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631章:最後時刻!不死不滅!(求月票)   
  
第631章:最後時刻!不死不滅!(求月票)

g,更新快,無彈窗,!

姬璿公主走了,她帶走了幾千人,依舊是帶著無比的迷茫走的.她還帶走了一批雪雕,但是超聲波飛行獸一只都沒有帶走,因為雪雕軍團沒有噩夢石裝置.

岡一帶走上萬人,盡管他不知目的地在哪里,但他起碼知道目的地是什麼,就是上古大劫寺遺址.

而姬璿公主帶走這幾千人出海的時候,壓根連去哪里都不知道.沈浪撥給了她十艘船,而且全部都是風帆大船,同樣是因為沒有上古核心,沒有任何噩夢石裝置.

原本是可以撥給她內燃機戰船的,但後來還是作罷,因為航程實在太遠了,遠到沈浪和姬璿在地圖上都找不到,如果是內燃機的話,上哪里補充燃料?

"再見,希望還能再見."沈浪揮了揮手.

姬璿公主的艦隊離開碼頭,朝著東邊方向而去,朝著未知的茫茫大海而去.

她一直望著陸地的方向,望著故土的方向.近百里之後,已經完全看不到陸地,視野之內全部是茫茫無際的海洋.

姬璿公主再也忍不住,淚水滑落下來.她從來都沒有哭過,而這一次卻哭了.

東方世界是她的故土,大炎帝國是她的故土,盡管她絕大部分都不在炎京,但是畢竟她知道家在那里.

"公主殿下,您不用傷心,皇帝陛下雖然駕崩了,但是太後還在,太子……不,姬賢王還在,所以您的家也還在炎京,相信沈浪陛下會遵循上古傳統,不會對我們姬氏趕盡殺絕的."旁邊一員女將道.

姬璿公主搖了搖頭,周圍的人什麼都不懂,當然她也幾乎什麼都不懂,只有一種本能的感覺,那種大難臨頭之前的直覺.

"公主殿下,我們是被放逐了嗎?"另外一個姬氏的武士問道.

姬璿公主搖頭道:"不是,我們是被放生了."

然後她來到船頭之上,望著東邊茫茫無際的大海,悲從心來.

見鬼的沈浪,我究竟應該去哪里啊.不能去萬里大荒漠,要去一個沒有人知道得到地方,我上哪里去找這樣的地方?

"公主殿下,我們目標是哪里?"旁邊又一位姬氏的武將道.

"往東,往東,一直往東."姬璿道.

因為星球是圓的,所以一直往東就會到達西侖帝國,但是她的目標不是西侖帝國,而是繼續往東,往東,究竟會到哪里?她真的不知道.

這個世界是圓的,但又是被割裂的,至少現在都沒有人成功進行過環球旅行.

"公主殿下,我們還能回來嗎?"又有人問道.

"會的,一定會的."姬璿公主口中道,語氣非常堅決,但是她自己說出來的話,她自己都不信.

沒有機會再回來了,沒有機會了,此生應該再也沒有可能踏上故土了.

……………………

炎京之內,權力的過渡如火如荼地進行著.

顯得那麼波瀾壯闊,又那麼平靜和平,因為有巨龍的威懾,因為有姬氏家族的配合,整個過程幾乎沒有受到任何抵抗,大乾帝國內閣和樞密院,就成功接管了整個炎京城.

大乾帝國成功地拿回了所有的超聲波飛行獸控制權,拿回了所有的雪雕軍團.

甚至大炎帝國的特種武士,秘密軍團也全部無條件投降.

還有一件比較無語的事情,那就是隱元會也投降了,當舒亭玉和所有的隱元會長老跪在沈浪面前的時候,他真心有些錯愕.

舒亭玉還沒死?這個人他真的早就忘了.但是他的父親舒伯燾已經死了,主動自殺的.

然後沈浪終于見到了天道會的黃同.故人見面應該一片歡喜,激動無比的.

當然黃同非常激動,他被囚禁了幾年,如今終于重見天日,而且能夠再一次大展宏圖了.

沈浪在炎京皇宮,就只下了一道旨意:從今以後,沈野一律稱之為姜野.

這一天終于到來了,雖然在很多官方稱呼中,沈浪其實是姜浪.但沈浪始終沒有下達任何正式旨意改姓,如今終于昭告天下,回歸姜姓.

但是……僅僅只有姜野回歸姜姓,沈浪依舊沒有正式改姜姓.

天下人不由得錯愕,之前沒有改回姜姓,所有人都能夠理解,沈浪陛下肯定是要擊敗姬氏,奪回東方人皇之位後,再進行到這一步.

