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梅府有女初成妃第156章這也太重口味了!   
  
第156章這也太重口味了!

g,更新快,無彈窗,!

梅開芍看到慕容寒冰沒有解釋,反而一臉戲虐的看著自己,周身一顫,心中竟然泛起一絲絲失落,那張嫵媚動人的俏臉,也隨即黯然.

慕容寒冰看到梅開芍如此,並沒說什麼,而是回身繼續躺在貴妃椅上,嘴角勾起一撇別有意味的弧度,伸出白皙的手掌打了一個響指,隨即暗一的身影出現在寢宮門外.

"去把白雪叫醒,就說我在寢宮等著呢."

"是"門外的暗一低身應了一聲,身形一閃,消失在了原地.

"說起來,你還沒有見過白雪呢,今天就讓你們認識一下."慕容寒冰挺拔的身子靠在貴妃椅上,臉上的笑意越來越濃,一副悠然自得的樣子.

梅開芍被慕容寒冰笑的心里發寒,不禁雙手撫了撫身上並不存在的雞皮疙瘩,擺擺手道:"我看我還是不打擾你們二人世界了,在這一點上,我是很有覺悟的,要不今晚我還是出宮找個地方休息,省得妨礙你們共度良宵."

正說話間,梅開芍眼角余光瞥見一個巨大的白色身影出現在寢宮的門口,不禁扭頭望去,"好大的一只白虎!"梅開芍下意識的退了兩步,生怕這個足有一人高,伸長近兩米的龐然大物突然獸性大發,向自己撲來.

門外的白虎邁著慵懶的步子走進寢宮,向站在一旁警惕的望著自己的梅開芍打了一個響鼻,高傲的眼神中帶著一絲藐視.

因為在熟睡中被人叫醒,所以導致心情不好的白虎周身散發著一股凌冽的危險氣息.

感受到這股氣息的梅開芍無奈的聳聳肩膀,向靠在貴妃椅上的慕容寒冰說道:"這麼危險的東西,也只有在你的廣寒宮才會存在,不過我勸你最好先把它趕走,省的慕容長雪過來後,被這大家伙嚇到,惹得你心疼."

慕容寒冰聽到這里,一張俊臉上的戲虐之色不減反增,伸出纖長的手指指著梅開芍對白虎說道:"白雪,這位是本皇子的王妃,以後也就是你的女主人了,你們可要好好相處啊."

"白雪?這大家伙就是慕容寒冰所說的白雪?那慕容飛雪到底是怎麼回事?難道他不光是同志戀,而且還搞人獸戀?這也太重口味了!"想到這里的梅開芍渾身的雞皮疙瘩掉了一地,看向慕容寒冰的目光也充滿了複雜之意.

對上梅開芍目光的慕容寒冰不禁氣的一笑,"你這個女人又在胡思亂想些什麼?"

"沒什麼,沒什麼,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追求和愛好,我並不會因此而歧視你,我只是覺得慕容長雪太可憐了,她喜歡的人竟然這麼重口味,唉……"說道此處的梅開芍不禁搖了搖頭,一副悲天憫人的樣子,看的慕容寒冰又氣又笑.

"我勸你還是不要胡思亂想了,省的累壞了你那顆古靈精怪的小腦袋,我的取向很正常,至于我跟慕容長雪的之間的關系,我懶得跟你解釋."說道這里,慕容寒冰伸出一只手,撫了撫來到他身前的白虎的頭,隨後抬起頭,漆黑如墨的眸子緊緊盯住梅開芍,帶著能勾人魂魄的磁性聲音一字一句的說道:"我今天跟你說這麼多,只是想讓你知道,我選你做我的王妃,是因為我想讓你梅開芍,做我慕容寒冰的女人,唯一的……"

聽到這里的梅開芍如同被晴天的一個霹靂直接劈中了身子一般,身體僵硬的站在原地,一雙迷人的眸子里充滿了震驚,櫻桃般的小嘴微張著,滿臉的不可置信,同時,一絲莫名的欣喜從心底深處慢慢升起……

"你?這算是對我表白嗎?"此時的梅開芍腦中一片空白,不知怎麼的,就冒出這麼一句話.

話一出口,略顯呆滯的俏臉迅速染上一絲尷尬的紅暈.

"表白嗎?算是……"慕容寒冰半眯著黑眸,嘴角勾起一絲邪魅,慵懶的身姿散發著令人迷醉的氣息.

"呵……呵呵……三皇子殿下什麼時候學會開玩笑了,今天已經很晚了,你還是早點休息,我也累了,就不打擾你休息了."梅開芍說完,轉身向寢宮內屋的**上走去,霸氣無雙的梅開芍,在面對慕容寒冰之時,又一次的選擇了逃避.

慕容寒冰眯著眼看著走進內屋的梅開芍,並沒有跟上,伸手摸了摸趴在身下的白雪,眼里噙著一絲別有深意的神色.

旭日初升的清晨,搬入廣寒宮的慕容長雪伴隨著一縷清冷的晨光來到慕容寒冰的寢宮,"二師兄,今天天氣不錯,你陪我去皇後那里請安."來到寢宮門前的慕容長雪,如同一只偏偏起舞的蝴蝶般輕盈的轉著自己的身子,口中發出的聲音,如同一只歡快的金絲雀在鳴叫.

