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梅府有女初成妃第467章此恨綿綿終有期   
  
第467章此恨綿綿終有期

g,更新快,無彈窗,!

咣!

殘敗不堪的殿門被人大力推開,發出淒厲的哀嚎.

一道頎長的身影出現在門口,周圍淒涼的氣氛瞬間降至冰點.

梅開芍抬眸,迎上一雙陰戾的雙眸.

慕容寒冰面沉如水,薄唇繃成一條線,陰寒的目光落在梅開芍的身上,似乎要將她看穿.

他渾身散發出可怖的氣息,梅開芍深感危險,下意識地後退幾步,這細微的舉動無疑激怒了慕容寒冰.

他帶著一身迫人的壓力,走到她的眼前,抬手捏住她的下巴,冷聲道:"怎麼?看見朕,很驚訝?"

梅開芍眸底波瀾不驚,慕容飛雪費盡心機迷暈了她,但沒有趁機痛下殺手,而是將她帶到了冷宮.

慕容飛雪的目的,究竟是什麼?養心殿戒備森嚴,她如何避開重重守衛,將她帶到冷宮的?

梅開芍飄遠的思緒瞬間被下顎傳來的痛楚拉了回來,她眉心微凝,目光凝視著慕容寒冰.

"梅開芍,你當真忘了,朕曾經與你說過的話?"慕容寒冰沉聲道,他的手松開她的下顎,牢牢地掐住了她的脖子,漸漸收緊指尖的力道,"你就如此迫不及待地逃離朕的身邊嗎?"

她處心積慮要離開他,難道是為了那個男人嗎?

他心中對她的愧疚,此刻卻被滿腔的怒火所取代.

"我……不是……"梅開芍喘不上氣,她想要解釋,但慕容寒冰眸中跳動的怒火,鋪天蓋地而來,即將要將她燃燒殆盡.

"你為何要如此對朕!"慕容寒冰加重了手中的力道,雙目猩紅,薄唇繃成一條直線.

他想給她世間最好的榮耀,可她卻棄之如敝履,一步步的挑戰他的底線.

強烈的求生欲望迫使梅開芍進行了艱難的反抗,她憋了一口氣,抬手沖慕容寒冰的面門揮打過去,不留一絲余地.

慕容寒冰准確的握住她的手腕,用力一拽,將她整個人拽進了懷里,一手重重地捏住她的腰身.

啪嗒!

梅開芍捏在手心的竹筒掉在兩人的腳邊,慕容寒冰瞥了一眼,眸中的怒火更甚,嘴角揚起一抹殘忍的微笑:"孟舍丘給你的東西?"

他的話,像一顆巨石壓在梅開芍的心口,她瞳孔一縮,心中的不安越來越濃郁.

"可惜……"慕容寒冰拉長了語調,深邃的眼眸散發出冰寒的光,"他不會來了."

"舍丘怎麼了?"梅開芍脫口而出,話音未落,她便後悔了,因為慕容寒冰眼里,閃過了一抹殺氣.

"舍丘?"慕容寒冰語氣不明,"叫得好生親熱."

他嫉妒得要發狂!

梅開芍一著急,便失了冷靜.孟舍丘是她的救命恩人,對她極好.她是一個重情重義的人,在她心里,早已將孟舍丘當成了朋友.

但這一聲對朋友的稱呼,卻令慕容寒冰對兩人的關系產生了誤會.

"他是我的朋友."梅開芍輕微掙紮,放在腰上的大掌猛地收緊了力道,幾乎要將她的捏斷.

"朋友?"慕容寒冰靠近,溫熱的氣息席卷梅開芍的五官,帶著一股滲人的壓迫,"梅開芍,別忘了你的身份!你是魔族的魔後!"

神魔界與聖族,勢同水火.

慕容寒冰堅決不允許自己的女人和聖族扯上關系,特別是孟舍丘,聖族的君王!

千年輪迴,她永生永世皆只能屬于他一個人!

強烈的占有欲幾乎要將慕容寒冰吞沒,他不顧她的反抗,兩指捏住她的下顎,俯身攫住她的唇.

霸道掠奪,唇齒相交.

慕容寒冰吻得很用力,很深,強勁的力道誓要將梅開芍揉進身體里.

"唔……"梅開芍雙唇發麻,他撕咬著,濃郁的血腥味充斥著唇間,她掙紮不開,只能強行承受.

不知吻了多久,梅開芍感覺自己快要窒息的時候,慕容寒冰突然放開了她.

他一手按住她的後腦勺,鼻尖相抵,霸道至極的語氣卻殘忍至極:"芍兒,朕說過,不要妄圖挑戰朕的耐性."

慕容寒冰輕輕推開她一些,溫熱的指腹摩挲著她紅腫的雙唇,眸光冰冷:"你若敢離開,朕便斷了你的經脈,廢掉你的武氣,讓你一生一世留在朕的身邊."

梅開芍渾身一顫,一股涼意從傳遍四肢百骸.

慕容寒冰是一個雷厲風行的男人,也是一個殺伐果決的帝王,梅開芍從來不會去質疑他的話.

從兩人第一次見面開始,梅開芍就清楚的知道,眼前這個風華絕代的男人,不好惹.

可她卻在他的攻勢下,在朝夕相處中步步身陷其中,不可自拔地愛上了他.

"不……"內心深處的恐懼漸漸爬上腦海,梅開芍想要逃離,男人很快識破了她的行動,反手一抓,大掌握住她的手腕,一股酥麻的氣流從手臂蔓延到全身.

