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629章:沈浪與皇帝!決戰結束!(求月票)   
  
第629章:沈浪與皇帝!決戰結束!(求月票)

g,更新快,無彈窗,!

牢中無歲月,風流總被風吹雨打去.曾經主宰了越國官場近二十年祝弘主,這些年幾乎完全被遺忘了.

曾經祝系在越國朝堂上可謂是遮天蔽日,天越城之戰結束,甯政重新上位,祝系被徹底打倒,當時整個朝堂幾乎空了四分之三,整個越國的官員也空了一大半,朝局幾乎無法運轉.

然而才僅僅過去了六七年時間,越國朝堂和地方上,又是人才濟濟,冠蓋滿天越.

而顯赫一世的祝氏家族,先是被打倒,然後被監視,最後被遺忘.

曾經貴為狀元的祝紅屏,一開始還顯得傲嬌,對越國朝堂冷眼旁觀,在黑水台的監視下生活,一身傲骨.曾經的祝檸,甯可裝病也不願意和沈浪一系聯姻.而現在越國對祝氏家族的監視早已經解散了,祝紅屏和祝檸都可以自由進出.

牢房之內的祝弘主,也仿佛變成了一個囚犯路人甲.

他不知道外面發生了什麼事情,因為他被禁止探望,不過他不急,因為他對大炎帝國充滿了絕對的信心.

沈浪所有的勝利都是暫時的,注定都會灰飛煙滅.當年姜離不比沈浪威風顯赫,結果還不是暴斃橫死?大乾帝國四分五裂?

祝弘主淡定地在牢房里面養生,每天都練六禽戲,而且越國黑水台也沒有在伙食上克扣他.

他心中暗暗計算著時間,稍稍有一點點焦急,因為時間差不多了啊,大炎帝國已經出手滅沈浪了啊.

忽然……牢房之門被打開了,祝弘主面前出現了一個年輕的黑水台千戶,竟然沒有見過,他的背後帶著四名黑水台武士.

竟然不是閻厄來見他?

"走吧,祝弘主."那個黑水台千戶道.

祝弘主目光微微一縮道:"閻厄呢?"

"大都督很忙."黑水台千戶道.

祝弘主冷笑,閻厄就算再忙又能忙到哪里去?他祝弘主可是越國天字第一號囚犯,大炎皇帝陛下冊封的越國首相,大炎帝國大學士,現在竟然派遣一名千戶來?

"來送我上路?"祝弘主笑道:"怎麼也沒有斷頭酒啊?"

"那麼多廢話做什麼?走!"那個黑水台千戶冷喝道,目光中充滿了厭惡.

"哈哈哈……"祝弘主道:"大炎帝國打過來了,所謂大乾帝國危在旦夕了,越國很快就要亡了吧,所以這麼迫不及待要處死我.如果是沈浪贏了,閻厄已經迫不及待來找我顯擺了,所以要處死我了吧.等著,讓我把這最後一套動作做完."

然後,祝弘主一絲不苟地完成了六禽戲最後一套動作.

"走吧,送我上路吧,是一縷白綢,還是一杯毒酒,還是送我去斷頭台啊?"祝弘主呵呵笑道:"我今年九十三了,真的不怕死,能夠在死之前看到大炎帝國獲勝,能夠在死之前看到大乾帝國的敗亡,值了……"

年輕的黑水台千戶眼中不屑,這就是越國曾經的相父?真是讓人失望啊,難怪黑水台的那些巨頭都不願意親自來,確實沒意思.這個老頭,實在是過氣了.

黑水台武士帶著祝弘主走出了黑水台,整整快七年了,祝弘主第一次走出了黑水台,再一次見到了久違的太陽,刺得他睜不開眼睛.

還有這空氣,太過于新鮮,太過于生機勃勃了,幾乎嗆得他咳嗽.

走出黑水台城堡後,前面有三只雪雕,靜靜站在這里,背上還有專門的椅子.

