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梅府有女初成妃第51章選日子   
  
第51章選日子

g,更新快,無彈窗,!

然而,他們不知道的是.

皇帝並沒有真的打了慕容寒冰.

那些棍木一下又一下的落在慕容寒冰的身邊,發出了啪啪的響動.

皇帝站在他面前,像是蒼老了許多:"你選誰,朕也不勉強你,你總要和朕說句實話,你為何要選她."

慕容寒冰收斂了眉眼,對著旁邊的人吩咐:"你們先退下."

那些人看了看皇帝.

皇帝一揮手.

大大的寒宮里,只剩下了父子兩個人,相對而立.

慕容寒冰心不在焉你的轉了一下手上的玉扳指:"青樓的那個人是我."

饒是皇帝在震驚,聽到這個消息也不免的瞪大了雙眸.

慕容寒冰勾起了薄唇,那笑意里帶了絲絲的腹黑:"認真來說的話,她葵水還從未來過,算算時間,或許肚子里已經有了我的種."

"你!"皇帝伸出手來,指了指他,不知道是該怒還是該笑,倒是嘴角兩側已經開始向上彎了,那模樣竟有點孩子的感覺,可見慕容寒冰最後一句話起了多大的作用……

皇帝克制住自己上揚的薄唇,重重的輕咳了一聲:"罷了罷了,朕也不管你了,竟然已經決定好,就速速將人接來寒宮,梅家是個什麼地界兒,你不知道?"

"父皇,你看上去似乎很著急?"慕容寒冰的眼睛里帶了些玩味.

皇帝長袖一揮:"朕著什麼急,朕是替你著急,你以為誰都像朕這麼開明,你想娶誰就娶誰,別羅嗦,快點給老子把人娶回來!"

扔下這句話,皇帝就聲勢浩大的走了!

孫公公在外面站著,此時是看不明白了,怎麼就這麼一會兒的功夫,聖顏就由陰轉晴了,還晴的有那麼一點點燦爛?

"孫公公!"喜氣洋洋的皇帝開口了.

孫公公哎了一身,連忙小跑過去:"皇上,您說,老奴聽著呢."

"你去讓那些婚儀司的人選個最近的好日子送進宮來,越快越好!"皇帝聲音洪亮,這一刻倒又不像是壽齡將近之人.

孫公公應了一聲是,接著疑惑的看著自家主子,這是怎麼滴?剛剛還咬牙反對呢,現在竟然叫人選個好日子送進宮來?

暗一倒知道他們談了些什麼,畢竟他是慕容寒冰的暗衛,兩人說的話也一字不漏的進了他的耳.

他就站在慕容寒冰的身側,張了張嘴,猶豫了半響才道:"主子,屬下稟報給你的內容里並沒有葵水這一項."

他確實受了主子的命令,自從青樓那件事之後,時刻都在注意著梅家二小姐的動向.

可葵水……

"嗯."慕容寒冰淡淡的應了一聲,慢條斯理的從趴著的杖刑床上起來,伸手撣了撣身上並不存在的灰塵.

暗一看他那表情,這才反應過來,原來主子是故意那麼說的!

故意讓皇上誤會梅家二小姐懷了龍種?

"殿下,若是查起來,梅小姐那邊……"

還沒有等暗一把話說完,慕容寒冰便冷聲打斷了他:"查起來又如何?"他一邊向前走著,一邊勾起了薄唇,隱隱的帶了些笑意:"那女人遲早會懷上我慕容寒冰的孩子."

"是!"暗一垂眸,事到如今,他也猜不透了,自家殿下對那個梅家二小姐到底是什麼心思……

日頭漸漸升起,大湟都地處紅川高原,雖然已是隆冬,日頭卻仍舊猛烈.梅太顏抬起頭來,眉頭輕蹙,微微眯起眼睛,兩側的侍女見了頓時緊張的打起傘,遮在梅太顏的頭上.

梅太顏煩悶地一把推開,坐直身子,對著兩側的侍從揮了揮手,就靠在椅子的靠背上.

兩名孔武有力的大漢頓時恭敬小心的上前,一前一後抬起了轎子.

她的心情卻沒有一絲的好轉,心中算是恨極了梅開芍,當真恨不得立刻就整死那個小賤人.

母親叮囑過她,讓她這段時間安分點,別再讓皇後娘娘失望.

可她怎麼能咽得下這口氣!

聽說皇宮那邊已經開始下令,要選一個良辰吉日……

明明該成為皇妃的人是自己,卻被那個小賤人奪去了風光!

