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646章:遠古神祇!甯寒求婚!(求月票)   
  
第646章:遠古神祇!甯寒求婚!(求月票)

g,更新快,無彈窗,!

沈浪不由得奇怪了,自己剛剛才到這里啊.

這幾十萬人怎麼就山呼萬歲了?這個時候又沒有什麼手機,也沒有什麼遠距離通訊系統,祝紅雪也不可能事先告知漠京的人,沈浪已經來了啊.

但是祝紅雪和甯寒公主見到這一幕,也並沒有顯得非常意外.

見到沈浪驚愕,祝紅雪解釋道:"陛下,我之前和您說過,人們需要一個領袖,需要一個希望,所以您雖然不在,但是我們依舊專門雕刻了一個雕像,坐在皇座之上.每一日都要進行小朝會,五天一次大朝會,而且我們也在二十幾年前就完成了徹底的改制,所以已經擁有一個完整的朝堂,有尚書台,也有樞密院."

沈浪不由得徹底錯愕,竟然還有這回事.

這里是天涯海閣開發的上古遺跡啊,是一個超脫勢力啊,沒有想到竟然還建成了完整的朝堂.

甯寒公主道:"陛下,越是關鍵時刻,就越是要正規化,一定要把信念植入每一個人的心中,否則真的會崩潰,徹底承受不住的."

沈浪不由得想到了一句話,生活需要儀式化.

尤其在這種艱難的時光,這種儀式化的生活,反而能夠支撐人繼續活下去.

祝紅雪道:"陛下,有一件事情需要您的原諒."

沈浪道:"請說.

祝紅雪道:"您和大炎帝國皇帝決戰之後,祝弘主死去.但是您下旨釋放了祝戎,祝紅屏,祝檸等所有人,沒有問罪,也沒有剝奪功名."

沈浪道:"確有此事,怎麼了?"

祝紅雪道:"我雖然是祝氏家族領養的,但我終究算是祝氏的兒子,所以北極劇變發生的時候,我將祝氏所有家人全部帶來漠京了.因為人才實在是太缺乏了,所以祝戎重新進入尚書台,擔任大乾帝國臨時副相."

沈浪道:"那第一宰相是誰?"

祝紅雪道:"由老師左辭親自擔任,另外還有兩名副相都是天涯海閣的兩名大學士,左岩,李光斗,陛下還記得張召嗎?"

沈浪想了一會兒,才記起來這個人.

張召此人,一開始是天越城提督,一直效忠太子,太子甯翼倒台之後,他有效忠了祝氏家族,從那之後就再也沒有改變過立場了,天越城之戰後,他便也跟著下獄.之後沈浪擊敗了大炎皇帝之後,祝氏一系囚犯全部釋放,張召也便跟著釋放出來,貶為了庶民.

祝紅雪道:"我們天涯海閣原本是武道勢力,想要組建成為一個國家勢力,確實非常艱難,所以張召大人也被老師召入朝內,成為了尚書台的樞密副使."

沈浪道:"那樞密使是誰?

祝紅雪道:"無人擔任,由老師左辭兼任."

沈浪道:"那你自己呢?"

祝紅雪道:"我沒有在樞密院任職."

沈浪明白了祝紅雪的意思,這個大乾帝國的流亡朝廷,原本就是在天涯海閣的基礎上建成的,祝戎原本是囚犯,現在進入了尚書台,那祝紅雪為了避嫌,就不進入樞密院了,而且他喜歡一直在外面戰斗的感覺.

沈浪道;"那……祝紅屏,祝檸呢?"

沈浪道:"因為當時您對祝弘主說過一句話,您不殺祝紅屏和祝檸,但也不用她們.所以二人沒有擔任任何官職,祝紅屏擔任文書,祝檸整理上古資料,負責文學館."

幾百人依舊在城市上空盤旋,就是想要讓沈浪看清楚這座城市.

這座城邦真的非常非常巨大,城市的邊緣已經淪為廢墟和沙丘,越往城市中間,綠意越濃.

