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652章:了結我吧!沈浪姜離開戰!(求月票)   
  
第652章:了結我吧!沈浪姜離開戰!(求月票)

g,更新快,無彈窗,!

在場所有人都完全驚呆了,沈浪真的是瞞過了所有人.

這里面大概僅僅只有一個人,略有所知,那就是甯寒公主,盡管沈浪什麼都沒有說過,但她還是隱約地猜測出來,不得不說女人的直覺還真是敏銳.

而且甯寒公主從頭到尾都沒有對左辭閣主做任何提醒.

但就算如此,這個偽裝者真真被揭露的時候,甯寒還是受到了巨大的震撼和打擊.

這個世界上連老師都背叛,那還有什麼人不能背叛的?

這可是甯寒一直以來的偶像,她和父親甯元憲並不親的,完全把左辭當成了親生父親一般.

沈浪望著手心的地獄魂珠,而此時影壁控制中心已經徹底風平浪靜了.

剛才的一切,大部分都是沈浪和這個影壁控制中心聯合演的一場戲而已.

沈浪目光望著左辭.

左辭微微抬起頭,直起腰,依舊仿佛想要證明自己什麼.

但是他終究還是跪了下去,並且把脖子佝僂起來.

沈浪望著他良久,都沒有發出聲音,真的不知道該從何說起.

其實沈浪一開始就懷疑左辭了,就是因為那個假沈浪太真了.他依舊在用生命地和靈魂去演繹沈浪,就真的仿佛要竭盡全力擊敗沈浪.

但是當沈浪上演龍之感悟,取得了整個漠京能量控制中心權限的時候,整個假沈浪竟然松了一口氣,然後放棄了所有抵抗.

所以沈浪頓時猜測到,這個假沈浪應該就是鏡子,因為確定沈浪是真的,所以鏡子放心了,並且用自毀的方式證明沈浪.

鏡子他沒有被奪舍,也不是上古人類變化而成的,他就是真正的鏡子,百分之百的鏡子.

他之所以沒有任何破綻,那是因為他更加如火純青了.而且關鍵是他抱著信念而戰,在他的心目中沈浪就是假的,就是姜離派來的偽裝者,就是為了篡奪漠京的權力,所以他拼了命都要去阻止沈浪.

既然沈浪陛下沒有回來,那我鏡子就暫時出現,為陛下凝聚人心,總之大乾帝國最後的淨土絕對不能落入敵人手中.

正是抱著這個信念,所以鏡子表現得沒有任何破綻,別說其他人認不出來,真的就連沈浪也找不到他的一絲絲破綻.

這個人的表演境界,已經能夠非常非常高了,但是沈浪見到他的時候,就覺得或許有這麼一天的.

既然鏡子不是偽裝者,那左辭的概率就很高了,因為假沈浪是他帶進來的.

但是沈浪也檢查過左辭的精神,沒有被奪舍,更加不是上古人類變化出來的,他就是百分之百左辭閣主,他體內一點地獄晶體都沒有.

這是一個好消息,也是一個壞消息.

壞消息是因為,左辭有可能也被姜離洗腦了.

好消息是,左辭這段時間肯定心亂如麻,不複之前的冷靜睿智.

但是沈浪必須趕緊將他揭出來,因為鏡子那支龍之劍上的地獄魂珠不見了.

盡管那一顆地獄魂珠的能量要小很多,而且里面的靈魂非常複雜,不但有火神教的上千大祭司,還有許多美杜莎王族小姐姐的靈魂,但也是可以汙染影壁能量控制中心的,只是威力沒有那麼大.

所以,它並不是用來汙染漠京能量控制中心的好手段.

相反沈浪手腕的這顆地獄魂珠,擁有強大的地獄晶體,里面有幾十名上古人類的靈魂,這才是癱瘓入侵能量控制中心的最佳利器.

所以他必須制造一個機會,讓偽裝者拿到自己的地獄魂珠,否則他就要用龍之劍的那一顆地獄魂珠去汙染漠京控制中心了.

那麼地獄晶體,地獄魂珠一旦進入影壁能量控制中心後,結果是不是致命的?

是的,非常致命.

因為地獄晶體這玩意太可怕了,吞噬一切,蔓延一切.而且里面有十幾個上古人類的靈魂,他們會想盡辦法進行擴張,蔓延,吞噬.

所以沈浪在變成化石之前,把自己的靈魂注入到地獄魂珠之內.

所以,這個時候掌控地獄魂珠的人是沈浪.

當地獄魂珠被扔進影壁控制中心之後,制造出來的重重離奇效果,也完全是在演戲.

