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梅府有女初成妃第50章她贏了   
  
第50章她贏了

g,更新快,無彈窗,!

從十三歲那年起,他的宮殿里就會陸陸續續的出現很多侍寢的女子.

一開始的時候,他還很有禮貌的把她們"請"出去.

後來,直到他十六歲的時候,那些女子已經越來越火辣,根本不顧是誰派她們來的,也不再去想她們來這里的目的是什麼理由.

單單只是看到慕容寒冰這個男人,就想要得到他的寵愛……

那一次,慕容寒冰不再慵懶,直接把人丟去了青樓.

自從那天起,基本上就沒有女子敢這麼大膽了,嘗試著想要爬上三殿下的床.

別看這個男人平日里不問世事,漫不經心,看上去不是一般的慵懶,除了睡覺就是看書觀棋,可在戰場上,這個樣子的他卻能殺人于無形,思路清晰,用兵如神,勢如破竹,令對手措手不及,偶爾有不明真相的人冒犯他,他也會順便上前鞭尸,絕不手軟,還有就是,他的手段,很特別……

"本皇子再說一次,滾出去!"慕容寒冰的嗓音冷到了極致,響在空蕩蕩的大殿里帶著刺骨的冰寒.

兩個宮女顫顫抖抖的,都被嚇的頭皮發麻,可她們還是沒有放棄,其中一個伸出手來想要順著慕容寒冰的長腿站起來,順勢軟在他的懷里.

可還沒等她實施這個行動,眼前就出現了一把鋒利的刀,那刀鋒十分尖銳,像是輕輕一劃,就能割破別人的喉嚨.

宮女傻眼了,冷汗從額頭上冒了出來,脖頸上的疼痛是騙不了人的.

慕容寒冰卻只是彎唇笑了笑,那笑意並沒有達到眼底:"扔出去."

"是."站在慕容寒冰身後,手持寒冰刀的暗一,眼神麻木的看著那個宮女.

宮女這一下才明白到了什麼叫做真正的恐怖,噗通一下跪在了地上,響頭一下接一下的磕著,敲的大理石噹噹做響:"殿下,奴婢造次了,奴婢這就滾出去!"

慕容寒冰沒有說話.

暗一收回了刀,低聲對著那兩個宮女說:"還不快點走."

"謝,謝殿下的不殺之恩!"宮女們你摻我,我扶你的站起來,就那麼穿著薄薄的一層紗出了"寒宮."

慕容寒冰冷笑了一聲,慢條斯理的解開自己的衣袖,把長袍一扔:"拿去燒掉."

"是."暗一恭敬的垂頭,早在一開始他就料想到了這種結果,他家主子的外衫往往都是不准誰碰的.

好像除了梅家的那個小姐,還沒有誰能近過主子的身.

如果不是知道梅家二小姐就是當初青樓里的那個人,他還以為主子對她,有了別樣的情緒.

仔細想起來,主子或許只是不能原諒那麼隨隨便便就將他睡了,還把他當成小倌的女子……

如果不是這樣的話,他實在是解釋不出來主子最近的反常動作.

暗一深吸一口氣理了理思緒,轉身把價值不菲的外衫扔進了暖爐里.

爐火燒的正旺,外面就傳來一聲尖銳嘹亮的高喊:"皇上駕到!"

在殿內就能聽到屋外的人下跪聲和"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的群呼.

暗一聽見外面的動靜,趕緊叫人准備衣服,先給慕容寒冰穿上.

慕容寒冰倒是不著急,接過外衫來,低著頭,一顆一顆將瑪瑙扣子扣上,還沒穿好套在外面的貂皮裘毛.

只見大帳簾子一動,黃袍加身的中年男子就從屋外走了進來,跟在他後面的是一大堆的宮女太監.

皇帝也不管慕容寒冰在做什麼,直直的走到了主座位上,雄姿英發,雙眉如劍,眼若寒星,面如冠王,臉上帶著常年沉溺權威的嚴肅,好似一柄出匣之劍,閃動著攝人的寒芒和銳利的刀鋒之氣.

"你到底想要做什麼!"

嘭!

皇帝的手重重地拍在了木桌上,驚的整個木桌上的茶水點心都動了動.

人人都知道高宗皇帝從來都不輕易發怒,不管是在大臣面前,還是在眾多妃子面前,他的一笑一怒都是要達到某種目的才去做的.

然而今天,他是真真的生氣了.

他最最看中的皇位繼承人,竟然鐵了心要娶一雙京城眾所周知的破鞋進門!

這小子怎麼就不想想,他要是只能的娶了梅開芍,以後還怎麼能坐上正殿里的那個位置!

到時候,一定會引起朝廷動蕩.

身為皇子,不管是婚姻還是感情,都是用來經營人脈的.

他不相信這個混小子這麼聰明,會不懂這個!

所以,他才更加的生氣.

這個孩子,一直都是他最驕傲的孩子.

從小就展現了他不符合年齡的睿智和冷靜.

現在的自己已經老了,或許熬不過這個冬天了.

與其把皇位交給那些個平日里結黨營私的皇子們,倒不如交給他這個臭小子!