倏地,梅開芍全身疼得厲害,猶如五馬分尸之痛.

慕容寒冰,真的要廢了她的經脈!

"慕容寒冰,不要……"梅開芍疼得臉色蒼白,她無力地求饒,希望他可以停手,"我錯了,以後再也不敢了,疼……"

她聲音顫抖不止,唇色慘無血色,額角滲出了冷汗.

身上的痛侵襲梅開芍敏感的神經,她感覺到丹田似乎有什麼東西在漸漸流逝.

梅開芍抬眸,眸底一閃而過的恨意.她用盡全身的力氣,一字一句道:"慕容寒冰,不要讓我……恨你!"

她兩眼一黑,徹底暈死了過去,整個人了無聲息的倒在慕容寒冰的懷里.

恨他嗎?

慕容寒冰嘴角揚起一抹凜冽的笑意,哪怕是恨,他也要將她留在身邊.

梅開芍做了一個噩夢,她夢到自己漫無目的地奔跑在迷霧之中.也不知跑了多久,她絲毫感覺不到累.

她極力奔跑著,彌漫在周圍的白色霧氣突然變成了耀眼刺目的血紅色.前方出現了一個模糊的人影,她停下腳步,望著那道模糊的人影出神.

倏地,緩慢飄動的血霧急劇散開,腳下的路變成了血河.

那個人垂著腦袋,梅開芍看不清他的臉.他半跪在血河的始端,身上的白袍已經被血染成了紅色,雙膝下源源不斷地流出鮮紅的血液.

這時,那人像是有了生命力,緩緩地抬起頭來.

梅開芍心髒猛地一抽,驀然睜開了眼睛,映入眼簾的,是奢華的雕花床頂,明黃色的紗帳輕輕飄動.

她想要撐起身子,卻發現渾身無力,全身像散架般疼得厲害.意識逐漸回籠,殘忍的場面晃過腦海.

慕容寒冰……

梅開芍心一陣抽痛,苦澀像潮水似的湧上心頭.

為什麼,她向他求饒,他為什麼不願意放過她?

生平第一次,梅開芍感受到了痛徹心扉的滋味.原本相愛的兩人,卻在互相傷害,折磨.

她沒了武氣,還可以再修煉.如今,慕容寒冰廢了她的經脈,想要修煉武氣,難上加難.

梅開芍嘴角揚起一抹自嘲,當年她可以修煉武氣,是因為慕容寒冰的緣故,讓她吃下了千山雪蓮.

現在,他廢了她的經脈,再次讓她成為了一個廢柴.兜兜轉轉,命運與她開了一個玩笑.這算不算是她還了慕容寒冰的恩,兩人以後各不相欠了……

這時,一只指骨分明的手撩起了金紗帳,明黃色的衣袍出現在梅開芍的視野中.

"醒了?"慕容寒冰面色平靜,他坐在床沿,大掌撫摸著梅開芍蒼白的面頰,眸光閃爍.

"這一回,你可滿意了?"梅開芍望著他,冷笑道,"慕容寒冰,你我各不相欠了."

慕容寒冰渾身一震,他突然傾身下來,捏住她的下顎,淡漠道:"你我注定生生世世糾纏在一起!"

他忽略掉她眸中的恨意,自顧自地吻上她的唇.梅開芍動彈不得,只能放任他肆意妄為.

她目不轉睛地睜著眼睛看著近在咫尺的男人,眸底沒有一絲的波瀾.乖巧溫順的模樣像極了一個沒有生命力的木偶,任由眼前的男人擺弄.

慕容寒冰意猶未盡地松開對她的占有,眸底似有兩簇欲火在跳動.

"芍兒……"慕容寒冰將頭埋在她的頸間,一遍又一遍地呢喃著她的名字.

突然,一道黑影出現在了紗帳外.

"何事?"慕容寒冰換了一副神色,目光冰冷的望過去,語氣不悅.他握住梅開芍的雙手,輕輕地捏著,掌心的繭子磨得梅開芍有些發疼,但她一聲不吭的受著.想要抽回手,但慕容寒冰越握越緊.

暗一垂著頭,意外地沒有吭聲.他不敢抬頭看,怕冒犯了里面的人.身為暗衛,他明白自己的職責所在.非禮勿聽,非禮勿視.

"朕去去便回."慕容寒冰溫柔的在她眉心落下一吻,利落地起身離開.

梅開芍早已閉上眼睛,充耳未聞.

慕容寒冰說的去去便回,便是再也沒有來,應該是有事絆住了.

梅開芍修養了幾天,身體恢複很快,她可以下床走動了.但活動范圍受限,不能走出養心殿的殿門.白靈負責伺候她的生活起居,天天藥湯不斷,她連看都不看,直接一飲而下.

慕容寒冰雖然廢了她的經脈,但絕對不會害她的命.

梅開芍通識藥理,那些藥是補藥,每一味皆十分珍貴.她每天除了睡覺,便是看書.她仍舊沒有放棄修煉武氣的決定,天山雪蓮世間難求,她要找出即便不依靠天山雪蓮,也可以修複經脈的方法.

苦心鑽研醫術的梅開芍終于找到了一絲頭緒,卻被殿外嘈雜的聲音打斷了思緒.她面色一沉,清冷的眸子看向殿門.

上篇:第466章風雨欲來花滿樓    下篇:第468章命中沉浮風雨起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