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641章:祝紅雪跪忠!沈浪父女相見!(求月票)   
  
第641章:祝紅雪跪忠!沈浪父女相見!(求月票)

g,更新快,無彈窗,!

沈浪依舊在思考,他要思考的事情太多太多了.

首先他這個被改造的軀體就有太多的未知了,單論武功的話,仿佛並沒有很強.

但是之前沈浪在零下幾十度的環境內奔波了一個多月不但安然無恙,甚至沒有一點力量耗盡的感覺.

外面世界的含氧量已經不足之前的百分之五十了,但沈浪也沒有任何不適.不僅如此,甚至一個月時間內沈浪都沒有進食,卻也沒有什麼感覺.

這些方面就已經非常強悍了.至于變臉術,沈浪暫時還沒有去探索,他現在要探索的是他究竟有什麼攻擊能力.

他此時的武力水平,也僅僅只是還好一些,遠遠談不上強.

而且他失去了上古王戒,失去了龍之劍,失去了龍之心.那還有什麼攻擊方式?

能量漩渦?

頓時沈浪立刻在腦子里面凝聚出了一個能量漩渦,接著沿著手臂到手心,竟然蠢蠢欲動.

牛逼了!能量漩渦完全沒有問題.

而且和之前完全不一樣的是,之前能量漩渦還需要醞釀,然後再進行釋放,而現在瞬間就完成了.

只要他願意,能量漩渦能夠秒發.光這一種攻擊術,就已經足夠強悍了.

真是奇了,沈浪體內已經沒有龍之心了,但是能量仿佛源源不絕,比之前有龍之心的時候還要充沛.

明明沒有上古王戒了,依舊能夠得到徹底的保護,能夠在各種惡劣環境之下生存.明明沒有龍之劍,卻依舊能夠釋放攻擊.

沈浪繼續感悟內視,結果發現了更加離奇的事情.

他體內深處,竟然有鈾能量,而且還是和龍血髓混合在一起的鈾能量.

靠!這證明了什麼?

難道能夠釋放出鈾的輻射攻擊?不是吧?沒有這麼牛逼吧?!

沈浪再一次醞釀,結果發現他真的可以把鈾輻射能量混入能量漩渦之內,直接制造輻射攻擊.

這真是太強了,但是也太暴殄天物了.沈浪覺得把輻射能量混合在能量漩渦直接輸出是最浪費,最原始版本的鈾攻擊.

或許接下來有更高級的鈾攻擊,比如裂變.

因為沈浪感覺到體內核心的鈾能量純度非常非常高,但是身體表面又完全感覺不到輻射,血液里面也根本沒有.

這……這太離奇了吧?超高純度的鈾能量,就在他體內深處,但對身體沒有造成任何輻射傷害.

很快沈浪想到了姜氏巨龍,他在上古龍池完成涅槃的時候也是如此的,除非他釋放出裂變攻擊,否則靠近它的身軀根本沒有任何輻射.

可是,那是龍啊,而沈浪只是人.

這二十九年來,那個零組織到底在沈浪身上施展了什麼魔法啊?

其實一直以來,沈浪都非常擔心一點,自己的身體是姜離提供的,利用自己去消滅那些隱藏起來的秘密勢力.

現在看來這個可能性已經微乎其微了,因為他這個身體太牛逼了,完全超乎想象.

接下來沈浪要做的事情就多了,他不需要學習任何武功,只需不斷感悟便是了.

如果學習,那只是別人的武功.而沈浪是要進行自我創造,一切攻擊方式皆有可能.

甚至等到他感悟到更高級別的時候,可以直接用能量漩渦釋放核裂變攻擊.

但是今天的感悟就到此為止了,沈浪需要立刻出門.

如果他的判斷沒有錯誤,這個徐芊芊是假的,沈城也是假的,全部是上古新人類,那這兩人想要做什麼?

沈浪上前一步,打開窗戶朝著東邊望去.

頓時見到一支華麗的空中軍團朝著東邊飛去,而且是從行宮方向飛去.

這個規格很高,是皇家規格,盡管非常隱晦,而且沒有姜氏皇族的旗幟,但沈浪還是一眼就認出來了.

這會是誰?!如果是徐芊芊的話,是沒有資格用皇室成員規格的,她畢竟沒有真正嫁給沈浪過.