可他偏偏關鍵時刻這麼不爭氣!

"說話!"皇帝怒眉而望,濃濃的壓迫感,讓整個大殿都陷入了一片寂靜.

常年在皇帝身邊的伺候著的孫公公也是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攆著手上的帕子,悄悄的擦著額頭上的冷汗.

他心里還在想呢,咱家的寶貝三殿下吆,您可別在說什麼刺激皇上的話了,回頭在把皇上氣出個好歹來,肯定會下令宰了所有知道內情的人……最後倒黴的還是他們這些做小的奴才吆……

"說什麼?"慕容寒冰卻沒事人一樣打了個哈欠,即便面對皇帝的時候,也沒有半點的卑謙,只不過是比平時有禮貌了一點.

可即便是如此,皇帝還是有氣難消:"你非要選那個梅家二小姐."

"她贏了選妃賽."慕容寒冰聲音淡淡,聽不出任何的喜怒.

皇帝嘬了個牙花:"沒錯,沒錯,當初我們是打過賭,說過誰贏了選妃賽,你就選誰,可……"

"父皇知道我們先前的交易就好."慕容寒冰還沒等皇帝說完,就開口了,那樣漫不經心的態度,著實讓人看不慣!

皇帝壓下心中的惱意:"可朕也只答應過你,讓梅開芍進宮選妃,並沒有讓你選她."

"兒臣也沒有辦法,選妃賽,她贏了."又在陳述事實.

偏偏那樣的事實讓皇帝聽了都想破開大罵,你會沒辦法?你當年逃老子的選妃宴時用了多少借口和理由.你到現在了說你沒辦法?你是那種任由人擺布的人?!

皇帝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本來想要控制住自己的音量,可結果還是效果不佳:"你早就知道她會贏?"

慕容寒冰總要客氣一下,給皇帝的一點面子,所以他並沒有直接回答,而是平平的說了兩個字:"想過."

那就是知道了!皇帝咬的牙齒作響:"你就非要娶她為妻?"

"嗯."慕容寒冰聲音淡淡,沒有絲毫的波瀾.

皇帝陰霾的看著他:"為什麼偏偏是她,你應該知道,如果你選的是梅家三小姐,朕也不會如此阻攔你,那梅太顏才情美貌都屬上佳,最重要的是若你選她為妃,在這朝中你也不至于孤掌難鳴."

"她比較有趣."慕容寒冰略微抬了一下雙眸.

就因為這個原因?孫公公無奈了,心里又念了一聲我的祖宗吆,你就因為梅家二小姐比較有趣,要和皇上對著干?

果然,皇帝怒不可遏,立馬下令,"來人,上板子給朕打,打到他改口為止!"

眾人聽了皆是一愣,要知道從小到大,皇上從來都沒有罰過三皇子什麼,如今竟然狠下心來要打他板子.

杖刑的人互相看了一眼,略微有點不敢上前.

"還愣著干什麼,給朕打!"皇帝失手打碎了的一個茶杯!

"啪……"寒宮的大門立馬被關緊,不一會兒便傳出"啪,啪,啪……"持續不斷的板子聲,越來越響,聽得外頭的太監宮女們各個都心驚膽戰了起來.

這件事剛剛出,大皇子和皇後那邊就接到了消息.

皇後擺弄著手中的佛珠,只淡淡的說了一句:"那孩子一向心思沉,枉費了你父皇平日里百般疼愛他,如今他坐了錯事,倒也叫你父皇看清了他的面目.按照道理來說,你與寒冰都是母後的親生骨肉,奈何母後就是與他親近不來,選妃一事他也駁了你父皇的面.燁兒,你千方百計才擺脫了自己同那個傻子的婚事,千萬別在這時候犯糊塗.母後讓你選誰你便選誰,母後總歸是不會害你的."

"燁兒明白."慕容燁剛毅俊美的側臉上沒有一絲的表情,隱在長袖中的雙手卻緊成了拳.

為何三弟會突然之間這麼執著于那個女人.

偏偏讓他在意的並單單只是這個.

那個女人好像變了,變的和以前截然不同.

現在到了夜里,他經常會想起她曾經追在自己身後的樣子.

可等他再回過神來的時候,大殿里總是空空蕩蕩的,安靜的讓人心里發堵……

"燁兒,燁兒!"皇後皺起了柳眉,一連叫了好幾聲慕容燁的名字.

他這才回過神來:"嗯."

"在想什麼想的這麼入神."皇後的眼里明顯有了淡淡的不悅.

慕容燁搖頭笑了笑:"兒臣只是在想,倒從來都沒有見父皇發過這麼大的火."

"這次確實是寒冰做的太過分了,等事情過去,你記得去寒宮走一趟,別總讓人說你們兄弟不親,你要拿出當大皇子的架勢來,懂嗎?"皇後笑著拍了拍他的手.

慕容燁自然聽出這話里的意思,薄唇勾出一道弧:"母後放心,兒臣知道該如何做……"

上篇:第49章青花陶白夜光杯    下篇:第51章選日子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