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梅府有女初成妃第355章詭異的氣息   
  
第355章詭異的氣息

g,更新快,無彈窗,!

原來就熱氣蒸騰的浴室中,此刻溫度急遽上升起來,梅開芍甚至感覺自己的身體幾乎要在這樣灼熱的熱度中爆裂開,可這個死男人不管不顧地自己開心著.

慕容寒冰冷銳的眸底卻似有火焰在燃燒,他的吻熟練而霸道.

梅開芍的身體發軟,若不是慕容寒冰一只手托著她的腰,她大概就會支撐不住的滑入水中.

她只好放棄徒勞無用的抵抗,雙眼半睜半閉,眸色迷離的看著近在咫尺的男人.

他實在太過俊美了,宛如古希臘雕塑一般完美的面龐,孔雀翎一般華彩分明的長睫下,是一雙勾魂攝魄的桃花眸,若是他肯多笑一笑的話,光是那雙眼睛的風采就能令這世間無數的少女癡迷.

只是可惜,這個男人從來都是那麼冷情,對身邊的花紅柳綠從來都不屑多看一眼.或許,萬花叢中,他願意駐足的,只有那一個.

梅開芍一只手攀著男人結實的肩膀,男人的身體仍舊滾燙,只是梅開芍開始覺得冷了.

她沒有掙紮,只是木頭一般任由他予取予求,連抗拒都省了.梅開芍很清楚,他如果鐵了心要對她做什麼,現在的她,根本無從逃避.

既然如此,她無力反抗,但也不願意配合.她真的做不到,跟一個完全不愛自己的男人共享魚水之歡.

慕容寒冰很快就覺察到了梅開芍的反應,眼底染上了寒意,這次他卻並沒有打算放過她,手臂更加多用了幾分力氣,似乎想要將她嵌入自己的身體.

梅開芍被他弄得疼了,忍不住發出一聲低吟,卻倔強的不肯求饒.

"梅開芍,不要企圖一再激怒本殿!"他終于覺得索然無味,放開她,臉上卻似罩上了一層寒霜.

梅開芍長舒了口氣,終于能夠正常呼吸了.

"慕容寒冰,你想要什麼?你若是想要我跟其他女人一樣,只是做一個玩物在你床上承歡,那我勸你還不如直接殺了我干脆!"梅開芍往後退了退,緩緩上了岸,找到被自己扔在地上的衣服,也不管那衣服是不是濕的了,直接披在了身上.

慕容寒冰冷眼看著梅開芍穿上衣服,眼底分明掠過一抹心疼,溢出唇邊的卻是冷笑:"梅開芍,你以為,本殿舍不得殺你?"

梅開芍已經穿好了衣服,正要往外走,聽見慕容寒冰的話,頓足,回頭看著他,忽的笑了:"你是大權在握的三殿下,生殺予奪都在你手里,我可從未覺得,殿下會舍不得殺我?"

說完轉身就走,才在溫泉里跑暖的身體被那濕冷的衣服套在身上,頓時就又冷了起來.

梅開芍下意識的擁緊了已經完全不能給她帶來溫暖的濕衣服,眼底的光芒卻比這陰沉沉的夜色還要寒涼.

為什麼?她和慕容寒冰會是今天這種狀態了呢!

明明說好了只是單純的合作,到了現在,連她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會變成現在這樣.這樣失控的感覺,讓梅開芍第一次體驗到了茫然和不安.

回到寢殿,梅開芍換了一身乾淨的衣服,便准備去看一看那個她讓人帶回來的少女.

寒宮的守衛都很盡職盡責,得了梅開芍的命令後,便將少女安置在梅開芍住處附近的一間屋子里.

梅開芍進屋之後,就見那少女躺在床上,臉色蒼白,人卻是醒著的,看著梅開芍近來,原本空洞的大眼睛里隱約多了一絲神采.

"小云兒……"梅開芍隱約記得這女孩子的名字,慢慢走上前,輕輕叫了一聲.

少女點了點頭,臉上的表情不像在池塘邊燒紙時那般木然,盯著梅開芍,聲音細小而稚嫩:"我記得,是你救了我."

"嗯."梅開芍點了點頭,看著少女的眼睛,緩聲問道:"能不能告訴我,你姐姐是怎麼死的?"

少女聽到梅開芍提到了姐姐,大大的眼睛里一下子蒙上了一層霧氣,然後那霧氣很快的凝聚成水珠,順著少女蒼白的面頰直淌下去.

"說話,不然我也沒辦法幫到你."梅開芍微微蹙眉,她雖然很同情這個可憐的少女,但是在查問事情的時候,她並不喜歡浪費時間.

"姐姐,她……我也不知道她是怎麼死的!"少女仰起小臉,眼淚汪汪的看著梅開芍.

"你不知道?"梅開芍上前兩步,就這床邊的椅子坐下,直視著少女無助的雙眼,連聲問道:"那你知不知道尸體在什麼地方?"

"不知道,我什麼都不知道……"少女低下頭,空洞的眼底驀然間湧起茫然而自責的神色.

梅開芍更加驚異,連尸體都沒見到,這少女是如何確認自己的姐姐已經死了的.

