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667章:沈浪入炎京!父子團聚?(求月票)   
  
第667章:沈浪入炎京!父子團聚?(求月票)

g,更新快,無彈窗,!

沈浪望著眼前這一幕,頓時什麼話都說不出來.

他要北伐,要奪回東方帝國,要奪回西侖帝國,要奪回整個世界.

然而……又有什麼能夠奪回的.

姜離始終呆在北極,沒有下來一步,甚至他都沒有稱帝,整個世界的皇帝名義上依舊是沈浪.

這幾十年來沈浪也沒有出現過,而且帝國官方的記載中,沈浪也在北極沒有南下.

此時,算是整個天南行省的人第一次見到了沈浪.

當然,其姜離帝國上古人類肯定是知道清清楚楚,眼前這個沈浪就是姜離大帝最大的敵人,甚至是唯一的敵人.

但是對于絕大多數普通人類來說,哪怕是總督府的官員,哪怕是黑水台的武士,甚至是幾十萬大軍,天南城無數的民眾,他們見到沈浪的那一刻,只有一個感覺.

帝國的皇帝來了.

這幾十年來,在他們心目中沈浪始終是這個帝國的最高皇帝.陛下從來沒有出現過,如今竟然降臨在天南行省之內.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一開始是幾萬人高呼,後來是幾十萬,幾百萬人高呼.

所有的軍隊,全部降落回到地面上,跪下叩首.所有的平民,最後所有在外面的奴隸,全部放下了手中所有的活計,全部跪在地上.

一開始的山呼萬歲,還僅僅只是跟隨,並沒有太熱血沸騰.

但是漸漸地,每一個人渾身的鮮血都仿佛熱了起來,不管歡呼海嘯聲,甚至所有人的目光都無比狂熱,敬畏,崇拜.

不僅僅是軍隊,平民,甚至還有無數的奴隸.

按說奴隸應該痛恨沈浪的啊,帝國讓他們成為了贖罪者,讓他們過著牲畜一般的生活.但是並沒有,這些奴隸的目光原本是死寂的,而現在竟然也有了溫度,變得熱烈起來.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幾百萬人的高呼,天南城所有的鍾,不敲自鳴.

這個時候,沈浪能夠感覺到無數平民,無數奴隸對姜離帝國的情感.

這些奴隸獲得豬狗不如,但是……他們竟然有些理解姜離,他們仿佛有些認同這種使命感.

拯救世界.現有的一切壓迫,一切不公平的秩序,都是為了拯救世界.

當然所有人不知道,姜離最終會犧牲掉幾億人的性命,他唯一要拯救的就是那幾十萬上古新人類,剩下一切都是能量來源,都是炮灰.

在無數人心目中,這個帝國哪怕再黑暗,也是迫不得已.

而且在他們心目中,這個帝國的皇帝是沈浪.陛下之所以這樣對待我們,也是迫不得已.

刹那間,沈浪心緒無比之複雜.他還怎麼北伐,怎麼奪回整個帝國?所有人都在效忠他,還如何北伐?

他走到哪一處,所有人就都跪下了,山呼萬歲.在所有人心目中,沈浪就是帝國的皇帝,整個帝國都是他的,還怎麼奪回?

當然,所有的上古新人類都視沈浪為敵,他們扮演了整個世界的高層,為姜離統治這個世界,奴役這個世界.

但是,他們現在沒有反抗,而是跟著演戲.

帝國無戰事.

世界無戰事!

唯一的戰爭,只有一個,北極之戰!

……………………………………

沈浪看了幾百萬人一眼,然後一聲不發,進入了總督府之內,朝著沈城指了一下.

總督府的書房之內,只有沈浪和沈城兩個人.

"現在只有我們兩個人,你可以恢複正面目了."沈浪淡淡道.

天南行省總督沈城面孔開始變幻,身材也開始變幻,恢複了上古新人類的真面目.

他果然不是沈城.

"你叫什麼名字,我就不問了."沈浪道:"我就問你一句,真正的沈城在哪里?"

