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651章:姜離陛下!我沈浪贏了!(求月票)   
  
第651章:姜離陛下!我沈浪贏了!(求月票)

g,更新快,無彈窗,!

看著沈浪的身體一寸一寸變成化石的時候,真的讓人有一種世界崩塌的感覺.

沈浪啊,一直創造神跡的人啊,哪怕在北極劇變中也沒有被徹底消滅的人,大敗了大炎皇帝的人,此時竟然成為了化石,變成了同樣的雕像.

怎麼讓人能夠不絕望?那個黑影偽裝者仰頭望著沈浪的化石良久.

當然說這個良久,也僅僅只是一分鍾都不到而已.

沈浪整個身體,都全部變成化石了,一寸都沒有幸存下來.

與此同時,他手鐲上的地獄魂珠失去了鎮壓,釋放出了詭異的光芒.里面被鎮壓的地獄晶體,還有強大的上古人類靈魂,發出了一陣陣嘶吼,如同鬼哭狼嚎.

那個黑影輕輕歎息一聲,目光露出了近乎絕望的光芒.果然是這個結果,沈浪果然是沒有任何希望的.

然後他緩緩地飄飛起來,始終閉著眼睛,來到了沈浪的身邊.

沈浪有旨,今晚宵禁,任何人不得出門半步.

所以也沒有人見證沈浪變成化石的這一幕,也不需要經曆這種絕望.

飛到沈浪身邊,那個黑影看著沈浪身上的每一寸化石,再一次歎息,然後從沈浪手鐲里面取下了地獄魂珠,剛剛伸手的時候,他手臂還抖了一下,但很快定住了,將這顆擁有強大能量的地獄魂珠抓在手心.

然後,他緩緩飄落下來,來到大金字塔的門外.

這扇門的轉盤密碼,還有手印,都已經被沈浪換過了,按說只有沈浪一個人才能取下來.

但這扇門根本不是大金字塔的一部分,是後面加上去的.

這個黑影輕而易舉開啟了大門,然後走進了金字塔大殿之內,來到影壁控制中心面前,這是整個漠京的控制中心.

其實這個時候的影壁控制中心和之前還是有絕對不同的.之前的影壁,真的就像是一面晶體,完全是凝固不動的.

而現在,它已經被激活了,變成了一團光影,仿佛是活的一般.

如果說之前這個金字塔,還有望天圖騰是處于待機狀態的,沈浪激活之後,它才進入運轉的.

那個黑影望著手中的地獄魂珠,再望向影壁控制中心.

盡管完全看不清楚他的面孔,也看不清楚他的眼神,但還是能夠感覺到他的痛苦.

掙紮了好一會兒,他直接跪在地上,發出了野獸一般的低吼.

任何言語都無法形容他這種低吼的複雜.那種痛苦,那種絕望,還有那種渴望解脫的感覺.

仿佛在做最後的痛苦抉擇,比生死還要艱難的抉擇.

僅僅十幾秒鍾後,他做好決定了.

對不起,我別無選擇.

我真的別無選擇.

已經沒有希望了,姜離或許才是唯一的希望,沈浪不行的,他一直都不行的.

然後,黑影將手中的地獄魂珠猛地扔了進去,朝著影壁控制中心光影扔了進去.

先是沉寂!

然後……

"轟……"這顆地獄魂珠猛地爆開.

里面的地獄晶體,還有可怕的靈魂能量,拼命地侵襲,汙染著整個影壁控制中心.

瞬間,整個影壁控制中心開始扭曲,開始變換.里面仿佛又無數的鬼哭狼嚎,地獄晶體拼命地吞噬,控制,蔓延!

短短片刻功夫,就占據了整個影壁控制中心.

這麼形容這種感覺?就像是直接往敵人的電腦控制中心里面插了一個優盤,里面全部都是病毒和木馬.

之前敵人的電腦沒有開機,所以也無法植入病毒,現在開機了,植入病毒就能夠正式生效了.

