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梅府有女初成妃第465章忠言逆耳歎昏君   
  
第465章忠言逆耳歎昏君

g,更新快,無彈窗,!

"妖妃!"方書哲厲聲大喊,一時間竟然忘了自身要尋死以示忠誠之事.他瞪著梅開芍,目眦盡裂,粗喘的氣息吹得白胡飄飄.

孫齊順著方書哲的目光側目而去,目光微愣,旋即朝梅開芍行禮:"奴才參見皇後娘娘."

"荒唐!"方書哲憤怒拂袖,在他看來,對一個"禍國妖妃"尊敬有加,不僅丟了身份,更是一種恥辱.他從心底里看不起梅開芍,梅府沒落多年,即便新一任將軍梅傲駐守邊關護國有功,但也無法擺脫梅開芍曾經叛國的事實.

"妖妃?"梅開芍嘴角噙著一抹笑意,她緩步走來,目光清冷,語氣森然,"敢問此話從何而來?"

孫齊垂首靜立片刻,暗中朝手下使了眼色,命其趕緊向慕容寒冰通風報信.當朝宰相辱罵皇後,以下犯上,輕者杖擇了事,重則可誅九族.他只是聖上身邊一個伺候的太監,無論是梅開芍,還是當朝宰相方書哲,兩者他都得罪不起.

"哼,舉國上下皆知梅府二小姐擁兵自重,離洲國一戰,敵國軍手持梅魂軍大旗犯我朝邊境.當今聖上出兵禦敵險遭全軍覆沒,若不是你通敵叛國,憑借當年聖上睿智,何以遭此劫難!"方書哲言辭鑿鑿,彰顯赤膽忠心.那雙黑眸充滿怒意,一副大義凜然的模樣.

"呵……"梅開芍冷笑的盯著眼前氣勢高昂的方書哲.

方書哲見梅開芍無比鎮定,心中怒氣更甚.眼前的女子模樣雖算不上傾國傾城,但也俏麗秀雅.更難得的是此人舉手投足間富有凜然凌人的氣勢,其遇事冷靜的姿態更是令人稱歎.

梅開芍緩步靠近,引得方書哲眉心深擰,望著她的目光多了一絲審視.

豈料,梅開芍盯了他片刻,忽而廣袖一揮,帶起勁風,渾身散發出威嚴的氣勢,咄咄逼人道:"自開國以來,梅家世代忠良,為大湟朝打下半壁江山.旗下梅魂軍驍勇善戰,屢立戰功,但從未敢居功自傲.梅家忠心護國,以致子嗣凋零.如今梅家沒落不複當年榮耀,但亦不是人人可欺之主.本宮貴為梅家唯一繼承者,雖比不上我先祖英勇善戰,但與我朝上下齊心.試問,大湟朝每一寸疆土,不是我梅魂軍上下以熱血換來的?離洲國一役,我朝可曾失去一分疆土?飲水當思源,如今本宮身居後位,為何在爾等眼中,竟名不正言不順,更甚者,冠以本宮'妖妃禍國’之稱?若此言傳入梅魂亡軍之耳,豈不寒了心!"

梅開芍語氣鏗鏘有力,字字震耳,在側之人無不震驚.方書哲更是直瞪著眼睛,無從反駁.

當年梅魂軍為國立下汗馬功勞,深得民心.如今卻落得個世態炎涼的下場,著實令人寒心.

此刻,在場的人看向方書哲的目光中,多了幾分憤怒.

方書哲于昨夜早已想好了阻止慕容寒冰立後的應對之策,但今日在面對梅開芍的質問時,應對之策完全用不上了.他結巴了半天,仍然說不出半個字.先前的一腔熱血瞬間化為飛煙,眾人的目光令他難以自容,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方書哲想了半天,才憋出一句話:"我朝皇後當賢良淑德,出身名門閨秀,而不是如你這般聲名狼藉!一國之後受萬民詬病,豈不令大湟國成為他國笑柄?"

"丞相真是好大的威風!"議事殿中走來一抹明黃色的頎長身影,慕容寒冰面沉如霜,深邃的雙眸冷漠的看著方書哲.

"微臣惶恐."方書哲跪倒在地.

"還有你不敢做的事麼?"慕容寒冰不怒自威,森寒的氣息蔓延開來,方書哲倍感壓力,頭垂得更低了.

慕容寒冰重啟封後大典的旨意沒傳下去,方書哲召集朝中門生舊黨聯合上奏.鬧到最後,方書哲竟以資曆壓他.

方皇後被先帝一杯毒酒賜死,慕容燁通敵叛國落得個馬革裹尸的下場,方家風光不再.

方書哲是一個老狐狸,在皇權爭斗中游刃有余,才能在太子之爭最尖銳的時候明哲保身,令方家上下置身事外.

慕容寒冰最忌諱別人威脅他,若不是看在他登基時日不多,根基不穩.方書哲此等行為,他已經下令斬首示眾,殺雞儆猴了.

"微臣不敢!"方書哲冷汗涔涔,額頭抵著冰冷的地板,不敢抬頭.慕容寒冰的手段,他是最清楚明白的.論殺伐,尤其是對違抗他命令的人,絕不心慈手軟.

方書哲敢在老虎身上拔毛,也是仗著自己是朝中元老級的身份,頗有威望,他拿捏住慕容寒冰不敢輕易動他這一點,以死明鑒.

慕容寒冰微眯起眼睛,冷聲下令:"來人!宰相以下犯上,將其壓入大牢,聽候發落."

方書哲渾身一震,眸底一閃而過的怨恨.侍衛即刻上前,架起方書哲離開.

