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梅府有女初成妃第435章不能再用武氣   
  
第435章不能再用武氣

g,更新快,無彈窗,!

"邪影王?你對他們都做了什麼?"梅開芍看著眼前的一切頓時瞪大了雙眼看著面前的一團霧氣質問,壓抑不住的怒火.

這是玄醫婆婆拼盡自己的力量想要守護的一切,如今卻讓他毀于一旦.

"小丫頭,你以為你有了女靈祖的修為就是本座的對手了嗎?本座若是要殺你,只要動動手指!"霧氣中陣陣不屑的嗤笑,梅開芍是知道他的強大,但是她更沒有忘記師父臨終所托.

"即便不是你的對手,我也要為師父守好玄幻森林!"話音剛落,梅開芍提升起自己全身的武氣朝著霧氣攻擊過去.

她的攻擊接觸到霧氣卻是憑空穿透,什麼也沒有.

心口處猛然遭受一擊,梅開芍直直的朝著另一個方向飛了出去,重重的跌在地上,喉嚨處一陣腥甜,一口鮮血吐了出來.

"怎麼會這樣?"梅開芍不敢置信的看著眼前漂浮的霧氣,自己的攻擊竟然是對著空氣?

"本座說了,殺了你只需要動動手指,看在你修為不低的份上,若是能為本座效力,待本座統一六界,定不會虧待你,如何?"霧氣在她身旁環繞著.

"休想!我還沒墮落到這種地步."梅開芍支撐著身子站了起來,拭去嘴角的血汙,撣去一身灰塵厲聲說道.

"好啊,本座倒要看看,你能撐多久!"邪影王的聲音再度傳了出來,隨之而來的是霸道凌厲的邪氣.

不過半盞茶的功夫,梅開芍伏在地上大口大口喘著粗氣,不光她的體力支撐不住,面對邪影王的攻擊,即便是她還擊也不過是徒勞無功,根本不起作用.

"芍兒!"慕容寒冰的聲音從身後傳來,梅開芍回過頭看著急速奔跑過來的慕容寒冰皺起了眉頭.

扶起梅開芍,慕容寒冰回過頭對上面前的霧氣.

"神魔王?當年你我一同稱霸這天地之時,何等風光?如今本座也已經沖破封印,你是要和本座一起平分江山還是跟當年一樣用自己的元靈封印本座?"邪影王說著,一陣大笑.

"再過千年,也還是一樣的選擇."慕容寒冰沉聲道,眼角的余光掃過梅開芍的身子,他已經顧不上許多了.

強行提升自己的武氣,邪影王更加得意的笑道:"你可想過你這樣做會是什麼樣的後果?"

"當然知道,不用你說!"說著,慕容寒冰不遺余力的朝著邪影王攻擊而去,當年是他封印了邪影王,自然知道他的弱點在哪里.

"本座如今尚未複原,待本座恢複元氣再與你痛快一戰."說完,霧氣便消失在了玄幻森林,只留下一片火海.

梅開芍再也支撐不住,倒在慕容寒冰身旁,慕容寒冰也因為方才強行動用武氣損傷心脈跪在了地上.

"本殿不會死在這里的!"慕容寒冰咬牙強撐著一口氣將梅開芍一把抱了起來,轉身朝著玄幻森林的邊界一路飛奔.

兩人重新出現在白甜面前,看著慕容寒冰慘白的臉,白甜走到他的身前幻化出自己的真身,帶著兩人火速趕回太子府.

慕容寒冰動作輕柔的將梅開芍放在床榻上,轉身往外走去,步子明顯的有些不穩,暗一跟在他的身後開口道:"殿下,您的身子怎麼樣?要不要傳太醫?"

"不必,本殿自有分寸,派人好生照顧太子妃,不得有任何差池!"慕容寒冰連說話的氣息都極度不穩,一步一步朝著書房走去.

關上書房的大門,慕容寒冰猛然吐出來一口鮮血,身子不停的顫抖著,眉頭緊皺,走到一旁的暗格處取了一只藥瓶,倒出來幾粒褐色藥丸吞了下去.

盤膝坐在床榻上,慕容寒冰雙目緊閉,藍色的光芒環繞著他的身子.

梅開芍很快便醒了過來,雖然受了傷但是卻也不算太嚴重,剛醒過來,梅開芍便向白甜問起慕容寒冰,換做平時他都會在寢殿里陪著自己,現在卻不見他的人.

"太子殿下在書房呢,主人,殿下說您要多休息."白甜正色道,梅開芍卻一把掀開了被子下床往書房走去.

書房里,慕容寒冰察覺到門外的腳步聲,起身下床走到書桌前若無其事的翻著桌上的書.

"殿下,你的身體可有什麼問題?"梅開芍推門走了進來看著慕容寒冰問道.

"你看本殿像是有事的人?"慕容寒冰抬眸看了她一眼挑眉問道,梅開芍的目光垂了下去.

准備離開書房,慕容寒冰走到她的身後伸手環住她的腰肢,梅開芍輕勾唇角回過身對著慕容寒冰揮掌攻擊過去.

