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梅府有女初成妃第200章另類的寵愛   
  
第200章另類的寵愛

g,更新快,無彈窗,!

慕容寒冰手上還拿著要處理的信件,聽到暗影的稟告之後,嘴角緩緩的揚起了一道弧,那樣的弧過于的魅惑,倒讓前來商討的官員們,愣了好大一會兒.

三殿下什麼時候像現在這般笑過,如今看起來,真的是讓人驚豔的很.

官員們面面相覷著,猜不透上面那位的心思.

慕容寒冰只是撐著下巴,懶懶的掀開了眼皮,漫不經心的朝著暗三吩咐:"回去,讓禦膳房多准備些胡蘿蔔."

暗三默默的窘了一下,臉上卻是恭恭敬敬的,正兒八經的應了一聲是.

大臣們聽著好奇,忍不住的問:"殿下最近對胡蘿蔔好似十分偏愛,是改了胃口?"

慕容寒冰臉上沒有表情,依舊是清冷衿貴的面孔,只是那眼底卻帶起了笑意,若隱若現的光:"養了只兔子罷了."

大臣們恍然大悟,原來這胡蘿蔔是給兔子吃的……不過殿下怎麼看怎麼都不像是會養兔子的人啊……

熟知慕容寒冰的老太君卻聞言笑了,這群人哪里知道,殿下是小皇子的時候,就訓的一頭猛虎,那猛虎喜歡吃肉,他就每天都拿著胡蘿蔔喂,喂的那猛虎支撐不住了,才給點肉渣.

殿下啊,這肯定是又看上什麼東西了,才又把那套方法拿來用.

真真是……特殊的愛.

老太君忍不住的搖了搖頭,再看向慕容寒冰的時候,眸光里已經帶了一些安穩.

以前她總擔心殿下會因為小時候的事變得不通人情,畢竟被自己的親生母親那樣對待,沒有誰的心里會沒有疙瘩.

再加上殿下的心思總是比同齡人沉,小小的年紀已經有了自己一套的做法.

如果非要形容的話,他就像一匹狼,冰冷到了極致,卻又有著自己的溫柔.

但是在皇宮里,在一次又一次的背叛里,他那不為人知的溫柔已經被消磨的越來越少,越來越少……

就在這個時候,梅丫頭出現了.

她的出現,讓殿下多了一絲人味.

以前的殿下,沒有人會知道他過的有多苦.

這個孩子從來都不會讓人看到他不如意,更加不會讓誰看到他的傷口.

在一次又一次的暗殺里,他活了下來,以戰無不勝的盛名,剩下的只有爭權奪勢.

他們這些個人最多了也就是提醒一兩句,深了不會多說,畢竟那是他們心里認定的主子.

他冰冷衿貴,做事果決,卻又不在乎誰的生死.

老太君曾經自問過,這會是個好帝王嗎?

她不否認他有著誰都無法超越的治國手段,可他的性子太淡薄了,這樣淡薄的性子,這樣不留余地的辦事手法,在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後,會不會成為一個暴君……

心底沒有要保護的人,或許能夠成為一個冷血帝王,但真正能創造出康乾盛世的人,必須要留有一絲溫情.

老太君抬了一下眸,看著慕容寒冰刀刻般冷峻的側臉,微微的彎起了嘴角.

梅丫頭,你能成為那一絲溫情嗎?

"阿嚏!"

廣寒宮,梅開芍重重的打了個噴嚏,嘴角微抽的看著鐵架上插著的胡蘿蔔.

她的自制牛肉呢?她的天然大鯉魚呢?她的五花小羔羊呢?

這是什麼?

這是什麼!!

梅開芍咬碎了一排小白牙.

暗三也不動,只傳達著主子的意思:"王妃,這是殿下特意為你准備的."

梅開芍拿起胡蘿蔔來,勾唇一笑,那笑意十分好看,卻沒有暖到眼底:"你回去告訴殿下,就說我感謝他全家!"

"是!"暗三是個老實的,主子說過,要把王妃的反應仔細的上報回去,他當然要一字不漏的回稟,就算王妃不囑咐,他也會照做.

梅開芍哼哼了兩聲,把那蘿蔔一扔,朝著沉香吩咐:"去,把我的肉都拿回來."

沉香沒有動.

梅開芍又朝著他使了個眼色,這孩子今天是怎麼回事,這麼呆……

"小姐,禦膳房那邊是殿下做主."沉香回答的簡潔.

梅開芍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一把將人拉過來,開始和比她小好幾歲的沉香咬耳朵:"你說說這個慕容寒冰怎麼這麼小心眼,我不就是說了一句他喜歡男孩子嘛,他就又弄了這麼一大堆胡蘿蔔,還斷我的糧食.沉香,我答應你,早晚有一天,我也要讓他嘗嘗什麼就做求而不得."

沉香:……

你們兩個的事,和我有什麼關系.

而且,殿下想要的無非就是你這種反應.

你明明這麼聰明,還總是落入那個人的圈套里.

怎麼說呢……

嗯.

是殿下太狡猾了.

不過,殿下的做法確實**了一點.

這樣的話很容易嚇跑人的.