防禦系統的癱瘓,空間隱藏的癱瘓,冷空氣侵襲,黃沙席卷,種種一切,都是沈浪控制著能量控制中心制造出來的感知效果而已.

這一切都只為了一個目標,引蛇出洞.

結果,他成功了.把左辭這個偽裝者給引了出來.

當然,成功揪出這個偽裝者之後,也並沒有什麼大功告成的爽快感,只有無盡的噓籲.

六大超脫勢力,就剩下左辭和岡一了,他完全可以稱得上人類幸存者的領袖之一,結果連他都投降了.

而且他不是為了自己而投降,他已經准備自殺了,非常決絕.

他是為了天涯海閣的未來,為了祝紅雪,為了甯寒能夠活下去而投降的.

未來姜離的船上,會有你們的一張船票.

這句話,多麼痛心啊,多麼讓人無奈,如果這是背叛,那也是高尚而又無奈的背叛.

左辭不怕死,他害怕的是他的天涯海閣,他的弟子們會徹底斷絕生路.

"陛下,請您處死我吧."左辭緩緩道.

所有人望向沈浪,目光哀求,但是卻不敢出言求情.

因為左辭犯下的罪太大了,背叛大乾帝國,背叛皇帝,向自己的敵人投降.

沈浪握著手中的劍,嘗試地要舉起.左辭所犯之罪,必死無疑.

足足好一會兒,沈浪的劍又放了下來.

"左辭閣主,你是什麼時候投降姜離的?"沈浪問道.

"我……我不知道."左辭道:"因為他並沒有一條時間界限,但如果您要問我是什麼時候和姜離進行交流的,那是在五年之前,我當時真的絕望了,湧起了一股沖動,要只身去北極,我要去看看,那里究竟變成了什麼,我要看看姜離究竟有都麼強大.甚至我幾乎想要向他發動死亡進攻,但是他沒有殺我.就是在那里,我和他進行了一番交談."

"然後你就被他征服了."沈浪道.

"沒有,我當時不斷地反駁他,憤怒斥責他."左辭閣主道:"但是他卻沒有任何駁斥我,只是靜靜地敘說.敘說第一次毀滅大記元,遠古帝國的覆滅,哪怕透支了1.3億平方公里土地,建造了能量罩,都擋不住太陽的第一次劇變.第二次毀滅大記元,上古東方帝國提前二百年,把許多城市建造在地下,試圖躲過大涅滅.當時姜歇的並不是主流,上古姜氏,上古姬氏,失落帝國都想盡各種辦法,想要躲過大涅滅,但全部都失敗了."

沈浪道:"那白玉京呢?白玉京是怎麼回事?"

左辭道:"白玉京是上古東方帝國皇權勢力和所有超脫勢力,聯合組建的一個救世組織.當然他們最後也失敗了,不得不在大涅滅之前,帶著幾百人乘坐飛船逃離,帶著無數資料,冰封起來的各類卵子,還有精種.飛船逃出安全范圍之後,就在外面漂流著,等到無數年後,他們蘇醒了過來,而這個時候我們星球的生態漸漸複蘇,他們重新降落到地面上,艱難地開始新文明的複蘇."

原來如此,竟然如此.

沈浪還非常奇怪,為何上古帝國姜氏,姬氏最高貴,怎麼到了這個世界,就是這兩個姓氏最高貴.

原來這一切,都是直接從上古人類繼承下來的,甚至連血脈都是.

沈浪道:"那為何這個世界的文明發展得如此緩慢?"

左辭道:"以白玉京為首的救世勢力認為,之所以會有世界大涅滅,完全是因為人類對這個世界的能量索取太多,而且竟敢去竊取屬于神龍的力量片段,竟然還制造出了巨龍這種戰爭巨獸,所以才會觸犯神靈,導致上古大涅滅.所以白玉京要讓人類文明重新發展,可持續發展,盡量壓制上古文明,希望能夠走出一條不一樣的道路.這樣或許世界大涅滅,就不會再到來了."

聽上去,這個想法仿佛非常有道理.

哪怕現在地球也有很多這樣的觀點,甚至是主流觀點.

人類對地球資源的過渡開采,終有一日會觸怒地球,對人類進行毀滅性的懲罰.

所以在白玉京的主導之下,這個世界對上古噩夢石文明是全面的打壓和封鎖態度.大炎帝國,更是成為了白玉京的絕對盟友.

不過時間能夠改變一些,當潘多拉的魔盒一旦開啟,就再也收不回去了.人類帝國一旦嘗到了強大的力量,也就再也回不去了.

