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梅府有女初成妃第281章銅鏡   
  
第281章銅鏡

g,更新快,無彈窗,!

慕容寒冰冷笑了一聲,所以再遇到那個人之後,他就變得可有可無了?

他的縱容,他的忍耐,他的壓抑,都抵不過一個爵決.

真是……不可原諒.

慕容寒冰一手捂住臉,身軀微微地顫抖,像是在笑,卻又冷到了極致,那些放在木桌上的飯菜瞬間被震的粉碎,菜湯染髒了白色的長袍,一向喜愛乾淨的慕容寒冰,竟連動都沒有動一下.

整個房間都顯得太過安靜了,小二戰戰兢兢的看著眼前的這個人:"公子,是不是飯菜不合胃口?"

慕容寒冰低沉的嗓音略微有些沙啞:"……滾."

小二哪里有半點的遲疑,連碗筷都忘了收拾,就跑到了出去!

"主人,注意你的武氣值!"小二懼怕慕容寒冰,白虎卻有義務提醒自己的新主人:"如果主人再不控制,這座客棧就廢了."

慕容寒冰頓了頓腳步,伸手一扯,髒了的長袍被他隨意的扔在了一旁.

顯出形的白虎踱步走了過來,聲音沉穩:"主人,在擔心女主人?"

所以說,有些聖物說話真的是太直接了!根本不像人類那麼迂回!

慕容寒冰眸光微寒:"那個爵決,她應該很早以前就認識."

"女主人已經出宮,認識人不奇怪."白虎想了想,回了一句,卻隱隱覺得梅開芍這次確實很看重那個叫爵決的人.

"那不一樣."慕容寒冰的雙眸沉了沉:"這一次不一樣."

白虎看了看自家主人:"主人說的不一樣是指什麼?"

"我……覺得她在疏離我."慕容寒冰的手指捏緊了茶杯:"不僅僅如此,一旦我們的約定完成,她就會離開本殿."

從一開始她就不喜歡皇宮,到了洛陽之後,這份不喜歡更加明顯了.

在皇宮的時候,他們之間有著濃厚的牽扯.

是因為在那里,除了他之外,她不會信任任何人.

可在洛陽,讓她信任的人卻有很多……

慕容寒冰眯起了眸,原本已經漆黑的雙眸此刻竟浮出了璀璨的金色,看得旁邊的白虎瞬間震住了心神.

是它多想了嗎……

一個凡人怎麼會出現返祖跡象……

沒有去顧忌一旁的猛虎,慕容寒冰加大手中的力道,無形的氣流將瓷杯攆了粉碎,只見男子俊美若天神一樣的面容仍舊像極北的冰雪一樣,帶著森森的冷意,然而一雙褪去了顏色的墨眸此刻卻浮上了些微的光亮.

隨即,男子唇邊泛起一抹邪氣的弧度,口中吐出的話也帶著冷冰冰的霸道:"想要疏離?也該問問本殿答不答應!"

我要的,從來都沒有得不到的.

更何況,是你想來招惹的我.

既然招惹了,又為什麼半途而廢!

梅開芍,這一輩子你都別想逃!

啪……

越來越大的雨滴墜在了木窗上.

風聲吹過,搖晃著濃密的槐樹,發出一陣又一陣的咯吱聲.

客棧的其中一個房間里,已經有考生點上了油燈,搖曳的油燈打在紙糊的窗子上,倒映出一個男子的背影,男子臉上帶著笑,嘴角上揚著,欣喜若狂的摸樣,對著銅鏡左右看著……

就這樣保持著興奮,不知怎麼的,那考生就趴在銅鏡前睡著了.

睡夢中,像是聽到了吹吹打打的奏樂聲,只是那聲響有些奇怪,明明是喜事,聽在耳中卻像是有誰去世了一般.

天上下著雨,他騎著一匹馬,搖搖晃晃的在街道上走著,坐的一點都不安穩.每走幾步就一個晃蕩,像是在走崎嶇的山路,又像是飄在水中.

書生心里一陣嘀咕,他記得他洛陽城的路沒有這麼難走啊,算了算了,反正已經高中了,等到他金殿面聖之後,就要去京城了,這路難不難走,也和他沒有關系了.

走了一段路後,前面的人突地停了下來,穿著紅衣的仆人走到了他的前面,恭敬的伸著手,似乎是想要扶他下馬.

考生沒有多想,朝著四面的人揮了揮手,將手搭在那仆人的手背上.

只是這樣一搭,他才發現那仆人的手冷的出奇,就像……就像是一個沒有溫度的尸體.

考生被自己這種想法所嚇到了,驚的就要把手收回來.

仆人卻開口了,語氣很出氣的平靜,好像沒有感情:"狀元郎,良辰吉日到了,上船."聲音聽在耳朵里很熟悉,好像是他哪一位同窗.

考生這才安了心,由他攙扶著向前邁步,只覺得心里奇怪,這方圓十幾里的平路,怎麼會突然出現一條河來?難道他們已經走出這麼遠了?

