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梅府有女初成妃第29章來日方長   
  
第29章來日方長

g,更新快,無彈窗,!

原來慕容如煙,並未真的姓慕容.

當年梅家落魄了,新一代的戰將突起.

聶家一門親率十萬大軍,北上抗敵,戰功累累,為大湟立下了汗馬功勞.

聶家一脈單傳,到了聶准這一代,只剩下了女娃.

那女娃便是現在的九公主,慕容如煙!

前年年末,聶准夫婦大獲全勝,本來想養足精神再班師回朝,因為聶夫人懷了身孕,並不適合日夜趕路.

可慕容如煙太想念他們了,不斷的讓人寫信催促著他們快點回來.

聶准夫婦向來心疼這個女兒,便連夜抄著山澗小路,想著能早些回宮.

那一年,雪下得特別大.

車輪趕路趕的時間長了,一個控制不住.

那馬車一歪一滑,連車帶人都掉進了懸崖里.

父親溺愛,母親疼寵的聶如煙一下子就成了孤兒!

皇後當下便收她當了女兒,全朝必須以公主之禮相待,見如煙如見皇家.

其實皇後這麼做,一則是真心心疼這個可憐的孩子,二則是為了穩住聶家那些舊部.

可不管皇後怎麼努力,慕容如煙卻是性情突變,脾氣驕縱,唯有三殿下才能真正地管住她.

要是她擰起來比小魔王慕容長鴻的破壞力不分上下.

而不理世事的慕容寒冰似乎也只有在對待九公主時,才有那麼一點點的耐性.

所以,要想討三殿下和皇後歡心,最好的辦法先俘虜九公主的心!

梅太顏說完,嘴角重新浮出了笑意,只要她能和九公主搞好關系,想要整死梅開芍那個賤女人又有何難……

……

"阿嚏!"

是夜,剛剛從木桶里出來的梅開芍重重的打了個噴嚏,她慵懶的伸了個懶腰,正准備睡覺,還沒走到床邊,就發現自己房間的貴妃椅上多出來一個人.

是他?

他怎麼又來了?

梅開芍住了腳步,如墨一般的長發垂在身後,身上穿的衣服是古時的蝴蝶式睡袍,如火如荼的殷紅色,袖口很大很寬,玉臂露在外面,只顯得她更加的高挑白皙.

她挑眉看了一眼橫在貴妃椅上的男子,今天的他比昨天還要俊美,穿的是黑色的披風外套,衣領處是同色的裘毛,再加上他那性感的薄唇,微翹的嘴,撐著銀色面具的側臉,支著長腿的臥姿,若是放在現代都可以直接拿去拍海報了.

可梅開芍不是蘿莉,是女王.

這樣的畫面雖美卻也不至于讓她砰然心動.

最多也就是個欣賞.

她雙手環胸,身子靠在房梁上,食指放在唇邊,邪氣的朝著男子吹了個口哨:"閣下不請自來的功力倒是越發的嫻熟了."

男子沒有說話,而是慢條斯理的把左手伸出來,雙眸里帶著少許的玩味.

梅開芍這才看清楚他掌心里的東西,那,那分明是她不見了的肚兜!

梅開芍臉上一紅,上前一把就把那肚兜奪了回來:"無賴!"

"如果你是因為肚兜的原因罵我,你最好先看看你腳下踩的是什麼."男子語氣淡淡,修長的手指一指,神情慵懶.

梅開芍順著他的手指低頭……

轟!

她只感覺渾身的血液都沖到了臉上!

燒的臉頰火辣辣的.

她,她的褻褲怎麼會?

"喵!"趴在地上的野貓叫了一聲,翻窗躍出了房.

原來是野貓搞的鬼!

梅開芍低頭,胡亂的把貼身衣服塞進木盆里,回眸看著貴妃椅上的男子.

能這麼平靜拿著女子肚兜的人,不是太監就是變態.

很顯然,這男人屬于後者!

男子將手中的紫砂壺放下,沒什麼情緒的目光似有若無地落在梅開芍的臉上,緩緩移上去,見到她白淨的臉上一點點的紅起來,眼中閃過一絲極微的笑意.

梅開芍畢竟是秀女,這麼一個大男人躺在她房間里,若是被誰看去了,說都說不清.

她揚唇一笑,朝著男人踱步走過去:"或許閣下還不知道,昨天夜里也有一個人進了我的閨房,今天一早就被三皇子命人捉去了淨身房,差點做了太監."

"是麼……"男子神情淡漠的打了個哈欠,一點要走的意思都沒有.

梅開芍柳眉皺了一下,這個人怎麼軟硬不吃,油米不進?他就一點都不害怕?

再牛逼的刺客,也該擔心會被抓?

難道他進宮不是來行刺的?

"你見過那個三皇子了?"男子突然出聲,打斷了她的思緒.

梅開芍點頭:"見過了."

"感覺怎麼樣?"男子語氣淡淡,像是無意間問的.

梅開芍雙眸一轉,精明如初:"你沒事做,總打聽人家三皇子做什麼?想刺殺他?"

"沒有."男子執起紫砂茶壺,倒了一杯熱茶,明明是很普通的動作,由他做起來卻十分的矜貴,牙白色的指尖托著茶盞,漫不經心地來回把玩.

梅開芍挑著柳眉:"不是想殺他,卻對他關注度這麼高,你暗戀他啊?放棄,男男戀是沒有結果的."

她說得痞氣,吊兒郎當地靠在石柱上,為的就是想要把這人氣走.

男子的手頓了一下,抬頭看了她一眼,神色淡漠:"……我呆夠了,自然會走."