以後他不會這麼對待他家娘子.

等他娶了妻,他就像對待……對待小九一樣對待他娘子.

"沉香,你臉紅什麼."梅開芍忽的彎下了腰,把手按在他的頭上,嘴角上揚,帶著幾分特有的狡猾:"該不會是想小九了?"

轟!

沉香那張面癱的小臉越發的燙了,不過孩子總歸是比同齡人來的沉穩,只看了梅開芍一眼,淡淡道:"小姐不要拿我打趣,還是想想今天晚上你吃什麼的好."

梅開芍:……這孩子毒舌起來和那個冰塊男有的一拼,一點都不可愛!

"小姐!"梅開芍正想著,沉香卻突然之間開口了,聲音大的有些不像他.

梅開芍還在疑惑是什麼能讓這個小面癱情緒波瀾,再轉過頭去就看到了立在池塘旁的一只鴿子.

那鴿子是灰色的,立在干枯的枝頭,十分的顯眼.

可也是那份顯眼,才讓梅開芍心中猛地一跳,縱身一躍將飛鴿抓了起來,捏在了掌心里.

那鴿子的腳上並沒有系著紙條,這一點梅開芍比誰都清楚.

因為這不是普通的信鴿,而是一種呼叫方式.

師傅在臨走的時候,曾經告訴過她,灰鴿一旦出現,就代表著藏在皇後身邊的人會有暴露的危險.

這是求助.

梅開芍不能不管.

但是現在,她也不能把這鴿子放回去.

皇後肯定派人盯著,這麼一只灰色的鴿子飛到廣寒宮,本身就是一件十分惹人注目的事,皇後不是傻子的,自然會順藤摸瓜.

梅開芍現在和誰接觸,也就意味著被接觸的那個人,就是臥底.

皇後就是清楚的知道這一點,才會放任這只鴿子飛進來,而不是把它在半路攔住.

想必現在的乾清宮已經做好的准備,來抓這個臥底.

梅開芍手指拎著灰鴿,眸光漸漸的染上了沉思,這個臥底不能暴露,一旦這個人暴露了,她的處境會很糟糕.

梅開芍不會天真的以為皇後動作這麼大只是為了抓一個臥底這麼簡單,她是想借這個臥底,把她和師傅所埋下的線,全都拔出來.

不能沖動,卻也不能什麼都不做.

梅開芍垂下了眸,看著後宮來來回回行走的太監們,柳眉皺了皺,像是在沉思.

"沉香,把這只鴿子烤了."

沉香一愣,像是立刻明白了什麼,恭敬的道了一聲:"是."

立刻拿著匕首,去翅剝皮,不一會兒就把鴿子處理的干乾淨淨,動作利落的支起鐵架來開烤.

梅開芍甚至還拿了醬料,塗了一層又一層,香氣彌漫間,不少來來往往的太監宮女們,下意識的往這邊張望.

梅開芍就是要讓所有人都知道,她把這鴿子給烤了.

她知道皇後很聰明,中毒那件事,她肯定也知道這其中有她的參與.

有些事情,既然躲不掉,就干脆迎難而上.

皇後想看她著急不安,因為這麼一只鴿子亂了手腳,那她就把鴿子烤了,明面上把自己的嫌疑洗的干乾淨淨,再一點就是能提醒那個臥底,求救信息她收到了.

不得不說,梅開芍這一招做的實在是漂亮.

皇後聽到下面人的稟告,左手握著佛珠,死死的捏著,臉上不動神色,那佛珠卻幾乎被她捏的變了形.

是她的錯覺嗎?

為什麼,才不到一個月的時間,那個丫頭就不知不覺的在皇宮中站穩了腳跟.

皇後慢慢的意識到從一開始的時候,梅開芍好像就沒給自己謀求過什麼,就連王妃這個位置也是不得已的情況下,皇後才答應的.

然而,等回過頭來的時候,她不僅僅沒有了先前的癡傻,甚至連自己的產業都有了,這一步步走的,每一步都是最穩妥最不打眼的做法,她卻用的悄然無息.

但這不像是年輕氣盛,急功近利的少女會做出來的事.

況且在這之前,她還是個什麼都不懂得的傻子.

難道真的像是蘇氏所說的,什麼換了個靈魂?

不,以她來看換靈魂的事根本就胡扯,而是這丫頭說不定是一直都在裝傻.

可梅開芍不過才十七歲啊,即使不願意承認,皇後自認自己十八歲的時候是不會這樣步步為營,穩紮穩打的往上爬的.

"不愧是梅家出來的人,這心機倒是重的很,本宮還真是小瞧她了."皇後沉了語調,眸光掃過地上跪拜著的一群太監,忽的笑了起來:"你們也是,倒是養起鴿子來了."

太監們驚恐的你看我,我看你,高呼著冤枉.

皇後也不可能把這宮里的所有人都換了,更何況她就想著用那個藏在她身邊的棋子,來抓梅開芍的把柄,所以她並沒有處罰誰.

只是雙眸陰了下來,帶著毒意:"小安子."

喚名小安子的太監後背一震,腳下跟著晃了下……

上篇:第199章先下手為強    下篇:第201章專寵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