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梅府有女初成妃第477章雀樓   
  
第477章雀樓

g,更新快,無彈窗,!

逍遙楓不知如何弄到了雀樓的通行令,一行人順利進入拍賣場,在侍女的指引下,來到了指定的廂房.

雀樓內部裝潢奢華,中間設了一個中型舞台,廂房呈u字形環繞舞台,共有三層.每間廂房的窗欞上掛著兩盞古燈,客人可以通過垂下的紗簾看到舞台的全貌.

梅開芍所在的廂房在三樓的正中央,正對著舞台,視線極佳,以下每間廂房的動靜,都可以看見一二.

她相信逍遙楓的實力,他身為龍門門主,拿到一張通行令對他來說,易如反掌.

梅開芍懷中抱著白甜立于窗前,微風吹起眼前的紗簾,她一抬眸,便看見對面的廂房,閃動著一抹頎長的身影.

她瞳孔一縮,想要看清楚一些,那人似是察覺到她的視線,命人半掩上兩扇窗戶,只留下一條縫隙.

懷中的靈貓猛然一抖,渾身炸毛,齜牙咧嘴的瞪著前方.

"怎麼了?"梅開芍一手放在窗欞上,指尖蜷縮起來的舉動引起了逍遙楓的注意.

梅開芍安撫靈貓的手掌加重了力道,她轉過身來,平靜道:"無事."

影聖低頭喝茶,余光朝對面的廂房看了一眼.

"今夜你若是看上了什麼東西,盡管拍下,銀子不是問題."逍遙楓溫柔地看著梅開芍,笑道.

白甜睜開朦朧的睡眼,瞄了逍遙楓一眼.心中暗忖,不懷好意的男人……

梅開芍莞爾一笑,不語.她今夜此行的目的,很明確.拍下壓軸珍品,萬魔花.其他的東西,她一概不感興趣.

她的一顰一笑,落在逍遙楓的眼中,可謂是風光無限,令他不知不覺失了神.若不是他了解梅開芍的品性,恐怕早已用了非常手段,擄回去了.

但逍遙楓自詡正人君子,從不干強人所難的事,可情難卻,人一激動,難免有失分寸.

半敞,窗戶外傳來熱鬧的掌聲,拍賣會正式開始了.

白甜心中好奇,跳脫梅開芍的懷抱,趴在窗欞上伸著腦袋往外看.梅開芍怕她看得出神,從窗台上摔下去,就挪了一張凳子讓她站在上面看.

拍賣會如火如荼的進行,珍品的拍賣價格更是一聲比一聲高.期間出現相斗的場面,實力差的人敗得很慘,傷痕累累,被人從舞台拖下去的時候,已經奄奄一息,有些甚至直接斷了氣,一命嗚呼.

但觀看的人似是早已對這種血腥的場面習以為常,只是評判者宣布珍品歸屬權的時候偶爾起哄.

梅開芍發現,對面廂房里的人與他們一樣,至今沒有對任何一件珍品出價競拍.

她正思索得出神,逍遙楓和影聖不知何時站到了她的身側.她看向舞台,看見展桌上擺了一朵顏色鮮紅刺目的花苞.

周圍陷入片刻的甯靜,隨即價格水漲船高,一個比一個喊得賣力.

這時,對面的廂房有了動靜,半敞的窗戶登時大開,一人站在窗前大聲說出了價格:"一千萬兩……黃金!"

哄!

場面瞬間沸騰,要知道前一秒萬魔花的價格最高才一萬兩黃金.來雀樓的人非富即貴,家底再雄厚,萬魔花再珍貴,也不可能冒著傾家蕩產的危險花一千萬兩黃金買一朵花.

萬魔花受歡迎的程度完全超出了梅開芍的預期,萬魔花興許真會落入那人的手里,可她卻一點兒也不著急.

逍遙楓和影聖更是一副看好戲的心態,倒是某靈貓幽怨地撓著窗戶,哀歎暴發戶的奢侈.

一個彪形大漢跳上了舞台,指著三樓的窗戶下戰書:"下來,有膽子我們以實力論高低."

大漢的聲音如沉大海,三樓廂房卻紋絲未動,這落在彪形大漢的手里,無疑是一種蔑視.

"怎麼,不敢麼?識相的出來認輸,大爺我既往不咎."彪形大漢梗著脖子,口出狂言.

"無知小兒,先行贏了我再說!"說話間,一名老者跳上了舞台.

老者身形矮小,相貌丑陋無比,奇裝異服,手中握著一把骷髏手杖.令人膽寒的不是他的相貌,而是他手杖上的骷髏頭居然是黑色的,空洞的雙眼燃燒著兩簇青色的火光,無比詭異.

"苗疆的人怎麼來了離城?"逍遙楓擰眉低聲道,下一刻,他搖開折扇,笑道:"不自量力的家伙."

