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梅府有女初成妃第88章坑爹   
  
第88章坑爹

g,更新快,無彈窗,!

"呵呵."坐在客棧里的高宗皇帝不甚和藹的笑了起來,他狀似無意的飲了口熱茶,聲音淡淡:"沒想到梁愛卿竟有如此一個爭強好勝的女兒."

單單只是這麼一句話就讓隨行官員中的梁某嚇的額頭溢出了汗,想要伸手擦去,卻又不敢動.

高宗皇帝接著道:"爭強好勝到已經無視朕定下的法則了.公然呵斥朝廷命官,削了對方的官爵?梁愛卿,朕倒要問問了,誰給的你們這個權利!"

隨著最後一句話的出口,他手上的茶杯也跟著狠狠的甩了出去,砸在梁氏官員的身側.

啪嚓一聲巨響!

那姓梁的立刻雙腿一彎,"嘭"的一下跪在了地上,額頭不住的磕著:"皇上饒命,皇上饒命,臣教女無方,這才養出了她這般驕縱的性子."

說著,他抬頭來,看著坐在一旁的慕容燁,他是大皇子的人,大皇子應該會出言保他才對.

可誰知,慕容燁竟一動都沒有動,雙眸看著遠處,手指有節奏的敲在了茶杯側身,俊美的臉上沒有絲毫波瀾.

梁氏官員苦笑了一聲,嘴里盡是苦澀之意,是他太癡心妄想了,皇上是什麼樣的人,這個時候誰替他求情也就意味著誰會受牽連.

現在各個皇子都在爭奪儲君之外,大皇子一心向著權勢,又怎麼會去擔他這個麻煩.

到了這種地步,混跡官場的人都知道,梁氏沒救了.

果然,高宗皇帝一聲領下,先是命人摘去他的頂上花翎,又叫人開始秘密調查梁家以及他手下的所有官員.

高宗皇帝環視四周,只說了幾個字:"動作要小,副作用要低,若是有誰聽到了風聲,在場的這些人,朕一個都不會放過!"

這是在警告,警告他們不能通風報信!

人人都知道官場上,基本都是我關照你,你關照我,才能走的長遠.

梁氏那條線,肯定也有不少人會遭殃.

豈止是梁氏,他們的手下肯定也或多或少受到牽扯.

高宗皇帝今日的這番舉動,無意是給了大皇子那一派迎頭一棒.

這一棒打的還頗有技巧,不浪費什麼力氣就把人給收拾乾淨了!

因為他們都在這兒站著,外面連一個收到消息的人都沒有,想撤都沒辦法撤!

幾個大臣們對視了一眼,眸光撇向還在喝茶的大皇子.

此時的慕容燁眸光已經黯了下來,發白的手指扣在杯身上,俊美的容顏僅僅只是白了一瞬,便又恢複了往常的溫笑.

輸什麼都不能輸掉陣勢!

大臣們看他那模樣,也紛紛的安了心.

這一次的事情出的異常蹊蹺,往年皇上來觀看武氣測試總是愛微服私訪.

只有今年,一品以上的官員們全部都是臨時接到了陪同命令.

現在想起來,竟有一種早就設了局,就等他們來鑽的錯覺.

可……

皇上應該不會使出這樣的法子來才對,他們跟在皇上身邊的時間不短,對皇上也多多少少有些了解,他先拿誰,通常情況下都是直接提刀拿人!

哪里會用這麼溫和又陰狠無比的手段!

這背後出主意的人到底是?

幾個官員百思不得其解,心中只感覺到了一陣不安,想來想去也猜不到合適的人選,便更加的擔心起自己的處境.

而慕容寒冰從頭到尾只是慵懶懶的端著茶盞,修長的手指撐著下顎,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樣,清冷高貴的如同天界的神抵……

慕容長鴻朝著他這邊看了一眼,聰明邪魅的他也多少琢磨出味道來了,怪不得三哥提議讓父皇多叫些官員來.

賊,真是太賊了!

說起來,這次"落馬下水"的官家們,好像都是上次在賞燈會上譏諷過梅家二小姐那群人的爹爹們.

不,不會!

慕容長鴻狹長的桃花眸一挑,沖冠一怒為紅顏?

這詞還真不適合他家三哥.

而且這沖冠一怒會不會太晚了一點?

慕容長鴻滿臉的疑惑,目不轉睛的看著慕容寒冰

像是看透了他的想法,慕容寒冰轉過頭來,側過身在他的耳邊低聲道:"想要一窩全端,當然需要時間."

磁性般的嗓音里帶著沉沉的笑意,劃過耳側時,讓慕容長鴻徹底欲哭無淚了,他就知道三哥是個記仇的主兒.

阿彌陀佛,以後他說話一定得小心點,惹到誰都不能惹到三哥.

那些被調查的官員們就是太小看三哥了!

如果用動物來形容人的話,三哥無意是最擅長狩獵的蛇.

