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梅府有女初成妃第437章不會讓你碰到   
  
第437章不會讓你碰到

g,更新快,無彈窗,!

翌日,慕容寒冰看著夜空,申時將至,城門處一面大旗立了起來,守城將軍眉眼頓時冷厲:"出城迎敵!"

夜色下,浩浩蕩蕩的隊伍如同長龍一般朝著慕容燁駐軍的方向跑去,臨近一里地,慕容燁的軍營處卻是火光一片,不斷的慘叫哀嚎聲傳來,空氣中飄散而來的血腥味.

"太子殿下怎麼會這麼快?"將軍看著眼前的一切不禁嘀咕.

"將軍,太子殿下已至部署地,令我軍聽候軍令!"跑過來的士兵跪在將軍身前說道,目光卻落在不遠處的火海之中.

"那不是太子殿下?派人前去打探,究竟是敵是友!"將軍開口道,士兵應了一聲轉身跑了出去.

慕容燁的大帳,一道寒光閃過,慕容燁閃身躲過,出現在眼前的人卻讓他不禁一愣.

"梅開芍?竟然是你?"慕容燁瞪大了雙眼,握緊了手中的利劍.

"為人臣子,不忠不孝,如今更聯合外敵攻打自己的國家,你還有沒有一點良心?"梅開芍抬手間,利劍對准了慕容燁的心口處.

"自己的國家?哈哈哈……真是天大的笑話,從我的太子之位被奪之時,我就已經不是大湟國的人了,只是沒想到,慕容寒冰竟然派一個女流之輩來侮辱我!"慕容燁說著,手里的劍刃一轉,朝著梅開芍刺了過去.

兩人頓時打成一片,而慕容燁的軍隊面對的不是慕容寒冰的士兵,而是無數的妖獸,最為精銳的部隊卻絲毫沒有還手之力,不過一個時辰便潰不成軍.

慕容燁沒有了邪影的幫助,根本不是梅開芍的對手,倒在地上,長劍直直的插入地面,梅開芍抬劍指著他的脖子:"慕容燁,你輸了."

"是嗎?梅開芍,難道你沒有發現這里的人根本不到十萬嗎?"慕容燁的臉上滿是得意的笑,格外諷刺.

"你什麼意思?"梅開芍的心頭一驚.

"我早就派兵去圍攻慕容寒冰了,之前不過是佯攻,一邊消耗慕容寒冰的兵力,一邊暗中部署,現在慕容寒冰恐怕已經落入埋伏了,你就等著替他收尸吧!哈哈哈……"慕容燁說著,猖狂的大笑著.

"慕容燁,我殺了你!"梅開芍手起劍落,下一刻,慕容燁的笑聲戛然而止,倒在了地上沒有了任何一絲氣息.

在他的脖子上留下一道極深的劍痕,往外噴湧著鮮血,回過頭,云城已是戰火蔓延.

"白甜,我們中計了,立刻回援云城!"梅開芍高聲道,手里的長劍不停的滴著鮮血.

白甜聞聲幻化出真身,帶著梅開芍與無數獸族一路飛馳趕往云城.

梅開芍趕到云城時,城門已經被攻破,無數尸骸堆積如山,鮮血彙聚成小河從她的腳下蜿蜒而過,濃重的血腥味令人作嘔.

沖入城中,除了還在厮殺的士兵,根本不見慕容寒冰和守城將軍的蹤影.

"白甜,你帶一部分人去找太子,這里交給我."梅開芍冷聲道,白甜不敢絲毫耽誤,帶了獸族分頭在云城中四處尋找.

天邊泛起魚肚白,梅開芍的戰甲被鮮血染紅,從城門一路殺入城中,始終沒有見到慕容寒冰的影子,而她的眼前已是一片血色.

白甜和尋找慕容寒冰的獸族趕了回來,白甜拿出一塊令牌遞給梅開芍,上面的血跡早已干透,梅開芍一眼便認了出來,那是慕容寒冰隨身佩戴的太子令.

"他人在哪兒?"梅開芍接過令牌,雙手不停的顫抖著,長劍驟然落地,哽咽著聲音問道.

"不知道……只找到了這塊令牌……"白甜低著頭答道.

一瞬間,鋪天蓋地的心痛在她的胸腔蔓延翻滾,淚水瘋狂的肆虐著.

"不可能!他一定還活著!所有獸族都去給我找人!活要見人,死要見尸!"梅開芍嘶吼著,雙眸泛紅.

白甜再一次帶著獸族四處奔走,梅開芍的身子猛然癱軟,跌坐在地上,沾滿血跡的雙手捏緊了令牌.

"慕容寒冰!"梅開芍抬起頭一聲長嘯後,頹然的低下頭任由淚水滾落,心口的痛楚卻愈演愈烈.

"我承認……我有多害怕了……"梅開芍絕望的哭泣著,城門外湧入無數士兵將她團團圍住.

"她是慕容寒冰的太子妃,抓住她!別讓她逃了!"領頭的將軍一聲令下,士兵便揮起刀劍湧了過來.

梅開芍目光冷厲帶著無盡的殺氣緩緩站起身,將身旁的長劍從地面拔了出來,轉過身怒視著湧來的人:"沒錯,我是他的太子妃,今日,便用你們的鮮血祭我國土的大旗!"