她們要去哪里?

沈浪腦子里面立刻得到一個答案,要麼是怒潮城,要麼是玄武公爵府.

而且這輛空中馬車顯然是女性的,所以這里面的皇室成員要麼是沈浪的女兒,要麼是沈浪的妻子.

但是……根據沈浪的推斷,他的家人應該也被上古人類扮演了.

整個帝國的高層,都是上古新人類變成的,就連沈城這樣的皇族親戚也不例外,何況是嫡系皇族?

沈浪腦子里面飛快地思索,接下來會發生什麼.如果是上古人類冒充皇族,前往玄武公爵府,她們想要達到什麼目標?

而且昨天晚上還屠殺了那麼多無辜的奴隸作為鋪墊?難道僅僅只是為了俘獲幾個反抗軍?

不,應該遠不止如此.還有什麼目標?和沈浪有沒有關系?

這些念頭只是飛快而過,接下來沈浪離開天南城黑水台,朝著城外穹頂走去.

"特使又要去公干了?"那個黑水台萬戶立刻趕了過來,送上了一大堆東西,簡直應有盡有.

"您這是回帝京,還是出去?"黑水台萬戶問道.

沈浪只是望著他,沒有回答.

"這些都是小小意思,請特使收下,回到帝京之後,希望能夠美言幾句."黑水台萬戶又道.

沈浪淡淡瞥了一眼滿箱子的禮物,面孔更加平淡,然後二話不說直接走了.

黑水台萬戶作揖,訕笑目送沈浪離去.此人的態度很有意思,在公眾場合時在沈浪面前表現得很淡然,一副長官的樣子,但在私下卻拼命巴結沈浪.

一直到沈浪走遠之後,旁邊的一個黑水台千戶低聲道:"大人,我們有必要對他這樣嗎?他在黑水台的級別根本不如您."

黑水台萬戶寒聲道:"你懂什麼,我們普通人在他們面前就算官職再高,也只是奴才.他們官職再低,也是主子."

這話就有些悲哀了,就如同滿清帝國一樣,漢官就算做得再大,在八旗子弟面前也是奴才.上古新人類在這個姜帝國,才是真正的特權階級,處于金字塔尖.

而且沈浪不收受任何賄賂都這也是常態,因為上古人類對這方面幾乎無欲無求,在他們眼中黃金珠寶和砂礫根本沒有任何區別.

而且他們永遠都是一副冷淡的樣子,高高在上,視普通人類如同螻蟻.

另外,沈浪出城完全不需要任何登記,也不需要任何令牌,他的身形和面孔,就是最高通行證.

按照帝國律法,不得官方同意,任何城市之間的人都不能進出,更不能前往其他穹頂城市,唯有上古人類在整個帝國境內,甚至整個世界境內,都有自由來往的權力.

因為只有上古人類才能在外面惡劣的環境長時間生存,正常人類武士很難做到,所以通常需要上古人類探索整個世界,去發現光明國反抗軍的據點,一旦發現,立刻彙報最近的城市,這個城市的總督就會派出強大空軍,將這些據點徹底摧毀.

果然沈浪剛剛走出天南城穹頂的時候,天上浩浩蕩蕩飛來了一支空軍.整整幾千空中軍團,幾個超級空中堡壘.

沈浪彙報給沈城總督後,他派去轟炸那些反抗軍據點,僅僅一天多時間就回來了,速度果然飛快.

從中看出,姜帝國的勢力真是驚人,所謂光明國的反抗軍相較而言,完全是落後的游擊隊.

沈浪再一次如同苦力打扮,罩上斗篷,戴上面具,朝著東邊玄武公爵府的方向狂奔而去.

他的速度越來越快,最後直接超過了二百多公里每小時,簡直一閃而過.

此時天上一隊帝國騎兵發現了他,立刻就要俯沖而下進行攔截盤問.

"不要命了?看他身形,這麼高,雙臂這麼長,典型就是帝國特使,執行秘密公務,你若去攔截,被殺了也是白殺."旁邊一名軍官立刻攔住手下的天真行為.

………………

幾個時辰後.

徐芊芊和姜宓公主的騎兵隊伍就來到了玄武城的上空.