平日里懶散的不成模樣,可一旦你觸碰到了他的底線,他便會立刻豎起身子,凶猛攻擊,一口咬斷敵人的脖頸,不會給你絲毫的退路!

而梁家就是他一口咬斷的那個口子,只是立在擂台上的梁家小姐並不知道,梁家因為她的狂妄自大,已經開始被上面的人秘密查封.

她沒有收斂自己的氣焰,即便是輸了比賽,她還是不屑的朝著梅開芍冷笑了一聲:"不要以為你用手段贏了我,就是厲害了,呵……這只是剛剛開始,接下來,我的姐妹們會告訴你,現在的你是有多愚蠢……"

梁家小姐一臉冷傲的跳下了擂台.

方媚兒還不知道梁家已經失勢了,染著丹紅的手輕輕的拍在她的手背上,眸光里閃爍著惡毒的光芒:"妹妹不要生氣,你方才所受之辱,我們會替你統統都討回來!"

她說的不是我,而是我們?

梅開芍眸光一閃,心跟著漸漸的沉了下去.

她總覺得事情不會這麼簡單.

正想著,還沒有來得及坐回休息區喝杯水,清脆的聲音又響了起來:"我選梅開芍!"

梅開芍猛地回眸,看看台上神情高傲的官家小姐,再看看台下梅太顏嘴角的笑意.

不好的預感越來越濃.

第二場打完,梅開芍毫無疑問的勝出!

可勝出之後,她又遇到了和之前相同的情況.

第三場,有聽到了她的名字:"我選梅開芍!"

接下來,是第四場,第五場,第六場,第七場,第八場,第九場……

到第九場的時候梅開芍很明顯的已經打的有些吃力了,她和這些高段數的參賽者們不同.

她是從初賽區一級一級的打過來了,打到現在就算不累,也會渴也會累!

而且越往上打,對手就會越強.

就像他們所說,決賽里的參賽者們和初級賽區的選手們有著本質上的區別.

他們不僅僅招式凌厲,在武氣上也有一定的造詣,而且每個人和每個人的武氣的屬性都不同.

梅開芍必須不停的變化著自己的招式和戰略才能一路贏下來,其中的吃力艱苦可想而知!

"我選梅開芍!"

第十場,已經是第十場了,那些人從一開始就只叫梅開芍的名字.

分明就是想要通過這種方式來消耗掉她的戰斗力和體力.

在傻的人到了這個時候,也看出了其中的門道.

台下的熱血觀戰者們,紛紛面面相覷著,看向梅開芍的雙眸里多一抹同情之意.

這不明擺著是欺負人嗎?

而且還欺負的讓你有苦難言.

畢竟賽制上並沒有規定說,不能連續挑戰同一個選手.

可這也太過分了!

面對這種情況,慕容長鴻也跟著皺了皺濃眉,以前他沒少欺負這個女人,那時候還不知道自己竟然是這般可惡.

現在站在旁觀者的角度來看,他以前做的事情簡直……慕容長鴻不想再回憶自己以前做的過的混賬事,只是雙眸轉過來,看向慕容寒冰.

讓他意外的是,他那個一向不動神色的三哥,竟然褪去了那人前的慵懶,深邃如古井般的眸里閃過一絲冰寒的光芒,那光芒如同利刃一般,叫人看了都不由心涼.

三哥這是……生氣了?

"暗一."慕容寒冰笑了起來,那似笑非笑的嘴角上掛著一抹優雅的弧,雙目微沉:"去查查這是誰的主意,查清楚了,把剛剛那些上場的人記下來."

暗一恭敬的垂眸:"是!"

站在一側的官員們有些早已站不下去了,他們實在不明白三殿下是個什麼意思.

他不是從來都不管事嗎?怎麼今天卻開口了?聽那意思還有點來者不善的口味兒……

慕容寒冰也不理會旁人的詫異,神色淡淡的把玩著指尖上的黑玉扳指,狹長的眸子里除了濃濃的冰寒之外,竟帶著隱隱的殺氣……

梅開芍是他的人.

那小狐狸,只有他能欺負.

旁人,呵……

慕容寒冰冷笑了一聲,眯著一雙桃花眸,眼底浮光……

慕容長鴻被他笑的狠狠的打個寒顫,心想方媚兒她們這次可真是碰錯人了.

三哥這個人,他向來清楚.

竟然他已經選了梅家二小姐為妃,就一定不會允許任何人欺負她.

即便是三哥根本不喜歡那個梅家二小姐,娶她也只是為了應付父皇也是一樣.

那是他的人,旁人自然碰不得,但凡碰一下,必死無疑!

"梅開芍?"

裁判的官員們自然也看穿了這里面的彎彎繞繞,但是沒辦法比賽還要進行,在對方沒有觸犯賽制的情況下,即便是用的法子不太道德,也屬于是對方的戰術.

上篇:第87章殺氣    下篇:第89章以一對三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