慕容寒冰一個不防心口正中一掌,猛然後退幾步,嘴里湧出一大口鮮血,皺著眉頭,梅開芍頓時慌了神.

"我……我根本沒有用武氣,怎麼會這樣?"梅開芍瞪著雙眼看著慕容寒冰,暗一聞聲走了進來,看著一旁的慕容寒冰.

"太子妃……您……"暗一的話還沒說完,慕容寒冰已經倒了下去,暗一眼疾手快扶住了他.

"他到底怎麼了?"梅開芍看著昏迷不醒的慕容寒冰問道.

"之前殿下被您的武氣所傷,帶您回來的時候殿下已經支持不住了,您這下手也……"暗一搖搖頭無奈的說道,太醫還沒有趕來.

"那他會不會有事?"梅開芍的心也懸了起來.

"等太醫來吧."暗一也只能搖頭歎息,梅開芍坐在床榻前,不知不覺眼眶便濕潤了.

其實自己早就該發現的,而現在她的心里只剩下了自責和內疚.

太醫匆匆趕來替慕容寒冰把脈,隨後跪在梅開芍跟前道:"娘娘,殿下心脈受損,恐有性命之憂,老臣雖能替殿下保住性命,但是以後殿下都無法再使用武氣了."

"什麼?沒有別的辦法了嗎?"梅開芍看著他問道,太醫無奈的一聲歎息.

"暗一,立刻下令,全國范圍搜尋名醫,只要能恢複殿下的身體,要我拿什麼做交換都可以."梅開芍哽咽著聲音對暗一說道.

"是,屬下這就去."暗一轉身離開了寢殿,梅開芍守在殿外焦急不安的來回踱步.

白甜站在她身旁欲言又止,直到太醫走了出來,梅開芍匆匆跑進了寢殿.

慕容寒冰仍舊陷于昏迷,梅開芍坐在他身旁擦了擦臉上的淚水,卻強忍住不讓自己哭出聲.

暮色降臨,梅開芍握住慕容寒冰的手驀然一陣輕微的動作,梅開芍顫抖著手,睜大了雙眼看著他,慕容寒冰緩緩睜開雙眼,梅開芍頓時情緒失控,撲進慕容寒冰的懷中哭成了淚人.

"本殿沒事了,你哭什麼?"慕容寒冰的聲音很是虛弱卻掩藏著寵溺.

"你為什麼沒有告訴我,你受了傷……如果你說了,我也不會打你那一掌了……"說著,梅開芍哭得更是厲害.

"本殿是不是應該慶幸你那一掌沒有用武氣?否則,本殿現在怕是連跟你說話的機會都沒了."慕容寒冰帶著絲絲玩味笑道,梅開芍卻哭紅了雙眼.

換到現代,她從來沒有為任何人流過淚,而到了這里,她的心卻似乎時刻都被慕容寒冰拉扯著,一舉一動都能影響到她的全部.

她的心,似乎已經淪陷.

想起太醫說的話,梅開芍的心便如同刀絞,慕容寒冰淡然一笑:"本殿以後都不能再用武氣,現在本殿突然希望你能回到屬于你的世界,遠離這里的一切."

"我不會走的,要麼封印邪影王,要麼我就跟你一起死在這里."梅開芍不知哪來的勇氣說出這樣一番話,慕容寒冰微微一怔,隨後臉上揚起的笑意越發放大.

伸手拉過梅開芍,對上她溫熱的唇瓣,無盡的寵溺盡數融化.

第二天一早,梅開芍便聽到丫鬟來報,已經尋到了一位神醫,能恢複慕容寒冰的修為.

聽到消息,梅開芍抓住了最後一線希望.

正廳,梅開芍摒退了一眾丫鬟家丁看著面前的男子問道:"你真的能恢複太子殿下的修為?"

"草民若是辦不到,就不會來這里了."男子輕笑著答道.

"好,只要你能恢複太子殿下的修為,你要什麼我都可以答應你."梅開芍此時已經顧不上許多,她很清楚,對于慕容寒冰來說,不能使用武氣對他意味著什麼.

男子躬身行禮道:"煩請太子妃帶路."

梅開芍帶著他走進了慕容寒冰的寢殿,慕容寒冰躺在床上看著眼前的人,心里一種說不出的怪異感.

男子並未說話,只是走到慕容寒冰身前替他把脈,隨後站起身對著梅開芍說道:"太子殿下的情況,想必太醫已經說過了,草民也就不再重複,太子殿下若是想要恢複修為,就需要療傷兩月,草民才有把握恢複."

"不管多久,只要你能治好殿下,時間也好,還是什麼稀有的藥材,都不是問題."梅開芍像是抓住了最後一根救命稻草一般說道.

男子點點頭,從懷中取出一只裝著銀針的袋子,將銀針刺入了慕容寒冰的幾處穴位,慕容寒冰的臉上頓時一陣蒼白,緊皺著眉頭,額頭上不住的滾落汗珠.

上篇:第434章破除封印    下篇:第436章一定要贏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