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630章:皇帝之死!殺姜離真凶!君臨天下   
  
第630章:皇帝之死!殺姜離真凶!君臨天下

g,更新快,無彈窗,!

大炎皇帝本來就不高,這一跪坐下來就顯得更矮了,沈浪上前蹲在他的面前道:"皇帝陛下,告訴我,殺死姜離陛下的凶手是誰?"

皇帝望著沈浪,好一會兒道:"你心理應該知道的,就是你想的那個答案."

這話一出,沈浪臉色微微一變,整個心髒先是一抖,然後覺得半邊身體都是冰涼的.

姜離武功天下第一,誰能殺得了他?他的暴斃完全是整個世界最大的謎團,幾十年來都沒有人解開.

沈浪也猜測了無數次,但每一次都戛然而止.

真相只有一個,把所有的錯誤的可能性都排除了,剩下的當然就是真相了.哪怕它早荒謬,再不可能,真相就是真相.

姜離武功天下第一,姜離妻子武功天下第二.

誰能殺掉了姜離?天下第二殺天下第一,而且在毫無防備的情況才能做到吧.

所以沈浪曾經無數次想過,有沒有可能?他母親殺掉了他的父親姜離,但每次想到這里,就如同被電擊一般無法呼吸.

"沒錯,就是這個答案."皇帝道.

沈浪再一次痛苦地閉上眼睛,整個腦子紛亂無比,仿佛要炸開了一般,甚至需要大口地喘息,否則眼前一片黑暗.

姜離曾經是一個浪子,一個比沈浪還要浪的人,而且私人感情也一塌糊塗.

當他是大乾王國太子的時候,就已經有未婚妻了,大炎帝國的長公主,皇帝陛下的妹妹.

他拋下東方世界你的一切前往西方世界冒險,還把自己取名為洛基.到了西方帝國之後他先去招惹了女王城的主人,西侖帝國的女親王雪萊(不是火神教祭師那位),甚至還和她進行秘密婚禮,然後生下了一個女兒海倫.

接下來,他又招惹了招惹了有婦之夫安其拉,也就是海拉的母親.

安其拉是西侖帝國海軍元帥的女兒,而且已經嫁給了西侖帝國的某位親王,甚至還生下了一個孩子,也就是和沈浪爭奪骷髏黨的那位道格拉斯親王.就這樣她還是被姜離拐走了,一起去海上冒險,並且建立了骷髏黨海盜軍團.

甚至沈浪還懷疑姜離還去招惹過上一代的亞馬遜女王,只不過沒有證據.光是留下有記錄的女人就這麼多,剩下沒有留下記錄的,還不知道有多少.

但是從西方世界歸來之後,姜離就仿佛徹底變了,他帶來了一個女人,並且在全世界反對的情況下娶了她,拋棄了未婚妻,大炎帝國的長公主.

從那之後,姜離變成了天下最專情之人,再也沒有招惹過任何一個女人,而這個女人殺了他.

"為什麼?為什麼?"沈浪沙啞問道.

按照沈浪的猜測,姜離返回東方世界之前,曾經去過白玉京,就是在那里遇到了一生的愛人,白玉京公主.

他一輩子對妻子專情,甚至改變了自己的浪子生涯,為了她拋棄了原本的未婚妻.

這位白玉京公主,為何要殺他?

當時姜離率領百萬大軍,正要北伐炎京,眼看著整個東方世界的決戰就要開啟,姜離卻死在了決戰前夜.

皇帝雙眼微微抖了一下,然後有些支撐不住,他連睜開眼睛的力氣都沒有了.

"為什麼?你自己去問她吧,她……應該還活著."皇帝說道,然後緩緩閉上眼睛.

"砰……"與此同時,他胸口的龍之心裝置猛地炸開,心髒部位出現了一個絕大的洞孔.

大炎皇帝,徹底死去,與世長辭.

無數人都見證了這一幕,整個天地間死一般的寂靜.

沒錯,他們見證了曆史.比想象中平靜,但是又比想象中震撼.

統治這個世界超過五十年的皇帝,就這麼死了?

東方世界就這麼易主了?大炎王朝,就這麼滅亡了?

