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梅府有女初成妃第102章婚禮   
  
第102章婚禮

g,更新快,無彈窗,!

慕容寒冰一身做工講究的喜袍,袍子上繡著紫云龍藤,就連袖口都用最為複雜的金色邊紋勾勒著,顯現出了它價值不菲的繁華.

他身姿高大俊拔,面容清雋俊美,氣質卓爾不凡,修長白皙的手上攥著一根黑色的馬繩,修長的雙腿搭在戰馬兩側,一雙眸子深沉如黑潭,棱角分明的俊臉宛如冰雕一般的完美,大紅色的袍子映照的他的膚色更加的白皙,北風鼓動著他寬如兩翼的雙袖,這讓他遠遠看上去就像是來自荒蕪之地的皇族神抵.

在他的身後是一頂八人抬的大紅花轎,花轎後妝奩幾乎占據了半條街.

老百姓們爭相恐後的點腳尖,朝著這邊,嘴里發出嘖嘖的贊歎聲……

說來也是,天下無雙的三殿下,婚禮怎麼會不隆重宏觀.

只是沒有人不為三殿下可惜,現在的梅家二小姐雖然有出息了不少,卻也遠遠配不上三殿下.

"阿嚏!"梅開芍坐在悶不通風的花轎里,穿著華麗卻累贅得要命.

鳳冠霞帔的梅開芍對這場婚禮沒有什麼感覺,如果非要說的話,就是她很困.

天還沒亮,孫公公就開始折騰這折騰那,鬧的她根本沒有睡好,現在眼皮沉的發緊.

她想好好睡一覺,外面卻吹吹打打個不停.

幸虧她與慕容寒冰是協議完婚,誰也不互相干涉誰.

否則的話,她真不想在這里受這份罪.

梅開芍伸出手來,扯了扯衣襟,想好好透口氣;此時轎外正立著一些德高望重的老者與老婦在喃喃念著一連串語焉不詳的驅邪與祝禱.

她靜靜的聽著外面的響動.

終于沒有了念咒聲,一雙修長白皙的手朝著她伸了過來,那雙手上帶著黑色的手套,手套四周有些純白的戎毛.

像是想到了什麼,那雙手又收了回去.

慕容寒冰慢條斯理的把手套摘掉,放在左手上,重新伸出了手.

他的手指細長瑩潤,指甲粉紅透亮,泛著淡淡的珠光.

看上去脾氣很好的樣子,但周身卻縈繞著清華貴族之氣.

只這麼淡淡的站著,便自有一種讓人移不開視線氣質.

喜堂上一大半女客的目光流連在他的身上.

目光中有驚豔,還有歎息……

唯有梅太顏的嘴角充滿了冷笑,她帶毒的眸子,緩緩滑過梅開芍的腳底……

不出一會兒.

精彩絕倫的一幕就會上演.

如果當著武百官的面,梅開芍投向大皇子的懷抱,皇上會怎麼想……

呵呵,她真的是迫不及待想要看到那一幕了.

梅太顏的眸子從始至終都沒有從梅開芍的腳底離開,臉上帶著一抹說不出的得意.

這些梅開芍並沒有看到,她的頭上還蓋著紅色的蓋頭,若不是由他摻著,估計她連東南西北都分辨不清.

結婚本來就是個累人的事,更何況還是嫁給一個皇子,禮數多的比牛毛還要繁瑣.

梅開芍不發一言的走著,足下踩著厚底鞋,肚子又餓的很,還要站在那里聽一個接一個的大臣,嘴里說著恭敬的話,真真是找罪受.

皇帝和皇後就坐在喜殿的正中央,穿著龍袍鳳裙,臉上帶著得體的淺笑,淺淺耳語著,一派的祥和盛世.

只是在梅開芍敬茶的時候,皇後的眼中閃過一絲難以察覺的芒,她把茶杯接過來,細聲的囑咐了梅開芍幾句.

梅開芍輕笑聽著,反正有紅蓋頭遮著臉,她也不用做出什麼相應的表情,只適當的時候點點頭,落落大方,也識得禮數,哪里還有以前半分的癡傻.

武百官們都知道現在的梅開芍不同了,武氣測試那最後一場,幾乎讓她一戰成名,成為了整個京城爭相議論的官家小姐.

當廢物不再是廢物,當然會有很多人吃驚詫異.

但是詫異完過後,人們對她的印象還停留在她不分場合追在大皇子後面亂跑的情景

眾人表面上一團和氣不說什麼,實則心里已腹誹過許多次.

三皇子娶這麼一個破鞋進門,還真是口味特別了些……

不少大臣往慕容燁這邊看了一眼,慕容燁的臉上沒有什麼表情,嘴角帶著淡淡的笑,好似眼前的一切都與他無關,卻沒有人知道,那雙隱在長袖下的手自始至終都沒有松開過……

梅開芍本來就又累又渴,走到慕容燁身邊的時候,腳心下像是有什麼東西在啃咬她的腳一樣,一陣鑽心的疼痛感傳來,她的額頭上立馬布了一層薄汗.

那樣突入起來的疼痛感,讓她的身子略微向前傾斜了一下.

她咬緊了薄唇,身形晃了晃,她知道她不能在這個時候出了一點差錯.

上百只眼睛看著呢,就算是疼,她也要忍下去!

