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632章:崩塌!沈浪見母!白京女皇!(求月票)   
  
第632章:崩塌!沈浪見母!白京女皇!(求月票)

g,更新快,無彈窗,!

怒潮城,天堂莊園內.

越國太上王甯元憲坐在輪椅里面打盹,下面一群孩子在嬉鬧.如今他也年近七旬了,睡眠非常輕,很難入睡了,每天也睡得很少,而他最容易入睡的時刻,就是聽著一群孩子玩耍嬉鬧的聲音.

而這群孩子中已經少了一個人,那就是幺幺寶貝,她也被沈浪送走了.不過弟弟妹妹並不知道,沈浪只是讓人告訴孩子們,西侖帝國的海倫姑姑想念孩子們了,所以送幺幺去西侖帝國做客一段時間.

然而並不是,幺幺是被遠遠地送走了,而且送去了一個找不到的地方.

沈浪小心翼翼上前,為甯元憲蓋了一個大氅.

年邁的甯元憲很快就醒了過來,嘬了嘬嘴道:"這天還真是冷,往常這個時候最冷也有十幾度吧,現在竟然下雪了."

因為沈浪的到來,所以這個世界也有了攝氏度的概念.

"是啊……"沈浪道:"天堂莊園,都不那麼天堂了."

接著沈浪推著輪椅在道上走,這一次天氣變冷,讓天堂莊園里的一切都遭難了.許多綠樹繁花都被凍死了,原本郁郁蔥蔥,變成了白雪皚皚.

"之前給您一個上古令戒,您也沒要,有了那玩意,起碼不冷了."沈浪道.

"我要那玩意干嘛啊,浪費."甯元憲道.

沈浪道:"現在想來,不要也對."

甯元憲道:"這次要出的事那麼大嗎?你不但把所有的學士送走了,而且把幺幺寶貝也送走了."

沈浪道:"其他孩子還好,幺幺再留在這,已經不安全了,她畢竟有美杜莎的精神力量,失落帝國的王族."

甯元憲道:"孩子,自從我見到你之後,你都是自信昂揚,永遠是走一步看三步,不管面對再強大的敵人,都絲毫沒有畏懼.這一次就……那麼悲觀嗎?"

算一下時間,甯元憲和沈浪相識已經十幾年了.

沈浪道:"這一次,是真心沒有把握,甚至有一種把命運交給上天裁決的感覺."

甯元憲沒有說話,也沒有出言安慰.

沈浪道:"岳父,人這一生信念,是不是很重要?"

甯元憲道:"當然,若沒有這股信念,人也就沒有了精氣神,就如同行尸走肉."

沈浪道:"對,您也有這股信念.所以您要記住,您忠誠的是這股子信念,而不是某一個人.人是居心叵測的,唯獨信念是永琲.所以接下來不管發生了什麼,您都不要懷疑自己,也不要顛覆自己的人生觀,您堅持的信念是正確而又光明的."

這話一出,甯元憲微微一顫,足足好一會兒,他開口道:"我好不容易靠著這股精氣神幸福地活到現在,難道……竟然要把它抽走嗎?"

沈浪道:"我的岳父啊,您的信念就一定要寄托在某一個人身上的嗎?"

"是啊,當然……"甯元憲道:"我的孩子,這個世界上絕大多數人都是追隨者,領袖是極度稀少的.表面上看就算再特立獨行,充滿自我,但歸根結底也是一種庸俗和跟隨.真正的火炬很少,真正的領袖也很少."

沈浪沉默了好一會兒,道:"那,那您現在換一個人去寄托您的信念,還來得及嗎?"

甯元憲枯瘦的身體,頓時萎縮了起來,渾濁的淚水流了下來,甚至整個人都丟失了生機一般.

人活著都是一股子精氣神,尤其是甯元憲這樣上年紀,而且還得了病的人.

他這幾年活得非常幸福,因為之前跪下去,現在他重新站起來了,之前被打斷的腰杆,重新接起來了.他堅持的理念,變成了現實,而且就在他眼前綻放.

沈浪的每一步成功,甯元憲都無比幸福,因為就仿佛是他自己的成功一般.

而一旦這股子精氣神被抽走,那他真的活不下去的.

甯元憲枯瘦的腦袋埋在大氅里面哭了很久,然後擦拭臉上的淚水,重新將腦袋抬起來.

"行了,可以了."甯元憲道:"我已經找到重新寄托的信念了,也找到重新活下去的目標了,你要干嘛就干嘛去吧,別擔心我了."