沒人看清她的動作,不過轉瞬之間,沖至身前的人便已經倒在了地上,斷絕了氣息,僅剩下領頭的將軍,看著眼前的人頓時全身不住的顫抖.

"你……你這個妖妃……妖妃!"將軍跌坐在地上滿面驚恐的後退著,目光注視著一步一步走過來的梅開芍.

"慕容寒冰在哪兒?"梅開芍一字一頓的問道,全身都在顫抖著.

"他……他已經死了,你去地獄找他吧!"將軍驚恐的抬高聲音說道.

"地獄?若他有損絲毫,我會讓你們知道,什麼才是真正的地獄!"梅開芍冷漠的說道,轉身的霎那,身後的人目光驟然空洞,脖子上血流如注,轟然倒地.

攥緊了令牌,梅開芍踏過腳下的血河,越過無數尸骸,一步一步前行.

驀然想起了什麼,梅開芍從腰間取出玄鏡,從玄鏡中找到了慕容寒冰的身影,被重重圍困,慕容寒冰雖然奮力厮殺,卻明顯的體力不支.

顧不上許多,梅開芍收起玄鏡,腳尖輕點朝著慕容寒冰所在的方向追了過去.

距離云城十里的一處山腰,慕容寒冰與所剩無多的士兵艱難的抵抗,不停的後退,只是自己修為還未恢複,連對付一群凡夫俗子都心有余而力不足.

一群人還在不停的交戰,其中的一名士兵猛然喊道:"殿下,是太子妃娘娘!"

慕容寒冰回過頭,梅開芍已經沖到身前,胸膛猛然被一柄長劍貫穿,鮮血瘋湧.

"殿下!"梅開芍一聲驚呼落在慕容寒冰身前扶住他的身子,反手一劍將刺殺慕容寒冰的士兵斬殺.

"本殿不是說過……讓你好好待在府中的嗎?"慕容寒冰強撐著身子看著梅開芍說道.

"什麼都別說了,我一定會帶你回去的,影聖會治好你的."梅開芍將慕容寒冰放在一旁,在他的身旁設下禁制,提升起全身的武氣沖入敵軍群中.

一陣身形交錯,上千名士兵紛紛倒在了地上,沒有留下一個活口,而站在她身側的士兵清楚的看到,她原本清澈靈動的雙眸變成了妖異的血紅色.

梅開芍走到慕容寒冰身前時,慕容寒冰已經失去了意識,扶起慕容寒冰,梅開芍暫時止住了他的血,帶著趕回皇城.

回到太子府,梅開芍將慕容寒冰送進寢殿,影聖也緊隨其後跟了進去,梅開芍冷聲道:"我不管你用什麼辦法,只要你救活他!"

"草民定竭盡全力,還請娘娘暫且回避."影聖躬身說道,梅開芍走到殿外,看著寢殿的大門被關上,心里只有慕容寒冰.

整整一夜過去,影聖始終沒有離開過寢殿半步,只有丫鬟和家丁進進出出,而出來的人手里端著的水盆都變成了鮮紅的血水.

直到第二天日上三竿,影聖才走出寢殿,一身衣衫已經被汗水濕透,走到梅開芍跟前躬身道:"娘娘,殿下已無性命之憂,只是還需靜養一段時日."

"知道了,你先下去休息吧."梅開芍說完便徑直走進了寢殿,影聖直起身子看著她的背影,眼神中似是有一抹悲傷掠過.

寢殿中,慕容寒冰臉色慘白的躺在床榻上,身上纏著厚實的布條卻仍是滲出絲絲血跡,坐在床前,梅開芍伸手輕撫著他的胸口,淚水不住的滾落下來,灼熱滾燙.

守在床前好幾日,慕容寒冰才醒了過來,看著雙眼布滿血絲的梅開芍,慕容寒冰的心一陣抽痛.

"你幾日未合眼了?"慕容寒冰柔聲問道.

"不過五日而已,你總算是醒過來了……"說著,梅開芍的眼淚不爭氣的落了下來.

"芍兒,別哭."慕容寒冰伸手輕撫著她的臉頰,拭去她的淚水.

"我承認我很害怕失去你,一直都害怕,只是因為我的高傲,從來不肯說,可我看到你閉上雙眼的時候,我怕我這一生都沒機會對你說了……"梅開芍撲入他的懷中泣不成聲.

慕容寒冰忍住傷口的劇痛,抬手撫摸著她的臉頰,指尖滑過她的發絲,臉上淡淡的笑意.

她終究是肯對自己表露真情了.

"幾天都沒合眼了,先休息下,來."慕容寒冰示意她躺到自己身邊,梅開芍抬起頭有些猶豫.

"你的傷很重,我怕我會碰到你."梅開芍擦了擦眼淚說道.

"無事,本殿自然不會讓你碰到傷處的."慕容寒冰開口說道,梅開芍小心翼翼的躺在他的身旁,熟悉的溫度,還有他身上那一陣淡淡的檀香味讓梅開芍的倦意席卷而來.

上篇:第436章一定要贏    下篇:第438章神帝之子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