"沒見到尸體,你怎麼就知道你姐姐已經死了?"梅開芍一把抓住少女的手腕,盯著她的眼睛,目光灼灼有如天際晨星.

"是……是姐姐來找過我,說讓我就呆在寒宮里,哪里都不要去.如果她再也不來找我了,那就是死了,她若死了,叫我也不要去找她……"少女抬起頭,努力止住了哭聲,看著梅開芍哽咽著說道.

"你姐姐有多久沒來找你了?"梅開芍繼續問,僅憑她那個姐姐的一些話,梅開芍還並不能確定少女的姐姐真的就是死了.

"半個多月了."少女小聲道,頓了一下,又接著說道:"姐姐以前每隔三五天都來看我的,她是皇後娘娘身邊的大丫鬟,行動不怎麼受限制,所以能常出來看看我的.可是過去半個多月了,姐姐卻再也沒有來找過我了……"

梅開芍沉吟片刻,目光柔和的看著少女,輕聲安撫道:"你別太難過,也說不定是你姐姐有什麼要緊的事兒耽擱了,過幾日就來看你了!"

"不可能的!"那少女的聲音驀地尖利,空洞的大眼睛望著梅開芍,眼淚又似斷了線的珠子一般啪啪往下掉:"姐姐她,已經死了!我昨夜還夢見她了,姐姐她全身的血都被怪物吸干了,姐姐還一直說她好冷,好冷……"

少女的聲音悠忽縹緲,梅開芍卻聽得渾身泛了一層冷意.她不確定那少女的姐姐是不是真的已經死了,但是少女所說的這個夢境給她的感覺太過熟悉.

渾身的血都被吸干了,梅開芍清清楚楚的記得,她在洛陽那家客棧里的時候,當時被害死的考生也都是被什麼東西吸干了全身的血液.

如果說這些都是邪物在作祟,那麼,現在那邪物是已經在皇宮里行凶了麼?不管是邪物也好,人為也罷,梅開芍都容忍不了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出現這種惡劣的犯罪行為.

"夢里,你看清楚那怪我是什麼樣子了嗎?"梅開芍看著少女的情緒微微有些失控,心里有些不忍,但還是得把問題一個個問清楚了.

"看不清,黑黑的一團,我害怕……很怕,我沒有去救姐姐,我怕……"那少女的語聲又開始混亂起來,視線低垂,目光散亂.

梅開芍微微歎了口氣,心知這少女應該是夢見了自己姐姐遇害的場景,當時因為害怕沒有去救姐姐,現在才會如此自責.

"你姐姐叫什麼名字?"梅開芍起身,問了少女最後一個問題.

"我叫云珠,姐姐叫雪珠."少女低聲道.

"嗯,好的,我都知道了.云珠,不管你姐姐是不是活著,我想她都希望你能夠好好的活著,所以,不要浪費了你姐姐對你的一片苦心!"說完,轉身便往外走,剩下的,還得靠那個女孩兒自己走出來.

梅開芍一邊往外走,一邊想著那少女說的話.

雨珠是皇後宮里的人,應該是感覺到了什麼危險,所以在臨危之際特意向自己的妹妹示警.可雨珠到底發現了什麼,讓她感覺到自己可能會死,如果真是邪物下手的話,又怎麼會讓雨珠有機會感覺得到危險?

一切,似乎並不是邪物作祟那麼簡單,這其中,皇後娘娘充當了什麼角色?為什麼,宮里那麼多的宮女失蹤,官面上傳出來的消息卻是發賣,私底下的傳聞卻又是另外一種說法.

梅開芍感覺自己才回來不過兩三天,皇宮里的一切似乎都變了樣兒,到處都透露著一股詭異的氣息.

不能再這麼被動的等下去了,不然接下來死的人一定會越來越多,越多越多.梅開芍看著頭頂暗沉沉的天色,忽然間就有點兒想念那只不太要臉的小靈貓了.

慕容寒冰把梅開芍關到他的寢殿里後,就把小靈貓丟給他那只大白虎看養了.

梅開芍忽然覺得,她被囚禁起來還不算,連她那只小寵物都被某殿下養的那只大惡虎給看押起來,想想都覺得他們這一人一貓都是命苦的主兒呀.唉,不知道那只又二又傲嬌的小靈貓現在怎麼樣了,有沒有被那只跟他的主人一樣品行惡劣的大白虎欺負……

梅開芍左思右想,覺得自己還是很有必要去見慕容寒冰一面.

雖然,今天兩個人不止一次的不歡而散,但是現在這個時候,他們誰都不適合繼續這麼僵持著了.

皇上重病,宮里不斷有宮女失蹤,還有慕容燁詭異的變化……

這麼多亂七八糟的事兒,每一件都夠讓人頭疼的,他們總要做些什麼,絕不能任由事態向不可挽回的方向發展.所以,她必須要跟慕容寒冰談談,最起碼不能繼續將她關在寢宮里了.

梅開芍想清楚了,便起身往慕容寒冰居住的宮殿走去.

?

上篇:第354章燒哪里好呢?    下篇:第356章先妥協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