一肚子的疑惑在熱鬧的吹吹打打中漸漸消失了,考生向著岸上的人招手,飛黃騰達的感覺果然爽快,這麼多人都為了送他站在了青石小路上,然而他們的臉卻有些模糊.

雨卻似乎下大了起來,豆大的雨滴一顆一顆的打在臉上,噼里啪啦的.

考生怕還沒有進家門就被淋的狼狽,只低聲喚著仆人:"拿把傘來."

然而卻沒人回答她的話,四周除了吹吹打打的聲音,再也聽不到其他.

考生以為是這奏樂的聲音太大了,對方肯定是沒有聽到,干脆又道了一聲:"取把傘來給本狀元."

依舊沒人回答,而且更奇怪的是就連吹吹打打的奏樂聲都緩緩的消失了.

四周很安靜,這樣的安靜讓考生察覺到了有點不對勁兒,吩咐不管用,他干脆伸出手去抓身邊的人,卻摸了個空.

一股從來沒有過的恐懼感席上了心頭,猛地回過頭去,看了看四周,這才發現天已經黑了,河岸上那些送他的人反而卻在此時看的十分清楚.

他們像他一下又一下的揮著手,其中一個就穿著方才仆人的衣服,只是那張臉卻讓他感覺渾身僵硬到了極點.

他分明是他失手悶死的同窗……爵……

"不!"考生低喊一聲,從驚嚇中蘇醒過來,大口大口的喘著氣.長袍濕濕的粘在身上十分的不舒服,就像是被雨水淋過一樣.

他擦了擦自己額頭上的汗,笑了起來,幸好,幸好只是個夢!

忽然,不知從哪里飄來一陣詭異的冷風,讓他全身一震,坐直了身子.

房間里只剩下了他一個人,其余的人好像都去打飯了……

考生回過神來,在想到那個夢時,多少有些恍惚,嘴里呢喃著:"不是我,別人也有份……"

沒錯,別人也有份,他還是先把好不容易得手的寶貝藏起來比較好!

半晌後,考生忽然隱約聽到外面有什麼動靜,像是睡夢里那種敲敲打打的奏樂聲.

他不由打了個激靈,這才發現窗戶是開著的.

寒冷的秋風從這里吹了進來,鑽進他發僵的身軀.

考生站了起來,將木窗關上,這才覺得心里輕松了不少.

可是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想太多了.他總覺得今天房間里格外的冷.

等到他高中之後,就不用受這種罪了!

考生看著銅鏡中的自己,眼底浮現出了勢在必得的得意.

忽然,一道紅光一閃,不大的房間徹底陷入了死寂……

另外一邊,全志城也沒有耽誤,從客棧出來,就直接派了人去軍營,他一行動,陪同慕容燁一起出現的巡撫大人立刻收到了消息.

有人拿了他的禦令去軍營調兵,除了他的愛子之外,他想不出第二個人來.

如果是平常的時候也就算了,可現在是什麼時候,聽大皇子的意思,這一次江南之行,皇上是下了決心,要好好整頓!

他可被就這麼闖到槍口上去了!

總之還是先去洛陽,好好問問他那個愛子,那邊到底出了什麼事,需要他用自己的禦令去軍營調人!

想到這兒,江南巡撫立刻向慕容燁去辭行,他說的好聽是要先走一步,到了洛陽城之後,先替慕容燁把所有事都安排好,這樣慕容燁去了之後也住的舒服.

慕容燁笑了笑,混沌的眸光閃了閃:"既然如此,那你就先去."

"是."江南巡撫剛要抬腳.

慕容燁那邊就又說話了:"全大人,你這般糊弄本殿,真當本殿是個廢的?"

巡撫一下子就給跪在了地上,額頭上的冷汗直冒:"下……下官不敢."

"你有什麼不敢的."慕容燁踱步走了過來,那倒影在地上的影子像是有點不自然.

但是巡撫現在已經沒有心思去看了,他嚇的整個人都有些發軟,他不知道慕容燁到底對這件事知道多少,又或者是什麼都知道了.

其實,慕容燁什麼都不清楚,不過一個巡撫本來呆的好好的,就這麼突然之間說走.

慕容燁不是傻的,自然能察覺到巡撫是在說謊.

"不管你這次提前去洛陽是去擺平什麼事."慕容燁眼角微垂的俯視著他:"皇後那邊的消息你應該收到過,該怎麼做,不需要本殿再去教你,你是誰的人,也不需要本殿在提醒你."

巡撫聽了這話,立刻叩頭:"謝殿下不殺之恩,我全氏一脈,誓死追隨殿下,生是殿下的人,死是殿下的魂!"

"起來."慕容燁懶得聽這些討好的話,眸光陰暗的蟄伏在黑暗中:"去了洛陽城之後,好好的准備一下,有什麼消息立刻通知本殿."他那個三弟應該早就到了……

巡撫恭敬的應了一聲:"是!"

快馬加鞭的朝著洛陽城的方向奔了過去……

上篇:第280章分析    下篇:第282章又死人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