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梅府有女初成妃第75章打上門找陪練   
  
第75章打上門找陪練

g,更新快,無彈窗,!

陽光微斜,暖洋洋的廣寒宮里,慕容寒冰半倚在雕花紅木貴妃椅上,眼皮微抬,狹長好看的眸子里似乎帶出了一絲笑意,配著他低沉性感的嗓音十分的好聽:"努力吃窮我?"

"那個……梅小姐是這麼說的……"暗二卷著袖子擦額頭,他都數不清這是他幾天第幾次做這個動作了.

慕容寒冰把玩著指間的黑玉扳指,薄唇勾出玩味:"我倒要看看她要怎麼吃窮我,吩咐禦膳房,今日多做些蘿蔔."

"嗯?"暗二不解:"殿下不是最討厭吃胡蘿蔔?"

慕容寒冰又笑了起來,意味深長,邪氣盎然……

到了用晚膳的時候,梅開芍瞪著一桌子的蘿蔔宴,看看面色如常的慕容寒冰,再看看碟子里越來越多的胡蘿蔔絲,胡蘿蔔糕,胡蘿蔔團,頓時覺得吃飯神馬的一點都不幸福!

"看著本殿做什麼."慕容寒冰一手撐著下巴,向著她挑了下好看的眉頭:"多吃點."

梅開芍把筷子放下,輕輕的笑了起來:"還是殿下吃,我最近有點重,正想著要減點肉."

"胡蘿蔔不長肉."慕容寒冰慢條斯理的又給她夾了一筷子菜,邪魅入骨:"而且……本殿比較喜歡肉多的女子."

"呵呵,呵呵呵……"梅開芍嘴角微彎,你怎麼不去喜歡豬!

"多吃點."慕容寒冰絲毫沒有把她幽怨的眸光放在眼里,一筷子接一筷子的菜放在她的盤子里.

梅開芍埋頭,使勁兒的吃啊吃,吃到最後變成一只徹徹底底的紅眼兔.

而養兔子的三殿下表示很滿意,大掌一揮,讓她走了.

站在暗處觀察著這一幕幕的暗二,抬頭望著染上夜色的天,他家殿下每次看上什麼東西,都會這麼的……嗯……不太正常.

"繼續跟著她."慕容寒冰的語氣很淡,俊美的側臉在微露的月光下,棱角分明,冰冷如霜,叫人看不透心思……

入夜,雪花飄落,冬梅搖曳.

梅開芍早早的就睡下了,凌子和木子照例被叫到蘇夫人的苑子.

沒有人知道,就在她們走後.

珠簾下的床榻微動,本該隆起的棉被下,裝的竟是一個棉枕.

而也是在這一天.

京城名列前茅的武學世家……方家,來了一個不速之客,她穿的是乞丐服,臉上帶著銀色面具,長發不束不紮,隨意的披散在兩側,只露出一雙狹長的眸子,分辨不出來是男是女.

看門的守衛上下打量著她,眸光里透著鄙視:"你一個小乞丐,想挑戰我們老爺,得了,哪涼快哪呆著去."

梅開芍也不惱,只是一個轉身飛腿,腿風凌厲,如刀刺骨.

嘭的一聲!

方家的大門被硬生生的腿風斬開一個大大的洞.

看門的守衛徹底愣住了,傻傻的看著旁若無人般向前走的梅開芍,嘴巴緩緩的睜大……最後,急急的小跑著跟上去,大聲的喊著:"來人啊,來人啊!有人來砸場子了!"

在京城,每個武學世家里,都會有自己特有的陣法,圍成這些陣法的便是家族里特殊供養的死侍.

守衛一聲大喊,便見幾道黑衣掠過樹梢,飛身落在地上,將梅開芍圍困在了大院的中央!

他們有點像是少林寺的十八支羅漢,手上拿著打狗木棒,穿的是統一的黑袍,臉上帶著濃濃的煞氣.

木棒旋風而下,夾著沖天的狠勁兒.

梅開芍一個側翻,纖細的手掌撐著地面,躲過迎面而來的木棍,身上像是帶著淡淡的風,將棒中的戾氣全部都從大化小,從小化無.

她身體周圍繞著風,嘴角掛著慵懶的邪笑,人如魅影,穿梭在道道黑影中央,長發微動間,手指抓住木棍,一拉一扯間,風向泗湧.

方家所有的侍衛都出動了,卻也插不上手,只在一旁看著,人影糾纏間.

只聽啪啪啪啪的幾聲響動!

那十八道黑影,一個接著一個頓住了身形,手中的木棍應聲而斷,等到反應過來的時候,膝蓋的痛楚已經像是針紮一般,從腿間蔓延到了全身!

"不是!"

"怎麼會這樣!"

"那個小乞丐是怎麼出手的?!"

侍衛們面面相覷,不可置信的揉了揉眼,看著抱腿卷縮的黑影,心中掀起了波濤巨浪!

方家的十八羅漢陣雖然算不上是京城頂尖的陣法,但是也是不容易對付的大陣.