幾個黑水台武士直接提著祝弘主,上了雪雕的背上,然後在兩名黑水台武士的監視下,騰空而起,朝著北邊飛去.

"這,這是去哪里?"祝弘主顫抖道.

黑水台武士淡淡道:"大乾帝國百萬大軍圍攻炎京,陛下馬上要和大炎皇帝進行決戰.越王陛下忽然記起你來了,所以讓我們帶你去炎京,見證這一場神聖時刻,畢竟你也是當年的老人了."

……………………

炎京城內,祝氏家族宅邸.

炎京祝氏,幾百年的豪門貴族了,祝弘主曾經做夢都想要回到炎京,他不甘只為一個支系,他這一生的奮斗,都是為了回歸祝氏主家.

此時炎京祝氏家主,枯坐著一動不動.如今的他,已經貴為大炎帝國內閣首相了,做了幾年的副相,終于扶正了.

然而……他甯願不要扶正,不要做這個首相.

大乾帝國包圍炎京,已經超過三個月.天下所有豪門貴族,所有諸侯君主,全部來到了炎京,而且絕大部分都沒有住在城內,而是住在了城外.

這段時間,大炎太子三天兩頭來到沈浪陛下的行宮,去和沈野太子對弈,一時間仿佛關系莫逆.

所有人都在靜靜等待大炎皇帝的歸來,等待一個結果.

"祝弘主,該殺,該殺,該殺……"祝氏家主厲聲道.

祝少主道:"父親稍安勿躁,等到皇帝陛下歸來便宇內一清,今日之焦灼便也消散.當年姜離輸給了皇帝陛下,如今沈浪也改變不了這個結局,等著他的死便是."

祝氏家主歎息道:"我們炎京祝氏當然永遠站在姬氏這一邊,但是……祝弘主那麼堅定做什麼?曾經沈浪陛下主動提出聯姻,讓祝檸嫁給金木聰,他為何要拒絕?而且還讓祝檸裝病?徹底惹怒了沈浪陛下,如今天下諸多家族,很多都能轉換陣營,唯獨我祝氏,沒有機會了."

祝氏之主痛苦地揉了揉眉頭,他當然對皇帝陛下抱有絕對的信心,也覺得沈浪這一次必輸無疑,必死無疑.但是像他這樣的豪門貴族,雞蛋一定不能放在一個籃子里面,當時姜離顯赫天下的時候,他不也派出了祝堯潛伏到姜離身邊.

祝弘主下獄之後,本是最好的投機機會,祝檸被迫嫁給金木聰為妾,這樣又顯得屈辱不是自願的,但是卻又成功投機了.

結果祝弘主拒絕了,還上演了祝檸裝病一事,徹底斷絕了投靠姜氏之路.

"趙琳曾經是贏廣的走狗,但現在也依舊被重用了."旁邊的祝氏二號人物道.

祝氏之主道:"那是因為趙琳沒有真正冒犯過沈浪陛下,也沒有被沈浪陛下惦記在心里,沒有被厭惡.而我們祝氏,已經被沈浪陛下厭惡了."

祝少主道:"沈浪貴為大乾帝主,心胸如此狹窄嗎?"

"不,相反,他的心胸很寬廣."祝氏之主道:"但是我們祝氏沒有足夠的分量讓他轉變念頭了,知道嗎?我們已經無法改變他的厭惡之心,未來若姜氏獲勝,就算沈浪陛下沒有開口處置我們祝氏,我們的那些敵人也會瘋狂撲咬上來,把我們祝氏徹底撕碎的."

祝少主道:"父親放心,皇帝陛下至高無上,必勝無疑!"

……………………

整個炎京都在禁聲,所有的家族,所有的官員,都沒有公開發表任何立場了,所有人都在等待大炎皇帝的歸來.

無數人跪地祈禱,大炎皇帝萬勝,天道永昌.同樣也有無數人跪地祈禱,沈浪陛下萬勝,天道永昌.

大炎太子依舊在和沈野下棋,真的在下棋,而不是借著下棋聊天,事實上雙方很少聊天,就只是下棋.