"不知!"假沈城道:"真的不知."

沈浪點了點頭,然後道:"我一人騎著一條龍,進入了天南行省,你擁有幾十萬大軍,還掌握了整個天南行省的武器系統,為何不進攻我?"

"不敢……"假沈城道:"因為在所有人眼中,你就是帝國的皇帝.而最重要的原因是,關于你,我們沒有接到任何旨意,所以不能采取任何行動."

明白了!

沈浪目光眯起,望著眼前的假沈城.

"整個天南城,有多少個上古新人類?"沈浪問道.

"十九個."假沈城道.

不敢想象,諾大的天南城,近三百萬人口,完全在十九個上古新人類的統治下,而且還如此安穩.

沈浪望著眼前的假沈城,要不要殺了他?要不要殺了這個的十九個上古新人類?

足足好一會兒,沈浪放棄了這個念頭.

當然,沈浪完全可以處死他們,而且直接用皇帝的旨意處死,然後直接派人接管整個天南城便是,幾十萬軍隊,幾百萬民眾不會有任何反抗,甚至會覺得理所應當.

但是,有必要嗎?!

一旦准備接管天南行省,沈浪就必須做好一切准備,甚至需要擁有整個能量系統,可以直接取代姜離帝國在天南城的地獄晶體系統,可以讓巨大的天南城無縫對接.出一點點差錯,可能就會死幾萬,甚至幾十萬人.

他和姜離之前的斗爭,不是爭權奪利,也不是爭奪地盤,而是爭奪這個世界的話語權,路線選擇權.

當年沈浪最終和大炎帝國決戰的時候,幾乎沒有進行什麼大型戰爭,直接就是和大炎皇帝決戰,誰贏了就是天下之主,所有人都要認同這個結果,包括姬太子.

那麼沈浪和姜離之間,更是如此!

不殺假沈城,那麼警告他兩句,不得再壓榨這一百多萬奴隸?徹底解放他們?

也不行!

任何秩序,就算再差,再黑暗,那起碼也是秩序.想要改變,必須徐徐圖之,而不能直接猛烈改變,那樣會造成可怕的後果.

"我走了,你好自為之."沈浪淡淡道.

假沈城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沈浪離開了總督府,騎上了巨龍,直接騰空飛起,朝著北邊飛去.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幾百萬人再一次齊聲高呼,跪在地上恭送沈浪.

一直到完全看不到沈浪的沈浪,才從地上站了起來,渾身一陣陣發燙,盡管皇帝沒有說一句話,沒有激勵,沒有安慰,但無數人還是非常振奮.

皇帝陛下消失了幾十年,終于再一次出現了!

…………………………………………

沈浪騎著巨龍,一直往北,一直往北,而且是沿著地獄晶體的能量通道飛行.

兩千多里後,又來到了一個巨大的穹頂城市.這應該就是天越城了,曾經越國的首都.

天越城級別又比天南城更高一些了,它是整個越境的首府,最高統治者是沈力,姜帝國親王,沈浪和甯焱公主的第一個兒子.

此時天越穹頂城市,規模也比天南城更大,人口可能超過了四百萬.這個天越穹頂的直徑,可能都超過八十公里了.

沈浪飛進天越城穹頂之內的時候,受到了更加場面驚人的迎接.

他還沒有出現的時候,幾百萬人就已經跪在地上一動不動,等待他的到來.

而當他身影剛剛出現在空中的時候,幾百萬人整整齊齊跪下叩首.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這個帝國大多數人過得很不好,很痛苦,但是絕大多數人都對皇帝陛下充滿了忠誠和狂熱.或許會有人造反,但造反者都是被漠京武士鼓動的,知道了真相的人才會想要造反,知道黑暗姜大帝不是沈浪,知道黑暗姜大帝要毀滅整個世界,所以他們才會造反.

而絕大部分人都不知道真相,覺得姜帝國的皇帝就是沈浪,從來都不知道姜離的存在,更不知道上古新人類的存在.他們一直以為沈浪皇帝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全世界.

