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梅府有女初成妃第27章用帕子的男人   
  
第27章用帕子的男人

g,更新快,無彈窗,!

梅開芍聽見聲音之後,柳眉皺了一下,然後伸手一扯黑帕,長發微甩,動作很是帥氣,她只看著小太監似笑非笑,眼底斥著冰寒.

那小太監有些被她那樣的目光嚇到,向後退了一步才陰腔怪調的道:"原來是梅家二小姐啊,還不快點來參見三殿下."

三殿下?

梅開芍偏頭望過去,只見那小太監身後跟著一群人,慕容寒冰就站在那中央,俊美非凡,被一干人等簇擁著.

"三殿下,日安."梅開芍用黑布隨意的把長發一束,語氣不卑不亢.

慕容寒冰把目光落在她身上,他慢慢地打量她,好像是第一次見到她,那目光里的審視意味使梅開芍不由得抬起頭,迎視上他的眼睛.

那雙眼睛皎如明月,亦有如月光般的淡遠疏離.

她略怔了怔.

慕容寒冰的視線已自她身上移開,看向身側模樣囂張的小太監,說:"你很得意?"

那小太監被問愣了:"小,小的……"

"她是秀女."慕容寒冰的聲音很淡,淡得聽不出任何的怒意.

但是熟悉他的人都知道,就這麼一句話,依然說明了他的不悅.

小太監砰地一下跪在了地上:"小,小的罪該萬死!"

說著,他啪地給了自己一巴掌:"小的罪該萬死!"

無論那個梅家二小姐以前如何,現在她是秀女,是皇家選出來的秀女!

三殿下要告訴自己的是這個!

"小……"

"夠了."慕容寒冰眸光如墨,音質冷冽:"僅此一次."

小太監叩了叩頭:"是!"

周遭的宮女太監們都看傻眼了,對梅開芍有了幾分忌憚.

那位公公是三殿下身邊的人,三殿下都這麼訓他,要換成是他們,豈不是會被扒一層皮來?

眾人暗暗地流著冷汗,幸好他們還沒欺負那個梅開芍!

梅開芍卻一臉的無所謂,那男人確實挺危險的,但是大家也不至于怕成這樣?

看到他,跟看到閻王一樣……

等等……

她的眼前為什麼會出現一只手.

而且那只手還挺好看,修長,白皙,骨節分明.

她想這樣的手拿槍殺人的話一定會很利落.

"臉上."男人的聲音響在耳側,冰得讓她回過神.

梅開芍順著他手指的方向擦了擦自己的臉,再看手指沾了些糕點渣……

"擦了它."男人的表情帶了一絲不耐,隨手扔給她一方黃色的帕子.

她以為只有女子才會用帕子,沒想到這個三殿下也用?

用帕子的男人……不是潔癖就是女氣!

用力擦了擦,就連呼吸中都帶著男人淡淡的體味,梅開芍一笑,把帕子遞回去:"謝三殿下的帕子."

慕容寒冰看著沾滿渣滓的黃帕,微微地褶起了濃眉.

梅開芍挑眉,這男人傻了?

"梅小姐!"一旁的小太監嘬了個牙花:"你怎麼能把一塊髒了的帕子直接遞給殿下!"

梅開芍反應過來了,笑笑:"那我日後洗好之後,再還給三殿下?"

按照一般情況來說,這男人一定會拒絕,既然他方才沒有接帕子,就證明他有著很強的潔癖,一個潔癖者絕對不會接受別人用過的東西……

"嗯."慕容寒冰看了她一會兒,低低地應了一聲.

"……"

啊?

梅開芍傻傻地站在原地,他居然沒拒絕?

生平第一次,她的推理出現了問題.

這男人似乎比自己想象的還要捉摸不定……

這邊梅開芍還在糾結與帕子洗不洗的問題.

那邊慕容寒冰已經由眾人擁簇著去了別的地界兒.

慕容寒冰走了幾步,回頭看她.

看到她皺眉的模樣,他的唇角靜靜一彎,如同高山上的雪蓮靜聲綻放,卻只一瞬,他的神情已恢複了淡然……

梅開芍聳了聳肩,算了,只不過是一個帕子,她洗一下又不會怎麼樣.

反正都要洗,干脆拿起來,一手插著衣兜,一手擦了擦額頭上的汗,那動作帶著痞氣,一點都不珍惜那帕子.

慕容寒冰自然是看到了這一幕,眸里的笑意漸漸淡去,只剩下了冰意.

小太監看的腿都軟了,這……這個梅家二小姐,簡直是膽子大破天了,竟敢這麼對待三殿下的東西,自求多福……

按照規定來說,每位皇子要逛至少一個時辰才能各自回宮殿,這也是與秀女們培養感情的途徑之一.

可三殿下只逛了不到半個時辰,就打了個哈欠,冷聲吩咐著眾人回宮.

可憐了那些癡癡念念想要一睹三殿下容顏的秀女們,尤其是梅太顏,她今天穿的是海棠連衣裙,外面套的粉色披風,嬌美豔麗的幾乎將一院的風景都壓了下去,可她足足在院子里逛了半天,卻連三殿下的影子都沒有見到.