但沒有想到如今沈浪陛下已經擊敗了大炎皇帝,依舊沒有改回姜姓,不姓姜就永遠也無法登基稱帝的,這個天下不可能姓沈,因為沈浪這個姓氏是來自養父沈萬,他只是一個平民而已.

但是,大乾帝國尚書台和樞密院沒有人開口,下面的臣子也就不敢開口.

………………

皇宮禦花園內,矜君和沈浪正在散步.

"陛下,如今我們已經統一了整個東方世界,加上北戎徹底投靠,領土面積超過一千六百萬平方公里."

沈浪咧了咧嘴,在交通和通訊條件落後的情形下,統治超過七八百萬平方公里的土地,已經是到達極限了,唐朝式微之後,也失去了對安西的統治.元朝號稱一千多萬平方公里,但也是好些個獨立汗國.

而如今他的大乾王朝,竟然有一千六百多萬平方公里.

當然,他擁有幾萬只雪雕,幾千只超聲波飛行獸,加上又是以諸侯國的方式統治,勉強應付的過來.

不過這個領土面積,已經超過大炎王朝的全盛期了.

"陛下奪東方天下,僅僅只有三場大戰,天下百姓也沒有受戰亂之苦,這是前所未有的偉大功業."矜君贊歎,接著轉為正題道:"目前有兩個思潮,第一個,我們大乾王朝應該定都乾京,但是炎京在規格上又超過了乾京,所以必須重建乾京,並且把炎京皇宮的一切違制建築全部夷為平地."

"第二個思潮,也有一批人認為我們應該遷都到炎京,畢竟這里才是皇帝之所,天子之地.但是需要將炎京改名為乾京,而原來的乾京,改為姜都!不過許多臣子顧慮,這里畢竟是姬氏經營了幾百年的帝都,他們的勢力根深蒂固,若想要遷都到炎京,必先把姬氏全族連根拔起,要麼囚禁除掉,要麼流放."

沈浪道:"矜兄,你怎麼認為?"

矜君道:"臣部分認可第二種方案,乾京畢竟太偏了,炎京才是世界中心.所以將炎京改為乾京,將原來的乾京改為姜都,但是臣也覺得,應該乾京最後留守的那幾十萬人遷到帝都來,也要將我大乾帝國最忠誠的子民遷來."

沈浪道:"好,就這麼辦."

矜君道:"至于姬氏該如何處置,臣就不敢妄言."

沈浪忽然道:"矜兄,我曾經答應過你,等到大乾帝國穩定之後,就放你回沙蠻族,重建你的大南王國,如今看來在很長時間內都不大可能了."

"是,陛下."矜君道.

沈浪道:"矜兄,你知道什麼是最難的嗎?"

矜君道:"請陛下指點."

沈浪道:"臥薪嘗膽,忍辱負重."

矜君不由得一顫,有些不明白沈浪的話.

沈浪道:"矜兄,接下來不管發生什麼事情,我都希望你一直在大乾帝國尚書台之內,不管擔任什麼官職,都要如同釘子一般釘在這里,哪怕天翻地覆,也要呆在帝國中樞."

矜君臉色劇變,顫抖道:"陛下,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沈浪道:"記住我的話便是."

矜君道:"那,那太子那邊呢?"

沈浪道:"全心全力輔佐太子,任何時候都站在他這邊,他未來能夠保護你."

矜君渾身顫抖,直接跪在地上,從未哭泣的他,淚水狂湧而出.

"陛下,何以至此,何以至此,究竟發生了什麼?"矜君如同五雷轟頂了一般,顫抖道:"臣在遇到陛下之前雖然有些許功業,但完全不值一提,遇到陛下之後,臣的生命才有了意義,臣的理想才得到綻放.臣一生效忠大乾帝國,更效忠陛下.為了陛下,臣願意赴湯蹈火,臣願意和整個天下為敵."

"不,不,談不上什麼與天下為敵."沈浪道:"我們是要保護整個天下,你尤其如此,記住我的話,記住了嗎?"

矜君道:"全心全力輔佐太子,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都要釘在帝國中樞,哪怕臥薪嘗膽,忍辱負重."

"好."

矜君叩首道:"陛下旨意,臣絕不敢忘,並銘記終身!臣願拋棄所有榮辱,所有尊嚴,履行陛下之意志."

沈浪躬身行禮道:"謝謝矜兄!"

接下來,沈浪下旨冊封原大炎帝國太子姬賢為大乾帝國炎親王,冊封原廉親王為廉國公.不僅這二人,姬氏家族另外十幾個人,全部冊封為公爵,侯爵.