所以先是幾大超脫勢力在漸漸發展上古文明,發掘上古遺跡.

接下來姜離橫空出世,把上古文明的強大,優秀,耀眼完全展露在世人的面前,瞬間團結吸引了無數人.

所以整個世界迎來了上古文明的大複蘇,大爆發.

而當時的白玉京已經完全壓制不住了,為了鎮壓地獄晶體的蔓延,為了控制那個穹頂能量罩,白玉京的人已經死得差不多了.

現在看來,白玉京非常像是一個聖母一樣的組織啊.

"沈浪陛下,白玉京的做法是錯的,他們的想法也是錯的."左辭道:"世界大涅滅,和人類文明的發展根本沒有關系,這是宇宙法則,這是星系規律,太陽到了一定年齡之後,就會走向死亡的.而他走向死亡,一定會有大爆發,會瘋狂反撲的.姜歇殿下當年這個理論,幾乎受到了所有主流的駁斥.但是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數人的手里."

沈浪道:"某種程度上,我也認同他的說法,這幾次世界大涅滅,都是因為太陽步入死亡的劇變大爆發.這樣的情形接下來還有很多次,最後一次太陽會直接爆炸,但因為它還是不夠大,所以會坍塌成為一個很小很小的白矮星.所以在世界毀滅的原理上,我覺得姜離是正確的."

接著沈浪道:"那個假沈浪,是鏡子對嗎?他拼命地表演,就是要保護漠京,因為他把我當成了姜離派來的偽裝者對嗎?"

左辭點了點頭道:"是的,只有這樣,才不會有任何破綻.但是,當時大多數人在內心深處還是渴望您是真的沈浪陛下,因為所有人都不想見到一個毫無變化的沈浪陛下,只有您變化了,那才符合所有人的期待,所有人都會腦補,您消失了幾十年,肯定是涅槃了,肯定是變強了."

左辭這段話,又說盡了人心,所有人都渴望見到沈浪蛻變,任何蛻變都比一成不變更好.

"沈浪陛下,您動手吧,殺了我吧."左辭再一次伸長了脖子,現在他真的是一刻鍾都不願意多活了.

死亡對于他來說,真的是一種解脫,也是一種逃避.

盡管是為了保護祝紅雪和甯寒,為了保護天涯海閣所有人,但背叛就是背叛,一身英名喪盡了.

沈浪再一次舉起大劍,放在左辭的脖子上,緩緩道:"左辭閣主,您到現在都不看好我是嗎?覺得我一定會失敗對嗎?"

左辭點了點頭道:"您有太多弱點了,您太重情了,這樣是無法擊敗姜離的,更無法拯救這個世界.您看看,您現在連殺我都下不了手,未來如果需要您殺其他人呢,您殺不殺?你未來如果需要您殺幾百萬,幾千萬人,才能拯救這個世界,您殺不殺?未來如果需要殺一億人,才能拯救一百萬人,您殺不殺?這些事情您都做不到,只有姜離才能眼睛不眨就能做到."

沈浪歎息道:"左辭閣主,您說得對,您說得都對."

他組織著語言道:"論殺伐果斷,冷酷無情,姜離百倍于我.我和他之間,誰能贏到最後,真的非常不好講.我和他走的道路誰是正確的,誰才能拯救這個世界,也不好講."

"姜離陛下認為他的道路是絕對正確的,而且看上去也是正確的.而我走的道路,看上去顯得那麼波折起伏,幾乎沒有清晰的方向感,也沒有一個准確的目標."

"但是總要有人走另外一條救世之路不是嗎?如果姜離的路走不通,總要有另外一條路的不是嗎?"

沈浪此時完全是想到哪里,就說到哪里.

祝紅雪道:"我完全堅信陛下的道路能夠走通,您的救世之路,才是真正的救世之路.盡管我聽不懂什麼是核聚變,什麼是像太陽學習,然後才能戰勝太陽."

沈浪道:"我和姜離兩個人要走的道路,都是光明正大的.他要走的道路,就是吞噬整個星球所有的力量和生機,打造一艘前所未有的巨大飛船,帶著幾十萬人的靈魂遠離這顆星系,前往無限遙遠的星系,找到另外一顆星球定居下來,那里的太陽還有幾十億年的美好歲月,那里的星球也充滿生機."

"而我要走的道路就是,上古文明和科技文明相結合,成功地發展出可控核聚變反應,這樣才能得到源源不斷的能量.接下來去了解世界大涅滅的深層次原因,去了解太陽臨死之前的劇變究竟是什麼?能不能在外太空進行防禦?這顆太陽確實快要死了,但距離它的徹底爆炸,還有很長的時間."