沈浪張開手臂,再一次輕輕擁了一下甯元憲.

"岳父,那我走了."沈浪道.

然後,沈浪轉身離去.

忽然甯元憲低聲問道:"浪兒,是不是太過于完美的東西,都是虛假的?"

沈浪沉默了好一會兒道:"岳父,謊言大體上分為兩種,一種是為了欺騙利益,一種是欺騙情感.而欺騙情感的謊言最高境界,應該就是欺騙理想.人會為了自己的信念和理想付出一切,甚至是自己的性命.說出這些話的人或許是欺詐者,但這些話之所以能夠打動人心,之所以能夠讓無數人為之奮斗,那是因為它本身確實是完美的,能夠撞擊一個人的內心和靈魂.所以這些理想和信念都是真的,哪怕它顯得完美而又不真實,但也值得我們為之奮斗."

"所以,我們的光陰沒有虛度,我們的奮斗也沒有白費,我們的人生也依舊有價值."

"真理不管從誰嘴里說出來都是真理,高尚者也好,欺詐者也罷."

甯元憲揮了揮手道:"走吧,走吧,忙你的去吧,我就如同往常一樣等著你回來."

"再見,岳父."沈浪道.

然後,他騎上了超聲波飛行獸騰空而去.

甯元憲佝僂枯坐在輪椅之上,努力仰頭望著沈浪消失的背影,身體完全止不住震顫.

近十年前,他每天裝瘋賣傻,飽受折磨,在越國王宮里面等待著沈浪從西方世界回來.

沈浪回來之後,甯元憲來到了天堂莊園,過上了幸福的生活,其實和沈浪見面的時間和機會並不多.但每一次大戰,每一次危機降臨的時候,他也都靜靜地坐在這里,等待沈浪回來.

某種程度上,沈浪仿佛比其他人更像是他的兒子了.

剛才他哭泣了一陣,然後很快又找到了活下去的信念,這個信念就是等著沈浪回來.

盡管這一次真的充滿了未知,就算沈浪能夠回來,也真的不知道要等多久,也不知道他的年歲和身體,還能不能等到沈浪回來的那一天.

但是他在未來歲月中,還是會枯坐在這里,等待沈浪回來.

…………………………………………

告別了甯元憲之後,沈浪就再也沒有向任何人告別了,騎著大超一直朝著北邊飛.

飛了幾千上萬里,一路上都是大雪紛飛.永凍之海又再一次往南邊蔓延了千里,越往北,天氣越冷.

"大超,好了,就送到這里吧."沈浪拍了拍大超的脖子.

再往北天氣實在太冷,大超幾乎要承受不住了.

大超埋著頭,繼續往前飛,它要盡量和沈浪呆得久一些.

"好了,好了,就到這里了."又飛了幾百里,大超已經瑟瑟發抖,連翅膀都要被凍住了.

大超不聽,依舊用盡全力往北飛行,它依舊不願意和沈浪分開.

又飛了幾百里.

大超的全身都要僵硬了.

"好了,就到這里,就到這里."沈浪斬釘截鐵道.

大超緩緩降落,落在大海的冰面之上.

沈浪撫摸著大超的腦袋,笑道:"好了,你回吧,自己回炎京,跟在小野身邊.當然你也可以去怒潮城,甚至你也可以自由自在地飛行,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沈浪的話沒有說完,因為這也是大超最後的自由時光了.

大超用腦袋磨蹭著沈浪的胸膛,喉嚨底下發出一陣陣哀鳴,像是小孩子在哭.

"好了,好了,走吧,或許未來我們還能在一起呢."沈浪笑道.

大超抖了抖後背,從里面劃出了一塊牛排.它用鋒利的爪子切開,一塊大的給自己,一塊小的給沈浪.

這是在重現它和沈浪剛剛見面不久後的第一餐,就在羌國的草原上,盡管那已經是好幾年前的事情了,卻仿佛在昨日一般.

當時幾年前那塊牛排是很新鮮嫩口的,而今日的牛排,已經冰凍得比石頭還要硬,幾乎無法入口了.

大超想要重現當年的那一幕,仿佛也做不到了,真是讓人傷感.

而就在此時,姜氏巨龍從天上飛了下來,輕輕哈了一口氣.頓時巨大的牛排直接解凍了,而且被烘烤到七分熟.

大超優雅地用爪子,切下一塊又一塊,然後放進嘴里吃掉.