頓時間,姬氏家族所有人前來皇宮謝恩,山呼萬歲.沈浪這道旨意仿佛徹底定下了調子,他會遵守上古傳統,讓姬氏家族順利下野.

某種程度上,姬氏家族的人確實有些被感動到了,因為沈浪依舊沒有登基稱帝,卻以大乾帝國的名義冊封了他們.

接下來,再所有人錯愕不解中,沈浪離開了新乾京(炎京),返回了怒潮城.

這,這是什麼意思?陛下永不稱帝了嗎?

莫非是想要等太子殿下長大,直接登基?

幸好他不是像傳統開國皇帝那樣,艱苦創業打天下,所以有一群人跟在身後想要榮華富貴.這樣若沈浪不稱帝,就無法給他們封爵,就算是擋住他們的路了.

但跟隨沈浪的絕大部分人,都是理想主義者,當時他從西方世界歸來,局面如此之悲觀,不是理想主義者的話根本就支撐不下來.

而且他麾下的重臣,有好幾個早就是親王之銜,升無可升了.

沈浪離開新乾京(炎京)的時候,幾乎沒有向人告別.

前大炎帝國太子聽到的時候,幾乎驚呆了,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殿下,發生了什麼事?發生了什麼事?"原來的廉親王,武親王,現在的廉國公,武國公充滿了不安,來到姬賢的府邸,也就是他曾經的太子府.

按說這個太子府是違禁的了,姬賢應該搬出去,讓給姜野.但是沈浪直接下旨,把太子府改成了炎親王府,他依舊住在里面,甚至不需要搬家.

如果說寬宏大量,這也未免寬宏得過頭了.

"陛下何以至此,何以至此?"廉國公顫抖道:"他不改回姜姓,不稱帝,現在竟然直接離開,肯定出事了.若出事,我姬氏該何去何從?陛下離開,太子和大乾帝國其他人,能否容得下我們姬氏?"

前大炎太子姬賢也充滿了不安,但他強迫自己冷靜下來,他的父皇已經死了,他成為了姬氏之主,再也沒有人為他背負家族責任了.

再說他承擔不起一個帝國的重任,一個家族的重任總應該承擔起來吧.

"我們要相信陛下,要相信太子殿下,要相信首相大人."姬賢道:"陛下讓姬璿帶人走了,卻讓我們留了下來,這里面肯定有他的想法,不要妄自揣測君心."

武國公道:"要不然,殿下您去怒潮城,求見陛下,求一個心安?"

廉國公道:"不必多此一舉,不必多此一舉."

沈浪在的炎京的時候,姬氏家族心思還算安定,而他這一走,整個姬氏幾乎惶惶不可終日.

"太子殿下駕到."忽然外面高呼.

姬賢立刻帶人出去迎接,雙膝跪下道:"臣,參見太子殿下,殿下駕臨,臣萬分榮幸."

姜野道:"炎親王請起,我有幾句話想要和你說."

"是!"姬賢道.

………………………………

書房之內,只有姬賢和姜野兩人.

"相信炎親王也感覺到了這股非常特殊的氣氛,一種山雨欲來的氣勢."姜野道:"我父親返回怒潮城了,姬氏擔心我會翻臉,對你們斬草除根."

姬賢叩首道:"臣萬萬沒有此念頭."

姜野道:"我父親讓姬璿公主遠赴海外,這是保護她.他讓姬氏大部分人依舊留在東方世界,肯定也有他的想法.但是他返回怒潮城之前,跟我說過一句話,說他可能會虧欠大炎先帝一個人情,所以要讓我接下來盡可能地護住你們."

"炎親王,我年紀還小,我父親有些話,我也聽不懂,但他的話我一定會聽的.聽得懂我會去做,聽不懂我也會去做."

姬賢重重叩首:"臣謝陛下隆恩."

………………………………

沈浪獨自一人返回了怒潮城,而且是騎著大超回來的.

"失落妖母,你還不露出真面目和我見面嗎?"沈浪笑道.

海面上,海水再一次凝聚成為一個曼妙的身體,失落妖母依舊用這個形態和沈浪會面.

沈浪道:"看來,你是真丑啊,依舊不敢用真面目示我."

失落妖母道:"偉大的人皇陛下,您召喚我出現,就是為了專門諷刺揶揄我嗎?"

沈浪搖頭道:"不是,不是."

接著,他笑道:"失落妖母,我們之間也算是不打不相識了,過去的歲月,非常謝謝你的支援,這才讓我成功地擊敗了大炎皇帝,完成了天下無仇的目標."

