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梅府有女初成妃第378章仙草,聖劍   
  
第378章仙草,聖劍

g,更新快,無彈窗,!

"如果本殿找不回她,不僅是你,就連你們那個邪影大人,也將不複存在!"慕容寒冰再說這句話的時候,棱角分明的側臉帶著水晶般透亮的蒼白,又邪惡萬分,比起那個冷漠的他來,多了一些說不出的味道.

或許,現在滿手鮮血的他,才能稱得上是真正的惡魔!

男子微微的抬起褐色的眸來,虛弱的只剩下了淡淡的呼吸:"你……到底……是誰……"

為什麼他會從這個人身上,感覺到那個男人的氣息……

不,這不可能!

那個男人不可能回來!

然而沒有給他任何搞清楚的機會.

他的生命就停止了,連帶著身上所散發的怨氣,一同都消失在了濃霧里.

幽谷深處的邪物們,只覺得身體一震,跟著站了起來:"怎麼回事?"

"魑死了."坐在樹杈上的人影簡直不敢相信,伸手握緊了手中的東西,雙眸微寒.

剩下的兩道人影浮現了出來:"那現在我們怎麼辦?"

"一起出動,殺了他們!"

那一刻所有的黑霧都從黃泉深處湧動了出來,帶著黑壓壓讓人心神不甯的怨氣.

慕容寒冰剛剛離開那個位置一步,就發現身體兩側的路都被堵住了.

"是你殺了魑?"其中一到人影托著長長的尾翼,吐出的舌頭都是菱形的,這讓他第一反應就是想到蛇.

慕容寒冰並不喜歡蛇這種生物,倒不是因為和別人一樣害怕,而是覺得黏黏糊糊的,很髒.

"魅,你看這個人類,那眼神好像是不太喜歡你."站在慕容寒冰另一側的邪物說話了,那嗓音聽起來格外的讓人厭煩,像是能擾亂人心.

幽幽像是一潭黑色的死水:"好像個不錯的武者,可惜了,他遇到的是我!"

邪物慢慢地朝著慕容寒冰走過來,扣在手腕上的銅鈴,發出攝人心魄的"丁零"聲,聽起來說不出的詭異,仔細看那里面竟夾著細致如麻的針尖,迎風而來,刺眼透骨!

銀刺從慕容寒冰身體周圍的地面破土而出,用一種快速的尖銳,帶著傲慢的姿態,一點一點地刺穿進他的身體,一圈一圈地把他捆綁起來,然後漸漸勒緊,每一個銀刃上又爆發出無數個更尖利的針尖,針針入骨,密密麻麻地撕扯開他的肌肉,把極度的寒冷像是毒液般注射進他的身體.

"太高傲的東西,踩上去的時候總會讓人覺得很爽."邪物們揚唇笑著,肆意的攻擊.

無數銀針穿入了慕容寒冰的胸膛,鮮血順著他的嘴角緩緩滑落而出,

"嗤!還在垂死掙紮?"邪物一個用力,拽過慕容寒冰那雙完美的幾乎沒有瑕疵的手:"我又有個想法,把你這幅軀殼讓給本大人怎麼樣?"

白虎從剛才開始就想著上前,卻被另外一個邪物困住了,連脫身都無法脫身.

白貓更是因為沒有恢複靈力,有心無力.

慕容寒冰的濃眉因為疼痛猛地皺了起來.

"以為帶著魔獸進玄幻森林,就有勝算了?呵,你這樣的人,就該好好嘗嘗什麼叫做疼痛滋味."說著,邪物又將手中的武氣舉起來:"這一次,去死吧!"

可還沒等它下手,腳下就像是被什麼東西冰封住了,從腳跟處蔓延而上的是凍結的冰霜.

瞬間,他像是明白了什麼,憤憤的看著慕容寒冰:"該死的,你到底做了什麼!這不可能!召喚術,你,你到底是個什麼怪物……"

慕容寒冰踱步走過來,黑色的長袍獵獵作響,直直的垂在染著霜華的沙礫中,卻不惹一絲的塵埃,英俊的好像遠古而來的神抵.

"憑你還不配知道我的名字."

撕拉!

邪物胸口處開出了一朵冰晶般巨大而璀璨的雪花,鋒利而堅硬的花瓣,如同藤蔓一般刺穿了他身體的全部!

另外兩個邪物,見到這種情況之後,相互對望了一眼,再也不敢停留片刻,趁亂逃出了玄幻森林.

白虎想要繼續追,因為它好久都沒有嘗試過打這麼痛快的仗了,那份嗜血的渴望隨著越來越靠近禁地,變得越發的明顯了起來,這是以前從來都沒有過的感覺.

就連它自己都不知道,這是為什麼.

然而慕容寒冰並打算讓它追,淡淡的說了一句:"白雪回來."

白虎就停住了腳步,回頭望過去的時候,總有一種錯覺,它以為它看到自己曾經的主人……

于此同時,劇烈的打斗聲,也讓梅開芍明確了慕容寒冰他們的位置.

