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梅府有女初成妃第59章一箭雙雕   
  
第59章一箭雙雕

g,更新快,無彈窗,!

"我的事,我自己會處理好."慕容寒冰雙眸徹底冰了下去,也不知道慕容長鴻哪句話惹到了他,他目光寒過來:"倒是你,也該收收心,好好聽父皇的話,選個妃子."

"哎?"慕容長鴻一聽這話,急了:"三哥,你說這句話是什麼意思?你不是一直不贊成這麼快就完婚嗎?你不是一直和我站在同一條戰線上,抵抗父皇的逼婚嗎?你不能這麼立場不堅定!"

慕容寒冰冷冷的看著他拽著自己手臂的手,語氣淡淡:"松開."

"三哥!"慕容長鴻一臉的懊惱,卻又不敢真一直拽著慕容寒冰,他怕會被他的無影腿踹飛……

不過,他到底是說錯了什麼,竟惹的一向從來都未曾和他發過脾氣的三哥,這麼惱他?

暗一看著被甩在身後的慕容長鴻,面無表情的搖了搖頭,眼底劃過一絲同情,這七殿下平日里聰明,怎麼偏偏到了關節時刻就笨了呢,那虎符是隨隨便便就能讓的嗎.

慕容寒冰好似看透了他的想法,冷冷的笑了一聲,心道:你也聰明不到哪去!

還沒出冬的京城,天氣格外的冷,北風呼嘯而過,盛開著的雪梅隨之搖擺.

梅開芍穿著大紅的裘毛披風,走路的樣子慵慵懶懶,手上暖著一個小手爐,漫不經心的打著哈欠.

慕容燁深邃的眸,刀刻般的五官,沒有一絲的變化,只神色冷冷的往前走.

梅開芍說慕容燁聰明,確實有道理.

他哪里都沒有去,步伐堅定地踏進了梅蓮曾經住的苑子.

這個苑子里,挖了一條湖水,湖里栽種著許多蓮藕,一到夏天便會有大片大片的蓮梅長出來,盛開出朵朵傲放的白蓮.

走進熟悉的苑子,慕容燁一時之間有些恍惚,那個時候他還小,也不過是十歲,而跟在自己身後的這個女子更小,比他小了整整六歲,連走路都走不安穩,粉嫩粉嫩的叫著他燁哥哥,像個糯米團子,可愛俏皮的很.

他還記得她喜歡揪著他的衣角,而他也喜歡被她跟,甚至還對她說過:以後,那你只能這麼跟著我!

她昂著小臉,天真的問他為什麼.

他的占有欲作祟,彎腰捏住她的小臉說:因為你是我的妃,我一個人的妃.

那一瞬間,她笑了,燦爛的像是陽光,扯著一排透亮的小白牙,重重的點著她那顆小腦袋:我以後只跟著燁哥哥,不跟著別人!

然而,誰都沒有想到,兵權天下的梅家會墮落的這麼快.

童言終究是戲言……

慕容燁轉過頭去,看著她平靜到沒有波瀾的臉,手指有些發僵,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竟會脫口而出:"這些年來,你過的好嗎?"

梅開芍褶了一下柳眉,忽的笑了,帶著幾分嘲弄:"殿下,開芍這些年來過的好與不好,你不是比任何人都清楚?"

慕容燁身形一震,他確實比任何人都清楚,有時候那些人欺負嘲笑她,也都是因為他.

他只是想讓她別再那麼死死地纏著他,偏偏她不肯聽,他也只能用些手段……

梅開芍才沒興趣知道這個渣男在想什麼,她清楚的明白這幅軀殼對慕容燁還有留戀,因為兒時的記憶太深刻了,當她和他一起走進這個院子的時候,眼前浮現的都是兩個人兩小無猜的親密.

他與她曾經是京城里公認的金童女玉.

朝中上上下下,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她梅開芍是他慕容燁的妃.

他告訴自己,沒有關系,有燁哥哥在.

他還告訴自己,以後你只需跟著我一個人.

梅開芍照做了,傻傻的執拗的跟著他,傻到淪為了整個京城的笑柄.

而他並沒有成為她的支撐,反而被時光磨成了一把利劍,從她背後執刀而入,殺得她片甲不留.

如果說當初是他把她抱到了山頂,承諾給她最美好的風景.

那如今,他一個撒手,讓她摔得頭皮血流.

梅開芍眉眼間帶出深深的不屑,這樣的男人,根本不值得她梅開芍余情未了!

慕容燁張了張嘴,想要說點什麼,當他看到她臉上的神色時,又覺得到了現在這種地步說什麼都沒有用.

他知道她對他是真心的,可他絕對不能迎娶一個對自己沒有幫助的孤女.慕容燁鐵下心來,向前跨了一大步,朝著記憶中的書房走了過去.

梅開芍柳眉微皺,本來不想搭理他的心思,卻轉了個彎,聲音平平的開口道:"殿下可記得,我母親最愛在蓮池里撐船?"

慕容燁當然記得,那時候他比梅開芍要大,雖是十歲的年紀,卻是生在帝皇家,早早就懂得了識斷字,記憶超群.

"要不,我們去那里看看,說不定能發現什麼?"梅開芍提議著,而後轉身,朝著池塘走了過去.

慕容燁也轉換了方向,深邃的黑眸里閃過了一絲光芒.

梅開芍自然是沒有放過那道光芒,越是這樣,她越是要把母親留下來的東西保護好,不讓任何人發現.

