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梅府有女初成妃第466章風雨欲來花滿樓   
  
第466章風雨欲來花滿樓

g,更新快,無彈窗,!

"我竟不知堂堂聖君有偷窺的癖好,我只倒是養心殿混進了無名宵小."梅開芍嘴角勾起一抹笑意,掀開紅帳緩步走出去,"舍丘,你該慶幸今日遇上的人是我,而不是神魔君."

孟舍丘眸色微閃,笑道:"我倒是想光明正大的進來,但殿外戒備森嚴,這不是無奈之舉麼?"

"你的傷好了?"梅開芍錯開話題,孟舍丘除了臉色差了些,英俊的面龐未曾留下一絲傷痕.她垂眸,眼底劃過難以言喻的愧疚.

雷刑之罰傷的是元靈,縱使孟舍丘貴為聖族君王,武氣高強,也難以抵擋雷刑的傷害.

"靈王的活泉水並不是浪得虛名的,否則世上也不會有人屢次侵犯靈界."孟舍丘開口道,他眸光輕掃,探尋的目光最終停留在奢華的鳳冠上,隨即低聲道,"開芍,你應了他……要成婚了?"

梅開芍循著他的目光望去,視線僅在鳳冠上停留一秒,爾後撇開,看向別處,抿著唇線,一言不發.

果然……

孟舍丘心口猛地一抽,一股腥甜竄上喉間,挺立的身形微微一顫.他沉默半晌,忽而疾步上前,拽過梅開芍的手臂,逼她轉過身來,凝望道:"開芍,跟我走吧."

梅開芍晦暗的眸色倏地一閃,她不動聲色地抽出自己的手臂,"我,不走."

孟舍丘心口一窒,內心湧起一股不甘.如果說千年前她嫁與神魔君,是情非得已.那現在呢?他垂落的雙手有些顫抖,發現自己竟然感覺到了恐懼.

那是即將永遠失去摯愛的恐懼……

"開芍,你……愛他,對麼?"

愛麼?

梅開芍已經說不清對慕容寒冰的感受了,似乎心受過情傷後,變得愈加搖擺不定了.想過果斷的離開,但總是戀戀不舍.想過爭取,但自己就像迷航的船只,找不到目標的方向.

孟舍丘的眼睛緊緊地盯著梅開芍,生怕錯過一絲一毫.他甯願一生活在奢望里,永遠不去解開那個迷局.

梅開芍抬手拂過花瓶里的海棠,冰涼的露珠透過指尖傳過四肢百骸.

花開無果,一生無緣孤苦,這便是她為自己占卜的結果.

命運對她而言,從未有過公平.

孟舍丘見她盯著海棠花出神,似是想到了什麼,緊擰的眉心折射出她憂傷的心緒.他正欲開口,就在這時,殿外傳來一道清脆的聲音.

"皇後娘娘,是否要傳膳?"白靈緊貼著殿門,仔細聆聽殿內的動靜.她隱約嗅到了陌生的氣息,正巧到了晚膳的時間,便拿這個當做借口,找機會進去查探一番.

距離封後大典只剩下一天,在這個節骨眼上,千萬不能出任何差錯.

"皇後娘娘?"白靈沒有聽到回應,耐心叫了一回,等了半晌依舊沒有聲音,"皇後娘娘,奴婢進來了."

話音未落,白靈已經徑自推開了殿門.

"開芍,你若改變主意,就將煙花放于空中,我立即來接你."孟舍丘塞給梅開芍一個小竹筒,人迅速消失不見,余音附耳,吹過梅開芍的耳際.

白靈來到浴池前,探尋的目光在四周轉了一圈,沒有發現異樣.而梅開芍靠在浴池邊緣,正睜開朦朧的睡眼瞧著她,目光有些不悅.

難道是她最近精神緊張過渡,出現了幻覺?

