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梅府有女初成妃第40章考題   
  
第40章考題

g,更新快,無彈窗,!

看著梅開芍沉吟的樣子,炸毛的小貓咪不住跺腳:"哎呀!你倒是說話呀!"

梅開芍伸手把玉雪可愛的慕容如煙拎起來,夾在腋下就走,跟搶親似的,語調平穩:"我好像忘了看請帖."

她大跨步的樣子極其帥氣.

小小的慕容如煙從她肩膀下邊探出頭來,大大的眼睛瞪得跟銅鈴一般:"你是說,你自己忘了去?"天吶!這世界上怎麼可能有這樣的女人?她真的是來參加選妃的嗎?

兩個人沖回房間,正看到繡花的紙箋上十分精致的小字,寫著皇上邀請各位秀女到湖心亭一聚.

"現在去還來得及,你快點打扮打扮啊笨女人!我找到你時剛剛看到她們離開!"慕容如煙簡直氣的不行,這不是皇上不急太監急嗎?

梅開芍見天色確實還算早,秀眉一挑:"知道了知道了,管家婆."嘴角噙著一抹笑的樣子當真痞氣十足.她立刻換上了衣服.簡單的小裙子,利落清然的淡綠色,頭發用最簡單的方式束起來,配上小裙子顯得別致而新穎.

把慕容如煙看得一愣,扁扁小嘴:"下次煙兒也要這麼打扮."

慕容如煙帶路,兩個人到了湖心亭.

除了梅開芍,其他人都已經到達了那里.她姍姍來遲,幾個秀女私下里交頭接耳:"哎呦,這不是那個大花癡嗎?"

"噓噓,現在不能這麼說啦.沒看人家巴結上了小公主嘛!"

"可憐小公主年幼,竟然被這種女人欺騙."

大家你一言我一語,語氣里喊著深深的嫉妒和惡意.

梅開芍並不在乎.

她要選擇自己的對手,這些嚼舌根的人根本不配稱為她的對手!

梅太顏走到那幾個秀女面前,聲音很小,但卻足以讓所有人聽見:"幾位姐姐,你們都誤會我家二姐了.看在我梅家英靈的份上,請以後不要這麼說."

她神情溫柔似乎懇求,語氣不卑不亢,完全是一副維護梅開芍的樣子.

皇上還沒來,可其他皇子到了.

本來那幾個秀女說話的聲音很小,能讓旁邊的梅開芍聽到,皇子們聽不到.可如今梅太顏如此說,便每個人都知道了.

幾位秀女見梅太顏開了口,立刻住嘴不說了.

梅開芍嘴角噙著那抹痞痞的笑容,剛來就看了這麼一場好戲.她神情散漫,牽著慕容如煙的手緩緩走過去,動作帥氣至極.

"梅開芍,你來晚了."皇後已經到了,正在亭子的最上首坐著.她今日看上去似乎心情不錯,淡淡搖頭的樣子竟然有點慈愛.

慕容如煙一下松開梅開芍的手,沖到了皇後的懷里:"是煙兒不好,早上非要去找開芍姐姐玩嘛."梳著漂亮小辮子的小腦瓜一味往皇後懷里鑽.皇後無可奈何:"好了好了,煙兒最好最聽話,去那邊坐著."

然後又抬頭對梅開芍道:"你也坐."

"謝皇後."雖然嘴上說著謝謝,誰也沒從她身上看出半點謝謝的意思.大大咧咧就坐下了.動作卻那麼好看.

原來這湖心亭並非真的在湖心.而是在一個懸崖之上.周圍煙霧繚繞,飄飄渺渺的,宛如身處險境之中.很像湖中的水波蕩漾.

看來秀女們都沒聽說過皇宮之中竟然還有這處地方,不住看身邊的景色,嘖嘖驚歎.

梅開芍緩緩端著一杯熱茶,目光深遠,看著周圍飄渺的霧氣.

慕容燁一雙俊美的眸子不斷轉了一圈,卻落在了梅開芍的身上.他緊抿了自己雙唇.

這個女人自從上次見過之後,似乎跟從前再也不同了.

慕容燁伸出修長的手指,下意識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心里似乎有種自己也說不清的感覺.

"三哥怎麼還不來?"慕容長鴻耐不住無聊,站起來抻著脖子向遠處看,可早上的霧氣擋住了他的視線.

"稍微等等便好."皇後倒是不緊不慢的.

"皇上駕到--"

隨著小太監的聲音響起.皇上已經到了,身邊還帶著慕容寒冰.

他似乎剛剛睡醒,眼眸里空空的,沒有任何東西,略加慵懶的樣子更是迷人無比.

皇上走到座位上:"今日朕將宣布選妃的最後一個比試,題目就在這山上."

皇上向自己身邊的小太監點頭示意了一下.

小太監懷中抱著個炮仗似的東西,點燃了.

伴隨著長長的嘯聲,那只炮仗升空而去,遠遠炸開.

霎時云散霧收,顯露出這里原本的樣子來.

湖心亭的對面竟然是一個懸崖!