現在她的目的已經達成了,把大皇子的注意力引到了池塘上面之後,神色重新變得慵懶了起來.

慕容燁卻著的仔細,雖然他沒有彎腰也沒有低頭,但是看他那雙犀利的眸子和手指一寸寸的劃過木舟,便知道他對"寶貝"很在意.

梅開芍不動神色的把這一切都看在眼里,安靜的站在船頭.

兩人乘著一方扁舟,遠遠望過去,竟給人一種親密無間的錯覺.

烈烈長空下,湖水雖然沒凍上,卻泛著一層白茫茫的霧氣.

慕容燁一身錦衣玉袍,黑眉黑發,俊美非凡.

梅開芍就站在那小船中央與他離得極近.

兩個人,一個抬眸,一個低頭,遠遠的看上去竟然有些對眼的味道……

踱步走進蓮苑的慕容寒冰,略微掀了一下眼皮,修長的手指漫不經心的劃過指間帶著的扣戒,卻是能切割寶石的尖銳.

一雙眼睛仿佛見不到底的深淵,禁欲系的一絲不苟在他身上表現得淋漓盡致,身上是有一種慵懶中透著頹廢的清冷氣質,猶如塵封已久的冰雪……

隨後而來的眾家小姐們也看到了這番景象.

方媚兒笑意濃濃:"我說什麼了,開芍姐姐肯定滿意這樣的安排."

"你們猜猜她會和大皇子說些什麼?"她轉過頭去,眉眼帶笑.

大家小姐們各個拿著帕子掩唇低笑,其中不乏有幾分嘲諷之意.

四皇子冷哼了一聲:"能說什麼,無非就是想讓大哥點她為妃,她對大哥余情未了也就罷了,還非要表現出來,本皇子還從未見過這樣的女子,臉皮厚到能拿城牆門來量了."

此時,梅太顏也走了過來,看了一眼站在旁邊的慕容寒冰,輕輕一笑:"你們別這麼說,姐姐她是真心喜歡大皇子,只不過現在這種時候,也不太適合再提什麼."

眾人頓悟,覺得失了口,紛紛住了嘴.

慕容寒冰還在原來的地方站著,周遭的議論讓他擰了下眉,冷冷的風打在身上,手指有些冰涼.

耳邊又響起了慕容長鴻的聲音:"三哥,你想爭權肯定有的是辦法,也不至于惦記她那張虎符.你看,她從小就喜歡大哥,現在她又不傻了,沒准大哥真能看上她,嫁給大哥的話,她也不至于那麼可憐."

她從小就喜歡大哥……

呵.

慕容寒冰冷冷的勾了勾薄唇,像是漫不經心,一只手松了松衣領,另一手慵懶的垂在身側,眸色里溢出一絲潑墨般的寒光,看上去倒像是在笑.

可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並不是在笑,而是……

"三哥……"了解他的慕容長鴻,手腳有些發僵,三哥這是怎麼了,怎麼突然之間就這麼大的火氣?他可是一直乖乖站在這里,沒有說話啊!

梅太顏也觀察著慕容寒冰的神情,朝著方媚兒使了個眼色.

方媚兒笑意款款:"瞧,開芍姐姐笑的多開心,我都不忍心去打擾她和大皇子."

"媚兒."四皇子看了她一眼,言語中帶著警告:"大哥天生尊貴,斷然不會再和梅開芍這樣的女子有什麼牽連,你不要在說了."

方媚兒咬了咬薄唇,似是在為難:"我只是想讓三殿下看清楚她的面貌,這女人從小就沒廉恥心,現在明明和三殿下有了婚約,卻還和大殿下走的這麼近,她這分明是腳踩兩條船……"

"媚兒!"四皇子低聲呵了一句.

方媚兒懂得見好就收,性子剛烈的她也故作驚慌的住了嘴.

只不過那一瞬間,慕容長鴻覺得四周的空氣更冷了,像是凍成了冰霜一般,寒到了骨頭里.

梅太顏十分滿意現在這種情形,朝著那邊輕輕的喊了一聲:"開芍姐姐,你還是快點上來."

聽到這邊的響動,梅開芍回眸,接著柳眉微皺,看了看和自己近在咫尺的慕容燁.

忽的一笑.

早在剛剛,她就知道了梅太顏的心思.

方媚兒突如其來的提議不可能會那麼簡單.

而且那時候她的態度很急切,急切的有些反常.

她們這麼做,為的就是要讓慕容寒冰看到她和慕容燁在一起.

更為了讓眾家小姐們看看,她是如何的"水性楊花."

她知道,卻還是踩了進來,全面配合她們的計謀.

不僅僅是為了要阻止慕容燁發現書房,更多她也想能讓慕容寒冰借著這一次的機會取消婚約.

這樣做,似乎對慕容寒冰不太公平,但是她真的不想嫁進皇宮.

而且慕容寒冰也應該不想娶她,按照現在朝中的局勢誰都不願意娶她,娶了她就等于在拿自己的仕途開玩笑.

除非那個人真的不想做皇帝.

可是慕容寒冰那樣的人,有著天生的帝王之相,又擅長行軍打仗.

這樣的一個男子,心中能不裝著家國天下嗎?

梅開芍一分析,又覺得解除婚約對誰都好,就意思下的配合了一下梅太顏的詭計……

上篇:第58章陪她喝茶    下篇:第60章恩將仇報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