"皇後娘娘泡了許久,不允許奴婢近身伺候,奴婢未聽到娘娘的回應,故只能擅自主張闖進來瞧瞧."白靈掩去眸中的疑慮,恭敬地解釋.

梅開芍自然沒有錯過白靈眼中的神色,她早在白靈推門而入之時,解開衣衫跳進了浴池里.她慵懶地打了一個哈欠,動作利落地撩過衣架上的長衫,套在身上.

"抱歉,方才睡著了."梅開芍走過白靈的身旁,睨了她一眼,將小竹筒攏入袖間,走向床榻.

"是奴婢考慮不周,驚擾了娘娘休息?"白靈歉然道,沒有注意到梅開芍的小動作.她再次回頭打量了一圈,擰眉跟了上去.

"你倒是心細."梅開芍意味深長地說道,她躺上床榻,拉過絲被蓋在身上,"不用傳膳了,我累了,若沒有重要的事,不要打攪我."

說完,梅開芍不再說話,面朝里,閉上眼睛.

白靈沉默站了片刻,聽到床榻上傳來平穩的呼吸聲.她仔細看了看梅開芍,轉身走了出去.

忽然,一道黑影落在白靈的面前.

"暗一,你可曾在殿中察覺到異常?"白靈擰眉問道,她越想越不對勁,但又說不明白究竟是哪里不對.她的直覺一向十分准確,極少出現誤判的情況.

"未曾."暗一直接回應,每次梅開芍沐浴,他就要避嫌.剛才出來的時候,並沒有發現任何不妥,"白靈,是不是你幻化人形太久,出現了幻覺?"

"或許吧."白靈揉了揉發疼的眉心,"再過一日便是封後大典,切勿大意.暗一,我總覺得有事要發生."

暗一斜睨了白靈一眼,"若有問題,主人不可能不知道,你不要再多慮了.眼下最要緊的事,就是要伺候好皇後娘娘."

時間一晃,便到了封後大典當天.

這兩日,梅開芍沒見過慕容寒冰.在等級森嚴的古代,新人婚前相見是一件很不吉利的事情.皇家最注重規矩,慕容寒冰自然要遵守,可梅開芍卻樂得一個自在,避免了見面的尷尬.

天未亮,梅開芍就被人從床上拽起來,沐浴更衣.此刻正坐在鏡子前,昏昏欲睡,任由她們折騰.

戴上奢華的鳳冠,梅開芍感覺頭重腳輕,壓在身上的華服纏得她活動受限,連抬個手都十分費勁.如果穿著這身裝束逃跑,或許沒能走出幾步就被人逮回去了.

折騰了幾個時辰,梅開芍的耳根終于清靜了.她半撐著桌沿,頭時不時的輕點著,閉著眼睛打起了瞌睡.

慕容寒冰根本不給梅開芍耍心思的機會,今日的戒備比昔日更為森嚴.一起守在她身邊的人,除了白靈,還有暗一,躲藏在暗處的影密衛又不知道有多少個.

梅開芍雖然喪失了武氣,但她直覺一向敏銳,能察覺到有人在暗處盯著她的一舉一動.

看來她若想離開,還得另想法子.孟舍丘留給她的小竹筒,她貼身藏在胸前.即便有機會釋放,在戒備森然的皇宮,一定會被人發現.

"娘娘,喝口熱茶潤潤嗓子."朦朧間,梅開芍聽到一道悅耳的聲音.她睜開眼睛,看見眼前一雙潔白無瑕的雙手正捧著一杯熱茶.她動作艱難,加上她確實有些渴,迅速地看了一眼侍女,就著她遞上來的茶杯,喝了幾口.

喝完茶,侍女悄步退了出去,梅開芍繼續閉眼養神,苦思冥想著離開的法子.她究竟要如何避開巡邏密集的守衛……

侍女踏出門檻時,正巧與白靈擦肩而過.

白靈習慣性地看人一眼,覺得此人面生,當即停下腳步,叫住她:"等等."

