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梅府有女初成妃第275章死人了   
  
第275章死人了

g,更新快,無彈窗,!

啪嗒!

除了劍片**在地的聲響除外,四周沒有半點的響動.

所有人在那一瞬間都像是被點了穴,神情驚訝的看著台上.

自古以來,大湟王朝的子民都信奉一句話:不戰而屈人之兵,視為將才!

這句話說出來容易,天下卻沒有幾個人能夠做到.

而今天……

男子依舊不動神色的站著,白衣似雪,眉眼如畫,就如同從神跡中走出來的神抵.

全志城再也沒有剛才的囂張如火的氣焰,他看著眼前的這個男人,手指都發起了抖.

怎麼會這樣?

他竟被一個水階武者壓制的無法反擊!

全志城控制不住內心的懼怕,向後退了一步.

他現在心里只有一個念頭,這個人到底是誰!

知府也看出了台上的異動,再看看站著的那人滿臉的冰冷,帶著夫子們就直接沖了過來,擋在了全志城的前面,對著慕容寒冰斥道:"這是科舉加賽,不是武比試,點到為止即可!全少爺既然有心讓著你,這局就算平局."

聞言,場下的書生們一陣嘩然.

要說這知府也是偏袒的太明顯了,真當大家都是傻子還是當大家的眼睛全都是擺設.

明明是全家公子輸的里子和面子都沒有了,還說什麼讓著,什麼平局!

書生們將鄙視的目光朝著知府投了過去,知府擦了擦額頭的汗,又是一個官威壓陣:"若是誰有什麼想法,可以私下找本官談,這場加賽就先到這里……"知府掃了周圍一眼,即便不甘心也只能咬著牙宣布:"就以前兩場成績來算加分,馬丁一媚,爵決各加五十分,全志城,李壕玉各加四十分……"

宣布完分數,書生們紛紛向著爵決和梅開芍道喜,臉上的笑容倒是真的,比起那些個仗勢欺人的少爺們,他們自然願意看到自家客棧能出一個狀元!

不過,讓他們最為佩服的還是慕容寒冰!

只是沒有人敢接近他,不得不說,他們這個同窗身上確實有一種不知名的氣場,讓人看了就有些發憷.

有大著膽子的人想和慕容寒冰說句恭喜,也是距離慕容寒冰半米之外說的,根本沒有那個勇氣靠近.

所以,加賽結束之後,基本上所有的考生都圍在了梅開芍和爵決的身邊,眾星捧玉無非就是這麼一個場景.

再加上那兩個人肩並肩的站著,本來就要好,遠遠望過去倒像是一對被祝賀的新人似的.

有些書生還在打趣兒,說這句話來的時候,卻見身後罩了一個高大的身影,存在感極強,還帶著淡淡的壓迫感.

見是慕容寒冰走了過來,書生們立刻讓出了一條路,在走過梅開芍的身旁時候,慕容寒冰的腳步連頓都沒有頓一下,只是那張俊臉看上去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冰冷淡漠.

慕容飛雪跟在慕容寒冰的身後,朝著梅開芍狠狠的看了一眼.

梅開芍彎了彎薄唇,向來就沒有把慕容飛雪的挑釁看在眼里,這一次也一樣.

然而全志城卻不是個善罷甘休的主兒,一回到自己的住所就揮碎了桌面上的所有茶具!

噼里啪啦的碎響聲在小小的房間里顯得格外的刺耳.

李壕玉也不敢說什麼,別看他在爵決面前囂張,到了全志城這兒,他卑微的還不如一個奴才.

"都是你提的好計謀!結果呢,竟然讓本少爺丟了一次這麼大的臉!"全志城朝著李壕玉就是一腳.

李壕玉躲也躲不開,只能受著,還好全志城沒有全然失去理智,還記得李壕玉是個知府之子,即便是踹了,也沒有用什麼力氣.

李壕玉心中也有怒,明明一切都計劃的好好的,怎麼到最後贏的確實那兩個窮酸小子,還有那個白冰到底是怎麼回事,竟然連全少爺都能打敗?

全志城看著他那模樣,也不指望他會想出什麼好主意來,氣的連連喝水,最後他眯了眯眼:"這件事不能就這麼算了."

李壕玉雙眸轉了一圈道:"要是我說,全少不如就直接把那白冰找個沒人的地兒殺了,豈不是痛快.

"殺了?"全志城冷笑了一聲:"我父親剛剛傳了消息來,不僅僅是大皇子出了皇宮,就連三皇子也秘密的出了皇宮,現在指不定到哪里了.你讓我在這個關口上殺人,你到底有沒有腦子!"