大炎太子茫然地望著天地,一會兒看看天,一會兒看看地,一會兒看看左右,顯得非常無措.

他幾乎感覺不到悲傷,只有無邊無際的冰冷,黑暗,麻木,仿佛整個人都要變成化石.

"殿下,殿下……您應該去把陛下抱過來."旁邊的大炎內閣首相道.

大炎太子也想去,但是整個身體已經完全不受控制了.

廉親王,武親王幾個人走了過去,想要傾聽大炎皇帝的心跳,但是發現連心髒都炸沒了.

頓時,幾位親王跪在地上,高呼道:"皇帝陛下,殯天了!"

這話一出,大炎帝國的所有親王,郡王,所有的貴族,所有的官員,密密麻麻整齊跪下.

"陛下!陛下……"

而炎京城內的百萬民眾先是一呆,見到所有貴族和官員跪下之後,才知道皇帝輸了,駕崩了.

然後,上百萬人也整整齊齊跪下.

頓時間,整個炎京城內外,哭聲齊天.

大炎皇帝愛民嗎?仁慈嗎?談不上.

他統治了大炎王朝幾十年,絕對是強大的,但是民眾的生活也就是……還好.因為這位皇帝,並不是非常憐惜民力,顯得有些冷漠的,一切只按照他的戰略計劃形式.

他在位幾十年,做的幾件大事,全部都是驚天動地,消耗不知道多少國力.

他擊敗了大乾帝國,他在大炎帝國境內成功地完成了新政.如果不是沈浪這個意外的出現,他很快就會徹底統一整個東方世界,並且在這一千多萬平方公里上執行新政,徹底帝王集權,所以這幾十年把東方世界所有民眾折騰得夠嗆.

但是,他畢竟在位五十幾年了,天下之主這個名號已經深入人心.

就算再不恩愛的夫妻,在一起五十幾年後也有感情了.炎京民眾對皇帝也是如此,他們對皇帝談不上親近,充滿了敬畏,但也充滿了崇拜.

這是真正的一代雄主.

而現在,一個時代結束了,一段曆史結束了.炎京百萬民眾,悲痛萬分.

"陛下,陛下,我們的陛下……"

在這個時候,炎京城內一個年邁老者,淚流滿面,拿出了一瓶毒藥,平靜地喝了下去.

"陛下,老朽來了,跟隨您而去."

他並不特殊,也不是什麼大人物,就是一個普通的舉人.

"當!"

"當!"

"當!"

皇宮之內,喪鍾響起.炎京成內外,無數鍾聲響起.

百萬人哭聲震天.

一個又一個人自盡,殉葬.有讀書人,有將領,有官員,有士族.

有的人服毒,有的人懸梁,有的人撞牆,有的人投河.成百上千的人,跟著皇帝殉葬.

……………………

沈浪依舊蹲在皇帝的尸體面前,靜靜地望著他枯瘦的面孔,但是目光卻沒有任何焦距.

他的母親,殺死了父親姜離.

而且皇帝臨死之前說,他的母親仍舊還活著.

可是當時所有的情報,所有的記事者,所有的史書都寫得清清楚楚,姜離帝主和天後,全部死去.

姜離帝主暴斃之後,天後生下了孩子便也隨之死去.

現在她竟然沒有死?

她若沒有死,為何不帶走兩個孩子?為何還要把孩子交給贏國公?

如果是痛恨姜氏,為何不殺了兩個孩子?斬草除根?

如果憐惜孩子,為何不帶走,帶去白玉京?她的兩個孩子,一個被大炎帝國帶走,另外一個被贏國公抱走,被整個大炎帝國追殺,若非沈浪養父養母將他帶走,他早已經死在大炎帝國手中了.

這一切是為什麼?

那麼她此時在哪里?在白玉京中嗎?

………………

大炎皇帝的尸體被抬走了,整個炎京銀裝素裹,所有人都為皇帝戴孝.

大炎帝國用最高的規格,對大炎皇帝進行了葬禮,將他埋入了姬氏皇陵之內.

天下諸國所有的君主,所有的豪門貴族,全部在場.