沈浪也拿出刀叉,切著七分熟的牛排,一塊一塊吃下.

優雅的進餐維持了一刻鍾,用完完畢.

接下來就該重現刷牙那一幕了,可惜沒有水,大超又朝巨龍望去.

巨龍無奈,又噴息了一口.頓時海面上出現了一個小小的池塘,里面的水清澈無比,而且還是淡水,因為這里的雪已經下很久很久了,上面幾米的冰面都是淡水.

大超吸了一口水,然後再一次表演了超聲波洗牙術.

而沈浪則是用牙刷牙膏刷牙.

洗乾淨牙後,大超咧開嘴,讓沈浪看它雪白的牙齒.

完美地重現了當年的那一幕.

好了,現在是該分別的時候了.

巨龍又哈了一口氣,讓大超的身體保持溫暖,沒有被凍住而無法升空.

大超扇動翅膀,飛上天空,並且盤旋了幾圈,然後朝著南邊飛去,不知道它要去哪里.

但,總之就是告別.

很快,它的身影就消失在茫茫暴雪之中.

………………

送走了大超,沈浪輕輕躍起,落在巨龍的北上,拍打它的脖頸道:"走吧,飛得慢一點,盡量慢一點."

"好的,我的主人."巨龍道.

它之前真的幾乎不說我的主人,最多是我的陛下,而現在用了我的主人.

然後,巨龍帶著沈浪朝著北邊飛行,朝著極北白玉京的方向飛行.

與此同時!

魔鬼大三角內,失落妖母帶著幾百萬海怪大軍,依依不舍地望著魔鬼大三角.

淚水幾乎流干.

上古大涅滅之後,失落帝國其實已經算是滅亡了.經過無數年之後,失落國度的後裔海怪們紛紛退化了,變成了最原始的野獸,沒有了智慧.

是美杜莎女皇的雕像,它的眼睛遠遠不斷釋放出遠古的記憶,幾千上萬年的精神傳播,才使得無數海怪漸漸凝聚起來,絕大部分的海怪依舊沒有什麼智慧,但已經有了歸屬感和本能.

而其中一些比較的海怪再一次進化,擁有了一定的智慧,成為了新的首領.所以這無數海怪回到了失落國度的故土,幾百上千萬海怪,再一次成為了失落帝國.

盡管這個帝國沒有女皇,沒有女王,就只是漫無目的地生存者.但,好歹這個失落帝國傳承了下去.

幾千上萬年之後,海怪繁衍得越來越多,因為美杜莎女皇的精神記憶傳輸,它們越來越進化,越來越聰明,眼看著失落帝國已經漸漸要成熟起來了.

這是它們已經帶了幾千年的家園,傳承了許多代的故鄉和祖國.

現在卻要被迫離開了.

為何只有魔鬼大三角和失落國度廢墟才有龐大的海怪群?因為美杜莎女皇的雕像在魔鬼大三角,並且用海市蜃樓的方式投影到失落國度廢墟的上空.

幾百萬海怪,望著魔鬼大三角的方向默默流淚,望著美杜莎女皇的雕像流淚.

"走吧,走吧……為了失落帝國的傳承,我們必須離開了."失落妖母道.

然後他帶著幾百萬的海怪,離開了魔鬼大三角,離開幾千年的故鄉,朝著未知的南方前進.

失落妖母不知道應該去哪里,她只能去她遠古記憶中沒有去過的地方,甚至在美杜莎女皇精神傳承中,也沒有提及到的地方.

………………………………

與此同時.

火神教的總部山峰,無數的雪雕騰空而起,充滿了悲壯和痛苦的氣息離開,朝著未知的東南方向飛去.

徹底拋棄自己的聖壇,拋棄火神山.

"我的火神啊,如果你真的存在,請你保佑我們,有朝一日能夠再一次歸來."

火神之教主跪在地上叩首,然後也徹底離去.

因為要帶的寶貴物資太多了,所以不能把所有人帶走,有許多人依舊要留守在聖壇之內.

但留下來,未來可能就意味著死亡.

當然了,就算離開的人,也未必能夠活下來.

因為這個世界真的有能夠完全藏匿起來,而找不到的地方嗎?

誰知道?

………………………………

沈浪騎著巨龍,卻飛得很慢很慢,甚至比普通火車還要慢的速度.

還從來都沒有這麼悠閑地看過風景.

"龍啊,我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明明是來吃軟飯的,是來享受榮華富貴的,是來過悠閑生活的,為何現在卻變成這個樣子了."沈浪忽然道.