沒有破水的武氣,根本不可能這麼輕易就將陣法破除!

難道!

這個小乞丐的武氣已經在水級之上了?武氣三段!

怎麼可能?

但凡是超過武氣三段的人都會在皇宮進行實名制記錄.

因為大多數人都會停留在火級,很難往上升.

可沒聽說過,哪個乞丐升到水級之上了啊?

在大湟除非是那些武學世家能做到這個地步……當然也偶爾會有資質上佳的平民百姓或許會突破進階.

但是一般來講,那樣的情況少之甚少!

天下武學之大,混進江湖,連帶京城貴族.

沒有哪一個打破過這種規格.

可現在在他們眼前竟出現了一個摸不清底細的小乞丐!

非但如此!

她身上像是沒有散發出任何武氣出來!

如果她真的水級,為什麼察覺不到任何的水氣波動!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這一次,你們看清楚了嗎?"

"沒有,速度太快!"

"他手上沒武器?"

"沒武器."

"這是第幾個陣了?"

"第四個!"

"他媽的,去通知老爺!"

"等等!"

"什麼?"

"他走了!"

"走了?"

方家大院已經沸騰了,吵吵鬧鬧的撞成了一團,看著飛身掠上樹梢的人影,不服氣的咬著牙.

"下來,你給我下來!"

圍牆下的侍衛們武動著手中的打刀狠狠的叫囂著.

立在房瓦上的梅開芍只是勾唇一笑,字字清晰,清冷如風:"謝謝陪練."

謝謝陪練?!

他媽的,這小乞丐來這兒,是把他們哥們當陪練的了!

"陪練?"北京城響當當的方大將軍,死死捏著手中的茶盞,面無表情的聽著下人的稟告,一雙眸子沉了又沉,像是怒火染上之前的平靜.

侍衛們不敢出手,只低低的磕著頭.

十八銅門陣更是被破的七碎八散,狼狽的不堪模樣.

方世超大步走到大院中央,濃眉的眉頭狠狠一皺,手中的茶盞也跟著飛了出去,重重的摔在了地上,碎成了粉末!

"他是誰,什麼身份!"

方世超是真的怒了,他沒有想到在這京城,竟然還有人敢在太歲頭上動土,誰人不知誰人不曉他方家雖不是武學挺尖,卻和當今皇後沾著親戚.

在這京城西側也襯得上是橫霸一方的霸主!

可今天,居然有人趁著他進宮之際,端了他的老窩.

這也就算了!

陪練?

他堂堂方家是給一個小毛賊陪練用的?

方世超緊緊的攥著雙拳,頗為沉穩,眸光閃著毒辣:"給我查,查到之後,我要親自來會會這個小乞丐!"

"是!"侍衛們紛紛垂頭,連大聲說話都不看.

方家大院一片狼藉,說不出的氣氛凝重.

方世超像是想到了什麼,扭過頭來,低聲道:"今天的事,若是有人到外面去嚼了舌根,小心你們的狗命!"

"是!"

這一次答話的是伺候的丫鬟下人們,他們哆哆嗦嗦的跪在地上,顯然是被方世超的話嚇到了,根本不敢胡亂張望.

堂堂方家被一個不知名的小乞丐打的毫無還手之力,這件事若是傳出去了,定會讓放家淪為一個大大的笑話.

這京城中武學世家的攀比實實在在的存在,表面上互相恭維,背地了卻恨不得對方出點差錯.

這也是為何,梅蓮死前會受盡非議編排的原因.

當年,梅家一枝獨秀,武學霸天.

天下但凡愛好武學行軍者,都會拜在其門下,有些入了江湖,有些則跟隨梅蓮上陣殺敵,保國護土.

梅蓮一死,梅家軍就此隱藏.

沒人知道他們去了哪里.

每一個武學世家都想把他們爭取過來,為自己所用.

但是他們的忠心完全超乎了各大家族的想象.

當然也會有少許人留了下來.

可他們都心知肚明,這些人只不過是梅家軍的外圍人員,真正的將領絕對不會一命侍二主!

所以他們心中恨啊!

恨梅家倒了,竟還占著如此多的良將.

各大家族心照不宣將有意無意的將梅蓮傳的一無是處,多少也是想讓那些將領們知道,現在已經更朝換代,他們應該識時務者為俊傑.

可,那些內圍的將領並沒有動作.

據說只有拿到當年梅家手中掌握的虎符,他們才會一一出現,不為其他,只為舍身報義……

不過眾人都當虎符之事是謬論,與其費盡心思去找一張根本都得不到的虎符,倒不如贏得武氣測試,技壓整個京城來的實際.

現如今各大家族都把眸光放在了不久後要舉行的武氣測試上,平時都訓練的緊,暗地了叫著勁兒,誰也不服誰.

這要是外面的人知道了今天的事,那方家可不是就完了!

可讓方世超沒有想到的是,接連三天,不僅僅是方家,就連趙楚兩家也同樣經受了一個不知名小乞丐的掃蕩.

上篇:第74章亮瞎那群人的狗眼    下篇:第76章龍陽之好?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