"公主殿下,這里有人來過."負責姜宓公主安全的是黑水台精銳武士,他們立刻在空中發現了玄武城非同尋常的腳印,而且還有被清理過的痕跡.

"公主殿下小心!"上千名黑水台武士立刻將姜宓公主保護在中間.

"超聲波飛行獸空中檢查."黑水台武士道.

"是!"

隨著一聲令下,幾十名超聲波飛行獸騎士俯沖而下,沿著玄武城上空飛過.

所有的超聲波飛行獸猛地開口噴射超聲波攻擊.

"砰砰砰……"頓時玄武城下的積雪,瞬間灰飛煙滅,所有的房屋,也直接粉身碎骨.

"砰砰砰……"

真的就是用超聲波飛行獸洗地,整個玄武城幾乎一處都沒有放過,幾乎犁過一遍.

短短半個消失後,整個玄武城變成了一團廢墟,全部都是粉碎瓦礫.

姜帝國的超聲波飛行獸真是太強了,比二十九年前的超聲波飛行獸攻擊力強了好幾倍都不止.

"確認安全."黑水台將領前來彙報道:"玄武城內的痕跡應該是一個人留下的,而且根據腳印尺寸,應該是特使."

黑水台武士真是了不得,連上古人類的腳印特征都要記得清清楚楚.

姜宓望著下面的玄武城發呆,足足好一會兒,她柔聲道:"下一次,我再也不會來了.我若來一次,就要毀掉一個城池,那整個東方世界又能存在幾座城池?"

黑水台將領趕緊在超聲波飛行獸上跪下道:"末將有罪,請公主殿下懲罰."

姜宓公主道:"罷了,你們只是為了保護我,如果要懲罰,也應該是懲罰我再說."

這話一出,不僅僅是黑水台將領了,在場所有的黑水台武士全部跪下.他們是正常人類武士,對姜氏皇族的畏懼已經深刻入骨,甚至崇拜也進入骨子里面.

徐芊芊在邊上道:"好了,不要傷春悲秋了,繼續趕路吧."

然後一千黑水台空中軍團再一次起飛,朝著玄武公爵府飛去.

玄武城和玄武公爵府的距離不超過幾十里,很快就到了.

徐芊芊和姜宓公主先在外面,黑水台提督親自帶領精銳特種武士進入公爵府內,搜查每一處角落,確保沒有任何埋伏.

這一搜查,整整就是一個多小時.

玄武公爵府比玄武城小得多了,但這里是皇帝陛下的家,不能有任何破壞,不可能用超聲波飛行獸直接噴息就完事了.

事實上黑水台提督也非常疑惑,這玄武公爵府這麼重要,為何不單獨弄一個穹頂能量罩,為何不專門派遣軍隊駐守?

還有怒潮城,完全是姜帝國的舊都,如今竟然也完全遺棄了.

真是讓人百思不得其解,但這是皇族的事情,他們黑水台作為家奴,不知道為啥,也不敢問.

"公主殿下,里面已經安全了,您可以進去了."黑水台提督道,然後帶領最精銳的特種武士跟在身後,要保護公主殿下的絕對安全.

姜宓公主皺眉道:"不是已經檢查過了嗎?我只想一個人靜靜在這里待一會兒."

黑水台提督立刻跪下,一頭磕在冰雪上,顫抖道:"公主殿下,您就是殺了卑職,卑職也不敢讓您一個人進去,萬一您的萬金之軀有任何損害,卑職就算粉身碎骨也無法挽回."

然後,他整個人就跪伏著一動不動,他雖然穿著上古鎧甲,但此時可是光著額頭貼在地面上,這里溫度是零下七八十攝氏度.

"好了,我也不妨礙你做事,你最多不要帶十個人進來."姜宓公主道.

"是!"黑水台提督道.

然後姜宓公主進入玄武公爵府內,徐芊芊跟在後面,低聲道:"不要離得那麼近."

"是,貴人."黑水台提督恭敬道.

………………

接下來,姜宓(沈宓)就一個人靜靜地漫步在玄武公爵府內,每走一個地方就會停下來回憶,絕美的大眼睛里面,充滿了幸福感.

"我小的時候,經常和沈城在這里捉迷藏,不過那是很小很小了,我幾乎都沒有記憶,是母親跟我說的."姜宓道:"可惜這里的花園,都已經凋零了."