大炎太子,輸多贏少,不是他在故意讓棋,而是真的下不過沈野.沈野是真正的天才,而大炎太子不是.

這一局眼看著大炎太子又要輸了,他依舊在垂死掙紮,想要挽回局面.

"姜殿下,不管在上古還是在這個世界,我們姜氏和姬氏絕大部分時間都是非常密切的."大炎太子道:"不僅如此,而且我們兩個家族,世世代代都在聯姻."

"嗯."沈野道.

大炎太子道:"上古時期,姜歇太子作為東方帝國皇太子,出賣了整個東方世界,勾結西方失落帝國,給我們東方帝國帶來了前所未有的戰略損失,幾乎有亡國之危.所以姬氏才取而代之,成為了東方帝國的皇室,但就算如此我們也沒有處死姜歇太子,只是將他囚禁,而且姜氏依舊是天下第一王族."

沈野道:"我知道,父親和我說過這些.但是三十幾年前你們的行為太難看了,借贏廣之手,幾乎殺絕了姜氏王族."

大炎太子喉嚨微微吞咽了一下,然後沒有接這個話頭,繼續道:"而且哪怕在上古時代,也是我姬氏先為皇族,中途大亂,被你姜氏取而代之."

沈野落子,沒有再說話.

"大乾帝國萬勝,萬勝,萬勝!"

此時外面響起了山呼海嘯的聲音,顯得有點突然.

沈野放下了棋子,雖然這一個棋局還有九步就要結束了,而且他就要贏了.

"今天就到這吧."沈野道.

"好."大炎太子也放下了棋子.

這一場棋局,沒有分出勝負,就暫時結束.

兩個人走到了外面,頓時見到沈浪騎著龍升空而起.

"大乾萬勝,萬勝."

"沈浪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

大炎太子心髒一抖,為何沈浪忽然騎龍升空,莫非父皇回來了嗎?

頓時,他朝著東邊的天空望去.

此時,太陽剛剛升起不久,顯得尤其奪目.

忽然,太陽出現了一個黑影.

而且這個黑影越來越大,越來越大.

最後,仿佛完全遮蔽了天上的太陽.

父皇回來了!

大炎皇帝騎龍歸來了.

日出東方,唯我大炎不敗!

日出東方,大炎不敗!

頓時,炎京城內響起了山呼海嘯.

"大炎萬勝,大炎萬勝!"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皇帝歸來,遮天蔽日.

頓時整個大炎帝國的官員,軍隊,民眾仿佛被徹底點燃了.

原本頹喪的心,瞬間壯烈激昂.

原本低沉的意志,瞬間熊熊燃燒,信心沖天.

"大炎萬勝,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一百多萬人齊聲高呼,聲音震天.

而包圍炎京的百萬大軍,還有追隨姜氏的無數人不甘落後,扯著嗓子高呼:"大乾萬勝,沈浪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

"大炎萬勝!"

"大乾萬勝!"

整個炎京內外,徹底沸騰.

縱橫幾百里的地面上,超過幾百萬人仰望天空.

沈浪和大炎皇帝越來越近.

兩條巨龍也越來越近.

很快,雙方在炎京上空相遇,距離僅僅十幾米.

幾萬平方公里的地面上,靜寂無聲.

幾百萬人,靜寂無聲.

天下諸國所有豪門貴族,所有諸侯君主,眼睛一眨不眨,見證這個神聖而又偉大的時刻.

千年以來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

見證曆史!

不僅僅是東方的曆史,也是整個世界的曆史.

……………………

沈浪還是第一次和皇帝見面,皇帝陛下比想象中面目平凡啊,遠沒有姜離陛下那麼英明神武,霸氣沖天.

但沈浪知道,這是天下最強大之人,不是武功強大,而是智慧之強大,意志之強大.

此人和他一樣,完成了龍之感悟.

不僅如此,在幾個月前沈浪還沒有北上炎京的時候,他就選擇了一條最艱難決絕的路,深入地獄,讓巨龍涅槃重生.