她縱身掠過來的時候,見到就是這一幕,慕容寒冰的手指還在流血,地上趴著一個邪物.

梅開芍沒有看那邪物一眼,直接踱步走過來,用自己手腕上的布條,替慕容寒冰包紮好了傷口,她的動作做的十分自然,像是絲毫不介意他身上染著血.

這讓慕容寒冰如同寒潭一樣的眸子,漸漸的平靜了下來,一把將梅開芍的手腕攥在掌心里.

梅開芍挑了挑柳眉,笑了笑:"我找到了禁地入口,就是不知道那麼大的山谷,靈藥會在哪里."

入目所及的除了參天大樹和溪水之外,再也沒有其他,他們的目的地都不見蹤跡,要怎麼找到靈藥.

慕容寒冰琥珀色的眸子里浮出一道淡淡的光,隱隱的金耀:"左拐試試."

"嗯?"梅開芍抬眸,疑惑的問道:"你之前來過這里?"

慕容寒冰搖了搖頭,慢條斯理低沉嗓音:"感覺而已."

兩個人走了一段路程之後,梅開芍突地停住了腳步,朝著地平線望了過去.

迷霧蔓延間,舞過煙云四起的沙礫,遠處荒廢的莊園,流動的溪水,一切一切都仿佛帶著神聖的記號.

而溪水中央就是盛開的仙草,當然還有傳說中的神劍.

別說,三殿下的感覺還挺准.

梅開芍回眸,朝著男人看了過去.

慕容寒冰依舊神色淡漠站在那里,除了眼底浮出的金芒之外,沒有絲毫的變化,長長的黑色披風直垂入地,獵獵作響的狂風像舞動的妖精,卷過一陣繁華與荒涼,揚起了他黑色的披風.

他的身後,是沒落的夕陽.

這一瞬,仿佛連天地都被染成了鮮血的顏色.

真真正正的逢魔時刻!

"他們居然……居然想動那個草!"搬著包裹逃離的小白兔,大大的眼睛里寫滿了錯愕:"這兩個人是瘋了嗎?"

不過跟在那男人身邊的神獸還眼熟,那……那是白虎大人嗎?

怎麼可能!

不是說白虎大人只跟在王的身邊嗎?

蹦蹦跳跳的小白兔傻眼了,眼巴巴的看著後續,連東西都忘記要搬了,它現在要確認一件很重要很重要的事.

因為沒有任何人能在摘了仙草之後全身而退.

因為在聖果離根的那一瞬間,神劍就會發揮其作用,萬劍穿心.

除非……除非是戰無不勝的王!

梅開芍當然也知道那把劍掛上去,不是當擺設用的,正想著該怎麼應對,就見慕容寒冰早已朝著那邊走了過去.

她總覺得哪里有些奇怪,今天的三殿下會不會太主動了一點?

慕容寒冰確實比以往主動,那是因為他的腦海里不斷的浮現出來的畫面.

熟悉感,召喚感,讓他沒有絲毫顧忌的伸出手來,折斷了那株仙草!

不過刹那間,聖劍震動,溪水逆流,成群的黑色大鳥騰飛而起,縈繞在四周的仙氣,像是被摧毀了.

聖劍發出昂長低啞的爭鳴,像是快要出鞘的利器,發出了刺眼的芒.

梅開芍看著那一幕,心上一揪,下意識的側身一躍,擋在了慕容寒冰的身後,漲起了滿身武氣,風力抵抗著那無數道劍光,企圖讓他們能夠改變方向.

而讓梅開芍不解的時,站在溪水中央的男人,竟失去了以往的行動力,像是整個人都呆在了原地,任由著溪水翻騰,將他整個人都吞噬進了深潭里!隨之而來的是一股無形的氣體.

不僅僅是她,就連聖劍都隨著那股氣體的湧動,被重重的拋出了水潭,深藍色的花瓣騰起,又落下,一切都仿佛是被施展了魔法的慢鏡頭.

梅開芍根本就來不及看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整個人就被這股氣震的五髒六腑都劇烈的疼痛了起來,最後陷入了深深的昏迷.

仿佛能抵抗住這一切,只有白虎.

還是變了形態的白虎!

它眸光搖曳的看著這一幕,像是不可置信一般,向來沉穩的語氣,變得似乎有些顫抖:"主人……"

溪水翻騰,沉寂在那里面的慕容寒冰,卻比任何時候都來的安靜,像是這里本來就是屬于他的地方.

有什麼東西模模糊糊的照射到了他的眼睛上,有什麼東西在那一瞬間,全部都覺醒了!

是陽光.

他眯了眯眼,最後一次看見光究竟是幾百年前的事了啊?就連自己是誰,都已經快要忘記了,直到他變成了人類.

嗯,應該說直到他給自己取了一個慕容寒冰的名字.

不過剛剛那個人類是怎麼回事,連自己的命都快沒有了,還要站在他背後替他擋肩.

如此愚蠢的行為,只是……竟然讓他覺得意外的,意外的……溫暖?

?

上篇:第377章邪物    下篇:第379章這才是真正的他!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