……………………………………

沈浪進入了天越城王宮,它依舊保留著,而且和三十幾年前差不多.

這非常難得啊,整個天越城都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典型的姜離帝國的特征,巨大,驚聳,冷酷,恢宏,壓抑.唯有這個王宮,完整地保留了下來,甚至和甯元憲在位的時候都一模一樣.

沈浪進入了王宮之內,見到了很多熟悉的面孔.閻厄,種世子,張翀之子等等,還有統治越境的帝國親王沈力.

但是……通通都是假的,全部都是上古人類假扮的,連一個真的都沒有.

所以,沒有故人!沈浪望著這個假沈力的面孔,雖然他是家的,但是真正的沈力現在也應該長成這個模樣吧.

這孩子算是沈浪幾個兒子中最不帥的一個了,顯得嚴肅,認真,卻有一絲憨厚.

雖然他是敵人,是上古新人類假扮的,但沈浪還是能夠看他的面孔,解一解心中的想念.

整個天南城總共只有十九個上古新人類,而整個天越城卻有一百多個.

這群人,在王宮之外的時候,顯得無比恭敬.尤其是這個假沈力,更是口口聲聲父皇,充滿了無限的恭敬,無限的孝順.

但是,進入王宮之後,只有沈浪和一百個上古新人類在場,沒有任何一個普通人類的時候,他們的面孔瞬間就冷了下來,靜靜無言.

一百多個上古新人類,全部恢複了他們自己的真面目,沒有下跪,沒有求饒,沒有冷斥威脅.

就只是冷冷對峙!

"你們,也沒有得到姜離的旨意,對嗎?"沈浪問道:"所以也不知道該如何面對我."

"是的."假沈力道.

現在沈浪當然也可以殺掉這一百多名上古人類,但是他准備好接管了整個天越城五百萬人口嗎?

沒有,他還沒有准備好,大乾帝國新都怒潮城都還在建造之中.接管這大幾百萬人口,沒有足夠的核動力核心,甚至也沒有足夠的官員.

……………………………………

在無限的山呼萬歲中,沈浪離開了天越城繼續北上.

帝國無戰事!所有的城市都沒得打,也不需要打,他就是帝國皇帝,難道自己打自己嗎?

除了區區幾十萬上古新人類之外,剩下幾億民眾都是他的子民,一直到現在都在效忠著他,如何開戰?如何奪回?

只要戰勝了姜離,整個世界自然就屬于沈浪.當然若是敗了,那一切也灰飛煙滅.

所以接下來,沈浪索性就飛得很高很高了,全部都在萬米之上.因為一路上還是會經過很多姜離帝國的穹頂城市,如果被人看到的話,又要山呼萬歲了,又要幾百萬人跪迎了.

非常震撼,但是沒有必要了.

在萬米的高空,沈浪依舊可以看清楚整個大地.

越北上,天氣越嚴寒,過了越國之後,氣溫已經達到了零下一百攝氏度了.

能量罩之外,已經不適合任何人生存.視野內的一切,都是寒冰,都是皚皚的白雪.

甚至山川河流都不見了,天地一片雪白,唯一不同的顏色,就是地獄晶體能量通道,如同蜘蛛網一樣連接著姜離帝國的各個穹頂城市.

這個世界已經死了大半了.

沈浪在萬米高空之上不由得想到,就算他擊敗了姜離,就算有核動力核心,就算有上古農作物,就算能夠養活幾億人.

但從今以後這個世界就這樣了嗎?整個世界的民眾就這麼生活在能量罩之內嗎?

當然,這是沈浪的思維.

換一句話說,如果地球人類開發火星,那也會生活在地下,也是有一層罩子,因為火星的大氣已經稀薄到幾乎沒有了.

沈浪繼續往北飛行.

又過了幾個小時,他到達了帝京,也就是曾經大炎帝國的炎京.

……………………

再一次來到炎京,但是一切都已經改變了,甚至徹底顛覆,幾乎找不到之前炎京的痕跡.

這……這簡直是這個世界前所未有的超級大城市.

