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梅府有女初成妃第399章神秘的牆壁   
  
第399章神秘的牆壁

g,更新快,無彈窗,!

而沉香顯然是注意到了這一點,所以才會將這些線索說給梅開芍.

梅開芍眉頭微不可見的皺了一皺,走向沉香所指的牆邊,仔仔細細的觀察,不放過一絲一毫.

剛剛進來時,血腥味濃郁,充斥著她的鼻腔,而現在,血腥學仿佛一下子便消失的無影無蹤,梅開芍細細一聞,便聞出了異樣.

整個房間里,竟然有一股淡淡的幽香,香味極淡,若有若無,若不是仔細去聞,一定不會發現.

"沉香,你聞一下,這個房間里,是不是有一股若有若無的香味?"

沉香眉頭一皺,閉上眼睛仔仔細細的聞了聞,果然發現房間里竟然有一絲幽香.

這股香味從何而來?而房間中血腥氣味又到哪里去了?

梅開芍知道,房間里血跡突然間消失,血腥味也隨之不見一定與這一縷幽香有關,而且,這香味是從牆壁處散發出來的,這牆壁一定有古怪!

這牆壁之後,一定有一個密室!

沉香發現的血跡是從這個牆壁開始,一路蔓延到書桌旁的,這就說明,逍遙楓一定是從牆壁里面出來的,而逍遙楓是知道這個密室的存在的!

但是,為何他會在密室里受了如此嚴重的傷,而且,受傷後又不找大夫醫治,反而坐在書桌前呢?

難道秘密在書桌上?

梅開芍微眯著眼打量著整個書房,這個書房的布局和這個時代的布局沒有什麼區別,就連書架的擺設也是中規中矩,挑不出一絲一毫的不同來.

走到書桌前,梅開芍把整個書桌每一寸地方全都翻了一遍,連毛筆的毛都仔細查驗了一遍,結果什麼都沒有發現.

撫了撫額頭,梅開芍看著正在四處看的梅開芍,說道:"沉香,這里的證據全都消失了,什麼都沒有找出來,我們先走吧."

沉香臉色未變,點了點頭,跟著梅開芍走出書房.

再次回到逍遙楓的臥室,逍遙楓還在昏迷之中,蒼白的臉沒有一絲血色,看來是失血過多,需要好好養著.

梅開芍吩咐了逍遙居的丫鬟和小厮好生伺候著,便帶著沉香離開了逍遙居.

漫無目的的走在街上,梅開芍讓沉香先回王府,自己則去找爵決.

來到爵決居住的小院時,爵決正坐在院子里無聊的玩著手里的撲克,看到梅開芍進來,立即興奮了起來:"馬丁一媚,你來了."

"嗯."梅開芍看到爵決平安無事不禁松了一口氣,心中暗暗慶幸,幸好他沒事.

爵決看到梅開芍情緒低落,問道:"是不是出了什麼事情?"

梅開芍把逍遙居發生的事情給爵決講了一遍,順便也說出了自己疑惑的問題,爵決也是一個極為聰明的人,可以幫她分析一下.

爵決聽完後,也沉默了下來,證據消失,整個房間除了那一縷幽香什麼都蛛絲馬跡都查不出來,這的確是一件棘手的事情.

梅開芍握著手中的茶杯,慢條斯理的分析:"第一,證據突然間消失,表明這里一定隱藏了一個極大的秘密,凶手的身份一定是極為敏感的,第二,逍遙楓的反應不正常,若是受傷嚴重,他逃出來之後的第一反應一定是找大夫,而不是坐在書桌前等死,那麼,當時的情況一定是,書房內部一定比較安全,第三,那股香味從何而來,而且,那種香味,是我從來都沒有聞到過的,毫無頭緒."

聽完梅開芍的分析,爵決點了點頭,隨即補充道:"還有一點,就是那些血跡都到哪里去了,以你多年的辦案經驗來看,若只是簡單的擦拭,肯定不會逃過你的雙眼,而現在無緣無故的消失,必定是以一種不尋常的方式消失的."

"你是說,這件事和最近發生的少女被殺案件有關?"梅開芍手指一頓,看向爵決,問道.

爵決沒有看梅開芍,將手里的紙牌放下,拿起了桌上的茶杯,給自己倒了杯茶,才緩緩開口道:"馬丁一媚,自從你進玄幻森林後,逍遙楓就無聲無息不見了,直到前兩天才回來,這次,他查到了一個非常重要的消息,在他准備告訴我時,卻被一件突發事件打斷了,以至于我沒有聽到,不過,從他面色凝重的情況來看,這件事情非同小可,所以,我猜測,他這次受傷,可能跟他這次查到的事情有關."

"我不是告訴你們,我進玄幻森林後,你們都要小心謹慎,不要再查這件事情了嗎?"梅開芍秀眉微挑,墨眸中神情愈發冰冷.

"我不知道,但是你跟他說過之後,他還是去做了,就說明,這件事情,他非查不可,事關重大,哪怕事關自己的生命,也絕不退讓."