而到了城市的中心,完全是郁郁蔥蔥,如同熱帶園林一般.

而且這座城市的建築風格和上古東方帝國完全不一樣,和失落帝國也不一樣,倒是和岩漿之海上面的火炎城非常相似.

它並不華麗,但是非常壯美,神秘,古樸.

它的曆史應該非常漫長了,甚至比上古東方帝國還要漫長.

所有的房子全部是用巨石建成的,沒有任何木料,而且建築的形狀也非常原始,卻極其之高大,動則幾十上百米高.

還有這些石柱,直徑通常都在三四米左右,真正擎天玉柱,幾根柱子就支撐起整個恢宏建築.

整座城邦的中央,依舊是一個恢宏無比的金字塔,如同高山一般,幾乎占據了整個城邦的一小半面積.

而金字塔的頂端是一個雕像,好熟悉的雕像啊.

就是沈浪在上古神廟里面見到過的那個,人面蛇身的雄性男子,充滿了戰斗殺氣.

不過這個人面蛇身的雕像圖騰要巨大得多得多,而且更加猙獰凶猛,手持魔叉,怒目望天.

沈浪奇怪,為何這個圖騰會出現在這里?

"我們不知道他叫什麼,所以稱之為望天."甯寒公主道:"他曾經是整個上古東方帝國的圖騰,被視為祖先."

這一點沈浪一直都很奇怪,為何上古帝國會供奉這個雕像圖騰,為何會把他視為祖先?

當時在金剛峰上古遺跡之內,沈浪就百思不得其解.

美杜莎是人面蛇身的雌性,而眼前這個祖先圖騰是人面蛇身的雄性,但是上古東方帝國的人類,可沒有半個是有人面蛇身特征的.

這一點就非常關鍵了,為何東方人類帝國膜拜的祖先,看上去和美杜莎王族如此相似?

甯寒公主道:"陛下,您如此聰明絕頂,心中肯定有了一個答案,對嗎?"

沈浪不由得再一次望向了甯寒公主,望著她的面孔,又朝著她的腰下望去.

作為人類的話,甯寒公主的身材實在是太妖了,太魔鬼了,尤其是腰間的曲線,不似人類.

她的這具新軀體,確實……太奇妙了.

顯然甯寒公主知道得不少,因為美杜莎女皇把一些關鍵信息透露給了她.

還有,美杜莎女皇的帝國,為何會被稱之為失落帝國?

這可是她們帝國的真正命名,而不是後世的稱呼.

什麼情況下會命名為失落帝國?就是曾經毀滅過,但是又重生了,卻又一直尋找不回祖先的輝煌,所以稱之為失落帝國.

而且為何美杜莎種族中,看不到雄性?沒有雄雌結合,她們又該靠什麼繁衍後代?

沈浪道:"失落帝國的美杜莎王族,比上古東方帝國的人類,曆史更加悠久對嗎?"

甯寒公主道:"是的."

沈浪又道:"其實,這個世界不止發生了一次大涅滅,而是兩次."

甯寒公主道:"對的."

對,這就合理了.

當太陽步入死亡的時候,它臨死間的劇變反撲肯定不止一次,只不過會越來越劇烈,越來越嚴重.

九十年後,就是它臨死之前的再一次反撲,結果就是整顆星球灰飛煙滅.

沈浪道:"之前兩次大涅滅,人類的文明也重生了,失落帝國也重生了.但是……人類帝國一直在變化,而失落帝國幾乎沒有變,始終維持最原始的狀態.某種程度上,人類帝國仿佛一直在退化."

甯寒公主道:"對,為了適應新世界環境,陸地上的人類不斷蛻變,從強大武力的上古人類形態,變成了如今普通的人類形態.而失落帝國,一直維持人面蛇身的美杜莎形態,一直靠強大的武力和精神."

沈浪道:"也就是說,這個漠京是更加遙遠的遠古遺跡,比上古東方帝國還要更早?是上上次大涅滅之前的城池?"

"應該是的,我的陛下."甯寒公主道.

