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梅府有女初成妃第278章紅袍   
  
第278章紅袍

g,更新快,無彈窗,!

"殿下."

窗外,一道黑色的人影破窗而入,恭敬的跪拜在了地上,帶來了一片的雨意.

"所有的考生都進行過排查,曲星很有可能就在殿下住的這間客棧里."

慕容寒冰抬了抬眸,淡淡的一個命令:"去查查客棧里的命案有什麼詭異之處."

"是."暗影垂眸,又道:"殿下是懷疑這宗命案和邪影有關?"

慕容寒冰轉著手指上的黑色指環,不發一言,卻讓暗影知道不能再問下去,殿下肯定是心情不好.

按照道理來說,殿下這幾日都和王妃單獨住在一起,不該心情不好啊.

難道是他外出的這兩天,殿下和王妃又吵架了?

暗影心里猜測的,卻不敢問,干脆怎麼來的怎麼飛了出去,臨走之前,還不忘和暗十換班:"阿十,這幾天你跟著殿下,我們去查案."

"為什麼?"啃著肉包的暗十呆呆的抬頭,本來就只有十四歲,即便是做了暗影,臉還是十分稚嫩的,多了幾分萌意.

不過,這都不影響暗影們換班的決定.

"外面雨大,天氣冷."暗一找了個很具有說服力的借口.

暗十還沒來及說他就喜歡下雨的時候做任務,旁邊的幾個兄弟就飛光了,只剩下了他自己對著主子的窗口,哀怨的咬一口肉包……

到了下午,雨勢越來越大,啪嗒啪嗒的敲在青石小路上,街道上漸漸的連打著油傘走路的行人都沒有了.

小靈貓趴在梅開芍的肩上,少有的沒有跳來跳去的扭**,也沒有說什麼,如果那個女人再找你來,你就帶著你家男人私奔的廢話,小腦袋偏著氣息似乎有些發弱.

梅開芍皺了皺柳眉,看著它的模樣,也被這雨鬧的心煩,再加上四周都是讀書的聲響,干脆就去爵決的房間.

雖然這屋子死過人,其他書生都不敢進來,但是對于梅開芍來說倒是清靜.

梅開芍看了一眼這房間里的擺設,爵決住的地方向來乾淨,再加上他對面的**鋪也空了,只剩下了幾件衣服掛著,大部分都是青衣白紗,只有一件紅色的長袍有些刺眼,不過掛在那,倒也搭配.

衙門里的人還沒有來收這些衣服,估計是想等著破了案在來燒這些晦氣的東西.

梅開芍迷迷糊糊的想著,難免有些乏,就想著要睡一覺,她和其他書生不同,本來就不用考功名,走個形勢而已,也不需要那麼用功.

干脆把書本往腦後一墊,想著等這次江南的事情完了之後,皇後的勢力也就被拔的差不多了,到時候她再對付梅乾豐也就容易多了.

當年梅家短短一個月就全數落在了梅乾豐的手里,就連和梅家那交好的那些人都沒有落的好下場,這些肯定都不是巧合,她絕對要把這件事查清楚,還梅家一個清白!

把這件事都做完之後,估計她和某殿下的協議也就算完成了……

想到那張如神抵般的俊臉,梅開芍翻了個身,手指凍的有些涼,干脆連想都不想了,雙眸一閉,恍惚之中,她好像走進了一個房間,房間上上下下到處都是喜氣洋洋的紅色.但是不知道為什麼,那顏色看起來卻又無比的詭異.

明明是白天看起來卻仍舊很昏暗,耳邊是吹吹打打的聲響,像是十分的吵鬧,又看不到一個人在.

房間里點著紅紅的蠟燭,燭光被風吹的有些不穩,偏偏有人卻坐在那房間里,好像什麼都沒有察覺到一般,長長的頭發披散著,身上穿著一身與周圍極為不相稱的白色素服,好像是死人裝裹穿的衣服!

那男子也不知道是誰,腳邊是剛褪下來的書生裝,鏡子里的面容模模糊糊的,只能看出,此時他在笑,歡喜的有些過了頭.

遠處傳來呼嘯的風聲,似乎還交雜著淅瀝的雨聲,聽起來很像是誰在哭泣.

空氣濕漉漉的含著一種鐵鏽味,聞起來微微的有些惡心.

好像又過了漫長的一個世紀,男子才停止了那令人不舒服的笑意,取過掛在手旁的紅袍,慢慢的披在了身上……

梅開芍隨即被那身鮮紅的長袍吸引了視線……

只見那襲紅袍的手工極為華麗,長袖上是騰飛的祥云,袖口綴著一排龍眼大小的東珠,珠圓玉潤,泛著溫潤的光,看起來無比的貴氣又……極為熟悉!

尤其是它的顏色,太過鮮紅了,鮮紅的就像是流淌而出的血……

就在梅開芍凝神回想究竟是在哪里見過它的時候,遠處忽然傳來了吹吹打打的聲響,好像是有誰來接人了.

隨即,刺耳的鞭炮聲就響了起來.

