛死了一般,沒有呼吸,甚至連心跳都仿佛沒有了.

忽然……

皇帝呼出了一口氣.

胸口開始起伏,恢複了心跳和呼吸.

然後,他緩緩睜開了眼睛.

片刻之後!

無盡的岩漿之海,忽然再一次融化了.

從冰封凝固到重新變成滾燙的岩漿,仿佛只有一瞬間.

緊接著下一秒鍾.

火焰島上的寒冰,瞬間融化消失.

里面冰封的動物,綠樹,繁花,瞬間被解放了出來.

當然,沒有複活.

再下一秒鍾.

"轟轟轟轟……"

火炎城上古廢墟,瞬間灰飛煙滅.

緊接著,整個火炎島粉身碎骨.

周圍所有冰封的海面,千里冰封之海,瞬間融化,變成碧綠的海水.

但是下一個瞬間.

又猛地沸騰,變成滔天的霧氣.

"轟轟轟轟……"

前所未有的火山大爆發.

不計其數的岩漿,猛地沖上了幾千上萬米的高空.

火紅岩漿,將整個天空都照亮染紅了.

這里的火山噴發,仿佛比奧林匹斯火山都要驚人.

轟轟轟轟!

滔天的岩漿,如同地獄的焰火.

無邊無際,綿延百里.

這仿佛大地的咆哮,星球的嘶吼.

半個北部西侖帝國都在顫抖,剛剛融化的海面,掀起了驚天的海嘯,四處席卷.

在這驚人的畫卷中.

一條龍,無聲無息飛到了天空之上.

大炎巨龍,涅槃重生.

飛到了九天之上.

而就在他沖天而起之後.

火山噴發結束了,甚至剛剛噴湧出來的岩漿,直接在空中凝固,形成了無比美麗的雕塑,鬼斧神工一般.

緊接著,滔天的海嘯巨浪,也仿佛瞬間凝固,定格在最洶湧的瞬間.

茫茫海面,再一次冰封,只不過不在平滑如鏡.

大炎皇帝成功了,他和他的龍,也完成了置于死地而後生.

戰勝了地獄,完成了瘋狂的大涅槃.

他並沒有立刻離開,因為有一個白色的影子飛快南下.

是白京女子.

"大炎帝國的姬陛下,您沒有遵守曾經的契約,您不該來西方的."白京女子道.

大炎皇帝道:"但你們也沒有阻止我不是嗎?!契約,都到這個時候了,還有契約嗎?"

白京女子沉默.

大炎皇帝道:"如果沒有別的指教,我便要告辭了,沈浪此時在炎京,等著和我決戰呢.東方世界只有一個主人,不是姜氏,就是姬氏."

白京女子再一次沉默片刻道:"告辭."

"告辭."大炎皇帝道:"別忘記你們曾經做過的事情."

然後,大炎皇帝騎著巨龍瞬間消失在視野之內.

下一個瞬間,龍已經在百里之外,這種瞬間能量重組,大炎巨龍也掌握了.

"沈浪我來了,這一場推遲了三十幾年的決戰,終于要重新開始了."

皇帝陛下歎息道,他和他的龍飛快閃現,朝著炎京方向飛去.

……………………

注:下一章就是沈浪和皇帝大決戰了,諸位恩公,賜我月票,給我力量,讓我往前爬兩名.

上篇:第627章:大炎龍之宿命!伐炎京!(求月票)    下篇:第629章:沈浪與皇帝!決戰結束!(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