沈浪也不知道為啥就變成這樣了.他來到這個世界,一開始明明只是想要打臉前妻,順便入贅一個豪門,過上吃香喝辣的日子.

或許他曾經又過悠閑的日子,但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這種悠閑就變成了忙碌.

他明明只是想要天下無仇的,結果卻變成了背負天下?

"主人,真正的悠閑就成為不了一個故事.出生是起點,死亡是終點.但若太過于悠閑平庸,那起點和終點都變得沒有異議,直線是寡淡無味的."

沈浪道:"你哪里是一條龍啊?你分明就是一個哲人."

龍道:"別忘記了主人,我們是共享智慧的.我的想法,某種程度上是你的倒影.有忙碌才有真正的悠閑,有山頂才有真正的山谷,如果是一條平淡的直線,那人生就毫無意義了."

沈浪道:"但這一次的大起大落,也未免太厲害了."

龍慢慢飛行,一天只有一千里.

越往北,天氣越冷.

一個多月後,已經飛行了三萬多里了.

這里的氣溫,已經下降到零下二百攝氏度左右了.

"看……"沈浪道:"天上在飄藍雪."

藍色的雪花,非常細微,非常美麗.

而地面上,已經鋪了淡淡的一層.這里依舊是永凍之海,但是入眼之處,茫茫無際都是藍色的積雪,真是夢幻一般美麗.

但是這種美麗,就意味著毀滅,意味著永琲漲漱`.因為氣溫已經下降到了極致,空氣都開始凝固結冰了.

接下來,整個世界的大氣都會不斷湧入極北,然後不斷凝固成冰,整個世界的空氣越來越稀薄,整個世界越來越寒冷,不知道那里是盡頭.

之前極北大陸雖然冷,但還沒有到空氣結冰的地步.因為白玉京有一個巨大的穹頂罩住了極北大陸的中心,那可怕的能量罩在里面,和外面徹底隔絕開來,盡量保護了這個世界.

而現在這個穹頂之外,也已經開始空氣結冰,穹頂都擋不住了.

沈浪繼續往北!

然後,他再一次看到了極光,但已經比上一次看到的極光要稀薄很多了.

這是非常不妙的信號,甚至是可怕.

接下來的時光,沈浪就一直處于黑夜之中,沒有白天.

因為這里算是這個世界的北極,正好進入了永夜,在很長時間太陽都照不到這里.

都說太陽照常升起,在北極是未必的.

又過了一段時間,沈浪終于看到白玉京了!

真是如同仙境一般靜謐,但是又沒有想象中的那麼神秘.

這是一座寒冰金字塔,扣在地面上,晶瑩剔透,有點像是盧浮宮外的那個玻璃金字塔,但是卻要大得多得多.

這也未免太簡單了,一點都不像是仙境繁華.

沈浪可是送了一首詩的,天上白玉京,十二樓五城.仙人撫我頂,結發受長生.

你這哪里有十二樓啊?哪里有五城?

按照想象中,白玉京應該是處于世界的北極,晶瑩剔透,天空之城.

你這就一個寒冰金字塔,也未免太寒酸了,讓人大失所望.

在這個金字塔的不遠處,沈浪看到了那個穹頂,就是他在西侖帝國極北大陸看到的穹頂,直徑幾千里的穹頂.

沒錯,這是一個穹頂.

因為這個星球是圓的,所以雖然東方帝國和西侖帝國間隔幾萬里,但不斷往北的話,最後還是會彙聚在一起.

呵呵呵……

白京,白玉京,還是一個勢力.

星球中間的土地分有東西兩面,但南極和北極,哪有東西?

終于到白玉京了.

巨龍緩緩落地,卷起了一陣藍色飄雪,美不勝收.

沈浪緩緩走到了那個金字塔的門口,已經有一個人在這里等著他了,就是白玉京使者.

她曾經出席過超脫勢力議會,而且還去過浮屠山地下基地和沈浪做過交易.

"來啦?"白玉京使者道.

"來了."沈浪道.

"路上可還好走嗎?"

"好走得很,一路看風景,幾乎是我最悠閑的時光了."

"請進!"

玻璃金字塔開啟一道門,沈浪和白玉京使者走了進去,巨龍留在外面.

對比外面的零下二百多攝氏度,金字塔之內的零下幾十攝氏度可以稱得上是溫暖如春了.

不過這金字塔之內,也是空空如也,沒有家具,什麼都沒有.

