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梅府有女初成妃第470章冷宮赴約   
  
第470章冷宮赴約

g,更新快,無彈窗,!

沉默半晌,梅開芍緩步走向桌前,為自己倒了一杯熱茶,茶香四溢,煙霧繚繞.

養心殿的吃穿用度,一向是全皇宮最好的,就連一套茶具皆是極品.

"過來."慕容寒冰抬眸,聲音淡如水,深邃的眼眸如黑曜般閃耀,透著一絲莫名的寒意.

梅開芍捏著茶杯,指腹貼著溫熱的杯面,沁出了冷汗.

氣氛靜謐,卻給人以無形的壓力.

慕容寒冰見她紋絲未動,眉心輕擰,眸中的寒意重了幾分.

梅開芍脊背生涼,帝王喜怒無常,像慕容寒冰行事手段雷厲風行的男人,她還是不去惹怒為好.

上回惹怒他的下場,便是廢了經脈,禁足養心殿,那段痛苦過于刻苦銘心.

梅開芍放下茶杯,在慕容寒冰微寒的目光注視下,走向桌案.一只長臂突然拽住梅開芍的手腕,她猝不及防整個人跌進他的懷里,雙膝曖昧地跪在他的雙腿間.

"去哪兒了?"慕容寒冰指尖習慣性地纏住她的頭發,溫熱的氣息拂面而來,聲音沙啞富含磁性.

"今日天氣不錯,去禦花園走了走."梅開芍皺皺眉,身子往後仰了一些.慕容寒冰像是察覺出她的抗拒,一只大掌緊緊地捏住她的腰身,迫使她靠近.

"朕命人將行宮的蓮花挪到了宮中,可喜歡?"

"蓮花雖好看,但意境就別有另一番滋味兒了."梅開芍凝視著他的眼眸,淡淡地說道.

慕容寒冰挑了挑英眉,玩弄她發絲的指尖漸漸加重了力道.

蓮花還是那一池蓮花,換了生長之地,未必能完全融于禦花園的景致,看起來卻有些強迫之意.她這是在向他影射自己的處境嗎?她在怨他,強行將她禁錮在身邊……

慕容寒冰周身的氣息變得凜冽逼人,深邃的眼眸竄起了一簇火苗.他捏緊她的下顎,欺身向前:"芍兒,朕的耐心是有限的,別一而再,再而三的挑釁,後果你承擔不起."

梅開芍倔強地凝視著眼前慧眼如炬的男人,嘴角勾起了一抹自嘲:"我現在等同于廢人,皇上究竟還有什麼不滿意的?國疆萬丈,莫非王土,我又能逃到哪兒去?"

慕容寒冰眸色閃了閃,他推開梅開芍,站了起來:"你知道便好,省得朕時刻提醒你."

梅開芍仍然半跪在精致的毛毯上,挺直腰杆,不語.空氣中縈繞著獨特的麝香味,卻摻雜著淡淡的血腥味.很淡,如果不仔細去聞,根本就察覺不到.

但梅開芍前世混跡戰場,見慣了血腥的場面.今世通俗藥理,她對這些異樣十分敏感.

複雜的目光漸漸彙聚到慕容寒冰的身上,他……受傷了.

"半月後,離洲國使臣即將到達我朝皇城.你貴為皇後,理當與朕一同接待."慕容寒冰察覺到她望過來的目光,側目而視.

"我應了皇上這個要求,為公平起見,皇上是否應當許我一個條件?"梅開芍站起來,直視慕容寒冰.

在她看來,他們之間的關系已經演變成一種交易,互惠互利的交易.

慕容寒冰眯起了眼睛,打量她,饒有興致的問:"哦?你想要朕許你什麼條件?"

自由,還是……

"煩請皇上為我解一惑."

慕容寒冰聞言,陰沉的臉色稍微好看了一些.

梅開芍走到半開的窗邊,逆著金黃的陽光,看向慕容寒冰,"聖君的行蹤."

咣!

桌案頃刻間斷成兩截,物件散了一地.金黃色的武氣形成一道勁風,飄散開來.

如梅開芍料想的那般,慕容寒冰……怒了.

在她出神的功夫,慕容寒冰一個飛身,將她牢牢困在雙臂間,巨大的黑影伴隨著滲人的氣勢壓了過來.

"梅開芍!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說些什麼?"

她竟敢當著他的面,提別的男人!

那個男人不是別人,正是孟舍丘!千年前她為了救他的命,低三下四來求他相救的聖族君王!

慕容寒冰體內的神魔之血在瘋狂的叫囂著,一雙深邃黝黑的雙眸變得猩紅.他強壓下要將身下的女人撕碎的沖動,大掌瞬間扼住她白皙的脖頸.

"看來朕對你太縱容了些,令你沒明白自己的身份!"

話音未落,梅開芍眼前一晃,發現自己的身體被一股強勁的力道壓倒在床榻上,一陣勁風襲來,身上一涼,男人霸道強勢的氣息籠罩下來,慕容寒冰陰沉的俊臉近在咫尺.

"慕容寒冰……"梅開芍大駭,余下的話皆被強勢的吻悉數吞入了腹中.

睜開眼睛,是漆黑的夜,昏黃的燭光透過輕薄的金沙帳映射到視野中.靜寂的床榻里,依舊彌漫一絲淫迷的味道.

梅開芍動了動,發現渾身酸疼得厲害.絲被自肩膀上滑落,白皙的肌膚布滿曖昧的痕跡.她漠然地扯過一件紗衣披在身上,赤腳走向浴池.