甚至不亞于現代地球的那些超級大都市了,真正的城市天際線感覺.

當然,整個城市依舊是非常古代,冷酷,森寒,但是也充滿了離奇的魔幻感.

這座城市單純面積上,也就是幾千平方公里,沒有超過一萬.但是這個城市的房子就更高,更巨大恢宏了.

偏偏這些房子又不是摩天大廈的感覺,完全是古代的房子,卻又非常非常高,動則幾十層.

所以看上去,真的非常離奇.

但不管如何,就算再沒有藝術感,這座帝京依舊是充滿了奇特的味道.

沈浪在任何影視作品中,都沒有見到這樣的城市.指環王里面有魔多城,但是相較于姜離帝國的帝都,就顯得太小了.

眼前這個帝京,看上去才現實邪惡帝國,黑暗森林,卻又燈火輝煌.

整個帝京都改變了,但還有一處地方,也依舊和幾十年前一樣,那就是皇宮,和沈浪離開的時候一模一樣.

整個城市其他的房子都非常高,唯一皇宮依舊和之前一樣,沒有什麼高層建築,甚至禁忌之塔此時也不算非常高了,

但是……整個皇宮依舊俯瞰整個帝京,高高在上.因為,皇宮的地勢直接拔高了幾百米都不止.

所以帝京皇宮,像是一個真正的天空之城.

…………………………………………

沈浪飛到帝京的上空,沒有受到任何攻擊,但是也沒有無數人湧出山呼萬歲.

沒有人知道沈浪的到來.

這幾十年來,姜離沒有出現,沈浪也沒有出現,所以整個世界的統治者東邊是太子姜野,西邊是海倫女王.西侖帝國已經成為了姜帝國的一部分,所以海倫女皇成為了女王.

眼前這座帝京,就是整個世界的統治中心,至少名義上的統治中心.

在幾十年歲月中,已知的所有旨意,所有命令全部來自于皇宮之內,准確說是來自于太子姜野.

他非常勤政,非常睿智,加上首相矜君的輔佐,這幾十年時間牢牢把握整個帝國的統治權.

此時,已經入夜,帝國皇宮的禦書房內.

太子姜野,首相矜君,副相金木聰,還有整個尚書台的幾位宰相,依舊在忙碌中.

真個過程,顯得靜靜無聲,甚至沒有人開口說話.

幾個宰相,都在閱奏章.重要程度不高的奏折,幾位宰相就能決定,而無法決定的直接上交給太子姜野.

幾個人甚至都不太需要用言語交流,完全在奏章上用文字交流,而且是極度簡略的文字,一句話可能只需要兩三個字就能表達,除非是帝國最高層,否則根本就不知道是啥意思.

沒錯,金木聰成為帝國副相了,而且勤勤懇懇,矜矜業業.他雖然不是最聰明的,但絕對是最認真.

"當當當當……"鍾聲敲響了十下,已經是晚上十點鍾了.

帝國尚書台第一宰相矜君道:"今天就忙到這里吧,明日請早,諸位回家歇了吧."

太子姜野目光從奏章上移開,點頭道:"行,諸位就先回家,明日也不用趕得那麼早,七點鍾之前來到皇宮就可."

這還不早,晚上十點鍾才離開皇宮回家,明早七點鍾之前又要上班,這比996還要過分啊.

"臣等告退!"在第一宰相矜君的帶領下,幾名宰相起身,朝著太子躬身拜下,然後整整齊齊退了出去.

片刻後,整個書房就剩下太子一人.

一個老宦官進來道:"殿下,夜晚了,回去歇了吧."

太子姜野道:"宰相們能歇,我可不能歇,眼前還有一堆奏折呢."

老宦官道:"這幾十本奏折,明兒再批也來得及啊."

太子姜野道:"今天的事情推到明天,明天的事情推到後天,總有一日會積重難返的,今日之事今日了.別說我,就連首相矜君,次相金木聰,回去之後肯定也要忙到至少一點鍾才能真正入睡."

老宦官道:"太子殿下太勤政了,這一點要您和皇帝陛下學習一下,他可是非常會享受生活的."