無論如何,她絕對不會就這麼輕易的算了!

慕容寒冰是她的,任何人都休想要搶走!

梅太顏雙瞳眯了眯,眼底閃過一絲最毒辣的光……

那個小賤人不是喜歡大皇子嗎?

那她就想辦法稱了她的心如了她的意……

……

晌午,鳥叫蟲鳴,屋外倒有了些冬雪初融的跡象.

梅開芍斜靠在貴妃椅上,雙腿微搭,側身撐著下巴,這是她回梅府的第二天.

第二天

她就失去了自由.

里里外外圍著一群人,明里暗里的不計其數.

這麼多雙眼睛盯著她,確實讓她有點束手束腳.

不過,機會是靠等來的.

她有的是耐心和他們耗.

外面的天氣冷,她躺著,他們站著,怎麼想有利的都是她.

梅開芍也會時不時的心血來潮一下,去去隔壁的院子,賞個花,吃個點心.

這一折騰來折騰去,有意的就磨去了那些人的敏銳感.

冬天本來就是個讓人乏困的季節,尤其是入了夜,冰天雪地的,沒有哪個人能在站在院子里一站就是一整天.

即便是武功高強的暗衛,到了晚上也會倦.

梅開芍起身,她身後的兩個丫鬟就會跟著起來.

"小姐,這麼晚了,外面冷,你小心受了風寒."凌子假意拿起一個裘毛披風,替梅開芍披上.

梅開芍打了個哈欠:"再冷也得去如廁,我肚子疼的厲害,木子提個燈籠,照著點路."

"是,小姐."木子和凌子對看了一眼,臉上的神色漸漸放低了防備.

梅開芍看在眼里,淺淺的勾起了薄唇.

她本來也沒想怎麼樣,只不過是想了解一下入夜之後梅府的布局,等到以後如果真的行動起來會有備無患一些.

屋外確實是極冷,大雪紛飛,雪花大片大片的打在臉上,帶著微微的冰寒和刺痛.

梅開芍走的不緊不慢,把這小路岔路們全部都記在了心里.

她確實也去了一趟茅房,坐在木椅上,一雙眸子精明無比.

瓷器那里的機關她還不能動,不僅不能動,她甚至還要裝作從來都沒有發現過它.

她不是笨蛋,不會天真的以為蘇夫人派這麼多人來,單單只是為了監視她.

書房里有明顯被翻動的痕跡,那就代表著他們曾經在找東西,找一件十分重要的東西……

梅開芍撐著下巴,手指有一下無一地敲在自己的長腿上,如果她猜想的沒錯,這件東西應該有著十分重要的作用,否則這麼多年過去了,梅乾豐他們還會對它念念不忘.

讓梅開芍不解的是梅乾豐每次看到蓮苑時,都會帶著心虛和害怕,像是在躲避什麼……

梅開芍正想著,突然一聲宛如貓叫的呻吟躥入了她的耳朵.

"嗯……老爺,別……別這樣……"

梅開芍站在遠處,雙眸含笑的看著這一幕,而後朝著身後的木子和凌子看了看.

木子的臉色還好,只是微微的皺起了柳眉.

倒是凌子有些坐立不安了起來,眸光湛湛,秋霜到底是怎麼搞得,怎麼和老爺……夫人那邊該怎麼辦?

她仔細想了想,又看了看木子:"木子……我突然想起來,房間里的熱水還沒備好,我去廚房舀些."

梅開芍知道她這是想去通風報信,而她要的就是一個通風報信的人.

梅乾豐在這里和蘇夫人身邊的丫鬟偷偷摸摸的親親我我,即便是再隱蔽的地方,也肯定早有人看到了,只不過礙于梅乾豐的身份根本沒有人去說.

要想讓蘇夫人知道,還必須木子或凌子跑一趟.

她們兩個是蘇夫人帶來的,不是梅乾豐的手下,說出話來絕對能引起一陣波瀾……

她先前還在忌諱,有秋霜這樣的丫鬟做蘇夫人的幫手,又事事盯著自己,她放開不了手腳.

如今……既然讓她抓住了機會,她就勢必讓她們陰溝里翻船!

果然不出所料.

蘇夫人風風火火的來了,散發披肩,里面穿的是古時的睡袍,外面罩著一件深紫色的貂皮裘毛披肩,穿的是棉鞋,她並沒有帶多少人,手指撥弄著佛珠,臉上是怎麼都掩蓋不住的怒意……

然而此時的梅乾豐早就全然沒有了往常的戒心.

上篇:第50章她贏了    下篇:第52章看戲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