梅開芍穩住身形,眸光一湛,並沒有做出什麼失禮的事來.

慕容寒冰皺了下濃眉,大手扶住她纖細的腰,狹長的眸子掃過她的腳下,用只有兩個人的嗓音說道:"怎麼回事?"

"鞋子里有東西."梅開芍的聲音很小,淡淡的被掩蓋在了喧鬧的雜音里,大顆大顆的汗水順著她的臉頰滑下.

慕容寒冰就那麼靜靜的看著,眉眼清冷,如同刀刻一般棱角分明.

梅開芍聽不見他的聲音,心想這下自己只能硬撐了,畢竟還在大婚呢,卻沒想到下一秒,被他打橫抱了起來.

兩個人像是第一次離的這麼近,梅開芍聽著耳邊微動的心跳聲和四周驚訝的抽氣聲,臉上多沙有點燥熱.

這男人表面上看上去冰冰冷冷的,不通人情.

梅開芍還以為他會讓自己堅持下整個婚禮來,再做打算.

沒想到竟當著眾人的面,做出這樣的動作來.

梅開芍僵硬的身子緩緩柔和下來,鼻尖冷冽的檀香,一絲絲的躥進了脾肺里……

梅太顏遠遠的看著這一幕,捏著帕子的手,開始重重的用力,她什麼都計算好了,買通喜婆,讓冰蠶入喜鞋.

冰蠶一開始的時候一定不會醒過來,要等到梅開芍穿一段時間,它才會尋找目標.

它的身形很小,如果不仔細看的話甚至看不出來它的存在,更何況誰都不會拿著一雙喜鞋看來看去.

剛剛梅開芍的身子明顯的晃動了一下,肯定是冰蠶已經蘇醒,開始吸食她的血液.

本來一切都按照計劃進行的好好的,梅開芍肯定會忍不住那鑽心的疼痛,撲倒在大皇子里懷里.

沒錯,梅太顏心中的計劃就想要讓梅開芍在眾目睽睽之下穿著三殿下為她披上嫁衣,倒在她之前最最喜歡的男人懷里.

這樣一來,她倒要看看這場大婚還能不能進行下去,畢竟這可是有悖倫常的事.

可她千算萬算,唯獨漏算了一點,那就是三殿下慕容寒冰!

她以為以他清冷的性格,絕對不會主動碰到那個女子.

但她萬萬沒有想到的是,他竟會當著武百官的面,做出這麼不符合常理的舉動來.

梅太顏心中的氣像是被點燃的火,一撮接著一撮的升起,夾雜著濃濃的妒意.

憑什麼,那個賤女人憑什麼能得到三殿下的另眼相待!

"太顏."蘇夫人的聲音才她耳邊恍惚的響起.

梅太顏回過神來,只見蘇夫人已經拉出了她的手,若如不是這樣,她恐怕真的會走上前去,撕碎梅開芍那張狐媚的臉.

這一切本該是屬于她的.

無論是三殿下的疼愛,還是這十里的紅妝.

如果不是梅開芍也去參加什麼選妃,她早就和三殿下在一起了,哪里輪的上那個賤人!

"太顏……"蘇夫人深深的歎了口氣,伸手撫上她的手背,輕輕的拍了兩下,用只有兩個人才能聽到的嗓音說:"為娘明白你心中的苦,在等些日子,別看這個小賤人現在風光,為娘保證總有一天你的風光會大于她,並且能狠狠的將她踩在腳下."

梅太顏靜靜的聽著,一雙帶著惡毒的丹鳳眸,浮浮沉沉,像是化不開的沉夜,充滿了陰森之氣……

大婚還在進行,只是武官員們沒有一個不被慕容寒冰的舉動所震驚的.

就連高宗皇帝也是微微一愣,不過他很快就大笑了起來,爽亮的笑聲回蕩在喜殿之內.

"來來來,諸位愛卿,舉杯共飲!"

皇上發話了,沒有人敢不從,就連皺著眉的皇後,也得放下架子,跟著舉杯.

一杯喝罷,熱熱鬧鬧,歌舞升平.

慕容長鴻湊過來,邪魅不已的臉上帶著浪蕩不羈的笑:"沒想到三哥這麼急性,三哥,這可一點都不像你,這就抱上了?"

梅開芍就在慕容寒冰的懷里,自然也聽得分明,臉上的熱度更甚,卻也表現的落落大方,反正又西帕擋著,害羞也沒有什麼用.

慕容寒冰倒是沉得住氣,言語淡淡:"我抱自己的妻子有何不對,你若是羨慕也去選個妃,我會記得替你稟告父皇."

"三,三哥!"小魔王瞬間老實了,伸出手來攥著慕容寒冰的袖子:"你明明知道我不想選妃,還去父皇那說這些話!我錯了還不成嗎!"

慕容寒冰慢條斯理的看了他一眼:"松開."

"三哥……"慕容長鴻就怕讓他選妃.

慕容寒冰聲音冷了下來:"一會幫我擋酒."

"好!"慕容長鴻淚流滿面了,他本來只不過是想調侃一下三哥的,沒想到人沒調侃到最後還要淪為一個擋酒的小厮.

梅開芍雖然沒有看到慕容長鴻的表情,卻也能想象的出來,肯定是淒慘無比.

聽他那悶悶不樂的語氣便知道是如此了.

上篇:第101章准備    下篇:第103章入戲太深?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