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672章:父與子!北極!(求月票)   
  
第672章:父與子!北極!(求月票)

g,更新快,無彈窗,!

拜堂成親之後,徐芊芊的情緒稍稍穩定了一些.

此時,距離沈浪北上和姜離終極決戰還有六天.

次日,沈浪和她漫步在玄武城內,這里大部分都已經被摧毀了,基本上所有的房子都是重建的,也完全符合新能量文明的城市風格.

唯獨沒有變的,就是金氏家族的那個玄武公爵府.

兩個人有從玄武城走到了公爵府內.

"還是之前的世界好一些."徐芊芊忽然道.

沈浪道:"為什麼?"

徐芊芊道:"之前的世界,自由一些,想要做什麼都可以,而且都可以大展宏圖.現在這個世界,每一個人都要為一個使命而奮斗,除了少數人,其他人就仿佛失去了價值,就仿佛是一個機械上的某一個部件一樣."

難怪徐芊芊發出了這個感慨,因為她是一個商人,而至少在此時這個世界,不管是大乾帝國,還是姜離帝國,都已經沒有商人活動的余地了.

因為所有的生活物質都是分配制度,幾乎每一個人都有各自的任務,每一個人也都要服從調度,不能浪費一點點能源,也不能浪費生產力.

所以每一個人真的仿佛是一個巨型機器的零件,真有一種螺絲釘的感覺.

"我被俘之後,直接冰封長眠,從來都沒有見過木蘭,也沒有見過仇妖兒,對不起."徐芊芊柔聲道.

"沒什麼."沈浪道.

然後他重新走回了自己的院落之內,來到仇人牆名單面前,望著上面唯一的名字:姜離.

稍稍猶豫後,他將這個名字擦拭掉了.

"怎麼?難道釋懷了仇恨嗎?"徐芊芊問道.

"沒有."沈浪道:"如果這一次大決戰我贏了,那這個仇人也就死了.但如果我輸了,那這個仇人名字留在這里也沒有意思了."

徐芊芊道:"沈浪,你知道一個瘋子的優勢是什麼嗎?"

沈浪道:"什麼?"

徐芊芊道:"有這瘋狂的直覺,而且說話不需要負責任."

沈浪道:"那你說說看."

徐芊芊道:"我覺得你能夠活著回來."

她說這話的時候非常認真,盯著沈浪看了好一會兒後,然後將目光移開.

沈浪笑道:"借你吉言."

………………

距離沈浪北上和姜離終極決戰,還有三天!

"陛下,所有的氫彈都已經制造完畢了."唐恩大學士道:"您說制造一百顆就夠了,但是我們整整制造了五百顆."

五百顆氫彈,而且都是千萬噸級別的(爆炸威力相當于五千萬噸的TNT).

這威力完全是無以倫比的,真的是可以將一個國家從地面上徹底抹去了.

一旦這五百顆氫彈在北極爆炸.

北極幾百萬平方公里,都會被無盡的烈焰吞噬.

可以融化無數的地獄晶體,可以制造出一個超過幾十萬平方公里的能量真空.

作為壓制地獄晶體的大殺器,完全足夠了.

每一枚氫彈的重量都超過了二十幾噸,五百顆就是一萬噸.

這個世界上大概也沒有任何一艘空中堡壘能夠有這麼大負重,想要把這些氫彈帶去北極,起碼要動用一百艘巨型空中堡壘.

然而北極是姜離的大半夜,那里有天文數字的地獄晶體,大乾帝國的空中堡壘根本飛不到那里就會被摧毀.

所以,這五百顆氫彈全部要交給一條龍帶.

沈一龍!

它再一次咧著嘴,望著堆積如山的氫彈,整整一萬噸.

帶去北極,它當然是沒有問題的,但是有點尷尬啊.

因為它需要把這些氫彈完全吞到肚子里面,然後再飛去北極.

姬龍兒也想要跟著一起去北極戰斗,但沈浪不能帶她,這一場大決戰級別太高了,姬龍兒沒有經過高階龍之感悟的洗禮,恐怕還承受不了.