接著,姜宓來到一個池塘邊上,這里已經完全是寒冰.

"母親告訴我,等我們回到家的時候,父皇就已經很忙了,但一有空還是會抱著我在池塘里面釣魚,一邊釣魚,一邊還喂我瓜子仁吃."姜宓的聲音中充滿了美妙的回憶.

"可惜,這幾十年來我再也沒有見過父皇了,姨娘我好想他啊."姜宓的聲音已經帶著一絲絲哭泣.

"我好想念父皇,好想念幺幺姐姐."

徐芊芊摟著姜宓的肩膀柔聲道:"丫頭,這外面太冷了,空氣也太稀薄了,我們不能呆得太久,最後再呆一刻鍾,這便回去."

"嗯."姜宓公主道:"那我們去父皇的院子,去他的書房,我許多次做夢都夢到那里."

然後,他來到沈浪和木蘭的院子,朝著書房走去.

黑水台提督還要跟進去,徐芊芊使去一道眼色,他稍稍猶豫片刻,然後充滿不安站在外面等候,讓姜宓公主一個人進去.

作為一個男子,他還不敢跟著公主殿下私處于室內!

絕美無倫的姜宓公主進入了沈浪的書房,伸出手撫摸仇人牆.

這幾乎是整個金氏家族的美談,任何人一聊天,很快就會談到仇人牆.

尤其是冰兒,在怒潮城天堂莊園的時候,她起碼說了一百遍都不止了.因為郭靖名字上,那張不要臉的狗耳朵,就是冰兒畫的,他可驕傲了,每次都要和甯元憲說起.

盡管聽了超過一百遍,耳朵都要出老繭了,但每一次甯元憲都會笑得非常歡快,就仿佛第一次聽到一般.

姜宓伸出玉手,輕輕觸碰牆壁,仿佛想要抹上面的字.

而就在此時,房間內多了一個人影.

光明國的祝紅雪元帥.

昨天的他還是胡子拉碴,頭發散亂,而今天已經梳理得一絲不苟.

看上去依舊非常英俊,只不過消瘦了很多,也疲憊了很多,眼窩深陷,眼球充血.

"大乾帝國祝紅雪,拜見公主殿下."祝紅雪跪下叩首.

姜宓公主微微一愕,不是光明國嗎?怎麼是大乾帝國了?

這有所不知了,所謂的光明國只是帝國底層奴隸的俗稱,因為覺得姜帝國非常黑暗,所以反叛軍的勢力就稱之為光明國.

但是在天涯海閣官方文件上是沒有光明國這個人稱呼的,只有大乾帝國.

這個世界需要一個領袖,天涯海閣左辭覺得自己成為不了領袖,唯一的旗幟只能是沈浪.

所以,大約在二十年前左辭就宣布天涯海閣效忠大乾帝國,而且堅信沈浪陛下一定會歸來.

姜宓一絲不苟地回禮,優雅道:"見過祝元帥,我們……"

她想要說的意思是,我們怎麼走?怎麼逃離帝國,前往光明之地.

而就在此時,祝紅雪道:"外面是天南城黑水台提督田莫嗎?"

這話一出,黑水台提督立刻帶著十名特種武士狂沖進來.

"公主殿下,貴人,快走,快走……"黑水台提督高呼,然後第一時間攔在姜宓公主和徐芊芊面前,拔出上古戰刀,瞬間包圍了祝紅雪.

祝紅雪拱手道:"田莫提督,在下大乾帝國祝紅雪."

黑水台提督臉色劇變,竟然是叛軍的元帥祝紅雪,超級大人物啊,他竟然親自來了.

"祝紅雪,如今已經沒有什麼大乾帝國了,皇帝陛下親自下旨,已經改為大姜帝國."田莫提督寒聲道:"如今我帝國統治整個世界,普天之下莫非皇土,你們這些跳梁小丑就不要負隅頑抗了,立刻束手就擒."

祝紅雪沒有拔劍,顯得非常平淡,望著田莫道:"田莫提督,你效忠的是誰?"

黑水台提督田莫道:"當然是至高無上的皇帝陛下."

田莫的聲音是發自肺腑的狂熱崇拜,光聽他說出皇帝陛下四個字的時候,就有一種要赴湯蹈火的感覺.