太子姜野道:"父皇和我是不一樣的,我們的使命也不一樣."

老宦官道:"您說的,咱也不懂,我去給陛下熬一碗燕窩羹,讓您喝了之後,好睡覺."

"行吧."太子姜野又開始認真地批閱奏折.

這幾十年來,每一天都是這樣的,這位太子每天都要工作十五個小時以上,每天晚上都要一點鍾才能入睡,但是不到六點就要起床,幾十年如一日.

他的勤政,簡直可以堪稱千年一來的君王典范.

沈浪做大乾帝主的時候,看上去真瀟灑,不用上朝,壓根就沒有勤政這一回事.但那是打天下階段,一旦治理天下的時候,皇帝不勤政是絕不可以的.

想要大權獨掌,又想要瀟灑快活?沒可能的,嘉靖皇帝,唐玄宗都是慘痛之教訓.

……………………………………

深夜十二點,太子姜野吃了一碗羹,然後繼續批閱奏章.

因為剛剛吃完東西,不好立刻睡覺的,一個小時後再睡,正合適.

他掌握著獨特的節奏,批閱剩下的奏章.一本,接著一本.

"當!"

這是第二次鍾聲敲響了一下,已經凌晨一點了,可以睡覺了.

這個時候,太子姜野(沈野)正好批閱完最後一本奏章,今天的工作終于完成了,可以去睡覺了.

太子站起身,伸了一個懶腰,然後離開書房,就要前往寢宮.

但是……很快他發現不對了,因為這個時候老宦官,還有帝國龍衛都需要過來,護送太子返回寢宮的.

書房之內的空氣,忽然猛地一閃,然後一個身影出現在面前.

正是沈浪.

太子姜野見到沈浪只有,微微一愕.

"您來了?您終于來了."太子姜野,緩緩地坐回到位置上.

沈浪望著眼前這個太子的面孔.

真正的世界第一美男子啊,在很小的時候,沈野就驚人的俊美,甚至比沈浪還要俊美.

如今,他正當風華正茂,俊美得讓人無法直視.他的小野,長得這麼大了,真的就仿佛一夜之間的事情一般.

但……,眼前這個太子不是姜野,他依舊是上古人類假扮的.

不僅僅他是假的,矜君,金木聰等所有宰相都是假的,全部都是上古人類變成的.

只不過他們每一天都像是真的一模一樣,甚至忘記了自己的真實身份,真的把自己當成了金木聰,當成了矜君.

"唉,裝扮了幾十年,真的都要忘記自己真實身份了."假姜野道:"若不是您來了,我真的要完全把自己當成沈野了."

一邊說話,這個假沈野一邊恢複了真面具.依舊那麼俊美無匹,甚至和沈浪,沈野也有一點相似.

"自我介紹一下,我是姜歇之子,姜滅."

眼前這個人,雖然是假沈野,但也算是真太子了.沒有想到,他竟然是姜歇的兒子.

"當然,您不要誤會,我的母親不是美杜莎女皇."姜滅道:"還有我的名字,是父親在年輕的時候取的."

姜滅,這個名字應該算是悲觀,還是樂觀呢?

沈浪道:"按說張翀也是帝國副相啊?他人呢?"

姜滅道:"張翀是副相,不過代表帝京去西侖訪問了,前去和海倫女王會談."

沈浪不由得一愕.

假沈野(姜滅)道:"哦,當然,張翀是假的,我們上古人類假扮的,海倫女王也是假的,也是假扮的."

沈浪道:"你們有必要玩得這麼嚴肅認真嗎?明明都是上古人類,卻還要讓假張翀去訪問假海倫?"

姜滅道:"假到深處假亦真,若我們不認真演戲,如何治理這個無比巨大的帝國,這幾億人口可是真的."

沈浪從這句話中就聽出了悲哀.

姜離一個人把所有事情都辦完了,所以他麾下的幾十萬上古新人類,就只能玩統治天下的游戲.沒錯這是一種游戲,就算再認真,再逼真,也真的像是一種游戲.