眾人大氣不敢喘,紛紛垂首,皇上這是生氣了.他們心中和明鏡似的,即便方書哲沒有拿梅開芍當箭靶子,光是討伐梅魂軍這一舉動,足以令其下獄.

因為當今聖上對忠將良臣最為尊崇.

鬧劇告一段落,孫齊最會察言觀色,接下來就沒他們這些當奴才的什麼事了.他揮揮手,帶著眾人退了下去.

"過來."慕容寒冰斂去眸底的鋒芒,望向梅開芍的目光充滿了溫柔.

梅開芍絲毫未動,半晌,她居然轉身欲走.

慕容寒冰目光閃爍,他大步上前,將她拽入懷中,兩指捏住她的下巴,"你知道違抗聖意的後果麼?"

"皇上要將我關入大牢麼?"梅開芍凝視他深邃的雙眸,輕笑道.

慕容寒冰溫涼的指腹摩挲著她紅潤的雙唇,低沉的嗓音帶著慍怒:"夠了,你以為惹怒朕,朕就會放你離開麼?你最好絕了這個心思."

梅開芍輕笑,目光流轉.她突然推開慕容寒冰,行了跪拜禮:"梅府之女梅開芍有失淑德,其父亂朝綱紀,為萬民所怨.按律,不配為後,望皇上看在梅家世代忠良的份上,將其貶為庶民."

慕容寒冰眸色一暗,垂在身側的雙手緊握成拳,手背暴起的青筋泄露了他此刻憤怒的情緒.

不配為後?貶為庶民?

她還真敢提!

她就這麼不想呆在他的身邊麼?

慕容寒冰一腔怒火壓在胸口,極力克制住自己要暴走的沖動.他冷眸一掃,拂袖而立,"來人,將皇後請回養心殿,好生伺候."他別開視線,不再看她一眼.

"望皇上成全!"梅開芍平靜地說道,語氣堅定,微微垂首.

慕容寒冰猛然側頭看著她,眸底怒火肆虐,他緊抿薄唇,沉著臉轉身踏入議事殿.倏然間,里面傳來一陣重物落地的嘈雜聲.

"皇後娘娘……"孫齊膽戰心驚地望了一眼議事殿,小心翼翼的說了一句.他伺候慕容寒冰時日不長,但從未見過他如此震怒的模樣.這世上也只有眼前這位主子,可以影響當今聖上的情緒了.

梅開芍跪得腿麻,她嘴角勾起一抹自嘲的微笑,推開孫齊的攙扶,緩緩站起來.挺直著腰杆,頭也不回地離開.

梅開芍再次被囚禁了,養心殿外的侍衛增加了一倍.她躺在貴妃榻上,閉眼假寐,身側站著白靈.

她知道,慕容寒冰的影密衛正蹲守在暗處,時刻監視著自己的一舉一動.

此刻的她,就像一只折翼的金絲雀,困在富麗堂皇的金絲籠中,喪失了自由.

"你出去守著,我要休息."梅開芍漠然開口,她緩緩睜開眼睛,望著白靈.

被人時刻盯著的滋味,一點兒也不好受.

"奴婢這就為皇後娘娘鋪床."白靈不為所動,反而走向床榻.

"不用,我就睡這兒."梅開芍重新閉上眼睛,翻了個身,背對著白靈.

白靈猶豫片刻,悄步走了出去.一抬眸,見慕容寒冰站在殿外,剛要開口,卻被他制止了.

"她……如何了?"慕容寒冰低聲打破沉靜.

"娘娘起身後,未曾用膳.她的面色看起來不太好,精神倦得很,此時正臥榻休息."

"吩咐禦膳房燉些清粥送來."說完,慕容寒冰遲疑片刻,轉身離開.

梅開芍一覺睡到了第二天早上,她像是換了一個人.該吃吃,該喝喝,一樣不落.

距離封後大典僅剩一日,養心殿外的守衛又多了一倍.殿外分外嘈雜,一來二去都是人,他們在忙著准備封後大典的事宜.

這時,孫齊低著頭走進養心殿,身後跟了一群侍從,手里皆捧著東西.

梅開芍坐在桌前,手里捏著茶杯,淡淡瞥了一眼,便知道那是鳳冠霞帔,金色的鳳冠格外引人注目.

"皇後娘娘,這是繡房送來的鳳冠霞帔,請您過目.若不滿意,奴才即刻送回去,重新命人趕制."孫齊恭敬的說道.

"放著吧."梅開芍淡然道,這套鳳冠霞帔與上一回別無二致,只是鳳冠稍微奢華了些.至今,她仍然沒有放棄要離開的心思.所以嫁衣合不合適,對她來說無關緊要.

"這……"孫齊拿不定主意,抬眸看了一眼白靈.封後大典事關重大,馬虎不得.

"皇後娘娘讓你放著,放下便是."白靈開口道.

"是."孫齊命人將東西放下,直接退了出去.

梅開芍端起茶杯喝了一口,余光往昏暗的角落掃了一眼,她面色平靜的起身走向浴池,旁若無人地寬衣解帶.

這時,藏在角落里的黑影往外竄了出去,微風掀起了層層紅紗帳.

襯衣滑落半個肩頭,露出白皙的肌膚.梅開芍動作遲緩,突然一個旋身,伸手扯下一片紅紗纏上手臂猛然朝房梁攻擊而去.

燈燭幻滅.

眨眼間的功夫,梅開芍已經穿戴整齊,眸光凌厲看向站在紅紗外的人.

"開芍,幾日不見,你就是這般待見我的?"紅紗飛揚,露出一張俊逸無雙的面容.

上篇:第464章妖妃禍國謠言起    下篇:第466章風雨欲來花滿樓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