祝紅雪道:"那你效忠的是哪一個皇帝陛下?"

"放肆,你難道要說出陛下之名諱嗎?"田莫提督寒聲道.

祝紅雪道:"我效忠的是大乾帝國的沈浪陛下,我們這位陛下永遠都是愛民如子,從來不在乎別人直接稱呼他的名字.不知道我效忠的這位陛下,是不是也是你田莫提督效忠的?"

田莫提督怒道:"我……我當然效忠姜大帝,你不要一派胡言,你們只是叛逆而已.你天涯海閣在幾十年前就和大帝為敵,莫要蠱惑人心."

祝紅雪道:"田莫提督,我這次來是應徐貴人之約,拯救姜宓公主,離開黑暗帝國,前往光明之地,你如果也效忠沈浪陛下,你應該知道作何選擇."

田莫提督勃然大怒,因為祝紅雪的話要顛覆他的世界觀.

"放肆,放肆,你竟然汙蔑帝國為黑暗帝國,你有什麼資格效忠姜陛下,我們才是陛下最忠誠的鷹犬."田莫提督揮舞上古戰刀:"叛賊竟然想要蠱惑人心,受死!"

然後,這位田莫提督就要將祝紅雪碎尸萬段,汙蔑帝國,汙蔑皇帝的話,他一句都不想聽了.

而就在此時,姜宓公主道:"田莫提督,他說得沒有錯,這是一個黑暗帝國,如今的姜大帝,根本就不是我父親,他在北極皇宮從來都沒有離開過,他就是毀滅世界的罪魁禍首,只有光明之地的大乾帝國,才是正統,才是我父皇的忠臣."

這話一出,田莫提督整個人都在顫抖,嘶吼道:"公主殿下,千萬不要被人迷惑啊,我們的帝國是偉大的,姜大帝就是沈浪陛下,就是至高無上的沈浪陛下."

姜宓公主道:"是我清楚,還是你清楚?"

黑水台田莫提督幾乎懷疑人生,渾身顫抖道:"這里面有陰謀,這里面一定有陰謀,走……公主殿下,徐貴人快走,你們被人蠱惑了."

而下一秒鍾,姜宓公主橫刀于頸,望著田莫提督道:"我說服不了你,但是你必須放下武器,讓開去路,我要跟著祝紅雪元帥去光明之地,去我父皇的帝國.我要遠離黑暗帝國,遠離姜大帝這個魔鬼."

田莫提督渾身顫抖,一下子竟然不知道該如何.

"不可以,絕對不可以,公主殿下,您萬萬不要受了賊人的蠱惑啊……"田莫提督雙膝跪下,拼命叩首:"徐貴人,您說話啊,您說話啊,公主殿下肯定是被蠱惑了."

徐芊芊道:"公主殿下沒有被蠱惑,而是你們被蠱惑了,如今在北極皇宮的那個姜大帝,根本就不是沈浪陛下,而是毀滅世界的罪魁禍首."

這話一出,對田莫提督幾乎是雷霆一擊,他的人生觀真的受到了顛覆.

不……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

我們的姜大帝拯救了天下,大姜帝國是正統,至高無上.

這絕對是謊言,一定是謊言.

不僅僅是田莫提督,在場的特種武士都徹底懷疑人生.

怎麼會這樣?他們效忠了幾十年的姜大帝,明明就是沈浪陛下啊,為何公主和徐貴人說是毀滅世界的罪魁禍首?為何說他是假的?

祝紅雪輕輕一聲歎息.

"唉!"

然後他快速拔劍.

"嗖……"

僅僅不到零點一秒,他就已經收劍回鞘.

黑水台的田莫提督,還有十幾名黑水台特種武士,全部被秒殺.

三十幾年過去了,他的武功真是有了翻天覆地的提升,簡直高到了可怕的地步.

田莫提督的武功已經超高了,加上十幾名特種武士,全部身穿上古鎧甲的,祝紅雪依舊只是用一招秒殺之.

"事不宜遲,趕緊走."祝紅雪道:"我已經准備好了我們自己的飛行獸,公主殿下,貴人,請跟我來."

然後,祝紅雪就朝著後院走去,姜宓公主和徐芊芊飛快跟上,去玄武公爵府的後面大懸崖.