又被看透了,梅開芍撇了下薄唇,倒也不在意,拿過白毛巾來,一手擦著濕漉漉的長發,一手將她先前自己洗好的帕子,方方正正地疊好,放進了一個黃色的小盒子里.

男子看著她的動作,薄唇勾了幾分:"你似乎對這個帕子很寶貝."

"當然寶貝!"梅開芍煞有其事的說:"這可是三皇子用過的帕子."

"喔?"男子垂眸,吹著茶盞里的熱水,眸底帶了少許的光.

梅開芍一邊按著盒子,一邊嘀咕:"聽人說他用過的帕子非常金貴,裝好之後,再賣給其他秀女的話,應該能賣個好價錢,到時候……"

"你要拿去賣?"男子慢條斯理地打斷了她的話.

梅開芍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聽覺出了問題,竟覺得那里面帶了一絲不悅:"是啊,怎麼了?"

"呵……"男子冷冷一笑,帶著銀色面具的臉上,看不出絲毫的情緒:"沒怎麼."

懸在窗外的暗影卻聽的一陣冷汗,這個梅家二小姐竟連殿下最喜歡的帕子都敢拿去賣,還問怎麼了?!

真是……暗影伸手,這才發現自己的後背都濕透了.

"等一下……"梅開芍按住男子的手腕,側耳聽著外面的動靜,然後猛地出手,朝著窗外掠了過去!

暗影一個激靈,足尖輕點,滑出了十米遠.

他怎麼也沒有想到這個看上去慵慵懶懶的女人,警惕性會這麼的強!

梅開芍看著遠去人影,眉眼一勾,吹了吹手中抓著的細絲,薄唇微揚.

古代的輕功,還真是不容小覷.

再看橫臥在貴妃椅上的男子,俊臉上半點波瀾都沒有,他緩緩地從貴妃椅上站起來.

然後慢慢地朝著梅開芍走過去,他的腳步有些緩慢,走路的姿勢卻十分優雅,似乎有些隨意.

擦身而過時,他側了下臉,冰冷的氣息吹在她的耳後:"女人,我們來日方長……"

嗯?梅開芍雙眸一眯,這是什麼意思?

男子緩步邁出木門,修長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了蒼茫的夜色中.

"殿下."吃了一驚的暗影整理好情緒,才從樹梢掠過,單膝落在了地上.

男子的眸子,微微的掃過地上的跪拜之人,嘴角一片冰意:"回寒宮."

"是!"

夜色越發的濃了起來,蟲鳴一聲高過一聲……

翌日.

眾多秀女又被召見入了宮門,這一次正位上坐著的只有皇後一人,她穿著鸞鳳裘毛外衣,頭戴珍珠發飾,眸光淡淡地從眾多小姐身上掠過,沉沉的聲音聽上去很是端莊:"你們應該都聽說了,九公主剛剛從塞外回來,一個人終歸是孤單了些,既然這些日子你們都住在苑里,有時間就多陪陪她.本宮就這麼一個女兒,雖不是親生的,卻喜愛的緊,若是誰能哄得煙兒開心了,本宮自然會給賞賜……"

在此期間,皇後提出來這麼一個要求,很明顯不像看上去那麼簡單,照顧九公主成功與否,很有可能會影響到這次的選妃結果.

所以秀女們都聽得非常入神,手中的帕子緊著,惟恐錯過一絲一毫.

唯有梅開芍有些心不在焉,低頭間懶懶地打了個哈欠.

反正也沒人會注意她,她也樂得輕松.

再加上今天一早,她就秘密找了個秀女,把三皇子的帕子換成了銀錠,心情自然好……

"三哥,你看那個秀女,都快睡著了."隱在宮殿暗處的慕容如煙拉了拉慕容寒冰的衣袖,聲音小小地說:"啊,我認識她,她昨天還把我拿在手上抖過來抖過去的,簡直可惡!"

慕容寒冰半倚在里屋的華榻上,隔著內飾的珠簾,淡淡地掃了一眼大堂處伸著懶腰的女子.

慕容如煙重重地哼了一聲:"連皇後娘娘交代事宜,她都不仔細聽著,看來,她根本就不想成為妃子!"

聞言,慕容寒冰瞳孔一縮,拿在手中的茶杯微微一滯,杯中的茶水蕩起了層層的漣漪.

慕容如煙奇怪地看著他:"三哥?"

"嗯."慕容寒冰語氣淡淡的應著,一臉冷漠.

慕容如煙摸了摸她的小鼻梁,不知道為什麼,她總感覺三哥剛剛有那麼一絲絲的生氣?

零零散散地過了半個時辰.

皇後要說的終于說完了.

秀女們從宮殿出來,都在盤算著如何結識九公主.

慕容如煙性子火辣,又愛惹是生非,就像是一匹難訓的小野馬,比小魔王慕容長鴻還難對付!

梅太顏走在低聲討論的秀女中間,旁人說什麼,她都是青澀一笑,美不勝收.

方媚兒同她對看了一眼,那眸底里分明帶著只有兩個人才能意會的笑.

梅開芍不動神色的將這一幕看在眼底,嘴角微揚,這場選妃大典何曾公平過?

如果她猜的沒錯,皇後應該已經替梅太顏引見過九公主.

至于方媚兒,皇後的表親外侄女,定然也早就得到過消息.

只不過是避免秀女們嫉妒,表面裝作無意罷了.

梅開芍伸手按住自己僵硬的脖頸來回的動了動.

梅太顏踱步走來,擦肩而過時,很低的一聲嘲笑:"姐姐,你可要加油了,前天你那麼的出彩,今日若是拔不得頭籌,會讓旁人嗤笑你只是一時好運的."

上篇:第28章小美女    下篇:第30章唯一的愛好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