"咔擦"一聲,梅開芍手中的茶杯竟然被生生捏碎,破碎的瓷片刺破了皮膚,直接劃破了她的手掌,鮮血順著她的手臂滴落在地上,染紅了地面.

"爵決,我失算了,逍遙楓現在,有危險!"梅開芍臉色蒼白,額頭上的冷汗順著臉頰滑落,她轉過頭看著爵決,感覺自己腦海中一片空白.

說罷,梅開芍一手抓過爵決,一邊運行武氣,快速向逍遙居奔去.

梅開芍腦海中突然浮現起了玄幻森林中詭異的情景,她有一種本能的直覺,這里的事情,一定和那些邪物脫不了干系,逍遙楓此時一定有危險.

逍遙楓不可以有事!

等到梅開芍趕到逍遙居時,整個逍遙居一片寂靜,庭院里的丫鬟和小厮全都不見了,梅開芍心中一凜,快步跑向逍遙楓的臥室.

"碰"的一聲,逍遙楓臥室的大門被梅開芍一腳踢開,一進門,一股濃濃的血腥氣撲面而來,梅開芍壓制住胸腔中翻騰的感覺,抽出匕首,大踏步進入房間.

入眼,便是滿地的尸體,這些死去的丫鬟小厮,全都是逍遙居的下人們.

梅開芍將爵決護在身後,小心翼翼的向里走,便看了暗一的身影,而逍遙楓半睜著眼,神情呆滯,臉上驚恐的表情像是看到了什麼極其恐怖的事情一般.

梅開芍收回匕首,給爵決打了一個安全的暗號,檢查了逍遙楓的傷口,才看向暗一,挑眉問道:"暗一,你怎麼在這里?"

暗一單膝跪地,向梅開芍行了禮,才開口回答:"殿下吩咐我來保護虎爺安全."

"哦?"梅開芍語氣清冷,說話時語調微微上揚,繼續說道:"是什麼人想要殺逍遙楓?"

暗一垂眸,並未回答梅開芍的話,神情猶豫,顯然是一副不能說的表情.

梅開芍自嘲的笑了笑,道:"殿下不讓你說?"臉上表情未變,只是唇角的冷意越來越強.

暗一跪在地上,抬眼看了看梅開芍,心中暗想:殿下神魔之體恢複,這些事情自然能夠處理好,而王妃只是一介凡人,面對邪物,應付不了也屬正常,殿下不讓告訴王妃是人之常情,還是不說了.

"王妃,這些事情已經不是您可以查的了,殿下也是為您好."

梅開芍一聽,不怒反笑,唇角笑意愈漸加深,然而這笑,在暗一看來,卻是相當可怕的.

"暗一,把逍遙楓帶上,咱們回寒宮!"

暗一心中大驚,不明白梅開芍這麼做的原因,但面上表情不變,立即起身替逍遙楓打包行李,心中卻暗暗叫苦,王妃帶男人回宮,而他竟然還助紂為虐,這不是自找死路嗎?

梅開芍一邊哼著小曲,一邊跟爵決聊天,兩人從天文聊到地理,從汽車聊到飛機,從管理聊到企業,甚至從男人聊到女人.

而暗一背著逍遙楓聽兩人聊天,越聽越聽出一身的冷汗,這兩人所聊到的內容,都是他聞所未聞,見所未見的,而且絲毫不避諱他,難道王妃想要殺人滅口?

正當兩人聊到兩性問題時,馬車停下了,寒宮到了.

梅開芍命丫鬟整理了兩個房間,就住在離她寢宮不遠的地方,然後將兩人安置了進去.

沉香一看梅開芍將兩人帶了回來,太陽穴便"突突"直跳,他有一個預感,寒宮要變天了,他們所有人的好日子要到頭了.

一時間,寒宮中的丫鬟小厮人人自危,生怕慕容寒冰一個不高興就把自己給咔嚓了!

而這一切事件的始作俑者,此刻正在自己的寢室中,一邊哼著歌,一邊洗著泡泡浴,好一個逍遙自在.

另一邊,墨云閣,寢宮內.

慕容寒冰正慵懶的躺在軟榻之上,銀色貂裘披風蓋在他的身上,只見他雙目微闔,似乎是在假寐,近在咫尺的臉,極其俊美,陽光打在他剛毅的側臉上,更添了一種入骨的風流和嫵媚.

暗一單膝跪在地上,垂眸向慕容寒冰彙報今天發生的事情.

慕容寒冰靜靜的聽著,修長的手指有節奏性的敲擊著腿上的披風.

彙報到最後,暗一深深的吸了口氣,頭垂的更低,小心翼翼的說道:"殿下,還有一件事,王妃將逍遙楓和爵決帶回寒宮了,就安排在了殿下之前的寢宮附近,王妃說,是要近距離保護和照顧他們二人."

?

上篇:第398章逍遙楓受傷    下篇:第400章再見胡蘿蔔餐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