沈浪當時是面臨絕境,一定要置于死地而後生.而皇帝陛下還沒有見到沈浪的巨龍,就已經選擇了毀滅重生之路.他的勇氣,真是無人能及.

"沈浪陛下,初次見面,非常榮幸."大炎皇帝道.

"皇帝陛下,初次見面,非常榮幸."沈浪道.

這個時候他才有些恍惚,眼前這位皇帝陛下應該算是他最大的敵人,竟然從未謀面,而且一見面,就決生死,還真是奇妙.

這就是所謂的皇不見皇?

"感謝沈浪陛下,沒有毀滅炎京城,也省得我重建了."大炎皇帝道:"這幾個月,讓你久等了."

沈浪道:"不久等,其實我也不希望這一日那麼早就到來的."

大炎皇帝道:"聽說你有一個好兒子,這次決戰,若朕贏了,不殺你家人."

沈浪道:"那就多謝皇帝陛下仁慈了."

接著沈浪道:"對了,皇帝陛下,三十幾年前,姜離陛下暴斃一事,你可知道真凶是誰嗎?"

"不是我!"皇帝陛下道.

呃?!這本能讓沈浪想到了一個小品里面說圓明園不是我燒的.

皇帝道:"姜離之死和我無關,我當日是等待和他決戰的,因為我有絕對的信心獲勝.盡管當時我的龍還沒有複活."

沈浪不由得想到姜離陛下的遺書,這是他北伐炎京之前寫下的,詞句里面充滿了悲觀.看到姜離遺書的時候,沈浪還有些奇怪,當時整個天下都在看好姜離,為何他卻悲觀,而且還提前寫好的遺書?

當時的姜離是有遺憾的,因為他的龍剛剛孵化出來,還成為不了決勝的武器.但是大炎皇帝的龍也沒有蘇醒啊,也成為不了決勝的武器.

不,不對!

當時的大炎巨龍雖然還沒有蘇醒,但皇帝陛下對龍之力量感悟,已經到了很高的級別.所以皇帝說當時決戰,他必勝無疑,充滿絕對信心.

皇帝繼續道:"但沒有想到,決戰還沒有開始,姜離就已經死了,忽然暴斃,真是讓人……無語."

皇帝用了無語這個詞,而不是扼腕.

很顯然他當時和姜離決戰之前先讓姜離名聲震天,所有人都覺得姜離必勝無疑.然後在決戰中,皇帝滅掉姜離的百萬大軍,徹底震懾天下,上演姬氏奇跡.

但是還沒有上演,姜離就死了.所以皇帝才是最郁悶的那個,這就仿佛在打游戲,我特麼的都要贏了,忽然你死機了.

沈浪道:"凶手是誰?"

皇帝道:"我能再往回推一推,說這事嗎?"

沈浪道:"行!"

皇帝道:"原本我覺得必勝無疑的,但是姜離的暴斃,反而讓我覺得有另外一種可能性.或許姜離的實力,也和我想象中的不一樣.或許我當時覺得穩贏,若真打起來,卻是未必,所以姜離才會暴斃."

皇帝的口氣很平淡,但是沈浪卻非常感慨.

皇帝陛下真了不起,這句話就顯示出他驚人的胸懷了.承認對手的強大,並說自己可能會輸.

"姜離死了之後,整個天下都在說朕是幕後黑手."皇帝道:"整個天下都在說我姬氏得位不正,說我正面打不過就姜離,所以下毒手謀殺之,真是見鬼了."

對于這件事,皇帝從來沒有向任何人解釋過,包括太子在內.

因為天下人中,沒有任何人配得上他的解釋,沒有一個人有資格讓皇帝解釋這件事.

現在終于有一個人有這個資格了,那就是沈浪.