而地獄晶體應該就是最恐怖,最可怕的病毒了,曾經一丁點的地獄晶體就吞噬了整個岩漿之海.

更多一些的地獄晶體,先是吞噬了整個北極的能量,接下來又開始吞噬整顆星球.世界上根本就找不到它更加可怕的病毒,它能夠吞噬一切能量,幾乎不受任何傷害,一旦開始蔓延,完全無法控制.

姜離就是依靠它統治了整個世界,完成了遠古人類都沒有完成的事業.地獄晶體是姜離和幾個老師窮盡一生的成果.

而它一旦開始在金字塔控制中心內開始蔓延會發生什麼事?

瞬間吞噬周圍的一切,瘋狂擴張,直到把所有的一切都變成它自己的能量.

然後……整個控制中心癱瘓,整個金字塔癱瘓,整個望天遠古圖騰癱瘓.

這個過程很快,也顯得很慢.

首先是整個影壁控制中心,仿佛完全扭曲了,變成了地獄晶體的顏色.

接下來,整個巨型金字塔猛地震顫.

最後,金字塔頂端的那個人面蛇身望天圖騰瞬間失去了所有光芒,連雙眼的光芒都消失了.它所有的功能直接癱瘓,變成了最普通的雕塑.

就如同最先進強大的電腦系統,直接關機了.

首先,漠京城內已經激活的所有武器系統,全部失效.

緊接著,漠京的生態能量罩徹底失效.可怕的嚴寒侵襲進來,沙漠的狂風席而來.

最後……整個漠京的防禦系統,全部癱瘓失效.

沒有空間折疊,沒有空間隱藏,沒有空間隧道.

這個隱藏了無數年的漠京,只有甯寒公主才能進來的漠京,就這樣完全暴露在萬里大荒漠之內,暴露在所有窺探者的面前.

這和偽裝者看得清清楚楚,天空飛來了幾個黑影,直接進入了漠京的上空,也不需要帶路,就這麼長驅直入.

很顯然,漠京完了!這個遠古帝國的第九城邦完了.

它成功地渡過了第一次世界大涅滅,第二次大涅滅.

但此時第三次大涅滅還沒有到來,他就已經完了.

"呼呼呼……"

無數的冷空氣灌入進來,無數的風暴,無數的狂沙灌入進來.

仿佛就如同姜離說的那樣,漠京要被毀滅了.

而就在這個時候,大金字塔內響起了一陣陣詭異的嘶吼,仿佛兩股能量正在走生死搏斗,仿佛影壁能量光影正在做最後的生死抗爭.

"嗖嗖嗖嗖……"

終于第一個人影出現了,祝紅雪.

他飛到了望天圖騰雕像的上空,將凝固成為化石的沈浪接了下來.這個時候,他整個人也仿佛要變成了化石,不敢置信望著眼前這一幕,整個身體和靈魂都是徹底麻木的.

沈浪陛下竟然變成了化石?他是如此無所不能,如此強大,怎麼可能會變成化石?

緊接著,甯寒,祝戎,祝檸,張召,等等十幾個人,大乾帝國尚書台,樞密院所有高層,全部湧入了金字塔之內.

那個偽裝者沙啞道:"不用抗爭了,一切都已經結束了,漠京完了."

所有人靜靜地望著他,一言不發,很快就識別出了他的身形.

然後,所有人的身體都開始顫抖,露出了完全不可思議的目光.

尤其是祝紅雪,甚至站立不住,幾乎要直接蹲下去.而甯寒公主,更是痛苦地閉上了眼睛.

"為何會是你?黑暗姜大帝的這個偽裝者,為何會是你?"祝紅雪顫抖道:"當日我身份被揭露,整個人生處于最黑暗的時候,是你幫助我走出來的.當我的靈魂完全沒有支柱的時候,也是你幫我重新找到了偉大的人生目標,沒有你我根本沒有勇氣活到今天的."