這里原本也有黑水台武士守衛,只不過現在已經被祝紅雪麾下的高手清理了,徹底無聲無息,然後取而代之.

"公主殿下,徐貴人,得罪了!"祝紅雪放了兩張椅子.

徐芊芊和姜宓公主坐了上去,祝紅雪抓著這兩個椅子,輕飄飄地上了幾百米高的懸崖.

來到懸崖頂上,已經有三只坐騎在這里等候了.

"公主殿下,走吧!"祝紅雪道.

姜宓公主道:"我在最後看一眼,這一走,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了."

祝紅雪躬身站立在公主身後,目光望著腳面,絲毫不敢逾越.

"祝紅雪將軍,你辛苦了."忽然徐芊芊開口道.

祝紅雪躬身道:"末將不敢."

徐芊芊道:"說來,早年間我和祝紅雪大人也算半個故人了,我的父親一直都想要巴結上你們祝氏."

祝紅雪一愕,徐芊芊為何會說出這麼輕浮的話?但他彎腰更低道:"臣乃陛下之臣,貴人萬萬不可再說巴結之語,臣萬死不敢聽."

而就在此時!

祝紅雪身體猛地一僵.

"啪啪啪啪……"他的上古鎧甲,猛地釋放出強大的能量,瞬間襲擊他的心髒.

祝紅雪完全是毫無防備的,他的心髒就被直接擊打得驟停了,僵硬倒地,一動不動.

徐芊芊寒聲道:"祝紅雪啊祝紅雪,沒有想到你成為沈浪的鷹犬之後,也成為了迂腐的忠臣,完全不堪一擊,這樣愚昧,武功就算再高又如何?你可知道我們對上古鎧甲有多麼了解,你這麼敬畏我們,讓我接近了你,最多只需要三分鍾我就能得到你上古鎧甲核心的控制權,剛才擊打你心髒的電流,足夠電死一千只飛行獸,卻只是讓你昏厥,你還真是厲害啊."

說話間,徐芊芊的面孔不斷變幻,在上古人類和徐芊芊絕美的面孔之間來回轉變.

"我真是討厭這張面孔啊,太卑微了."上古人類女子(假徐芊芊)寒聲道:"卻又不得不扮演他."

而此時,姜宓公主仿佛完全驚呆了,足足好一會兒,她才驚呼出聲,直接沖到祝紅雪面前,要擋在他的面前,不被假徐芊芊所害.

"你,你不是徐芊芊,你不是徐姨娘,你是魔鬼的手下,你是魔鬼的手下……"姜宓公主高呼道:"快來人,快來人啊,大乾帝國的武士,你們在哪里?"

假徐芊芊拍了拍手,頓時幾個身影飛快閃現到懸崖之上,全部都是上古人類.

"祝紅雪的手下,都被我們料理了."假徐芊芊道:"公主殿下,我們利用你為誘餌,就是為了抓捕祝紅雪,甚至還不止如此,我們要複制祝紅雪的記憶,然後潛入光明之地,潛入敵人的核心,哈哈哈哈……"

姜宓公主張開雙臂,守護祝紅雪道:"我是公主,我不許你們動他,我不許你們動他,祝紅雪大人,你快醒來,你快醒來啊……"

"公主……"假徐芊芊寒聲道:"你只是沈浪的女兒,卑微的人類女子而已,還真當自己是帝國公主了?接下來你也會被關入囚牢,然後另外一個上古人類變成你的樣子,跟著假祝紅雪一日混入光明之地,沒有人能夠救你,你這個所謂的公主,一文不值!"

姜宓公主淚水狂湧而出,叫天不應,叫地不靈.

"動手!"假徐芊芊下令道.

頓時,幾個上古新人類上前,拿出噩夢石裝置,就要徹底將姜宓公主和祝紅雪徹底擊倒.

然而下一秒鍾!

他們眼前仿佛出現了一個身影!

他掀開斗篷,露出了帶著面具的臉,一雙眼睛直直盯著姜宓公主.

他,當然就是沈浪.

………………

注:今天更新一萬六,有月票的恩公賜給幾張,讓我睡個好覺,不再恍然焦慮.明天會恢複到十二點左右更新的.

上篇:第640章:姜離囚徒!沈浪逆天之軀!(重要)    下篇:第642章:隱殺!沈浪再對姜離!(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