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梅府有女初成妃第428章無力回天   
  
第428章無力回天

g,更新快,無彈窗,!

"剛才與她交手時,她身上的氣息和你不一樣,和本公主所遇到過的凡人都不一樣,她的氣息極度不穩,你能告訴本公主,她到底是什麼人?"她看著暗一問道,眸中似有浩瀚星辰.

"她本是我人界的大王妃,只是她卻與大皇子密謀造反,刺殺太子妃,太子妃也因此失去了腹中的孩子,太子將她打入天牢後,她殺了自己的父母後潛逃才來了妖族境內,更沒想到,她來妖族的目標是公主."暗一如是說道,女子卻不以為然的笑笑.

"本公主明白她為什麼會來,外界盛傳,妖族公主的元丹能解六界之毒,能讓服下元丹之人免受一切傷痛,更能提升上千年修為,卻沒想到,她倒是膽子不小,敢孤身前來."她漫不經心的說道,就像是在說著一件與自己無關的事.

暗一皺起了眉頭,難怪梅太顏會冒險闖入妖族王宮,她竟是打的這個主意,只是剛才他看得清清楚楚,自己與梅太顏一番苦戰仍舊落了下風,而她僅僅是拂袖之間,梅太顏便沒有了絲毫還手之力,實力遠在他之上.

或許,能跟她匹敵的,只有慕容寒冰.

顧不上自己的傷勢,暗一連夜趕回太子府,向慕容寒冰稟明這一切.

"妖族公主桃夭,她膽子倒是不小,只是她低估了桃夭的實力,桃夭若是想殺她,只要動動手指,只是她為了解毒,難保不會再次下手,你帶剩下的十七暗衛一起前往妖族,務必將梅太顏捉拿歸案."慕容寒冰轉動著手指上的玉扳指開口道.

"屬下這就去,一定會把梅太顏抓回來的."暗一恭敬的躬身說道,隨後離開了寢殿.

梅開芍因為受傷之後腹部疼痛,睡覺也睡得很淺,即使慕容寒冰也吩咐白甜給她熬了不少安神的湯藥,作用卻不大.

半個月後,梅開芍的傷也恢複了不少,比起之前,最起碼不會疼得她無法入睡了.

梅開芍的傷勢剛恢複些,便聽見府中下人議論紛紛,近日城中有不少年輕女子失蹤,被發現時都是被人吸干了血.

雖然對梅開芍來說有些駭人聽聞,但是畢竟這個世界與現代都市完全不同,發生的任何事都是有可能的,身為現代的刑警,梅開芍心里的正義感再度暴增.

知道對方作案的時間都發生在夜里,梅開芍便也耐著性子等到了入夜,慕容寒冰每天都會來寢殿陪她,看著她睡著了才會離開.

慕容寒冰剛離開,梅開芍便躡手躡腳的下床穿好了衣服,走到白甜身旁伸手戳了戳她的肩膀.

"主人,怎麼了?"白甜揉著自己的雙眼看著梅開芍一臉倦意的問道.

"我帶你去體驗一下抓壞人的感覺."梅開芍故作神秘的說道,白甜原本的些許困倦因為她的話被一掃而光.

"好,那我們現在就去嗎?"白甜頓時站起身子瞪大了雙眼問道.

"對,走,小聲點,別被人聽見了."梅開芍說著便往門口走去,身上穿著一身夜行衣.

"可是主人您身上的傷還沒恢複,怎麼抓壞人啊?"白甜有些擔憂的看著她說道,仍是有些猶豫.

"我沒事的,快走吧,一會兒會被人發現的,那時就走不了了."梅開芍說著拉開房門走了出去,白甜跟在她的身後,兩道身影一前一後消失在太子府的院牆上.

在城中四處尋找許久也沒有見到任何可疑的人,梅開芍卻並不著急,好戲總會登場的.

等了近一個時辰,梅開芍才在夜色茫茫中看到一個身形極快的人,顧不上多想,梅開芍和白甜便追了上去.

追至郊外,白甜驟然提升速度沖了過去,擋住她的去路才將她攔了下來.

"你是什麼人?"蒙著面紗的女人開口問道,落在她身後的梅開芍聽著她的聲音,似乎很熟悉,像是……梅太顏?

"我和主人是來抓壞人的,說,你三更半夜這身打扮是做了什麼壞事?"站在她身前的白甜高聲質問道.

"輪不到你管!給我讓開,否則,別怪我不客氣了!"女人對梅開芍二人沒有絲毫的耐心.

"今天不說清楚休想離開!"梅開芍開口說道,手里運起武氣,對著她便攻擊過去.

她也不再說話,與梅開芍和白甜打斗起來,之前在桃夭那里吃了虧,此時的梅太顏,傷勢還未恢複,根本不是兩人的對手,很快便落了下風.

見勢不對,梅太顏轉過身想要逃走,梅開芍卻是一聲輕笑,還沒人能逃過她的追捕,今天也不例外.