那個黑影偽裝者歎息道:"你忘記這些,或許會更急好過一些.人這一生,總是要面臨各種崩塌,世界觀的崩塌,人生觀的崩塌,精神支柱的崩塌.越國之王甯元憲知道嗎?他是何等崇拜姜離陛下,並且把他當成了整個世界的太陽,為了他甚至失去了自己的生命,失去了整個王國.但結果呢?姜離是整個世界的毀滅者.他好不容易站了起來,好不容易奪回了自己的尊嚴,但是他的偶像卻崩塌了."

甯寒公主顫抖道:"但是哪怕在最絕望,最黑暗的時刻,我們都撐下來了.是您挽救了天涯海閣,是您挽救了整個漠京,是您重建了新的大乾帝國,是您重建了光明之地,希望之地.如果沒有您定下來的秩序,漠京的幾十萬人早就毀滅,早就崩潰了.這里的每一項規章制度都是您定下來的,幾點睡覺,幾點起床,幾點工作,每一個人應該做什麼,大乾帝國的每一個儀式,都是按照史書上來的,您建立了一個比怒潮城還要正軌的大乾帝國.如今沈浪陛下歸來了,最艱難的時刻已經過去了,為何您反而支撐不住了呢?"

所有人都不敢置信望著這個偽裝者.

祝戎顫抖道:"當時大炎皇帝死了,我們被釋放出獄的時候,成為整個天下的笑柄,真的是萬念俱灰,我曾經想到過自殺了事.是您將我們從天越城帶離,是您帶著我們來到漠京,不但給了我們新生,還給了我們人生的目標,活下去的動力.為何我們都能在黑暗中支撐下去,您反而不能?"

那個黑影偽裝者痛苦道:"無知,是一種福分.因為知道得少,所以有一個目標就能活下去.因為無知,就充滿了希望.而一旦知道得太多,那就會徹底絕望,那就會陷入永久的黑暗,不可自拔."

他說出這些話的時候,全場所有人沉默.

沒有錯,某種程度上,無知確實是福,可以相對樂觀地活下去.知道得越多,了解得越多,人生就越灰暗,就越沒有希望.

祝紅雪幾乎無法出聲,甚至直接蹲在了地上.

"為什麼?您為什麼要這樣做?您肯定是被奪舍了,你肯定是比姜離的高階上古人類奪舍了,否則您肯定不會背叛的,就算我們所有人都崩潰了,您也不會崩潰,就算我們所有人背叛了,您也不會背叛."祝紅雪拼命大聲道.

"不,紅雪,我遠遠沒有那麼強大."偽裝者道:"我真的承擔不起這個重任,但是你們所有人眼睛都望著我,把希望和生死都托付給了我.我不得不承擔起這個重任.這種信任,這種壓力與日俱增,終究有一天徹底壓垮了我的意志.我沒有被奪舍,我也沒有被取代,我就是百分之百的……左辭!"

"沒錯,我就是姜離潛入進入漠京的偽裝者!"

接下來,這個偽裝者掀開了臉上的面具,露出了真面孔.

他就是左辭,天涯海閣之主,大乾帝國尚書台首相,這片淨土最大的功臣,目前幾十萬人依舊幸存的最大功臣.

而他,也是姜離潛入漠京的唯一偽裝者.

這一刻,祝紅雪真的徹底絕望了,再也沒有任何想象的空間了,真相最殘忍地揭露在他的面前.

"祝紅雪,你問我為什麼這樣做?"左辭閣主常常呼了一口氣道:"我沒有被奪舍,也沒有被上古人類取代,完全是百分之百的自我意志.為何會背叛大乾帝國,為何會背叛沈浪陛下,為何會背叛……你們?"

所有人靜靜無聲,等待左辭的自我剖析.

"是因為榮華富貴嗎?不是的,姜離沒有答應冊封我任何官職."