當太監傳來消息說:"三殿下只偶遇了梅家二小姐一個秀女,就回宮了."之後,梅太顏那張美如花兒的臉變得陣陣發白.

"太顏姐姐."慕容長鴻今日穿的是便服,俊美邪氣,還未走到她身前,就朝著她揮了揮手.

梅太顏一掩先前的妒意,羞澀的笑了起來:"七殿下……"

"你怎麼還叫我七殿下."慕容長鴻的薄唇抿成了一條直線.

梅太顏很會哄人,淺笑的說:"這里是皇宮,我若亂了規矩,定會讓人抓了把柄,在宮外的時候,我哪一次不是叫你七弟?"

"說得也是!"慕容長鴻燦爛揚唇:"是本皇子想的太簡單,不過太顏姐姐你放心,有本皇子在,沒人敢抓你的把柄!"

聞言,梅太顏像模像樣的歎了一口氣:"那可不一定,我二姐她似乎對我有誤會,昨夜就……算了算了,只要我小心行事,她也不會拿我怎麼樣."

若是以前她這麼說,小魔王一定會熱血沖沖的拍板替她報仇!

可今日……

慕容長鴻卻有些過于安靜了一點.

那雙狹長的眸子看著她,邪氣的臉上帶著迷茫:"太顏姐姐,我一直在想你和那個梅開芍是不是有什麼誤會,她看上去也……也不像是那麼有心計的女子."

嗡的一聲!

梅太顏整個腦袋像是被炸開了,她沒想到一向站在自己這頭的慕容長鴻,竟會替那個小賤人說話!

她緊緊的捏緊了手中的方帕,僵硬的一笑:"殿下,您這樣講,是覺得太顏是在挑撥嗎?"

"不,不,不,本皇子沒那個意思."慕容長鴻連忙搖手.

梅太顏的一雙美目里釀著淚,要掉不掉的,像是在強忍著什麼:"我梅太顏做人一向能退則退,有時受了委屈也不會講出來,畢竟我不像二姐,是梅蓮生的女兒,殿下那般想我,也情有可原."

"太顏姐姐,你別哭啊."別看慕容長鴻是聞名京城的小魔王,卻最見不得女人掉眼淚,他這一慌,就趕緊朝著梅太顏的婢女秋霜使眼色.

秋霜跟在梅太顏身邊的時間長了,早就將自己主子的那一套學了個七成熟,她轉過頭去,輕輕地拍著梅太顏的肩:"小姐,你莫要傷心,之前二小姐的所作所為,奴婢都看在眼里,她處處你看不順,還總是追著大皇子跑,這些都是大家知道的事實,九殿下怕是一時糊塗,忘了罷."

秋霜這麼一說,慕容長鴻更尷尬了,之前那個梅開芍確實是又傻又花癡,可自從那日他聽了那首不知名的曲子,他總覺得那個女子似乎愛得很苦.

他也知道當年梅家鼎盛時,是怎樣的風景.

赫赫戰功,護國一方.

那時候,他還小,經常會看到大哥牽著那個梅開芍的手,去禦花園抓蛐蛐.

若是認真的說起來.

是大哥先拋棄當初的約定的……

梅太顏見慕容長鴻站在那里也不說話,心頭更火了,眼眶紅紅的說了一句:"殿下,太顏就先告退了."

慕容長鴻這才回過神來,一臉的嚴肅:"本皇子從未那麼想過太顏姐姐."

"當真?"梅太顏知道,不能鬧脾氣鬧太久,畢竟對方是皇子.

慕容長鴻點頭:"當真!"

梅太顏很快就破涕而笑,維持著以往大家閨秀,天真羞澀的模樣,又和慕容長鴻聊了幾句.

慕容長鴻話匣子一打開,邪笑盎然:"太顏姐姐,你若想讓三哥對你刮目相看,得從我九妹身上下些功夫,偷偷告訴你,這也是你們秀女要做的第二次比試……"

梅太顏靜靜的聽著,漸漸的嘴角彎出了一道絕美的笑……

慕容長鴻這次的態度,更加讓她堅定了要除去梅開芍的想法.

是時候讓那個小賤人嘗了嘗苦頭了……

咚……

梅開芍把葫蘆做成的瓢仍在古井里,無奈的笑了笑.

自從沒了菊香,她行動起來相對來說自由的多,不過像舀水這種事卻實在是做的有些不習慣.

在現代都是自來水,在古代還要自己在古井旁壓水……

皇宮就是這麼現實的地方,沒有後台的她,太監宮女們是不會來伺候的.

梅開芍把水打好,食指漫不經心地拿著帕子在水里繞過來繞過去,時不時地還打個哈欠.

"笨女人."藏在草叢里玉雕般的小人兒實在是看不過去了,憤憤出聲:"連帕子都不會洗!"

梅開芍順著聲音望過去,只見不遠處的雪梅下站著一個小小的身影,大約六七歲的模樣,穿的是帥氣的小騎馬裝,豔麗的紅色襯著她巴掌大的小臉,顯得越發颯爽英姿.

這是誰?

上篇:第26章閹了他    下篇:第28章小美女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