梅開芍搶在白甜之前追了過去,手一把抓住梅太顏的肩,梅太顏回過身一掌擊中她的心口將她打飛了出去.

"嗷嗚!"白甜見狀,幻化出自己的真身對著梅太顏撲了過去,梅太顏一時不敵,被白甜從半空打落下來.

墜落在地上,口中湧出一口鮮血,白甜變回人形一把扯下她的面巾,頓時愣住,就連身後的梅開芍都不敢相信,眼前的人竟然是梅太顏.

"怎麼會是你?"梅開芍開口問道,梅太顏卻是一聲不屑的嗤笑.

"今日栽到你手里算我倒黴,梅開芍,我告訴你,你最好趁現在殺了我,否則,我定會卷土重來,讓你生不如死."梅太顏的眼中滿是仇恨的看著梅開芍說道.

"那些人都是你殺的?"梅開芍撐著身子站了起來問道.

"是我又如何?這一切都是拜你所賜,讓我變成這樣一副不人不鬼的模樣,我恨你,恨不得喝你的血,抽你的筋一樣的恨你!"梅太顏看著梅開芍的目光中,只有深重的仇恨和不死不休的決然.

"我雖然怨恨梅乾豐和蘇氏害死我娘,卻沒有想過要對你如何,如今的一切,都是你自甘墮落."梅開芍厲聲斥責,梅太顏卻是淒然的大笑.

"哈哈哈……我自甘墮落……梅開芍,我實話告訴你,你中的毒跟我一樣,我知道慕容寒冰在替你祛除毒性,可是,你以為解了毒就沒事了嗎?終有一天,你也會跟我一樣,變成一個吸食人血的怪物!哈哈哈哈……"梅太顏更加瘋狂的大笑著.

"主人,您別聽她的,她根本就是想嚇唬您,再說了,太子殿下肯定能治好主人的."白甜趕緊開口對著梅開芍說道.

梅開芍松開自己捂住腹部的手,手掌上已是一片鮮紅,蹙眉看著梅太顏:"你的時間已經不多了,我也不會對一個將死之人下手,你好自為之,我們走."

轉過身往回走,白甜看了一眼身旁的梅太顏有些猶豫,卻還是跟在梅開芍身後離開.

"梅開芍,今日你不殺我,將來你一定會後悔的!"梅太顏說完便躍身跳上房頂,很快消失在夜色之中.

白甜扶著梅開芍往回走,她的夜行衣已經被鮮血浸濕,回到府中,梅開芍忍著疼痛將衣服換了下來扔進了換洗的木盆里,傷口重新上藥纏好布條才躺到了床上.

剛躺下,房門便被推開,慕容寒冰陰沉著臉走了進來,示意白甜回避,隨後才走到了梅開芍身旁坐了下來.

"說吧,這近三個時辰的時間,你和白甜都去做了些什麼?"慕容寒冰下意識的往她腹部的位置看了看.

"我……我和白甜去查探這些日子失蹤的年輕女子下落了."梅開芍咬了咬自己的嘴唇說道.

"結果呢?"慕容寒冰的話語里聽不出他到底是相信還是不相信.

"還沒查到."梅開芍說完便別過頭不去看他,那一雙眼睛似乎能把她看穿,這樣的感覺她有些不習慣.

"是沒查到,還是故意對本殿隱瞞?"慕容寒冰湊近了些問道,聲音不溫不火卻還是讓梅開芍隱約感覺到了他的慍怒.

自己怎麼就沒發現被人跟蹤了?

"我和白甜抓到的人,是……梅太顏,只是我沒有將她送回天牢,而是放她離開了."梅開芍皺著眉頭如實說了出來.

"你可知她是朝廷通緝的重犯?"慕容寒冰沉聲問道.

"知道,可是她中毒已深,與其讓她死在天牢,倒不如讓她自生自滅."梅開芍開口說道,慕容寒冰的目光卻冷了下來.

"所以即使她再傷人害命也可以視若無睹?"慕容寒冰反問道.

"……"梅開芍一時語塞,在看到梅太顏那一副狼狽的樣子時,她的確是動了惻隱之心,想要給她一次機會,或是給她一條生路,畢竟她也是梅乾豐的女兒.

雖然是梅乾豐害死了梅蓮,在梅太顏失去一切之後,她仍有一絲理智不想趕盡殺絕.

"本殿知道你心里在想什麼,本殿會派人監視她,若是她再犯案,本殿不會給她半點機會."慕容寒冰滿臉嚴肅的說道,梅開芍如是點點頭.

"在那之前,不是應該先把解藥給她嗎?"梅開芍問道,梅太顏若是沒有解藥,只會受噬魂散控制,越陷越深.

"你不是也說了?她中毒已深,毒性早已侵入她的五髒六腑,即便是給了她解藥,也無力回天,更何況在她對你下毒的時候,本殿已經將最後的解藥用了."慕容寒冰認真的說道,梅開芍一怔.

上篇:第427章回來是為了救她    下篇:第429章拜師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