"是因為強大的能量嗎?更不是的,姜離連地獄晶體都沒有給我."

"是因為苟且偷生嗎?不,我甚至已經沒有打算活下去."

"我為何背叛大乾帝國,為何願意成為姜離的偽裝者?只為了一個原因,在姜離拯救世界的時候,他的飛船會有你們的位置,會有天涯海閣的一千個位置."

這話一出,在場所有人淚水再也忍不住湧了出來.哪怕以甯寒的心志,也完全忍不住,直接淚流滿面.

"我不需要,我不需要……"祝紅雪大吼道:"哪怕粉身碎骨,我也要戰斗到底."

左辭望向了祝紅雪道:"我無兒無女,你和甯寒就是我的兒女.生存的希望,你們可以不要,但我不能不給.我無顏活在這個世界上,但是我希望你們能夠勇敢地活下去,哪怕很屈辱."

祝紅雪咬牙出血道:"沈浪陛下已經歸來了啊,我們不是毫無希望的,為何在這個時候您崩潰了呢?投降了呢?認輸了呢?"

左辭淒涼笑道:"紅雪,我也曾經和你一樣,內心充滿了希望,走遍天涯海角,想要找到拯救世界的希望,擊敗姜離的希望.我走遍天涯海角,想要找到沈浪陛下.一年,三年,十年,二十年……甚至我一次又一次冒險地進入了姜離帝國的境內.你知道姜離對我做了什麼嗎?"

所有人搖頭.

姜離折磨左辭了?把他抓起來,進行靈魂鎮壓,精神折磨了?

"不,他完全沒有折磨我,甚至我一次又一次挑釁他,我甚至前往北極,甚至在很近的距離觀察他的北極宮殿,他都沒有理會我.他就這麼靜靜地讓我到處冒險,到處觀察這個世界,讓我徹底了解這個世界的真相,最殘忍的真相,他讓我自己去體會這種絕望."

"這個世界已經完了,九十年後就會再一次發生上古大涅滅.靠著浪漫的情懷,靠著美好的情感,拯救不了這個世界."

"沈浪陛下很好,他有敬畏,永遠都保持自己的個性,對天下萬民有最純粹的感情.他的那句話,真是打動了無數人,天下無仇,不忘初心.為了這個目標,他什麼都可以不要,連皇位都棄之如鄙履.我真的很羨慕他,很崇拜他."

"但是姜離說得對,沈浪陛下太天真了,拯救世界不是請客吃飯,一定會有犧牲,而且是最可怕,最冷酷的犧牲.甚至沒有贊美,沒有歌頌,只有無窮無盡的絕望和冰冷."

"天若有情天亦老!當一個人被情感牽絆的時候,就不能絕頂的強大.就比如我,今天就顯得如此丑陋."

"這個世界,已經不能靠人來救,而時候要依靠神.然而神是徹底無情的,他可以冷淡地面對任何人的死亡,哪怕是他自己.沈浪陛下情感太豐富了,太人類了,他拯救不了這個世界的,唯獨姜離才有一線希望."

"情感上,我完全站在沈浪陛下一方.但是……最終我選擇姜離,我覺得他,才有挽救這個世界的希望."

"我的話說完了,我是罪人,我成為了姜離的走狗,現在你們可以取走我的性命了.當然如果你們不來取,我自己也會取走自己的性命."

說吧,左辭直接跪了下去,腦袋垂落下來,等著比人砍掉他的脖頸.

沒有人上前動手.

左辭沙啞道:"為何不動手?難道要我自己殺掉自己嗎?"

依舊沒有人動手.

左辭道:"你們不要跟沈浪陛下學,不要那麼熱血,不要那麼浪漫.漠京已經完了,它的控制中心已經被地獄晶體徹底汙染了,已經失去所有的防禦力,已經完全無法隱藏了.接下來姜離的黑暗大軍會如同潮水一般湧來,可怕的嚴寒,還有無盡的黃沙,會在最短時間內淹沒漠京,會徹底毀滅這個城市所有的生機.你們走吧,去姜帝國吧,未來大涅滅到來的時候,姜離的飛船會有你們一個位置."