"都過來."皇上走到了懸崖邊上,眾人都跟在後面走過去.

懸崖邊的風不大,熏熏然,依稀能看到對面懸崖上的物事.慕容寒冰冷淡的眸子隨便看了一眼,心里便有了答案.

"這里形成了天然霧氣,每到正午時分才會完全散開.否則便看不清對面的東西."皇上指著對面山崖的一塊石頭:"那石頭後面貼著一副上聯.你們的題目是對出下聯."

也就是說,她們要先想辦法度過這個深澗到對面的懸崖上去!看到了上聯,然後才能對出下聯!

很多秀女霎時臉色慘白.

她們明白皇上的意思.

大湟國尚武,最後成為皇後的人,必須要有很好的武力功底.

飛過懸崖,測試的就是武功!

除了武功之外,恐怕要很好的對出那個下聯也是一個難題.

她們慘白的臉色已經說不出什麼來了,靜靜地等待著最後的結果.

這樣的題目,就算是幾位武功不錯的皇子們尚且需要思量.這一招當真是最好的淘汰方式!

梅太顏柔柔的笑容掛在臉上:"聖上,我們過去有什麼限制嗎?"

"沒有,只要你從這個懸崖渡過深澗到達對面的懸崖,就可以."皇上瞟了一眼身邊的梅太顏.早聽說梅家的這個姑娘武氣三段,這點事情對她來說應該不成問題.

皇上臨走之前又淡淡補充道:"時限為十天之內.十天之後宣布比試結果.如果有人覺得可以一試了,提前通報.每日正午時間,所有人都來見證比試的公正性."

梅開芍一邊琢磨著一邊走回去.

呵呵,這個皇帝出的題目倒是有幾分意思.天下有什麼東西能難得到她.這些東西都太簡單了.只是她已經恢複了三成功力是不能讓人知道的,只能另想別的辦法.

回到自己的房間時,推門的一瞬間她便感覺到屋里有人.

抬眸,正撞入一雙深邃無比的眸子里.

那人伸手環繞到她背後帶上了門.

梅開芍不躲,反而嘴角帶著笑意,痞氣十足地望著眼前的人:"怎麼?閣下來我這兒還來上癮了?"

男人的臉上罩著銀色的面具,冰冷的金屬光澤看起來魅惑性感,他鼻梁直挺,眼眸深邃:"要選妃了?"

"你怎麼知道?"梅開芍想起自己要調查他的身份,按照一個職業特警的素質,她抓住一點苗頭便步步逼問.

兩人的距離十分親密,再退一步是遠離,再進一步則身體挨著身體.空氣中浮動著奇妙的味道.

男人卻突然離開了這個距離,走到桌子邊坐下:"只要我想知道."

他回答的高明之極.

梅開芍面上的笑容更深了,她遇到了一個好對手:"哦?閣下想刺殺的人到底是誰,為何呆在皇宮里不離開."

男人顯然沒有什麼心情跟她繼續玩下去.不再回答她的問題:"你打算參加最後一場比試嗎?"

"當然參加."梅開芍回答的斬釘截鐵.

"哦?"低沉好聽的磁性嗓音里帶上了一絲玩味:"你改變主意了?"

她想當妃子了?這個女人,到底是什麼原因.

"沒有."梅開芍干脆利落的反駁:"我只是天生對難題有興趣而已."她給自己倒了一杯茶水,優哉游哉的喝著,欣賞著男人啞然的樣子.

"你可知道你是在玩火?"

男人突然欺身而上,鬼魅般的動作繞到了梅開芍的後邊.不顧她手中還拿著茶杯,直接把她身體翻轉壓倒.

茶水潑了出來.

茶杯咕嚕嚕滾到了地上,竟然還沒碎.

兩人之間的呼吸可聞.

梅開芍的臉色已經沒有那麼好看了:"你一而再再而三到我這里,是想怎麼樣.我已經說過了,我們的關系就止于那青樓.互相索取,本能需要而已.閣下不要再有非分之想."

男人低沉沙啞的聲音越來越近:"不想跟我有關系.難道你想和大皇子……亦或是三皇子?"

梅開芍無所謂地聳聳肩:"難道女人就一定要有男人麼?"

開什麼玩笑!她才不想做什麼皇後!

她天生是女王!要把男人踩在腳下的!

怎麼會亦步亦趨地跟在男人的後邊?

為誰守節?

男人手上的力道似乎更加緊了,眸子里似乎有什麼東西在燃燒:"你的意思是說,這輩子你都不需要男人?"

梅開芍不甘示弱,忽然露出一個無比粲然的微笑來,讓對面的男人看得心跳漏了一拍.可她接下來的話卻如同驚天霹靂:"需要的時候再找個不錯的,各取所需,比如你."

她伸手挑了男人的下巴.

帥氣的樣子仿佛她才是把人壓在身下的人.

明顯感覺到男人的身體僵硬了一下.

隨即,男人的嗓音更加低沉沙啞,似乎還帶著某種說不清的感覺:"那我現在就要各取所需."

上篇:第39章狠狠教訓    下篇:第41章試探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