震耳欲聾的聲音驀的將她從睡夢中驚醒過來,梅開芍一下子從**上坐直了身體,額上是薄薄的汗.

一打眼錯,好像有誰穿著紅色長袍從這個房間走了出去.

梅開芍只來得及看到那道人影,等她起身追出去的時候,就是一片雜七雜八的讀書聲,同窗們手里拿著書卷,搖頭晃耳著,一片青白交織,沒有一絲的異樣.

梅開芍按了按自己的太陽穴,有種還沒有醒過來的錯覺.

爵決見她突然從屋子里沖出來,臉色又難看的很,踱步走了過來:"怎麼了?"

"沒有,做噩夢了……"梅開芍嘴上雖然這樣說著,可是柳眉還是狠狠的皺成了一團.

爵決看了她一眼:"你是不是發現了什麼?"

梅開芍按著太陽穴的手頓了頓,經由爵決一提醒,她才想了起來:"你們房間里的那件紅袍是從哪里做的?看起來做工不錯,活脫脫的一件狀元服."

本來梅開芍想著從這上面找找線索,畢竟這個夢讓她在意了.

誰知,爵決卻十分疑惑的挑了挑眉:"什麼紅袍?"

"就你們房間里的那件紅袍啊?"梅開芍道:"顏色很鮮豔的那一件."

爵決的眉頭也跟著皺了起來:"我和我那個室友都不喜歡穿顏色鮮豔的衣服,更別說是大紅色的長袍了,你是不是看錯了."

"怎麼會看錯?"梅開芍一邊說著,一邊拉著他進了屋,手指一指:"你看,就在……"

說到這里,梅開芍的聲音截然而至.

不是因為別的,只因為,那件掛在**邊的紅袍竟然就這麼不見了!

梅開芍眸光一沉,聲音也跟著低了下來:"有問題."

爵決也覺得有問題,他了解小馬丁一媚的為人,既然她說在他們的房間看到過紅色長袍,那就肯定有這麼一件衣服,但是他和他室友卻從來都不會穿顏色這麼豔的衣服,那小馬丁一媚看到的那件長袍到底是從哪里來的?現在它又去哪里?

就在這個時候,客棧的大門突然被推開了.

從外面湧進了一批帶刀的衙役,那些衙役不是別人,就是早上剛剛留下來監視客棧的官兵們.

考生們因為這突如其來的響動,紛紛停止了朗朗的讀書聲,不搖頭也不晃腦了,神情呆滯的看著這些闖進來的官兵,先是愣了一下,而後不解的面面相覷著,不明白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

全志城和知府相攜走了進來,站在了那群官兵的前面,揚高了聲音問道:"二樓住著的那個白冰呢?"

按照道理來說,通常情況下,這間客棧是沒人敢動的,畢竟是三殿下屬意開設的,那老板也不是普通人.

可現在客棧出了命案,天高皇帝遠,他們發出的消息,京城那邊也不知道有沒有收到.

老板只能笑呵呵的道:"回稟大人的話,白公子就在樓上,應該是休息."

"哼,他還敢休息!"知府冷哼了一聲,朝著左右吩咐道:"把那個殺人凶手給本官拽下來!"

兩個衙役一聽,立刻就帶著刀上去了.

不到一會兒……

皮青臉腫的回來了!

梅開芍神色淡淡的看著這一幕,嘴角勾了勾,就憑兩個衙役也想把某殿下"拽下來",不得不說,知府這個人還真是又傻又天真.

"大人……"兩個衙役哀聲的叫著:"這白冰太不識抬舉!敢對我們兩個動手,分明是沒有把大人放在眼里呀!"

知府一聽,憤怒的把長袖一揮:"你們給我一起上去!"

"是!"將近二十幾個衙役蹬蹬的跑上了樓!

小靈貓不屑的用爪子撓了撓自己的腦袋:以為二十個人圍起來就能對付那個男人嗎?愚蠢!

梅開芍也認為結果不會有什麼改變,不過讓她在意的是剛剛知府的話,他說的"那個殺人凶手"……

突地,梅開芍心里升起了一股不好的感覺!

尤其是在看到全志城嘴角狠毒的笑意之後,這種感覺愈發的濃了……

嘭!

隨著一聲悶響.

圍在二樓的衙役們,一個接一個的以狗吃屎的姿勢趴在了地上.

緊接著,一道卓然而立的身影從樓梯上緩步走了下來,他像是剛剛睡醒,渾身的慵懶,卻又危險的讓人不敢忽視.

因為他竟然隨手將一個比他壯上一倍的衙役甩到了一邊,甩完之後,還不忘用帕子擦了擦自己象牙般白皙修長的手指,接著……慢條斯理的轉了轉自己的衣袖……

"大膽白冰!"知府怒聲而指,簡直就是看不慣對方這樣的態度,嗓音都變得尖銳了起來:"你好大的膽子!竟敢毆打衙役,怪不得連爵生都會被你殺害,你這個人簡直就是心狠手辣到了極點!來人啊,把這個挨千刀的惡人,給本官抓起來!"

上篇:第277章把這張臉哭花了,你還拿什麼去騙人……    下篇:第279章你還是動手吧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