整個過程中,左辭一直口口聲聲稱呼沈浪陛下,對姜離卻直呼其名.

甯寒公主顫抖道:"老師,您帶來那個假沈浪,就是為了故意讓沈浪陛下證明自己,釋放龍之感悟,激活漠京的控制中心,對嗎?"

左辭道:"對."

甯寒公主道:"您千方百計讓我嫁給他,就是想要讓他去和望天圖騰對視,讓他腦子瞬間空白,變成化石,這樣您才能偷走他手腕上的地獄魂珠,才能汙染漠京控制中心,徹底癱瘓整個漠京的能量核心對嗎?"

"對."左辭苦笑道:"事實上,就算我不那麼做,漠京也支撐不了多久了.整個萬里大荒漠的大地能量就要枯竭了,很快漠京也要和其他地方一樣,淪為黃沙,失去所有的生機."

"另外……在我原有的計劃中,沈浪陛下和望天圖騰對視大腦會瞬間空白,而且也會瘋狂透支整個漠京大地的能量.但是他變成了化石,這點我……完全沒有想到."

"還有一點,就算沒有沈浪陛下的那顆地獄魂珠,我也能夠癱瘓漠京的影壁能量控制中心.一旦它被激活,只要有一點點地獄晶體,就可以將整個控制中心汙染."

所有人想到了,曾經沈浪陛下的那支龍之劍上鑲嵌著地獄魂珠,是有地獄晶體能量的,盡管微乎其微.

而最後見到假沈浪那支龍之劍,上面已經沒有鑲嵌地獄魂珠了.

"我想,沈浪陛下手腕上的那顆地獄魂珠,應該要強大得多,效果也要好得多."左辭道:"應該能在最短時間癱瘓漠京控制中心,這樣我對姜離立下的功勞就大一些,未來天涯海閣在大涅滅中活下去的概率,能夠上飛船的名額就多一些.或許吧……"

甯寒公主道:"我注意到,沈浪陛下去和望天圖騰對視的時候,您足足停頓了一分鍾,才飛上去取走了沈浪陛下的地獄魂珠,為什麼?"

左辭道:"因為……我也在生死抉擇,拼命掙紮.我也無數次告訴自己,或許沈浪陛下有希望拯救世界呢?但是我最終還是絕望了,他變成了化石,當然就算他沒有變成化石,我也會走出一樣的選擇,因為……我真的看不到希望."

甯寒公主道:"你和姜離之間,有任何精神契約,紙面契約嗎?"

"完全沒有."左辭道:"僅僅只有一個口頭契約,我若答應成為他的潛伏者,他就給天涯海閣一千個生存名額."

甯寒公主道:"沈浪陛下一直說,姜離是狡詐之神,我現在真正體會到了.什麼奪舍,什麼上古人類直接變成你的模樣取而代之,那些都是最低級的手段.最高級的就是在人心上,靈魂上,精神上征服你.連我最敬愛的人,我視為父親的人,也被徹底征服了."

祝檸道:"每一個人都有弱點,抓住敵人的弱點,將手段用到極致,你就能為所欲為,完全掌控他."

甯寒道:"姜離之所以強大,就是因為他已經沒有了任何缺點.因為沒有情感,所以就沒有弱點,而沈浪陛下全身都是弱點."

左辭道:"所以,沈浪陛下輸定了,他完全沒有希望的.姜離甚至都沒有親自出手,他們之間的第一場博弈,沈浪陛下就輸了,而且輸得毫無還手之力."

"輸了也好,也好……"左辭慘笑道:"這樣可以提前止損,提前絕望,提前認清這個世界的真相,然後該干什麼干什麼.活下去,努力活下去,哪怕在屈辱也要活下去."