沈浪望著這個恢宏無比的城邦,顯得那麼古樸,無法想象它有多麼遙遠的歲月了.

當時在火炎城的時候,沈浪還非常奇怪,那里明明是西方世界,是失落帝國的境內,為何火炎城這個明顯人類帝國的城市能夠幸存?

沈浪繼續望著城市中央,巨型的金字塔頂那個人面蛇身的雄性圖騰雕像.

他感受到了無比巨大的力量,尤其是他的那雙眼睛,望向天空的眼睛.

沈浪想起了美杜莎女皇雕像,她就是依靠那雙眼睛遠遠不斷地傳輸精神信息,把這個世界的海怪重新集結起來,並且讓部分海怪進化,擁有了智慧,讓失落帝國傳承了下去.

那麼很顯然,這個望天圖騰,或許也是一樣的目標.

但顯然他沒有那麼成功,至少他在萬里大荒漠的帝國,已經徹底毀滅了,淪為了廢墟.

頓時間,沈浪腦子里面出現了無數的謎團.

這人面蛇身的雄性種族和美杜莎王族有什麼關系?

他們和上古人類,又有什麼關系?

沈浪道:"這個望天圖騰,保護著整個漠京對嗎?"

甯寒公主道:"是的,正是因為這個望天圖騰的保護,所以這個最後的城邦才能夠在萬里大荒漠幸存了下來,不但有綠洲,能夠抵禦風沙的侵襲,最關鍵是能夠徹底隱藏起來,任何敵人都找不到入口."

美杜莎王族就有強大的精神力,能夠制造各式各樣的幻境.

失落妖母僅僅只是得到美杜莎女皇的精神力皮毛,就已經建立了失落第二帝國,而且就算死了之後,還統治了失落國度廢墟無數年,她制造幻境的功力沈浪已經完全見識過了.

而眼前這個巨大人面蛇身雄性圖騰釋放出來的強大精神力,把整個漠京隱藏折疊了起來.

可以想象,一旦望天圖騰能量耗盡.

那……整個漠京將直接暴露無疑,姜離帝國的大軍就可以輕而易舉發現它.

甚至還不僅如此,一旦望天圖騰能量耗盡,這里的生態系統也會徹底毀滅,整個城邦在幾年之內,就會被風沙徹底埋葬,變成和其他萬里大荒漠一模一樣.

沈浪再一次閉上眼睛,如此一來,是不是意味著這片1.3億平方公里的萬里大荒漠,在遠古的時候,也是一個強大的帝國文明?

而且統治這里的種族,是人面蛇身,和失落帝國非常相似的種族?只不過是雄性?

………………………………………………

沈浪看到了皇宮,就在巨型金字塔的南邊.

而且這皇宮竟然是全新建造的,幾乎和大乾宮一模一樣,幾乎是一比一複制出來的,在這個遠古遺跡城邦中,顯得那麼特殊.

而此時的朝會正在進行,真的有文武百官.

而皇座之上,真的坐著一個沈浪的雕像.

實在是太像了,不管是面孔,就連形態和氣質,都和之前的沈浪一模一樣.

而且這個雕像一點都不嚴肅,盡管穿著龍袍,帶著皇冠,卻非常慵懶,而且手臂還支撐在下巴上,有一種愛聽不聽的感覺.

真是太真實了,雖然是一個雕像,但仿佛和真人一樣.

而此時朝堂之內的文武百官,真的非常嚴肅在討論政事,而且不是虛張聲勢,而是非常專業地討論.

宮殿外面的廣場上,密密麻麻矗立著全副武裝的金甲武士.

這一幕沈浪依稀見到過,就是在浮屠山浮屠宮內,當時任宗主也要把浮屠山改變成為一個行宮,而且也有專門的官員.

天涯海閣仿佛是避免這一點,所以盡量把之前越國的官員充斥在漠京的朝堂之上,盡量不讓天涯海閣的人擔任官員.

不過,這里和曾經浮屠山還是有本質區別的.