沈浪道:"我娘子可好?"

白玉京使者道:"很好,您想要見她嗎?她在穹頂的另外一頭."

沈浪一愕,然後一笑,現在好像又可以區分白京和白玉京了.

穹頂籠罩著這個世界的北極,穹頂的左邊稱之為白玉京,右邊稱之為白京.

"不用了."沈浪道.

白玉京使者道:"您之前曾經提到過的阿道夫,您願意見他嗎?這些年他真的變成了一個天才."

沈浪想了一會兒,道:"再說吧."

接著,沈浪道:"我的母親在嗎?"

"老師在的."白玉京使者道.

"老師?"沈浪一愕.

"嗯,老師."白玉京使者道.

不是白玉京公主,或者更尊貴的稱號嗎?

"當然,您要稱之為白玉京公主,或者白玉京女皇,都可以的."白玉京使者道.

沈浪道:"那我去見見她."

白玉京使者道:"好的,請您跟我來."

然後她帶著沈浪來到了一個室內,張開雪白的手掌,按在牆壁之上.

然後,這個小房間就飛快下墜,如同最高速的電梯一般.當然這不是電梯,采用的是噩夢石文明的原理.

一直下墜,下墜,下墜.

深入地下起碼十幾萬米,這還是沈浪到過地下最深的地方,仿佛沒有盡頭,要一直深入地心一般.

不過,它還是停了下來,這里距離地心還是非常遙遠的.

"唰!"門開啟了,出現在眼前的是一個長長的玻璃通道.

這里是一個深淵,無比巨大的深淵,無邊無際,仿佛周圍都是黑暗虛空,唯有這個玻璃通道釋放出淡淡光芒.

而在這玻璃通道的盡頭,有一個華麗的王座.

沈浪見過各式各樣的寶座,西侖帝國的皇座,大乾帝國的王座,大炎帝國的王座等等,甚至還有某些電視劇,電影里面的王座.

而眼前這個王座,前所未有的輝煌,華麗,雍容,巨大.

整個寶座仿佛是全部用鑽石雕琢而成的,無比巨大的鑽石,就已經不能用克拉來形容,而是幾十噸級的鑽石,雕琢出了一個完整的寶座.

寶座上面,鑲嵌著各式各樣的晶體,還有無數的秘金.上面有無數華麗而又複雜的符文,上面的文字沈浪甚至很熟悉,就是龍之感悟的異界文字.

而這個寶座上,靜靜地坐著一個女人.

依舊不願意用任何形容詞去形容她的美麗和氣質.

但是目前整個世界上,應該只有一個雌性能夠和她的美麗相提並論,那就是美杜莎女皇.

這種美麗已經不是容貌,甚至也不是氣質,而是一種能量等級.

超過了普通人類對美學的認知.

難怪當時的姜離會毀掉婚約,會拋棄浪子思維,專一眼前這個女子.

她,就是沈浪的母親了.

稱之為白玉京公主?白玉京女皇?

都可以,都無所謂了.

白玉京使者停下了腳步,沈浪隔著很遠看那個女人,然後朝著她走了過去.

沿著玻璃通道整整走了幾萬米.

因為這個深淵真的無比巨大,而這個寶座就在深淵的中心.

沈浪來到寶座的中心,近距離望著這個女人.

呃!

沈浪和母親確實長得比較像.

他本來以為自己已經長得足夠俊美了,肯定完美繼承了父母的優點,他還覺得自己是天下第一美男子.

現在看到親生母親的面孔,他心中只有一句話:唉,我長殘了啊.

真的像是清華北大的學霸,生出來一個孩子,小學期末考試只考了六十分的感覺.

足足好一會兒後,沈浪道:"您好,我的母親."

白玉京女皇道:"你好,我的孩子."

然後,兩個人又陷入了沉默寂靜.

這個母子見面,和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樣,太冷靜了.

沒有感人肺腑,也沒有火花四射,更沒有仇恨沖天.

只是……冷靜.

沈浪在腦子里面構思著,構思一句,拋棄一句,最終直接了當問道:"母親,當時是您親手殺死了您的丈夫姜離陛下,對嗎?"

白玉京女皇道:"對,是我殺死了他."

…………………………

注:好難寫,好難寫,腦袋都要炸.有月票的恩公,支援兩張給我補補,無比感激,鞠躬了.

上篇:第631章:最後時刻!不死不滅!(求月票)    下篇:第633章:世界終極真相!最終命運(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