因為,姜離的目標並不是為了維持帝國,發展帝國,而是吞噬整個世界的生機,這幾億人最後都會淪為炮灰,成為能量來源.

哪怕姜歇的兒子也不例外,也要玩這個游戲.這讓沈浪想起自己在地球上玩游戲的時候,最重要的是什麼?代入感.一個游戲想要好玩,首先自己要當真.

沈浪來到這個書房,仔仔細細看著書架上的書.

這個書房他曾經呆過,而且還不久時間,擊敗大炎皇帝之後,前往北極之前,沈浪大多數時間都在這個書房之內.

沈浪隨意地抽出一本書,隨意翻閱著.

而太子姜滅,就靜靜地坐在自己的椅子上,一動不動.

沈浪內心很難過,也很欣慰.

難過是因為沈野終究也被取代了,原本沈浪覺得沈野是姜離的孫子,姜氏皇族真正的傳人,所以姜離應該會對他網開一面,讓他真正成為太子,統治帝國的.

而欣慰是因為沈野依舊忠誠于自己的身份,牢牢記住自己首先是沈浪和木蘭的兒子,然後才是姜氏皇族的繼承人.

"姜滅,整個帝國所有的高層,包括我所有的親人,全部都是假的,都是上古人類冒充的,對嗎?"沈浪問道.

"是的."姜滅(假沈野)道.

沈浪又問道:"那你可知道,真正的沈野在哪里嗎?還有我的其他孩子,其他親人在哪里?"

姜滅道:"對不起,我不知道,這件事情只有大帝一個人知道.要不然,您親自去問他吧,您親自去北極問他,我相信他一直都在等您."

姜滅沒有喊父皇,而是喊大帝,又或者他.

想必姜滅自己也很複雜,北極那位黑暗姜大帝的靈魂是姜歇的,但是他有始終把自己當成姜離,使得姜滅無法稱呼.

沈野,冰兒,甯元憲等等,沈浪所有的親人囚禁在哪里?除了姜離之外,沒有人知道.

"去北極?和姜離陛下終極決戰?"沈浪道:"會的!我會去的!"

而就在此時!

眼前的檀香煙霧忽然凝聚,變成了姜離大帝的面孔.

深幽,古樸,神秘,強大!

哪怕僅僅只是一個煙霧勾勒出來的面孔,也讓人覺得無比震懾.哪怕僅僅只是一個煙霧,也仿佛能夠讓無數生命灰飛煙滅.

沈浪道:"姜離陛下,別來無恙!"

姜離道:"沈浪陛下,別來無恙!"

此時姜離,非常鄭重其事地稱呼為沈浪陛下.

沈浪道:"請問,我的妻子,孩子們,我的所有親人們,被囚禁在什麼地方了?"

煙霧組成的姜離面孔望著沈浪片刻,然後淡淡道:"沈浪陛下,我馬上要去一趟怒潮城,看看你的全新文明體系,你准備一下."

沈浪驚愕!

他來姜帝國的帝京,而姜離卻去他的怒潮城?

姜離親自去怒潮城?

哪怕不是親自去,就算僅僅只是一個分身去,也非常可怕吧.

怒潮城內的姬氏巨龍,加上望天圖騰,加上所有人,所有力量,都敵不過姜離的半根手指頭.

之前不管是漠京,還是深淵裂隙,甚至是上古大劫寺遺址,姜離都沒有真正出現過,最多只是派遣二三線的人物去.現在,他竟然要去怒潮城?

姜離緩緩道:"沈浪陛下,你准備一下,我馬上來了!"

然後,檀香煙霧凝聚而成的姜離面孔,完全消散了!

………………………………

注:渴求月票,拜托諸位恩公賜予,千恩萬謝.

謝謝騎豬虎爺的兩萬幣打賞,謝謝山上的雪和天際的云萬幣打賞!

上篇:第666章:我的帝國!沈浪大帝萬歲!(求月票)    下篇:第668章:姜離獨孤求敗!氫彈爆炸!(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