整整半個月後,大炎皇帝的葬禮結束.

大炎太子帶著所有親王,貴族,文武百官,再一次來到了炎京城之外.

"姜陛下,這是大炎王朝的國璽,請您接收!"

"姜陛下,這是大炎王朝的龍旗,請您接收."

接著,大炎太子摘掉了頭上的冠冕,解下了身上的金袍.

大炎帝國文武百官,全部摘掉了官帽,解下了官服.

"罪臣,恭請陛下入炎京."大炎太子帶領大炎帝國所有人,整整齊齊跪下.

整整幾千人,跪在城門口的兩邊.

"恭請陛下入炎京!"幾萬名大炎帝國的武士,整整齊齊跪下.

"恭敬陛下入炎京!"

沈浪看了一眼沈野,然後牽著他的手,登上了龍冕,緩緩進入了炎京城.

街道兩邊,無數炎京民眾,整整齊齊跪了下來.

與此同時!

天上出現了一個黑點,然後越來越大.

是姜氏巨龍.

當時它和大炎巨龍最後的決戰,贏了一點點.但哪怕只贏了一點點,也完全足夠了,就意味著徹底的勝利.

當時它和大炎巨龍仿佛全部灰飛煙滅,消失不見了.

但它已經涅槃了,放在之前身體消散後,至少需要百年時間才能恢複.而現在,沈浪和它對龍之力量都有全新的感悟,消散的能量飛快凝聚,半個月之後,它又恢複了威風凜凜,天下無敵的模樣.

當然,此時沈浪這條巨龍最多只恢複了不到三成的力量,所以尤其需要這樣遮天蔽日,威絕天下的表象.

這條巨龍顯得非常安靜,跟隨著沈浪的腳步,在天上飛著.

幾萬,幾十萬,上百萬的民眾見到這一幕,內心充滿無限之敬畏.

全部跪伏下來,額頭貼地.

這個時候,他們才真正感覺到,變天了!

就這樣在幾百萬人的見證中,在無比莊嚴肅穆的氣氛中,沈浪帶著沈野,緩緩進入了大炎帝國皇宮.

從今以後,他就是這座皇宮,這座城市的主人.

整個天下,正式易主.

……………………

大炎帝國的皇宮,才是真正的皇宮,比大乾宮更加恢宏壯麗,天子氣象.

但是沈浪入主皇宮之後,顯得尤其的安靜.沒有任何旨意,沒有任何動蕩.

哪怕是趙琳這樣的投機之徒,也不敢上表勸進.

原本這個時候,天下臣子都已經上表讓沈浪正式稱帝.大炎王朝滅亡了,皇帝已經死了,天下不可一日無主.

所以大乾王朝應該正式更名為大乾皇朝,沈浪應該正式稱帝的.

但是……他依舊沒有,所有要上表勸進的人,都讓矜君等人攔住了.

矜君不僅僅是沈浪的臣子,也是他的知己.

………………

"罪臣參見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一個年邁的老者跪在沈浪的面前,叩首之後,整個身體完全趴在地上,再也沒有起來.

沈浪一下子幾乎忘記他是誰了?足足幾秒鍾後記起來,此人是祝弘主.

不是沈浪健忘,而是他的腦子仿佛要定期刪除一些無效信息,所以祝弘主這個人也被他從記憶中暫時刪除了.

越王甯政下旨,讓祝弘主來親自見證沈浪和大炎皇帝的決戰,不是要落井下石,而是因為祝弘主九十幾歲了,是最好的曆史見證者.

祝弘主對皇帝充滿了無限的敬仰,崇拜,覺得皇帝陛下至高無上,而且天下無敵.

所以對于這一場決戰,他內心更是覺得皇帝必勝無疑.

但是沒有想到,他還沒有趕到炎京,決斗就已經結束了.等到祝弘主降落炎京的時候,皇帝早已經死了,而且他連跪的地方都沒有.

整個天下都忘記了祝弘主,仿佛不管在哪個陣營,都沒有他的容身之處.

"老朽罪該萬死,罪該萬死!"

祝弘主不斷叩首,叩首,叩首.