任宗主組建浮屠行宮的時候,大乾帝國明明健在,不但乾京在,怒潮城也在.

而此時,怒潮城沒了,乾京,天越城,炎京等等所有地方全部都淪陷了.

那麼作為淨土的漠京,確實就成為了大乾帝國的正統.

就如同明朝末年,盡管滿清已經占領了大部分區域,但永曆皇帝在哪里,哪里就是南明的正統,哪里就是帝都.

盡管此時大乾宮距離沈浪視野很遠,但他的身體非常強大,目光一凝,就可以看到朝堂之內.

一下子就看到了好多熟悉的面孔,曾經在越國朝堂上都見過,絕大部分都是祝系的官員,但是天越城之戰後,有罪的祝系官員都被殺了,剩下的祝系官員沒有私罪,只是因為站/隊的原因,所以被抓捕下獄.

而沈浪擊敗了大炎皇帝之後,這批祝系的官員,沒有犯私罪之人,全部都釋放出來,但是在越國卻也仿佛沒有什麼容身之處.

祝紅雪帶走祝戎,祝紅屏,祝檸等人的時候,就把這批沒有立足之地的人也帶到這里來了.

沒有想到……現在他們卻成為了效忠沈浪,效忠大乾帝國的最後臣子.

這個世界的造化,太離奇了.

沈浪當時萬萬也不會想到,祝系的官員,最終會成為他沈浪最後幸存的忠臣.

沈浪不由得想起祝弘主臨死之前的那一跪,如同泣血一般高呼: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他不是怕死,而是害怕被東方正統所排斥.

他祝弘主是效忠大炎帝國,但沈浪擊敗了大炎皇帝之後就取而代之成為了東方正統,所以祝弘主也自然而然會效忠沈浪.但是他沒有機會了,也沒有臉面,所有只能去死.

但是哪怕死,祝弘主也不願意被沈浪從東方士大夫的階層開除出去.

所以,祝弘主死了之後,沈浪沒有下旨剝奪祝弘主的功名,願意承認他是東方王朝的士大夫.

"陛下,您想要要去見您的臣子嗎?"祝紅雪顫抖著問道,他夢想這一天已經很久了.

沈浪發現,左辭閣主並不在大殿內.

"老師去找您了,他絕不相信您已經死了."甯寒公主道:"因為您在去炎京和大炎皇帝決戰之前,曾經和他見面,並且密談過,就是這一次密談,讓他充滿了希望,也讓我們充滿了希望.所以這十幾年時間,他滿世界去找您,在黑暗帝國之外的所有范圍內,他幾乎找遍了每一處神秘之地."

祝紅雪繼續問道:"陛下,要去見見您的臣子嗎?見見您的幾十萬子民嗎?"

漠京的上朝是非常莊嚴的,不僅僅所有的官員要叩首跪拜,連幾十萬子民也要在大乾宮外跪拜.

幾十年如一日,所以這幾十萬幸存者,對沈浪的忠誠和狂熱,簡直到了極點.

左辭就是用這種儀式感,拼命烘托沈浪的地位,近乎神祇.

此時跪拜已經結束了,但是朝會依舊在繼續,但是宮殿之外,幾十萬子民依舊不願意離去,而是靜靜站在廣場上,仿佛要聆聽聖訓.

這種神話沈浪的行為,在絕大部分時候應該是不正確的,但在這個絕望的時刻,卻能夠凝聚人心.

沈浪搖頭道:"我會去見他們的,但不是現在,我要恢複了原來的面孔和身材後,再去見他們,免得讓他們失望."

"是,陛下."祝紅雪道:"那什麼時候?"

他真的是迫不及待了.

沈浪想了一會兒道:"至少三天之後,因為這三天內會有一場大戲,會非常有意思的."

姜離密信說了,他在漠京潛入了一個偽裝者.三天之內,沈浪若不將他揭出來,漠京就有滅頂之災.(這里說的三天,是指沈浪進入漠京之後的三天之內)

這可是沈浪和姜離的第一次博弈.