失落妖母道:"天下無仇的感覺怎麼樣?"

沈浪道:"無盡的噓籲."

"嘖嘖嘖……"失落妖母道:"太虛偽,有一種男人進入賢/者/狀態的虛偽."

沈浪笑道:"看來你懂得很多啊."

失落妖母道:"齷蹉心理閱讀得多了,啥都懂了."

沈浪沉默了片刻,整整半分鍾後,他開口道:"失落妖母,你走吧,帶著你的人離開."

失落妖母道:"哎呀呀,果然是人類國度的皇帝啊,鳥盡弓藏,兔死狗烹,現在您成功統一了人類國度,不冊封我個親王什麼的?"

沈浪道:"好啊,你要什麼,我冊封給你什麼."

"算了吧."失落妖母道:"我是失落帝國的人,接受你東方帝國的冊封算怎麼回事?就算你不開口趕人,我也會走的.如今你已經大獲全勝,我們再也沒有理由呆在東方帝國的領地了,我可記得清清楚楚我們的界限,我一直在等你回來告別,告別完了,我們就回魔鬼大三角了."

沈浪道:"也……也別回魔鬼大三角,去了魔鬼大三角後,帶著你所有失落帝國的後裔,遠遠離開,越遠越好."

失落妖母面色一變,顫抖道:"什麼意思?沈浪陛下,不至于這麼翻臉不認人的.魔鬼大三角從頭到尾都不屬于東方帝國,盡管它距離你們比較近,但卻是我們失落帝國開辟出來的,莫非你此時要翻臉不認人,將我們徹底驅逐回西方海域呢?"

沈浪沒有開口,只是靜靜望著失落妖母.

"對不起,我錯了."失落妖母道:"我知道,您不是這樣的人,不過我一直以來都是這樣刻薄的,我說的話您別在意."

沈浪道:"魔鬼大三角,不安全了.甚至……我們已知世界內的所有地方,都不安全了.你帶著失落帝國的後裔盡量走到最遠,最隱秘,所有人都找不到的地方."

失落妖母顫抖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沈浪道:"你看這天."

失落妖母抬頭看天,大雪又洋洋灑灑飄落下來.

"又下雪了."失落妖母道:"你們怒潮城今年的冬天特別冷."

沈浪道:"失落妖母,你信任我嗎?"

失落妖母望著沈浪良久,道:"你是一個人渣,但是我信任你,我比相信自己都更加信任你.在失落國度廢墟上,你就表現出了特別……傻/逼的氣質."

"呃,謝謝誇獎."沈浪道:"你既然相信我,那就走,趁著我還能為你們拖一段時間,還能為你們爭取盡量多的時間,走得越遠越好,把所有失落帝國後裔全部帶走."

失落妖母顫抖道:"我,我們還能去哪里?這個世界就那麼小,那麼還能去哪里?"

這個世界很大,但這個世界又很小.

沈浪道:"我不知道你們能去哪里,憑借你們遠古的記憶,走的越遠越好."

失落妖母怒道:"我們還能飛到天上去嗎?就算我們能飛到天上去,也沒有用啊,有人該找到我們還是能找到我們,該將我們斬盡殺絕,還是會斬盡殺絕."

沈浪靜靜無聲,就是望著她.

失落妖母沉默良久,道:"陛下,這是永別嗎?"

沈浪道:"應該不是,我渴望未來還能見到你們.我希望你們能夠活下來,這樣未來我的力量也會大一些,雞蛋不能放在一個籃子里面,只要別全軍覆滅,就……還有希望."

失落妖母顫抖道:"全軍覆滅?那應該擔心是你的怒潮城,你的兒子,你的大乾帝國,你的人類帝國吧,他們可比我們更弱."

沈浪道:"不會的."

失落妖母道:"那,那你呢?"

沈浪道:"我希望還能見到你們,未來還能再一次並肩."

失落妖母又望著沈浪良久,然後她海水凝聚的身體,徹底將沈浪包裹起來.

"記住你的話,我的陛下,你要履行你的承諾."失落妖母道:"我帶著所有人走,我會遵循遠古的記憶,去找一個最最隱秘的地方藏起來.但你要記住你的承諾,一定要來找我們,一定一定要,否則我做鬼都不會放過你."

沈浪道:"好,再見."

失落妖母帶著無數的飛魚軍團,還有空中水母軍團,飛上了空中,集體向沈浪告別.

"再見,陛下,記住你的承諾."