沈浪緩緩道:"祝弘主,你想要成全我的念想.你覺得我內心深處,肯定特別渴望你跪在我面前認錯,認罪的一幕,對吧?"

祝弘主叩首道:"罪臣愚鈍,腐朽,無恥,卑鄙,罪該萬死,罪該萬死……"

"在天越城之戰後,你被下獄了,依舊一副桀驁不馴,坐等我敗亡的樣子.我當時確實渴望見到你跪下來求饒,哭泣,認罪."沈浪道:"因為我本就是心胸狹窄之人啊,還有什麼比敵人跪在你面前苦苦哀求更加讓人暢快的呢.你現在要成全我這種暢快,我非常感激你.但是非常可惜……我真的已經將你忘了."

祝弘主再一次磕頭出血,哭泣道:"賤民罪該萬死,罪該萬死……"

沈浪道:"你九十三了,也差不多活夠了,你想要死的話,自己了斷吧.至于祝紅屏,我肯定是不用的,但是也不會殺他.還有祝檸,我也不會動她,她喜歡看書做學問,那就一輩子做學問吧."

祝弘主跪得癱倒在地,叩首道:"罪臣,謝主隆恩,謝主隆恩."

"走吧,走吧……"

然後,幾個人上前,將祝弘主拖走.

祝弘主用盡最後的力氣,在地上叩首嘶吼道:"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任何言語都無法形容祝弘主此時大聲嘶吼的複雜情緒.

他並不是想要進行最後的投機,更不是乞活,而是為了表達自己向天下正統的臣服.

不,這說得還不夠透徹.他是希望自己在臨死之前,不要被開革出士大夫行列.

盡管沈浪不會在祝弘主死後罷黜他的功名.但他就是要表示一種態度,曾經我一生效忠大炎皇帝陛下,如今天下易主了,姜氏成為東方人皇,天下正統,我祝弘主臣服于這個體系,千萬不要因為我的罪過,而把我驅逐出東方王朝體系.

我是大炎的臣子,是大乾的敵人,但我祝弘主歸根結底是東方王朝的臣子,不要在心中將我祝弘主驅逐.

當天晚上,祝弘主死去.

他甚至都沒有自殺,或者說還來不及自殺,就已經自行死去了.

………………

前大炎太子穿著布袍跪在沈浪的面前.

到現在為止,沈浪對前姬氏皇族還沒有任何旨意.

三十幾年前,贏廣殺死了所有的姜氏王族.不過這一次大炎帝國和大乾帝國的交接卻非常和平,正統,甚至神聖.

所以,按照上古的規矩,姬氏家族是要體面下野的.

而且這位大炎太子,沈浪也是要冊封為公爵,甚至親王的,盡管不會再有任何權力.

但是沈浪還沒有登基稱帝,所以這一切冊封,都要推後.

"炎太子,我想給你改一個名字,可以嗎?"沈浪問道.

"這是臣之無上榮幸."前大炎太子跪下叩首道:"請陛下賜名."

沈浪想了一會兒,道:"從今以後,你就叫作姬賢!"

前大炎太子一愕,然後再一次跪下叩首,淚流滿面道:"臣,謝主隆恩."

沈浪賜予他這個名字就表示不會殺他,也不會折辱他,希望他成為一代賢王.

哭泣之後,前炎太子姬賢叩首道:"陛下,按照我們兩個家族的曆史,是要世代聯姻的,姜離陛下當年斷了這個傳統,但是他又為陛下定了婚事,姬璿和陛下的婚約,卻從未毀過,請問陛下,我們兩個家族的聯姻還要繼續嗎?"

沈浪道:"你想要讓我迎娶姬璿?"

前大炎太子姬賢道:"臣不敢,但若陛下願意納舍妹,便是我姬氏家族無上榮光."

沈浪望了一眼姬賢道:"你有這樣的心態很好,很好……"

說這話的時候,沈浪在感歎,這位炎太子確實不是雄主,他沒有皇帝陛下的決絕和韌性.

東方世界大戰,大炎帝國不斷戰敗的時候,這位炎太子顯得無比焦灼,整個人幾乎崩潰.但是現在卻又仿佛顯得游刃有余,他仿佛在拼命適應新角色,仿佛找到了全新的使命.