李壕玉一想也是,他之所以這般收斂,也是因為那上頭的人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到,只能面面都提防著……

"全少,你放心,總會有機會對付他們……"

……

不怕賊想就怕賊惦記,自從住進客棧開始,梅開芍總有一種十分不好的感覺,連夜來的夢境好像是在預示著什麼……

夜色漸漸的沉了下來,窗外不知從什麼時候下起了雨,江南的冬雨一點都不溫和,刺骨的冷意,讓書生們都早早的回了自己所住的房間,前兩日大家都是坐在客棧的大廳來吟詩對句,今日一場加賽下來本就極累了,再加上雨水滴滴滴的打在了木窗上,本就催眠,這讓每一個考生都睡的很沉.

就連梅開芍也是一樣,朦朧間,她好像又夢到了那個玄幻森林,只是夢里的景色卻更加的清晰.

她心里充滿了恐懼,終于在低叫了一聲後醒了過來,額頭上已經布滿了細密的汗水,外出的慕容寒冰似乎還沒有回來.

外面的雨還在噼里啪啦的下著,梅開芍按了按自己的額頭,窩在她身上的小靈貓卻突地睜開了眼睛,鼻頭動了動,沉聲道:"有血腥味……"

小靈貓的話音剛落,就聽樓下傳來了一聲刺耳的尖叫,那叫聲十分的不尋常,像是帶著說不出的恐懼,驚醒了客棧里的所有考生.

每一個房間里的燈都亮了起來,考生們急急忙忙穿著衣服下樓,就聽到有人在喊:"死人了,死人了!"

梅開芍雙眸一眯,緊跟著就站了起來,抓起靈貓來就出了房間.

小靈貓四角朝天的嘴角抽搐,使了半天勁才重新爬到了梅開芍的肩上.

確實是有人死了,而且死法還特別的奇怪.

他全身的鮮血都以一種極其詭異的方法蒸發掉了,全身呈現出凹陷的干癟,甚至能看到除去血液之後所剩無幾的骨骼.

梅開芍皺眉看著眼前的尸體,心中漸漸浮現起了好多疑惑,然而理智並沒有讓她表現出半點不妥來,只雙眸沉了沉,迅速的分析著:死者年齡十七到十九歲,死于大量失血,死亡時間在昨日巳時到未時之間.體表無明顯受創的特征,身體完好,細軟俱在,足以排除圖財害命的可能……

梅開芍前世的職業就意味著,她在看到尸體之後的第一反應就會得到這些基本的信息.

只是眼前這具尸體的死法太過于奇怪,配著他那一身的紅衣長袍,直覺的讓人覺得心頭不舒服.

命案發生在即將要參加科舉的考生所住的客棧里,自然會比其他命案引人矚目,不一會兒,知府大人就帶著一群衙役急匆匆的趕了過來.

跟在他身後的還有李壕玉和全志城.

知府先讓人確定了死者的身份,原本是個十分有才的商紳之子,想要入朝為官,才來了洛陽城.

不知道是不是巧了,死者竟然也姓爵,叫做爵邵秋,只是比起爵決來,這人的長相卻十分的寒酸,雖是商紳之子,行事卻不夠大方,整日把自己關在房間里讀書,想必是想要透過這次科舉真正的出人頭地.

知府帶著人轉了一圈,又讓仵作驗了尸,才揮手對著一干衙役道:"把尸體抬回義莊去!"

知府一看到這尸體心中便早就不痛快到了極點,本來這次的科舉就比以往難做,大皇子已經到江南一代了,不久就能到洛陽.

本來供著考生們住宿的客棧居然出了命案,就算他是巡撫的人,大皇子也不會高興到哪里去.

他現在只想著快點把這里處理乾淨,能壓就把命案先給壓下去.

不過,很明顯知府的算盤打錯了,自己住的地方出了命案,考生們怎麼會不在意,各個都神情各異著,根本就沒有讀書的心思.

越來越多人交頭接耳,知府更加的煩了,不斷的皺起了眉,對著仵作道:"既然大家都想知道,你就說給他們聽聽,都查出了什麼."

"是."仵作拱了拱手,踱步走了過來,不過是一群沒有常識的考生,忽悠起來還不容易,他笑了一下,帶出了幾分高高在上的味道:"死者年齡十七到十九歲,死于大量失血,死亡時間在昨日巳時到未時之間……"

他前面這句話說的倒是沒有什麼毛病,只不過下一句,卻讓梅開芍眉頭一跳!

"死者出身商家,身上細軟無數,很有可能是有人見財萌生了殺意."

梅開芍沒有說話,看仵作的模樣就知道,這厮絕對是在胡扯.

仵作半點停下來的意思都沒有,朝著四周看了一圈,故作深思:"這客棧每到夜晚都會落鎖,除了住在這里的考生其他人很難會闖進來……"

仵作說到這里,所有人都倒抽了一口氣,有的考生忍不住的開口了:"師傅的意思是說,這殺人的凶手就住在這客棧里!"

上篇:第274章加一場武斗    下篇:第276章案情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