"一龍,你試試看啊."沈浪道.

沈一龍無奈地看了一眼主人,然後朝著姬龍兒咆哮了一聲,那意思是,趕緊走,趕緊走,不能把我丟人的一幕讓你看到.

姬龍兒依舊傻乎乎地呆在原地,興致勃勃地等著看熱鬧.

沈一龍上前,用尾巴勾著姬龍兒的脖子,直接拖著飛走了,這一飛就是幾千里之外.

總之,老子丟人一幕,不能被娘們龍看到.

把姬龍兒趕跑之後,沈一龍身體猛地膨脹,再一次縱橫天際,無邊無垠.

張開巨大的龍嘴,猛地一吸,直接把這五千枚氫彈完全吞到肚子里面.

短短一秒鍾,全部完成.

而且從外觀看上去,沈一龍沒有任何變化,也沒有蟒蛇吞羊的那種臃腫感.

"不錯,不錯,不錯……"沈浪鼓掌道:"三天之後,我們就這麼去北極."

"啪啪啪……"沈浪鼓掌結束後,竟然還有掌聲響起.

沈一龍目光閃電一般朝著掌聲處望去,結果發現是大超,此時正諂媚地望著它,而且拼命地拍著爪子.

有你什麼事?你來看什麼熱鬧?

沈一龍便要咆哮恫嚇,但是想象算了,自己干嘛跟一只傻鳥一般見識啊.

沈浪道:"好了,一龍你可以吐出來先了,三天後再吞進去."

沈一龍搖頭,既然吞下去了,那就一直在肚子里面放著吧,這樣又吐出來,然後三天後又吞進去,更丟人了.

它猛地從天而降,鑽入大海之內,用海水把自己的身體完全隱藏起來.

反正在出發去北極之前,它是不會在露面了.

……………………

沈浪出發去北極的倒數第二天!

大乾帝國尚書台,樞密院開了一個小會.

"我知道,我曾經消失過很多次,但最後都活著歸來了."沈浪道:"尤其是三十幾年前北極劇變,所有人都以為我死了,但結果我還是活著回來."

所有的重臣,靜靜地聽著沈浪的話,沒有出聲.

沈浪道:"之前的我,像是一個蹣跚學步的孩子,任何時刻都有大人在背後保護著我,支持著我,關鍵時刻甚至可以付出性命來救我.盡管所有的時候,他們都沒有出現,你們也從來都不知道他的存在."

沈浪說這些話的時候,腦子里面浮現出了好幾個人的身影.

上古女皇,上古明王,龍之母,美杜莎女皇,混沌先知.

"但是現在他們都徹底犧牲了,所以再也沒有人會在關鍵時刻救我了."沈浪淡淡道:"這一次和姜離的大決戰,完全要依靠我自己了."

"我說這句話的意思是,這一戰我和姜離兩個人,只能活一個.如果我沒有回來,那就是真的灰飛煙滅了,不會再有奇跡了."沈浪道:"而一旦到那個時候,你們要接受這個事實."

全場所有人的神情,變得無比凝重.

"當然我說過了,如果我贏了,未來就走我的路線.如果我輸了,那這個世界就徹底交給姜離,我完全盡力了."沈浪道:"屆時,塵歸塵,土歸土.這個世界的事情我再也管不了了,而到那個時候的你們,應該怎麼辦?"

沈浪目光望向了左辭閣主道:"聽我一句勸,活著比什麼都重要,活著就有希望."

頓時,祝紅雪沙啞道:"陛下,您不要說這樣的話,您是必勝無疑的,之前是這樣,現在是這樣,未來也是這樣.當然如果連您都失敗了的話,那我也走上塵歸塵,土歸土的世界."

沈浪笑道:"一般來說,丑話都是說在前頭的.所以當然要把最壞的局面說出來,所以我對你們只有一個期望,就算最終決戰,我回不來,你們也要努力地活下去."