"白姑娘有何吩咐?"侍女低垂著頭,雙手緊張地揪著裙衫.

"你是哪個宮里的人?我為什麼沒見過你?"白靈仔細地打量她,"抬起頭來,說話!"

侍女緩慢地抬起頭,一張白皙的小臉嚇得蒼白,圓溜溜的大眼睛噙滿了淚水,似乎嚇得不輕,聲音發顫:"奴婢是新來的宮女,頭一回在養心殿當差."

白靈想起前幾日宮中的確新招來了一批秀女,見她眉清目秀,臉龐稚嫩,白靈打消了疑慮,讓她退下.

"養心殿不比別處,警醒些,不要笨手笨腳的伺候不好主子."白靈叮囑了幾句,命侍女退下了.

"是,奴婢謹記白姑娘的教誨."侍女退出門殿外,白靈走了進去.

"娘娘先用些點心果腹?再過兩個時辰封後大典便要開始了,到時候由奴婢攙扶您步上大殿."白靈將一盤桂花糕放到梅開芍面前,識趣地站到她的身後.

梅開芍自從喝了侍女遞上來的熱茶後,腦子沉得厲害,昏昏欲睡.聞著桂花糕的甜香味,她沒有任何食欲,只想安靜的睡覺.

由于梅開芍平日里慵懶習慣了,白靈對她此刻的表現習以為常,以為她是起身早了,困得厲害,完全沒有往壞的方面思考.

一名侍女走進來,附耳在白靈耳邊說了什麼.白靈交代了幾句,轉身離開.當她走到殿門前,對站在門外的侍女吩咐道:"你進去伺候娘娘."

"是."侍女望著白靈逐漸遠去的背影,嘴角勾起了一抹微笑,抬腳走進養心殿.

聽到沉重不一的腳步聲,梅開芍警醒了一些,條件反射的睜開眼睛看過去,看見一名侍女距離及近,最古怪的就是她那一抹詭異的微笑.

"皇後娘娘?哈哈哈……你真是威風啊,梅開芍."

熟悉的聲音傳入耳膜,梅開芍猛地站起來,瞬間感覺頭暈目眩,雙手撐住桌沿才勉強站穩身體.

"你是……"

"呵,一段時間不見,你就不記得我了?"她陰森的說完,抬手揭下臉上的面具.

"是你?"梅開芍看著慕容飛雪,身形不由自護地晃了晃.她才漸漸意識到,先前自己喝的那杯熱茶有問題.

梅開芍想抬手推掉桌上的物品,卻發現雙手無力,甚至連聲音都發不出來了.

"別白費力氣了,我在茶水里下了足量的藥,這一次,你休想逃出我的手掌心."慕容飛雪得意的笑了笑,"我看你這回可沒那麼幸運了,短時間內暗影衛和白靈那個賤女人都不會回來.外面巡邏的侍衛,都不是我的對手."

慕容飛雪不知使了什麼手段,將慕容寒冰安排的護衛全部支走了.唯一的可能,便是外頭出事了.

"你想如何?"梅開芍艱難的說完這一句話,喉間湧起了一股腥甜.

"我想如何?"慕容飛雪狠毒一笑,修長的指尖狠狠地劃過梅開芍白皙的臉頰,"當然是要你的命!"揚起手,劈暈了梅開芍.

砰!

一道刺耳的聲音貫穿耳膜.

疼!

脖子很疼!

梅開芍漸漸睜開眼睛,發現周圍殘破不堪,到處長滿野草.涼風打在她的臉上,頓時清醒了幾分.

這個地方……看起來像冷宮.

她環視了一圈,手心傳來陣痛,似乎是壓到了什麼東西.她下意識地拿起來看,發現是孟舍丘留給她的信號彈.

但小竹筒的細線被拽開了,竹心空蕩,東西被人用了!

梅開芍心頭猛跳,忽然有不好的預感……

上篇:第465章忠言逆耳歎昏君    下篇:第467章此恨綿綿終有期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