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梅府有女初成妃第329章來得好啊!   
  
第329章來得好啊!

g,更新快,無彈窗,!

"不……不用了!"梅開芍無語了,感覺到他又開始蠢蠢欲動,身體一緊,急聲道:"糟了,我癸水來了."

男人的氣息猛然一窒,手上的動作也瞬間凍住.

"梅開芍!"他冷聲,分明氣急了.

"沒辦法,我也不想的!"梅開芍假裝無奈的苦笑,眉頭皺起,仿佛強忍著身體的不適,聲音發抖:"肚子疼……"

慕容寒冰盯著那雙黑白分明的眼睛看了好一會兒,似乎是在分辨她剛才那些話的真實度.

梅開芍坦坦蕩蕩的隨他看,眉頭卻一直皺著,她開始肚子疼了.

這一回不知是怎麼了,大姨媽來的毫無征兆,若是往常她早兩天就該肚子疼了,今天這麼嘩啦一下子從天而降,讓梅開芍也不禁懷疑她大姨媽是不是專門來給她救場的.

來得好啊!

梅開芍從沒有像現在這樣感謝曾一度把她折磨的痛不欲生的大姨媽,這妥妥的是患難見真情啊.

心里一陣爽快,甚至想要大笑,不過,梅開芍卻不敢表現的太明顯,只是低垂著眼睛,一副蔫巴巴的樣子.

果然,不出片刻,身上的壓力一松,慕容寒冰終于放過了她.

梅開芍心里也跟著一松,知道自己總算是逃過了這一劫,暗暗的長舒了一口氣.

"我先下車吧,殿下若有什麼事兒,差人去叫我就好!"梅開芍感覺兩個人這樣在黑暗中呆在一起的感覺太詭異了,某殿下惜字如金,她只好先開口,一邊從軟椅上直起了身子.

腹部的疼痛越來越劇烈,比她往常痛經更加厲害,不一會兒就疼得她額頭上出了一層薄汗.

"躺著."他一只手將她按了回去,聲音冷冷的,等同于命令似的語氣.

"我還是下去好了……"梅開芍渾身不自在,血量似乎有點兒洶湧,她擔心弄髒了某殿下的專屬座位,那樣的話她罪過可就大了.

"梅開芍,你一定要下車,就帶著那個男人一起下去."他的聲音發沉,已經是不耐煩了的樣子.

又威脅她!

梅開芍氣得真想狠狠撓他一爪子,只是腹部愈發尖銳的疼痛讓她連說話的力氣都快沒有了.

唉,看來,讓大姨媽出來救場的代價真是不小,就這麼個疼法,能讓一鮮蹦亂跳的大活人疼掉半條命.

"忍忍,馬上就到了."看著她疼得皺成一團的小臉兒,慕容寒冰那雙帶著冷意的眸子終是一軟,輕聲安撫道.

梅開芍疼得有些迷糊了,也沒聽到他說什麼,疼得很了,時不時發出兩聲壓抑的低吟.

迷迷糊糊中,一只手放在了她的小腹處,輕輕的幫她揉著小肚子,極其輕柔的動作,一下一下,讓她原本抽疼的小腹一下子感覺舒服多了.

"慕容寒冰……"迷蒙之中,她還知道是他,虛弱的笑了笑,感激又遺憾:"慕容寒冰,你不要對我這麼好,千萬別對我太好了……"

他的動作微微一滯,等著她繼續說下去.

只是,她只說了那麼一句,似乎睡夢中的囈語,便再也沒有說下去.

別對她太好,這個女人,她又在瞎想些什麼?

這個世上,哪個女人所求的不是被自己的男人好好對待.更別說這個天下間又有多少女子,夢寐以求的就是能夠得到大煌朝最為尊貴的三殿下那一分半分的好……

而面前的這個女人,她呢?他似乎從來不知道她想要的事什麼!

所以,就算是能夠把整個乾坤都握在手上,他卻總是會感覺,這個女人,他把握不住.甚至,有時候會怕她悄無聲息的離開,盡管他從不願意承認.

呵,什麼時候,他竟然也會變得像那些他曾經不明白的男人一般患得患失了.

黑暗中,他看著那張漸漸陷入沉睡的小臉兒,忍不住自嘲的一笑.

梅開芍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在一張寬敞的大床上了.

睜開眼睛,首先映入眼簾的便是一張俊美的有些天怒人怨的面龐.

如同用絕世美玉雕就得五官,臉上的每一個線條都精致到了極點,濃喻如墨的眉,華彩分明的長睫覆蓋在眼瞼上,孔雀翎一般流淌著柔和而瑰麗的色彩,只是一眼,便讓人再也移不開眼睛.

這張臉,就算是已經看了無數遍,卻依然讓她有種每一次看到都被驚豔到了的感覺.

臉長得好看就是占便宜啊!

這要是擱著一個長得特別丑的跟她躺一張床上,那她醒來第一眼看到肯定能被嚇得扯開嗓子尖叫.

但是,長成慕容寒冰這樣兒的,她若是尖叫,別人鐵定會認為是她占了便宜.