然後,失落妖母帶著這些失落帝國的軍隊飛快南下,離開怒潮城,遠離東方帝國.

等返回魔鬼大三角之後,她會帶著所有的海怪軍團,徹底遠走.

………………………………

怒潮城不遠處的一個海島上.

沈浪終于履行了承諾,對火神教大祭師雪萊的承諾,盡管已經晚了好幾年.

"陛下,我這是千年等一回嗎?"雪萊大祭師捂住自己的肚子道:"我能感覺到,有一個小生命在醞釀."

沈浪道:"你太誇張了,就算飛也沒有那麼快."

雪萊大祭師親吻了一口沈浪道:"你不懂,這是我們女人的直覺."

沈浪看著她的眼眸,然後笑道:"走吧,返回西方世界,返回火神教,告訴你們的教主,帶著火神教所有人遠走高飛,走得越遠越好,越遠越好,最好去一個別人永遠找不到的地方."

雪萊大祭師目光頓時變得悲傷起來,凝視著沈浪,足足好一會兒道:"好的,遵命,我的陛下."

沈浪道:"你不問為什麼嗎?"

"不問."雪萊大祭師道:"我們是一個神神叨叨的勢力,所以在某些方面上,感悟得比普通人類要早一些.面對大難臨頭,也稍稍敏銳一些.我只問一句,陛下,我們火神教是不是闖禍了?闖大禍了?"

"沒有……"沈浪道:"或許一切,都是必然的.有些事情如果一定要發生,那或許早發生比晚發生更好.走吧,走吧,我為你們准備了八千只雪雕,這差不多也是我力所能及的了."

雪萊大祭師猛地抱住沈浪,顫抖道:"我這幾年奮斗,就是為了這一瞬間.接下來我又要奮斗幾年?才能換回下一個瞬間,下一個和您擁抱的瞬間?"

沈浪道:"別這樣,我可是有婦之夫,我這個人最正經了,絕不能在外面瞎搞的."

"噗刺……"雪萊忍不住一笑,在沈浪嘴角吻了一口,然後淚水湧出.

"陛下,我們火神教會用盡一切努力,躲起來,找到一個沒有人知道的地方藏起來,然後拼命地發展一切,極盡所能地強大起來."雪萊顫抖道:"但是我也請您答應我一個要求,請您未來,一定一定要來找我們,我們真的會竭盡所能強大的,我們未來一定會再一次成為您的助力的."

"好!"沈浪道:"我記住了,另外有一批人,你也一起帶走."

"我不走,我不走,我不走……"忽然外面傳來了一陣嘶吼.

是沈浪麾下最天才的唐恩大學士,這絕對是一個科學怪才.

雪萊大祭師趕緊穿好了衣衫,並且服侍沈浪穿好衣衫,兩個人走出了帳篷.

唐恩大學士跪在地上磕頭道:"沈浪陛下,為何要讓我們走啊.您雖然奪取了天下,雖然沒有了敵人,但上古文明和科技文明結合的道路,我們只是剛剛開始走通而已啊,我們只是取得了很小的成就,還有巨大的未知等待我們,還有更偉大的成就等待我們去征服,您為何要驅逐我們啊."

沈浪道:"不是驅逐,是保護!未來我會非常需要你們的力量,你們不能再留在東方世界了,否則會有滅頂之災.你接下來跟著火神教一起逃走,一起撤離,但是不要停止探索科技文明和噩夢石文明的道路,記住我們的毀滅日計劃,記住我們理想,征服星辰大海.等到你們真正掌握了這個世界的最高力量,這個世界才會真正屬于你們,屬于我們."

片刻後!

八千只雪雕軍團騰空而起,朝著西方世界火神教的方向飛去.帶走了所有的學士,帶走了所有的鈾.

這支空中軍團,遮天蔽日,浩浩蕩蕩.但是片刻之後,就再也看不到他們的身影了.

………………………………

該送走的,全部都送走了.

雞蛋不能放在一個籃子里面,希望的火苗不能熄滅.

岡一的大劫寺,左辭的天涯海閣,火神教,姬璿,失落妖母的海怪軍團.

五個勢力,全部都送走了.

這些在沈浪眼中,都是未來希望的火種.

接下來,他和甯元憲,和家人告別之後,沈浪就要准備北上,去白玉京,去見他的母親了.

………………………………

注:求月票詞窮了,只能再一次叩首膜拜,表達內心的渴望,謝謝大家賜票于我!

上篇:第630章:皇帝之死!殺姜離真凶!君臨天下    下篇:第632章:崩塌!沈浪見母!白京女皇!(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