維護姬氏家族的傳承和地位,就算姜氏奪走了天下,但他依舊希望姬氏家族至高無上,僅次于姜氏.

說得更加深遠一些,他依舊希望維持上古的傳統.將姬氏失德的時候,姜氏取而代之.姜氏失去王道的時候,姬氏又奪回皇位.

總之,要給整個天下立一個規矩.

這天下之主始終是姜氏和姬氏的,天道輪迴,沒有其他姓氏的份.我們姬氏就算失去了皇位,也依舊是高不可攀的.而想要維護這個地位,姬氏反而要過來擁護姜氏.

這在中國封疆王朝是非常荒謬的,當一個王朝建立的時候,前朝皇族基本上是不得善終的.當然了,可能會新王朝成立挺久之後,會在前朝皇室中挑選一個幸存者封爵,但已經毫無影響力了.

像這個世界姜姬兩姓輪流執掌天下之傳統,前所未有.

當然,沈浪此時也可以打破這個傳統,只需將姬氏滅族便可.

足足好一會兒,沈浪道:"姬賢,令妹姬璿公主和我婚事就算了,她不想嫁,我也不想娶.但是姜姬兩家的聯姻,卻可以繼續.我的兒子未來會娶一個姬氏之女,當然未必是皇後啊,但一定會娶一個."

前炎太子姬賢跪下叩首:"臣,謝主隆恩."

沈浪道:"大炎先帝陛下為我們開啟了一個很好的局面.這一次王朝罔替,沒有多少傷亡,也沒有山河破碎,傳承得非常平和,這是天下之幸,萬民之幸.所以接下來,你要辛苦了."

姬賢道:"臣一定盡心竭力,親自前往每一個行省,每一個郡,幫助大乾帝國進行權力過渡,讓大乾帝國的官員,順利接管所有前炎國所有郡縣."

既然是王朝罔替,雖然和平,但也要徹底.按照大乾內閣制定的方針,大炎帝國境內所有官員,七品以上全部奪職,大乾帝國官員取而代之.

當然,這些被奪職的前大炎帝國官員並不是沒有機會了,更不是要被下獄,而是會被徹底打散,然後登記入冊,等待大乾帝國的內閣的重新分配.

這個過程會很繁瑣,很漫長,甚至會有劇烈的沖突.但是有大炎帝國前太子的配合,就會順利很多.

又閑聊片刻,姬賢離去.

然後,前大炎帝國廉親王進入,跪下叩首:"草民,參見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

"有事嗎?"沈浪問道.

前廉親王道:"陛下,臣之前執掌大炎帝國外交,我們和白玉京是有一套獨立的外交系統.按照規矩,陛下成為東方世界新主人,白玉京是要派遣使者前來接洽的,但現在依舊沒有來,而且白玉京使者也離開炎京,再也沒有出現,請問是否要派遣使者,前往白玉京詢問?"

沈浪搖頭道:"不用了,白玉京那邊的事情,我親自掌管處置."

"是!"前廉親王叩首道:"那罪臣告退."

這些姬氏家族的人,進入新角色真快啊,甚至一點都沒有亡國皇族的自覺,沒有惶惶不可終日,甚至迫不及待要在新的皇朝謀取自己的位置,顯得那麼有自信,你就不怕受到猜忌?死于非命?

不過沈浪知道,這是炎太子和廉親王用生命的代價在冒險,他們在測試沈浪是不是會遵循上古傳統.

如果沈浪遵循傳統,那麼姬氏就會依舊留在東方世界.如果沈浪不遵循傳統,那這兩個人就會死,姬氏家族就准備開始逃亡吧.

………………

皇宮之內,又一個人跪在沈浪的面前.

大炎帝國前公主,姬璿.

她絕美的面孔平靜,但是目光卻非常複雜.

沈浪道:"令兄,還有前廉親王,他們非常勇敢,在努力試探我是不是會遵循上古傳統,能不能容得下姬氏家族在野,還是會將姬氏斬盡殺絕."

姬璿公主靜靜地聽著.