"當然,天下人不敢公開說我用卑鄙手段謀殺了姜離,但是整個天下都在指指點點,無數人寫各種各樣的書,《東離傳》總共有幾百個版本,其中超過一半版本,不堪入目,對我姬氏百般折辱."皇帝歎息道:"在上古世界,我姬氏得位之正,無以倫比.誠然我們中途失德,失去了皇位,你們姜氏取而代之.之後姜歇太子背叛東方帝國,我們姬氏又奪回了皇位.從頭到尾,光明正大.輪到朕這一代皇帝,姬氏就成為了卑鄙無恥的謀殺者?"

沈浪道:"若我沒有記錯,楚王之死,姬氏就脫不了干系,很不光彩."

"楚王?那是浮屠山弄死的,我姬氏坐視而已."皇帝不屑道:"再說楚氏,那是什麼阿貓阿狗啊,在上古時代,楚氏什麼身份?我姬氏不管用什麼手段弄死他們,都是理所應當,什麼謀殺,什麼毒害,又有什麼所謂?"

皇帝這句話就霸道沖天了.

現在沈浪算是明白了,在姬氏眼中,唯有姜氏才配得上姬氏講規矩,剩下都是阿貓阿狗,都不用講規矩的.

"好了,這一切都無所謂了."皇帝道:"如今沈浪陛下如日中天,你我巔峰對決,再也無人說我謀殺你了吧?這一戰天下共認,若我殺了你,再也無人說我姬氏陰謀小人,得位不正了吧."

沈浪道:"皇帝陛下,您還沒有告訴我,是誰謀殺了姜離陛下?"

皇帝道:"等你我決戰結束之後,朕再告訴你如何?"

沈浪道:"好!"

皇帝道:"那我們開始?"

沈浪道:"為了避免傷害無辜,我們去遠一些的地方打?"

皇帝道:"好."

然後,兩條龍不斷升空,升空,升空.

越來越高,最後直接飛出了這個世界的大氣層,遠離地面兩千里之上.

當然,其實到了一萬多公里之上還有極度稀薄的空氣,只不過傳統意義上,只不過一千公里之上的大氣就已經幾乎忽略不計了.

稍稍猶豫後,沈浪又飛得高了一些,飛到了距離地面三千里之上.

兩個人都有龍之感悟,都有上古王戒,上古皇戒,所以在這個高度上都能生存.

而此時炎京地面上,幾百萬人依舊仰頭注視,盡管他們什麼都看不到了.

"這個距離,差不多可以了吧,不會傷害到炎京了."皇帝的聲音直接在沈浪耳朵內響起.

沈浪道:"差不多了,皇帝陛下,記住您的承諾,決戰結束之後,告訴我謀殺姜離陛下的凶手."

"放心."皇帝道:"我對姜氏之主,肯定金口玉言."

沈浪道:"那我們開始?"

皇帝道:"好."

沈浪道:"我要退後一千里左右."

皇帝道:"行!"

然後,兩條龍在天際之上分開,各自後退了一千里,雙方距離兩千里.

這注定是一場非常非常規矩的決戰.

龍之對決.

巔峰對決.

所以……會非常的不精彩!

因為太神聖,太嚴肅,太規矩了.

就如同西方貴族的騎士對沖一樣,各自騎馬加速,舉著長矛,然後對沖,其中一方落下.

這和上一次雙龍對決完全不一樣的,上一次皇帝不在,而且他當時也沒有把沈浪當成旗鼓相當的對手,沒有給于最高規格的決戰.

對于皇帝而言,上一次大炎巨龍出擊,其實是處決,所以才打得驚天動地,天崩地裂,精彩無比.

…………

此時,大炎巨龍和大乾巨龍,全部就位.

皇帝道:"我已准備完畢."

沈浪道:"我也准備完畢."

"沖!"

"沖!"

兩條龍,就如同兩個騎士對決一樣,開始對沖!

在九天之上,隔著兩千里的距離對沖.

兩條龍的速度越來越快,越來越快.三倍音速,五倍音速,十倍音速,三十倍音速.

兩條巨龍的身體,反而越來越小.

兩條巨龍熊熊燃燒.