"當然……"沈浪笑道:"盡管姜離的力量是我的一萬倍都不止,但是這一戰,我或許還是能夠贏的.永遠對未來充滿美好的憧憬,這就是我們大乾帝國的天真."

"就這樣,散會!"

…………………………

沈浪前往北極和姜離決戰倒數第一天.

這一天,一家人只有一個任務.教會沈囡囡小丫頭做冰激凌,然後做一頓豐盛的晚餐.

從白天到晚上,一家人放下所有的事情,就是單純地在一起.

一家幾口人全部上陣,連最忙碌的大科學家格里高利都被拉了過來,順便還帶來了他實驗室里面的液氮.難道說,沒有液氮的冰激凌是不完美的嗎?

格里高利此時正在打雞蛋,目光和表情都有些生無可戀的樣子,甚至聽到了心碎的聲音.

這浪費的每一分,每一秒鍾,如果用來做實驗,如果用來思考,該有多好啊?

現在竟然讓我打雞蛋?浪費生命啊!

"五年了,你回家過一趟嗎?"母親雪萊問道:"兒子,這五年來我們還是第一次這麼長時間見面吧."

格里高利道:"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我們曾經在一起吃飯過三十五頓."

雪萊道:"是我去給你實驗室送飯了三十五次,並且有三十四次,你都把我當成了你的助理."

"哦……"格里高利再一次魂飛天外,機械地攪動蛋黃液,腦子里面卻開始進行新的晶體之腦架構.

"給我吧,傻乎乎的."母親雪萊拿過雞蛋碗,終于解放了格里高利的雙手.

然後,他就一個人站在廚房中間,完全手足無措.

沈浪正在進行水果雕琢,然後又親自醃制了鹿肉排,牛排這東西不需要醃,鹿排一定要醃,否則真不好吃.做完之後,沈浪如同家庭婦男一樣,用圍巾擦拭了雙手.

然後目光望向甯寒公主,望向了徐芊芊.

這兩個女人,一個望著蔬菜發呆,一個望著一條魚發呆.

"我能問一下,這種菜應該怎麼洗,是吃葉子,還是吃莖的啊?"甯寒不好意思問道:"我是應該把菜葉摘掉,還是應該把菜莖摘掉?"

徐芊芊道:"對了,這魚應該怎麼殺啊?"

好吧,這兩個女人都不會做飯.金木蘭也不會的,甯焱也不會,家里就小冰一個人會做飯,而且還做得很好吃,可惜此時不在身邊了.

沈浪無奈地看著兩個女人,道:"呃,我們全家這些人,難道就只有我一個人會做飯嗎?"

"還有我!"雪萊舉手.

"還有我……"沈宓公主舉手.

沈浪只能去幫忙甯寒,把所有菜都洗了.然後幫助徐芊芊把魚都宰殺了.

"接下來,交給我們吧."雪萊道:"這些菜交給我和小宓做,反正冰激凌已經做好了."

何止做好了?都快吃完了.沈囡囡這個胖丫頭做完一個,吃一個.不知道為什麼,自己做的冰激凌尤其好吃.

"你提前肚子吃飽了,一會兒吃不下好吃的菜,可別怪我們啊."甯寒警告道.

沈囡囡吐了吐小舌頭,菜菜好吃,那也是以後的事情了,現在還是冰激凌好吃.

沈浪端過來兩杯酒來到格里高利面前,他還站在這里發呆.出了實驗室,他手腳都不知道往哪里放的,如果不喊他別的地方,他能一直站到天黑.

"出來坐坐."沈浪道.

"哦,謝謝爸爸."他跟在沈浪的身後,來到陽台之外.

父子倆人在陽台的躺椅上坐下來,沈浪遞過去一杯酒.

格里高利本能地接過,如同喝咖啡一樣,直接喝了一大口,然後猛地一顫.

這……這玩意是什麼?這還是他第一次喝酒,三十幾歲了第一次喝酒.

他酒量淺得很,喝下去之後直接就半醉了.