"不去",被吵醒的慕容寒冰陰著臉冷聲說道.這個三師妹,好像忘了自己的二師兄沒有早起的習慣……

"可惡的二師兄,還是跟以前一樣,每天早上都對人家冷冰冰的,討厭死了."門外的慕容長雪如同被霜打了的牡丹一般,低著頭嘟囔著推門走進寢宮,楚楚動人的樣子讓人看了不禁心生憐愛,當然,慕容寒冰這個非人類除外.

走進寢宮的慕容長雪吃驚的看了看躺在貴妃椅上的慕容寒冰,又透過內屋的門看到躺在**上的梅開芍,剛才還楚楚動人的俏臉上迅速爬滿了怒氣,"可惡的梅開芍,你竟然自己舒服的躺在大**上,卻讓我二師兄睡在貴妃椅上,沒想到不在我身邊的二師兄竟然被你欺負成現在這個樣子,我一定要稟告皇後,讓皇後治你的罪."

在**上睡得正香的梅開芍被慕容長雪潑婦般的叫罵聲吵醒,伸出白皙的小拇指掏了掏耳朵,神情慵懶的說道:"我怎麼對待自己的丈夫是我們夫妻之間的事情,貌似還輪不到慕容小姐來指手畫腳?"梅開芍昨晚躺在**上用了很長時間使自己從尷尬的情緒中回複過來,剛入睡沒多久,就被慕容長雪吵醒,心情不由得一陣煩躁.

慕容長雪聽到梅開芍懶洋洋的質問,全然忘記一旁在貴妃椅上打著瞌睡的慕容寒冰,潑婦一般的罵道:"我指手畫腳?你以為你這個下賤的女人是個什麼東西,我二師兄一定是有什麼不得已的苦衷,不然怎麼會選你這麼一個殘花敗柳做他的王妃,讓他在人前丟盡了面子."

梅開芍郁悶的揉了揉滿臉的困意,翻身下**整了整昨晚沒有脫下的衣服,淡淡的掃了一眼潑婦般的慕容長雪,自顧自地向門外走去.

慕容長雪見梅開芍不再搭話,以為被自己說中了,在梅開芍與自己擦肩而過的時候,面帶得意的小聲譏諷道:"二師兄早晚會回到我的身邊,到時候你這個下賤的破鞋就等著被我收拾."

梅開芍聽到慕容長雪的譏諷依舊沒有回話,停下腳步,像看白癡一般掃了一眼慕容長雪,清明的雙眸閃過一絲不屑.

慕容長雪看到梅開芍的眼神冷哼一聲,繼續譏諷道"你那是什麼眼神,你以為你是誰?你這個跟你母親一樣下賤的東……"

話沒說完,慕容長雪只覺得的臉上一陣辣疼,隨即浮現出五根清晰可見的纖細指印.

回過神來的慕容長雪捂著被打的左臉,如同一直被踩了尾巴的母貓一般厲聲叫到:"你這個下賤的破鞋竟然敢打我,我要告訴二師兄,讓他親手休了你,再把你扔進大牢,凌遲處死."

梅開芍的俏臉陰沉著,雙眸眯成一條危險的細線,冷聲說道"你一而再,再而三的侮辱我都沒關系,但是如果你再說一句我母親的不是,我立刻取了你的腦袋喂白雪."說話時的梅開芍周身散發著令人顫抖的寒意,讓人望而生畏.

剛剛還在叫嚷的慕容長雪感受到從梅開芍身上所散發的寒意,再對上梅開芍充滿冰冷的雙眸,不由渾身一顫,如同置身于千年不換的雪山一般,全身冰冷,動彈不得.

這就是來自二十一世紀的軍火幽靈所散發出來的懾人氣勢……

"鬧夠了沒有?"正當慕容長雪被梅開芍的氣勢震懾的快要哭出來的時候,慕容寒冰慵懶的聲音從身後響起.

如獲救兵的慕容長雪轉過身,眼里含著淚水,一副我見猶憐的柔軟樣子泣聲說道:"二師兄,這個賤女人竟然敢打我,還說要殺了我喂白雪,你一定要聽我做主啊."

趴在一旁的白虎,瞥了一眼輕輕抽泣的慕容長雪,慵懶的翻了翻白眼,一副管我鳥事的樣子.

"別再胡鬧了,她既然是我的王妃,那就是你的嫂子,哪有你這樣對嫂子無理的,好了,你不是要去給皇後請安嗎,等我整理一下,陪你一同去皇後哪里."慕容寒冰站起身來,狹長的眸子憋了一眼還想要說些什麼的慕容長雪,那張棱角分明的俊臉上,一如既往的沒有一絲表情.

梅開芍見狀,懶得再與慕容長雪糾纏,轉身走出了寢宮.

慕容長雪看著梅開芍離去的背影,帶著淚痕的雙眸閃過一絲怨毒……

走出寢宮的梅開芍,隨意的在禦花園散著步,一只輕巧的白鴿從空中落到她的肩膀上,梅開芍動作輕柔地取下白鴿腿上的白條,隨意看了一眼,眼神逐漸凝重.

"看來,梅乾豐終于是沉不住氣了."

看完紙條的梅開芍負手望天,喃喃自語道,一抹精光,從眸底閃過……

上篇:第155章像是?吃醋了……?    下篇:第157章一點面子都不給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