今日的慕容寒冰要比那夜愈加狂野,一舉一動皆充滿了十足的占有欲.

梅開芍將身體沒入浴池中,頭靠在浴池的邊沿,白色的蒸汽中夾雜著花瓣的香氣,沁人心脾.閉上眼睛,她的思緒飄飛.

她缺失的那一部分記憶,正是關于慕容寒冰和孟舍丘千年前的恩怨情仇.

千年前的神魔族和聖族,究竟為何水火不相容?只要提到孟舍丘,慕容寒冰就像變了一個人,整個人變得暴戾狂躁.

倏地,梅開芍睜開了眼睛,抓過一旁的茶盞朝身後擲過去.

咣!半空中傳來重物撞擊的聲音.

一陣勁風劃過,梅開芍早已離開浴池,身上披了一件白袍.她回頭看向聲源處,發現身後的圓柱上多了一枚暗器.

這時,殿門被人從外面粗暴的推開,白靈走了進來,身後跟著一眾侍衛.

梅開芍迅速地拔下暗器藏入袖中,冷聲道:"都別進來!"

一干侍衛皆頓住腳步,白靈察覺到了什麼,低吼道:"愣著做什麼,都滾出去!"

"是是是."侍衛不敢耽擱,垂著頭全部退了出去,能在養心殿當差的,都是有眼力勁兒的.知道什麼不該看,什麼不該聽.

"娘娘,奴婢在殿外聽到了聲響……"

"無事,手滑,不小心打碎了茶盞,你派人進來收拾吧."梅開芍打斷白靈的話,面色平靜地走了出去.

白靈從梅開芍的背影中收回目光,順著地上的碎物一直往上看,看見圓柱表面似乎多了一個小坑.她靠近,伸手摸了摸,靜默片刻,猛然朝敞開的窗戶看去.

"白靈,替我將香爐中的安神香點上."梅開芍淡漠的聲音穿過層層金沙帳,落入正在沉思的白靈耳中.

"是."白靈關上窗戶,點燃了香爐的熏香.

近來梅開芍的睡眠質量不太好,每夜都要靠著太醫院配來的安神香入睡.今日被慕容寒冰折騰得厲害,此刻放松下來,她整個人變得疲憊不堪.

聽見梅開芍傳來平穩的呼吸聲,白靈滅了殿內的大半燈燭,悄步退了出去.

梅開芍驀然睜開了眼睛,她翻身坐在床沿,從袖口拿出那枚暗器,解下掛在上面的紙條鋪展開來.借著昏暗的燭光,她看清楚了紙條上的字.大手一揮,紙條劃過燈燭上方,燃燒殆盡.

紙條的字跡清秀,梅開芍深感熟悉,那個冒著暴露的危險約她子時去冷宮相見的人,無論葫蘆里賣什麼藥,這個險她非去不可.

子時,是養心殿侍衛交接的時刻,那個時間段的戒備最為松懈,梅開芍驚險地避開影衛的盯梢,獨自一人前往冷宮.

夜月高懸,皎潔的月光將淒涼陰森的冷宮照得發亮.一道黑影掠過枯樹,平穩落地,身後響徹烏鴉撲騰淒厲的慘叫聲.

"出來."梅開芍一身夜行衣,清冷的目光看向暗處.

"呵呵……梅開芍,只身一人前來應約,膽子不小啊."

來人正是慕容飛雪.

"說吧,你大費周章引我來冷宮,難道是來敘舊的?"梅開芍譏誚的勾起嘴角,語氣張揚傲慢,完全不將慕容飛雪放在眼里,"對付你,易如反掌."

當初在慕容山莊的比武大賽上,她就已經下了重手,廢了慕容飛雪的手腳.沒想到這人挺頑強,不知用了什麼手段,使行動恢複自如.

梅開芍有些可惜,當初就不該婦人之仁,留了慕容飛雪一命,以至于現在留下了後患.

"你!梅開芍!你不要看不起人!"慕容飛雪怒道,她似是想到了什麼,嘴角勾起一抹詭異的微笑,得意道,"一會兒有你求我的時候."

"廢話真多."梅開芍轉身欲走,身後驟然傳來一道殺氣.她旋身避開,暗器從她眼前驚險的飛過,釘在後面的枯木上,發出一陣長鳴.

抬眸,迎上慕容飛雪怨毒的眼眸,看見她的雙指間正捏著一枚暗器.

"梅開芍,此刻你若是跨出這個門,那只云鹿妖的命,可是沒了."慕容飛雪說,"那是你的親傳弟子吧?真是有眼無珠,拜了你這麼一個師父."

難怪她最近幾日察覺不到云稚的氣息,養心殿外的影密衛盯得嚴實,她脫不開身去查找云稚的下落.沒想到他落入了慕容飛雪的手里,憑她對她的恨意,云稚的處境一定不容樂觀.

"你想如何?"梅開芍平靜地說道,"你要浮夢扇,我已如你所願.若是云稚出了半點差池,我定要你萬劫不複!"

"哈哈哈……好大的口氣!"慕容飛雪大笑,"梅開芍,你沒了武氣,廢了經脈,等同于一個廢人,這樣的你,拿什麼和我斗!識趣點,跪下求饒,興許我還會看在你可憐的份上,給你留個全尸!"

慕容飛雪恨恨的看著梅開芍,恨不得將眼刀化作實質,在她的身上戳幾個窟窿.她夜不能寐,終于讓她等到了報仇的機會.梅開芍給予她的屈辱和痛苦,她要全部施加回去!

上篇:第469章小妖斗膽闖皇宮    下篇:第471章血咒陣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