然後,左辭閣主目光望向甯寒公主道:"孩子,最終你還是嫁給了沈浪陛下了.這也算是了結了你心中的那段孽緣,如果你肚子里面有了沈浪陛下的孩子,那你就更加應該活下去了,或許你在姜離那邊的分量也會更重一些,未來姜離的飛船上,更加會有你的一個位置."

外面,依舊寒風猛灌,黃沙亂飛.甚至仿佛都能夠聽到姜離帝國戰爭巨獸的咆哮.

漠京仿佛真的要完了.整個防禦系統徹底崩潰後,甚至不需要姜離大軍來攻打,最多不超過一個月,整個漠京就會徹底死絕.

大乾帝國最後的希望之地,人類最後的光明之地,要徹底完了.

沈浪和姜離的第一場博弈,也好像要徹底輸了,哪怕姜離根本就沒有出場,哪怕這里完全是沈浪的主場.

全場陷入了徹底的靜寂.

足足好一會兒,左辭道:"沒有人殺我嗎?沒有人動手殺我嗎?"

依舊沒有人動手.

左辭道:"祝戎賢弟,你來動手."

祝戎不動,他沒有勇氣動手,而且也覺得自己沒有資格動手.

左辭道:"張召將軍,你殺人無數,你來動手."

張召不動,猛地一拳砸向地面,血流如注.這些年來,他一直沉默寡言,這個世界一直璀璨他的精神,哪怕活下去已經耗盡了他所有的意志了.

左辭閣主道:"你們都不願意動手,那就是讓我自己動手了?可以,可以……"

他緩緩拔出了劍.

"這個混蛋的世界,這個見鬼的世界,再見了,這個世界."

左辭悲聲高呼,然後猛地就要切掉自己的腦袋.

動作猛烈之極,仿佛不僅僅要砍掉自己腦地啊,甚至還要將自己翻身碎骨.他直接要讓自己的軀體,徹底灰飛煙滅,因為他覺得自己丑陋可鄙.

然而下一個瞬間.

左辭的整個身體被定格了,完全一動不動.

接著,一個身影緩緩走了進來.

不,是兩個身影!

一個是實實在在的身體,從外面走進來的.而另外是一個靈魂光影,竟然是從影壁控制中心內走出來的,從那顆地獄魂珠走出來的.

他的身體和靈魂光影不斷接近,然後重合在一起,成為了一個完整的人.

這個人,竟然是沈浪.

他,他剛才不是已經被變成化石了嗎?

他不是已經完蛋了嗎?但此時看上去,他完全安然無恙啊.

沈浪緩緩走到左辭的面前,輕輕歎息道:"我和姜離之間的斗爭最終誰輸誰贏,我不知道.但是這第一場博弈,我已經贏了."

沈浪揮了揮手.

頓時,外面徹底風平浪靜,所有的風沙消失得無影無蹤.

可怕的嚴寒不是消退,而是直接消失了,仿佛從來都沒有存在過.

至于漫天黃沙,更仿佛只是一個虛影.還有直接沖入漠京的那幾個黑影,長驅直入的那幾個空中騎士,也消失得無影無蹤.

緊接著,沈浪手輕輕抬起.

那顆地獄魂珠從影壁一般的控制中心飛了出來,靜靜地躺在沈浪手心.

仿佛剛才它入侵控制中心的那一幕,從來都沒有發生過.

仿佛漠京控制中心的癱瘓,也從來沒有發生過.

當然,確實沒有發生過.

一切,都是沈浪的計策.

……………………

注:今天和朋友喝了不少,我酒量又渣,這一章真是咬緊牙關寫出來的,但還比較滿意.有月票的恩公請記得給我,糕點感恩戴德!

上篇:第650章:沈浪劇變!偽裝者!(求月票)    下篇:第652章:了結我吧!沈浪姜離開戰!(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