"哇,這東西是魔鬼,我一定一定要少碰,他會扼殺我的智慧,我的時光."格里高利道,但剛說完又喝了一大口.

沈浪道:"藝術家卻很喜歡這個."

格里高利道:"藝術家需要瘋狂,而我們科學家需要理智."

沈浪道:"我是一個瘋狂的人,姜離是一個理智的人."

格里高利道:"未必,我倒是覺得姜離比您還要瘋狂,只不過瘋狂到了極致,就像是理智之人.一個徹底的瘋子,他往往是安靜的."

酒精果然是一種奇妙的東西,竟然讓格里高利都說出了這樣的話,否則平常他除了科學之外,半句話都不願意多聊的.

格里高利從來都沒有見過姜離,更沒有接觸過,但仿佛對他比較了解.

沈浪道:"上次我跟你說過的話,你有在意嗎?"

格里高利道:"結婚是嗎?我最近已經在尋找了,但可惜配得上我的人太少了."

呃?之前那麼羞赧的人,現在喝了酒之後,口氣都變狂了.

但是沈浪明白他的意思,他說的配得上,不是身世,也不是美貌身材,純粹就是智商.

沈浪道:"那你會因為愛情而結婚嗎?"

"愛情?"格里高利道:"是我們兩個人在共同的科研項目上,產生強烈的共鳴和吸引嗎?那一定要結婚啊,這樣的婚姻一加一大于二,我們完全能夠迸發出超級的科學火花."

呃,好吧,你覺得這是愛情,那也行.沈浪的家族足夠大,大得可以包容得下任何孩子,哪怕這個孩子有點奇怪.

"爸爸,我還想要再喝一杯,可以嗎?"格里高利問道.

沈浪拿過酒瓶,再給他倒了一杯.

格里高利一口氣喝掉了三分之一,然後道:"這東西是魔鬼,以後不能碰,不能碰的."

然後又喝了三分之一,真香果然是人類的真理嗎?

很快,第二杯酒又喝完了.

格里高利忽然認真地望著沈浪道:"父親,我非常非常感謝您和母親生下了我,讓我能夠有一段如此精彩的人生曆程,仿佛每一秒鍾都能綻放我的生命魅力."

喝酒之後,科學家變成詩人了嗎?

沈浪又給他倒了一杯,然後父子兩人碰了一下杯.

"我有很多個兒子,你的兄長沈野,非常出色,幾乎是天下最完美的帝國繼承人,他是我的驕傲."沈浪道:"現在,你也是我最大的驕傲之一,未來你對這個世界的貢獻會完全不亞于你的哥哥,甚至比他更高.未來有一天,有人誰說我是格里高利的父親.而不是說你是我的兒子,未來我會以你為榮."

格里高利又喝完一大口.

然後趴在桌子上一動不動,徹底喝醉了.

"爸爸,你一定要活著回來,一定要活著回來.否則我們都沒有未來了."喝醉的格里高利趴在桌子上,一邊哭,一邊道.

他這輩子還從來都沒有哭過,當然也沒有醉過.

沈浪揉了揉他的腦袋,然後返回到廚房里面,應該他燒菜了.

………………………………

接下來,一家人其樂融融地吃飯.

格里高利依舊醉倒在沙發上,呼呼大睡.

沈囡囡小丫頭氣鼓鼓地坐在爸爸的腿上,內心好後悔啊.

早知道今天的菜這麼多,這麼好吃,剛才就不應該吃這麼多冰激凌,現在小肚子都吃飽了,這些好吃的都吃不下去了.

而她的母親甯寒見狀,只說了一句:"活該!"

唉,果然是親生的啊!

"敬爺爺奶奶."

"敬甯元憲爺爺,敬外公外婆."

"敬媽媽,敬阿姨們,敬哥哥弟弟們,姐姐妹妹們."

一家人交盞,喝著低度數的葡萄酒.

聽到酒杯的撞擊聲,格里高利忽然猛地坐起來,端起眼前的酒杯,道:"敬爸爸,敬這個世界,敬未來."

然後,他又一飲而盡.