三殿下的便宜,多少閨中少女就是倒貼也願意給他占啊.

梅開芍覺得她自己對美男的控制能力已經算是挺不錯的了,但是看著慕容寒冰美得讓人移不開眼睛的睡顏,還是覺得這張臉怎麼看都看不夠!

果然,古人常說秀色可餐,梅開芍覺得看著這麼俊美的男人,連早飯都不用吃了.

睫毛那麼長,蝶翼一般覆蓋在眼瞼上,讓他看起來不似清醒時那麼冰冷,怎麼看都賞心悅目.

好想戳戳那麼長那麼黑的睫毛,怎麼辦?

梅開芍手癢癢的,一個沒忍住,伸出一根指頭,惡作劇的戳了戳他的長睫.

戳戳戳……

梅開芍玩兒的興起,忍不住笑了起來.

"沒看夠,還玩兒上了?"慵懶的還帶著些睡意的聲音,眼睛微微睜開了些許,似笑非笑看著梅開芍.

呃,被抓住了!

梅開芍的臉一下子紅了,別過臉,假裝聽不懂某人在說什麼.

這男人真陰險,明明都已經醒了,還假裝睡著,害她失了防備,才會做出剛才那麼不理智的事兒.

"梅開芍,你覺得本殿下是你隨便能玩兒的麼?"慕容寒冰卻不是那麼容易敷衍的,一伸手便將梅開芍撈進了懷里.

"那你想怎麼辦?"梅開芍很光棍得說道.

她現在可沒什麼好怕的,大姨媽她老人家還在呢,她就不信慕容寒冰能做得到浴血奮戰,所以她完全有恃無恐.

"呵呵,公平一些,當然是讓本殿玩兒回來."他低笑,猛地貼近了他幾分,不待她反應過來,唇舌便覆了上去,最要命的是,這家伙居然熟極地不放開她的每一寸領地.

梅開芍被他吻得喘不過氣來.

公平?這哪里公平了,她只不過是戳了人家一下睫毛而已,竟然就被人反過來占了這麼大便宜.

梅開芍心里那個悔啊!

她玩兒什麼不好,偏偏要去戳某殿下的睫毛,這種行為簡直就是分分鍾找死的節奏啊!她剛才那會兒一定是腦抽了,一定是!

只是,就算是她戳了某殿下的睫毛,殿下你都親了這麼長時間了,怎麼說也都連本帶利的還清楚了好不好?梅開芍心里叫囂著,說不了話,身體也被禁錮著動彈不了,只能等著某人吃夠了自己停嘴.

可送到嘴邊兒的美味兒,某人怎麼會那麼輕易的放下.幾近貪婪的糾纏著,慕容寒冰無論如何也舍不得放開.

她不掙紮,不抗拒,不說那些讓他生氣的話,就這樣,很甯靜,很美好.

梅開芍被他吻得呼吸開始紊亂,連心跳都跟著加速,那種心神不受自己控制的感覺又回來了.

氣氛很好,他不像昨日在馬車里那般對她只是冷冷的施暴,而是溫柔的探索,不疾不徐的寸寸攻陷.

甚至,在她偶爾睜開眼睛的時候,在那雙絕美到極致的眼眸中看到了柔軟的深情.那麼讓人心動的柔情,卻看得她心里發酸.

他不確定他眼底那一抹柔情是不是對她,或者說,男人對于正被他抱在懷里的女人,都會有那麼一絲的憐惜.

可他不知道,這個女人身體漸漸被點著,可心卻越發的冷了.

她要的,從來就不是男人一時半刻的憐惜,更不要他懷里抱著自己,心里裝的卻是另外一個人.

她可以跟別人分享很多東西,唯一不能與人共享的便是感情.

這是她的底線,沒有任何妥協的余地.

似乎是感覺到了她的異樣,慕容寒冰重重的在她的唇瓣上啄了一下,以示懲罰她的不專心.

"殿下,我還沒刷牙……"終于逮住一個空隙,她喘著氣說道,怕分量不夠,又加了一句:"昨天也沒刷!"

某殿下的臉頓時黑了下來.

慣會煞風景的女人,簡直可惡透頂!

哈,就知道以某殿下潔癖的程度,絕對受不了!

氣氛一下子被梅開芍破壞的干乾淨淨,慕容寒冰親不下去了,一臉憋悶的怒視著梅開芍.

梅開芍看他的冷眼也看習慣了,完全毫無壓力.

"哎,我們什麼時候到官驛的,我醒來就在床上,還以為自己做夢呢?"梅開芍因為來了癸水的緣故,渾身無力,賴在床上一點兒都不想起來,只是隨意的找話題跟慕容寒冰閑扯.

"亥時."慕容寒冰淡淡道.

"哦."梅開芍才不知道古代的亥時到底是個什麼時候,只是狀若無意得到:"亥時就到了,那你睡了那麼久,是不是該起床了啊!"

繞了一圈,她其實就這個目的,想讓某殿下最好不要跟她躺在一個床上.

?

上篇:第328章還想跑?    下篇:第330章自欺欺人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