沈浪繼續道:"但是他們不知道,這個世界已經變了,他們看到了眼前,卻沒有看到明天的天崩地裂.但是姬璿你不一樣,你知道的秘密要多得多,你也稍稍觸摸到了真相."

姬璿公主依舊跪著不動.

沈浪道:"我的目標是天下無仇,大炎皇帝是我仇人名單上的最後一個人,從某種程度上,我天下無仇的目標已經完成了."

姬璿公主道:"陛下,難道我不在您的仇人名單嗎?"

沈浪道:"你希望在嗎?"

"我希望我在您的名單之內,然後被您千刀萬剮殺死."姬璿公主靜靜道.

沈浪道:"我連甯蘿都殺了,所以殺你,真的是沒有一點壓力.放在幾年前之前,我或許還有一點色/心,畢竟你絕色天下,但是現在對你的國色天香,已經完全無動于衷了."

姬璿公主淒涼道:"我對陛下,倒是依舊恨意沖天,我一生都被您所誤."

沈浪道:"甯寒曾經問過我,他問我是不是覺得自己特正義,特別正確.難道從來就沒有一點點懷疑過自己所走的道路?"

姬璿公主道:"那陛下現在有什麼想法?您已經貴為天下之主了."

沈浪道:"我走的路,依舊是……正確的.只不過這一次,不再是隨心所欲的正確,而是真正的正確."

姬璿公主道:"那請問您說的正確道路,和我的是一條嗎?"

沈浪沒有回答她.

姬璿公主道:"陛下,您何時去白玉京?"

沈浪道:"如何?"

姬璿公主道:"我想要陪同您去."

沈浪道:"我會去白玉京的,很快就會去,等我准備好了就去.算是一個了結,也算是開啟一個新篇章."

姬璿公主道:"我陪著你去."

沈浪道:"不,我一個人去了.你在白玉京的時候,見過我的母親嗎?"

姬璿公主搖頭道:"從未見過她,陛下您確定不要我陪著您一起去白玉京嗎?哪里完全和您想象中的不一樣的."

沈浪道:"不,不需要."

接著沈浪走了下來,望著姬璿絕美無倫的面孔道:"原本我應該殺死你的,哪怕是為了一時的暢快,也該殺死你."

姬璿道:"我也甯可被你殺死."

她拔出利劍,把劍柄放在沈浪手中,劍尖對准自己的心髒.

"您現在就動手吧,甚至您不需要自己費力,稍稍有一點動手的意圖,我自己就刺入心髒了."姬璿公主道:"哪怕您一個眼色,我就殺死自己."

沈浪道:"那麼不想活嗎?"

姬璿公主道:"看不到希望,死了就是解脫."

沈浪道:"姬璿,你走!走得遠遠的,越遠越好,能夠帶多少人就帶多少人,最好走到一個沒有人知道的地方."

姬璿公主道:"這個世界那麼小,又能走到哪里去?"

沈浪道:"總有一些地方是隱秘的,是讓人一下子無法找到的地方.你用盡所有的智慧,用盡所有的生命去找,找到之後,未來我或許還能去找你."

姬璿公主一顫道:"你打算什麼時候去白玉京?"

沈浪道:"很快,很快……"

姬璿公主再一次道:"我跟你去."

沈浪道:"你走,走,走!不要去萬里大荒漠,不要把雞蛋放在一個籃子里面.岡一去找上古大劫寺遺址,左辭閣主堅守萬里大荒漠,你也要去找一個地方,找一個絕密的地方,成為一個希望之所."

姬璿公主望著沈浪顫抖道:"你都知道了什麼?"

沈浪道:"有些猜測,不能說出口,說出口就是提前天崩地裂.你趕緊走,等你們全部走遠了,全部消失之後,我就去白玉京."

………………

注:這一章好難寫,下一章爭取十二點之前,不能破戒!兄弟們還有月票嗎?賜我幾張加點油!

謝謝我是曉龍的兩萬幣打賞,謝謝可無肉不可無書,xtbzsn1314的萬幣打賞.

上篇:第629章:沈浪與皇帝!決戰結束!(求月票)    下篇:第631章:最後時刻!不死不滅!(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