"我要走的道路是團結所有人,集合所有人的智慧,發展強大的文明.幾億人團結一心,眾志成城,阻擋九十年之後的毀滅危機,不犧牲大片人群,更加不犧牲整顆星球."

"姜離說得對,等到未來進行殖民星系的時候,人類文明手中會有無數星球,區區毀掉一顆又算得了什麼?但這是一個謬論,這就仿佛一個窮光蛋手中只有一個銀幣,但是他覺得自己未來會發財,會有上百萬金幣,所以花掉區區一個銀幣又算得了什麼?所以把這個銀幣拿去喝酒了,今朝有酒今朝醉.但是明日,就已經沒有飯吃了."

"沒錯,姜離的救世目標非常清晰明了.而我的戰略路線卻非常模糊,甚至連理論都還沒有完整形成,甚至也完全看不到成功的希望.但是,總要有人走另外一條路吧,"

"所以趁著大家伙都在,我就把話說清楚,未來的道路我有方向,但是沒有把握,而且要依靠幾百萬,幾千萬,甚至幾億人的努力,如果想要跟我走下去的,就走下去.如果不想跟我走下去的,可以去姜離那邊,相信未來在他的飛船上,會有你們的一張船票."

這話一出.

祝紅雪先跪了下來,叩首道:"臣願意追隨陛下,粉身碎骨,赴湯蹈火,在所不惜."

接著甯寒公主也跪了下來,叩首道:"臣妾願意追隨陛下,不管未來這條路會怎麼樣,是不是粉身碎骨."

片刻之後,一個蹣跚的身影走了進來,正是沈浪的替身鏡子,朝著沈浪跪了下來.

"我,我雖然不知道能做什麼,但是我也願意跟隨陛下,赴湯蹈火,在所不惜."

所有人不由得望向他.

真的是一模一樣,而且還戴著上古王戒,龍之心,握著龍之劍.

"這些東西都是我交給鏡子的."左辭道:"我跟他說,黑暗姜大帝派遣了一個偽裝者進入漠京,要篡奪大乾帝國最後的淨土,于是他就跟我來了.竭盡全力,表演沈浪陛下."

鏡子道:"我也不知道為何,只要我一個意念,那個能量旋渦就釋放出來了,但是我完全沒有能力去組織能量旋渦方程式的."

這一點都不難,因為龍之心,龍之劍都是姜離制造出來的,他才是這套裝備的真正主人.

而就在此時,在祝紅雪的帶領下,超聲波飛行獸大超走了進來.

然後,它瞬間懵逼了.啥情況,竟然有兩個主人.

那,那我該撲向哪一個啊?

大超本能又要撲向鏡子,因為他手上有上古王戒,它本能是靠那個識別的.

但是它仿佛看所有人的眼色有些不對勁,所以他一會兒望向沈浪,一會兒望向鏡子,發出了一陣悲鳴聲.

我只是一只飛行獸而已啊,你們人類自己的識別不出來,為何要為難我啊?難不成你們認為我比你們還要聰明?

左辭再一次跪下叩首道:"請陛下殺我,臣再也無顏活在這個世界上,請陛下成全,了結我的人生."

所有人的目光再一次望向了他,再一次望向了沈浪.

該不該殺?

說真的,殺一個左辭對沈浪來說並沒有太大的精神壓力,他和左辭的關系根本就談不上有多麼親近.

況且左辭犯下了大錯,雖然沒有造成可怕後果,但錯了就是錯了.

現在關鍵的問題是,左辭幾乎是沈浪麾下最強大的一個人,而且他對沈浪個人的是忠誠的,只不過是他覺得未來沒有了希望.

若殺了他,未來用人之際,就又損了一員大將.

未來左辭,會不會有用?而且沈浪權限中,可是能夠根據這個漠京能量控制中心進行血脈改造,身體改造,能量改造的.

左辭武功如此之強,完全是最佳的一個人選之一.而且他已經充滿了必死之心,這樣的人一旦改造,或許會有巨大之驚喜.

足足好一會兒後.

"死罪可免,活罪難逃,下獄等候論處."沈浪道:"關鍵時刻,要為大乾帝國進行犧牲."

聽到這句話,左辭閣主非但沒有趕到慶幸,反而更加痛苦了.

然後,他猛地一頭磕向地面.直接就是用面孔砸向堅硬的地面,瞬間毀掉了自己的容貌,整張面孔血肉模糊,已經完全看不出原本的模樣.