姜氏巨龍,傾盡所有的力量,毫無保留,包括在上古龍池感悟到的力量.上古龍池和驚天輻射結合在一起,涅槃裂變的力量.

"轟轟轟轟……"姜氏巨龍的體內,仿佛發生了無數裂變.

瞬間化作一道無比奪目的光影,超過太陽無數倍.它的身體幾乎不見了,全部變成了核爆光芒.

大炎巨龍身體也開始坍塌,越來越暗,越來越黑,最後化作一道無比詭異可怕的黑暗陰影.

這就是它在岩漿之海下面吞噬地獄晶體的能量,這就是它涅磐重生的力量.

姜氏巨龍,亮碩到了極致.

姬氏巨龍,黑暗到了極致.

這個時候,沈浪沒有騎龍,皇帝也沒有騎龍.

因為此時龍的形態發生了終極變化,就連上古王戒,上古皇戒也保護不了他們二人.

兩個人,各自漂浮在上空,在龍之感悟境界中,參與雙龍決戰.這不僅僅是兩條龍的對決,也是兩個人的對決.

兩條龍,都變成了光影,以完全無法形容的速度,飛快接近.

最後一千里的距離,幾乎瞬間而至!

這種對沖雖然簡單直接.

但是,卻蘊含了所有的力量,蘊含了沈浪和大炎皇帝所有的智慧,所有的龍之感悟.

這才是真正的巔峰對決.

這是這個世界目前為止,終極力量的撞擊,遠遠超過了小行星撞擊的能量級別.

對,說的是級別,而不是當量!

說當量的話,兩顆直徑一千米的小行星撞擊,釋放出來的當量足夠毀滅眼下這個星球許多次了.

"嗖!"

"嗖!"

瞬間!

兩條龍的光影,猛地撞擊在了一起!

沒有想象中那樣,釋放出奪目的光芒.

按說兩條龍的驚天撞擊,在幾千里距離內爆出的光芒就相當于太陽,會照亮幾千上萬里的天空.

但是卻沒有!

幾乎沒有釋放出任何光芒.

這代表著勢均力敵,姜氏巨龍是無比光亮,姬氏巨龍無比黑暗,互相抵消了.

所以撞擊之後,兩條巨龍就仿佛徹底消失了在天際,無影無蹤.

片刻之後!

沈浪和大炎皇帝開始墜落,朝著地面墜落.

這個時候其實差不多是失重狀態的,但兩人還是緩緩墜落.

進入大氣層之後.

兩個人的下墜速度越來越快,越來越快.

最後,以重力加速度猛地朝著地面砸落.

所有人都仰望著天空,等待著決戰的結果.

在所有人心中,兩條巨龍只能回來一條.沈浪陛下和大炎皇帝,也只能回來一個.

但是現在,仿佛有兩個光影墜落?這……這是怎麼回事?

兩條龍都不見了,而沈浪陛下和皇帝都一起回來了?

這,這到底是誰贏了啊?

"轟!"

"轟!"

如同兩顆流星一般,兩個人幾乎同時撞擊在地面上.

一聲巨響,地面被砸出了一個巨大的坑洞.

兩個人有上古王戒的保護,依舊安然無恙.

片刻之後,沈浪和皇帝都清醒了過來,從巨大的坑洞里面爬出來,走向了對方.

幾千米的距離,整整走了一刻鍾,因為兩個人都仿佛耗盡了所有的精神力.

兩個人距離三米之處,停下了腳步.

皇帝望著沈浪,重重地喘息著,足足好一會兒,他歎息道:"我,輸了."

"沈浪,東方人皇的位置,交給你姜氏了."

說罷,大炎皇帝雙膝一軟,直接跪在地上,鮮血不斷從他嘴里湧出.

………………

注:一章之內,決戰結束!兄弟們給我月票呀,幫我努力往上爬!

上篇:第628章:入炎京!龍之涅!天下有雪!(求月票)    下篇:第630章:皇帝之死!殺姜離真凶!君臨天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