"這東西是魔鬼,不能喝,不能喝……"然後他又歪倒在沙發上,呼呼大睡.

沈浪道:"幺幺,你去拿出畫板,把今天這一幕畫出來吧."

幺幺猶豫片刻,然後點了點頭,去拿出了畫板.

她畫得非常快,也非常好.

僅僅不到半個小時,一整幅畫就畫好了,彩色的畫卷.

就是沈浪一家人吃飯的樣子,包括呼呼大睡的格里高利,包括坐在沈浪懷里,眼巴巴地看著大人們吃飯的沈囡囡.當然,還包括他自己,正在畫畫的自己.

而且更加玄妙的是,畫中的幺幺在畫畫,而畫中的畫,也是沈浪一家人在吃飯.

畫中有畫,畫中有畫,仿佛一直都要循環下去.

然後,幺幺給這幅畫取了一個名字.

《一家人的普通晚餐》.

對,是普通晚餐,而不是最後的晚餐.

為了完全杜絕出現最後晚餐的意味,她創造了畫中畫,無限循環下去,就代表著這頓飯永遠都吃不完.

就代表著,爸爸一定能夠安全地回來.

吃完飯之後,又吃餐後甜點,吃冰激凌.

而這個時候,沈囡囡小丫頭覺得自己的肚子已經有點消化了,有點要餓了,可是剛才好吃的飯菜都吃完了,氣死人了.

一家人,聊著最瑣碎的事情.

對于國家大事,半個字不提,對于沈浪即將進行的終極決戰,也半個字不提.

"當,當,當,當……"

鍾聲敲響了十下,晚上十點鍾了,沈囡囡都已經打瞌睡了.

沈浪笑道:"好了,今天時間也差不多了,我走了!"

"這就走啊."甯寒道.

"早點回來."雪萊道.

就仿佛沈浪只是出一趟遠門,而不是進行什麼終極決戰,決定世界命運的終極決戰.

"嗯,你們也早點睡."沈浪起身,朝著家人揮了揮手.

沒有任何囑托,沒有任何鄭重的分別言語.

"跟爸爸再見."甯寒道.

"爸爸再見."沈囡囡睡眼朦朧,迷迷糊糊地揮了揮小手,然後抱著媽媽的脖子,直接睡著了.

沈浪離開了天堂莊園.

"龍,我們該走了."沈浪道.

巨龍猛地沖出海面,但是卻沒有發出任何聲響,也沒有驚起多大的水花.

這要進跳水隊,十分都穩了.

沈浪盤坐在巨龍的北上,緩緩地飛離了怒潮城.

海面上,失落帝國所有的海怪全部浮出來,失落妖母帶著幾十萬海怪,整整齊齊跪下.

怒潮城內,大乾帝國尚書台和樞密院所有人,也都整整齊齊跪下.

一百多萬人跪下,卻又無聲無息.

沒有人山呼萬歲.

所有人內心祈禱,沈浪陛下這一去,他日還能歸來.

這一場終極大決戰,陛下若贏,他們還有未來.

陛下若輸,眼前這一切都灰飛煙滅.

走了,走了.

沈浪騎著巨龍,一直北上,朝著北極的方向飛去.

背後,姬龍兒不斷地追上來.

"回去,回去!"沈浪道.

姬龍兒停在原地一會兒,但是沒有過多久,又追了上來,但遠遠跟在後面.

"回去,回去!"沈浪和沈一龍,幾乎異口同聲道.

整整驅趕了五遍,姬龍兒才依依不舍地離開了.

沈浪一人,一龍,帶著五百枚氫彈,飛在九天之上,朝著北極飛去.

趕赴和姜離的終極決戰!

………………………………

注:女兒要上小學了,趁著暑假帶她出去玩,接下來幾天都會在外面,明天更是一直在趕路.所以下一章會到明天晚上了,敬請諒解,謝謝大家!

上篇:第671章:太祖沈浪!徐芊芊婚禮!(求月票)    下篇:第673章:沈浪姜離終極決戰!宿命(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