"臣無顏見人,本……本該立刻死去,但陛下不准臣死,那……臣就苟活下去!"

沈浪道:"祝紅雪,將左辭囚禁起來,記住保密,不要泄露出去."

若是這件事情透露出去,會給整個漠京幾十萬幸存者的士氣和信心帶來致命打擊.

鏡子道:"我……我也可以毀掉面孔的."

沈浪道:"你的事情接下來再說,你是如何來到萬里大荒漠的,還有火神教那邊究竟發生了什麼,一會兒我去詢問你.現在你立刻將身上的龍之心,上古王戒取下來,把龍之劍也交給我."

鏡子道:"我試過了,完全取不下來,所以,如果有必要的話,請陛下殺了我吧.時隔幾十年能夠再一次見到陛下,鏡子已經不甚欣喜,再無所求.而且鏡子的價值,或許也已經能夠沒有了,就算此時死去,也算是多活了幾十年."

取不下來?

鏡子拔出匕首,朝著自己的無名指猛地斬了下去,要把帶著上古王戒的那根手指完全斬下來.

結果,不算怎麼斬下去,最終都是斬在空氣中,仿佛他那根手指不存在一般,仿佛上面的上古王戒也不存在一般.但是它明顯就在那里.

"所以,為了避免我成為禍害,殺了我吧."鏡子朝著沈浪微笑道.

而就在此時,鏡子手中的龍之劍猛地釋放出無比亮碩的光芒.

"唰!"

直接沖向了天際.

然後,他的光影籠罩在鏡子的身上,所以看上去完全是姜離高大的身體,威武而又俊美無匹的面孔.

這……這又是姜離的投影.

從龍之心,上古王戒投放出來的分身光影.

"沈浪陛下,那個偽裝者確實被你揪出來了,所以我們之間的第一場博弈,你確實贏了."姜離的光影道.

沈浪道:"我未必贏了吧,因為你從精神和心靈上征服了左辭閣主,讓他心甘情願成為你的偽裝者."

姜離道:"贏了就是贏了,輸了就是輸了,沒有什麼好說的.但是……贏了未必會有獎勵的.沈浪這個漠京我原本沒有放在眼里,因為在左辭這群人手中,它什麼都不是.但是現在你來了,一切就都不一樣了.所以就算付出巨大的代價,我也要將你的漠京摧毀了."

沈浪道:"但是,整個漠京的防禦系統依舊健在,你的軍隊根本就找不到它在哪里,也根本進不來對嗎?"

"對,對,對……"姜離道:"但是沈浪陛下,你非常聰明,你應該知道這支龍之劍,龍之心,上古王戒進入漠京的那一瞬間,就已經成為了一個坐標了.有一個坐標,就有了目標,就可以進行遠程攻擊了!"

姜離這話剛剛說完,這支龍之劍再一次迸發出沖天的光芒,直接射向了天空蒼穹.

姜離道:"沈浪,你已經見識過龍之悔了,那你見識過地獄晶體龍之悔嗎?接下來,你很快就要見識到了,我一分一秒都不會多給你的,准備迎擊!"

"這第一次博弈是你贏了,但就算沒有偽裝者,我毀滅漠京也只是稍稍費勁一些而已,但終究來說,還是不費吹灰之力的.沈浪之前你的那些對手,總是喜歡給你一個月,兩個月,或者半年時間,然而我一天,一分鍾都不會多給你的,因為我的時間太寶貴了.你若連我這點打擊都抗不過去的話,那也就沒有資格和我斗爭,也就沒有資格和我走另外不同的救世之路了."

隨著姜離的話剛剛落下.

頓時,從漠京北邊的天空飛來了幾十艘巨型空中堡壘.

遮天蔽日,浩浩蕩蕩.

"發射!"

"發射!"

"發射!"

隨著一聲令下,這些巨型空中堡壘猛地發射.

上百顆地獄晶體龍之悔,從幾千里之外就呼嘯而來,朝著漠京射來.

帶著毀天滅地的能量氣息.

盡管從視野上,完全見不到漠京的影子,也看不到它在那里.

但是姜離已經在漠京內部,提供了能量坐標.

他果然不會給沈浪任何多一點點時間,直接就開戰,毀滅性打擊.

………………

注:今天下午開重要會議,我爭分奪秒把第一章寫完了.拜求兄弟們月票,萬萬拜托了.

上篇:第651章:姜離陛下!我沈浪贏了!(求月票)    下篇:第653章:初戰姜離!我是金木蘭!(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