而且算是在沈浪的主場,若是在這幾萬里之外都戰勝不了姜離,那接下來的斗爭還有什麼希望?

"你們帶我去一個秘密地方住下來,我不見任何人."沈浪道:"如果不出意料的話,今天傍晚之前,大戲就要開始上演了.

祝紅雪道:"是,陛下!"

然後,祝紅雪和甯寒帶著沈浪前往大金字塔西邊的一個建築落地,並且在這里面住了下來.

"陛下,原本您應該住在皇宮之內,又或者中心大金字塔內."祝紅雪道:"但是您不願意提前露面,所以不能去皇宮.而大金字塔只有老師才能開啟,所以只能先讓您住在這里,請陛下恕罪."

沈浪道:"無妨!"

接下來,沈浪和沈宓公主就在這棟遠古建築住了下來.

甯寒公主麾下的女武士臨時成為了侍女,照顧兩人的生活,無數的美味佳肴,無數的衣衫,無數的物資流水一般送了進來.

而祝紅雪堂堂元帥,則成為了守門者,把守在大門之處,不許任何人進出.

……………………………………

高大的窗口內,沈浪和甯寒公主並立,望著外面的風景.

"這個城市很原始古樸,比不上東方帝國和失落帝國的精致,但是卻有另一種驚心動魄的美麗."甯寒公主道.

沈浪道:"他們秉持著更加純粹的美學觀點."

甯寒公主道:"陛下,您之前說今天傍晚之前,就有一場大戲就要開演?"

沈浪道:"對,如果不出意料的話,會是這樣的."

甯寒道:"如果演砸了呢?"

沈浪道:"整個漠京都會毀滅,人類最後的希望之地徹底淪喪."

甯寒公主道:"這是您和姜大帝之前的斗爭博弈嗎?"

沈浪道:"是的,而且這里算是我的主場,他在我的主場挑戰我."

甯寒公主望著天上的太陽,此時是正午之後,但太陽稍稍西斜了.

兩個人靜靜等候著.

"太陽落下的時候,一定會發生嗎?"甯寒道.

"對."沈浪道:"那個人,一直是充滿儀式感的.我已經漸漸了解他了,一定會在夕陽西下的時候開啟大戲,開啟博弈的."

太陽漸漸西斜.

在萬里黃沙中,夕陽尤其美麗.

顯得那麼大,那麼紅,那麼美.

這里盡管是沙漠,但是沒有姜離帝國的籠罩,沒有地獄晶體,沒有漫天冰雪,沒有令下幾十上百度的低溫,所以這里依舊像是人類淨土,光明之地.

夕陽已經開始要墜下地平線了.

但是,沈浪口中的那個大戲,依舊沒有上演.

整個漠京,依舊沒有任何變化.

氣氛顯得稍稍有些緊張起來.

仿佛為了緩沖這個緊張的氣氛,甯寒公主忽然道:"陛下,你要做好思想准備,等我老師回來的時候,會替我向您求婚的."

沈浪不由得一愕?

求婚?維持之前的婚約?

維持姜離和甯元憲定下的婚約?讓沈浪迎娶甯寒?

可是,姜離都已經成為世界毀滅者了,這個婚約還有必要繼續嗎?

在這個世界的關鍵階段,誰還顧得上兒女情長這點小事?

甯寒公主道:"這個婚約不僅僅是父王甯元憲和姜離定下來的,甚至可能涉及到更深層次的聯姻."

而就在此時!

天邊的夕陽,出現了兩個黑影!

沈浪道:"來了,驚天大戲要開啟了."

沈浪和姜離的第一次博弈,就要正式開始了,他內心充滿了激動,甚至充滿了必勝之信心.

…………………………

注:我吃點東西,然後繼續碼字,下一章會在十二點多更新的!確實很難寫,月票賜我幾張,給我加點油吧,叩首拜謝!

上篇:第645章:甯寒公主跪忠!沈浪入京!(求月票)    下篇:第647章:沈浪姜離王之博弈!(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