梅開芍余光一瞥,看見影聖的臉色十分難看,垂在身側的雙手緊握成拳,太陽穴暴起的青筋似乎在極力壓抑著什麼.

她將目光轉向舞台,武氣爭斗已經開始了,舞台的四周出現一道金色的氣牆.

只見彪形大漢大喝一聲,右拳被一道淡藍色光芒所環繞.他義無反顧地沖向靜立的老者,凌厲的拳風朝著老者的面門徑直砸了過去.

砰!

舞台瞬間充滿火光,彌漫著濃煙和燒焦的氣味,十分難聞.

硝煙逐漸散去,並沒有波及周邊的廂房,而舞台塌了一半.

老者手杖上骷髏頭正熊熊燃燒著青色的火焰,他分毫未傷,彪形大漢卻沒了蹤跡,地上散落黑色的碎屑,冒著烏黑的煙霧.

在場的人沒見過如此詭異的場面,頓時鴉雀無聲,唯有空氣中飄散的氣味令人作嘔.

梅開芍清楚,那名彪形大漢是被老者的青火,活活燒成了灰燼.

骷髏頭燃燒的那兩簇火苗中,有毒……

老者把手杖往地上用力一杵,凌厲的目光一一掃向周圍:"還有誰願意上來一戰,老朽奉陪到底."

氣氛陷入僵局,無人敢上前迎戰.

"苗疆鬼司的青火,果真不同凡響."逍遙楓勾唇一笑,目光灼灼地盯著舞台上的老者,低聲道:"如何?影聖可有興趣與之一戰?"

逍遙楓的視線看向身側的影聖,語氣充滿了戲謔,隱隱透著挑釁的意味.

影聖橫了他一眼,冷哼一聲,甩袖坐回桌旁,自顧自地喝茶,顯然對逍遙楓的提議嗤之以鼻.

"哎呀呀,若無人迎戰,萬魔花便落入他人之手了."逍遙楓看熱鬧不嫌事大,繼續煽風點火.他的聲音不大不小,卻在寂靜的氣氛中,清晰地傳入在場每一個人的耳中,成功挑起了戰火.

梅開芍瞥了對面的廂房一眼,她在等,等待合適的時機.只要對面那個人不動,她便等著.

貿然行動,不是她的行事作風.

"若無人敢應戰,這朵難得一見的萬魔花便是屬于這名老者了."司儀厚重的嗓音顯得格外突兀.

沉默三秒,那個人依然沒有動靜.

毫無疑問,萬魔花最終落入老者手中,競價一千萬兩黃金的人默認放棄爭奪歸屬權.

逍遙楓挑了挑眉,斜睨了一眼影聖捏在手中的杯盞,勾了勾唇角.

這時,梅開芍發現對面廂房空了,顯然里面的人醉翁之意不在酒,好戲落幕,她對接下來的拍賣會已然失去了興趣.

梅開芍轉身離開,逍遙楓和影聖走出廂房時,長廊里已經沒有了她的身影.

"逍遙兄真是好手段啊."影聖看著逍遙楓,意味深長的說道.

逍遙楓打開折扇,以扇掩面:"彼此彼此,不及影聖兄半分."

影聖眯起了眼睛,運起了武氣.

"雀樓的規矩,禁止除舞台之外,雀樓任何一個場地私斗.影聖兄難道想要明知故犯?"逍遙楓不慌不忙道.

影聖冷哼一聲,轉身離開.

梅開芍走出雀樓,循著老者殘留的氣息拐入一處僻靜的小巷.皎潔的月光灑落,小巷一半昏暗,一半明亮.

她邁步走了進去,輕微的腳步聲緩慢傳入耳膜,袖中捏緊了浮夢扇.

咣!

梅開芍身後的牆面轟然倒塌,她猛然轉身,看見老者躺在廢墟中,睜著一雙渾濁的雙眸,目眦盡裂地瞪著她,死不瞑目.

老者手中的權杖斷成兩截,骷髏頭碎成粉末,兩簇青火跳躍在他的腰間,正熊熊燃燒.被燒著的地方,化成黑色的殘渣.

梅開芍探手過去,發現老者真的斷了氣,她望向四周,看見一抹頎長的身影隱藏在黑暗中,屹立在遠處的牆頭上.

那雙猩紅的雙眸,透過冰冷的面具,盯著梅開芍.

吧嗒!吧嗒!

耳際傳來一陣雜亂的腳步聲,那抹身影動了,揚手一揮,一道銀色的光芒劃破半空,朝梅開芍飛來.

待她避開時,再次回頭,那人已經消失了.

腳步聲越來越近,步伐沉重有力,來人武階一定不低,梅開芍不想招惹麻煩,腳尖一躍,藏身到遠處茂盛的大樹中.

"鬼司大人就在附近,我的直覺絕對不會錯!"颯颯的風聲中,傳來一道清脆熟悉的女聲.

"哼,你最好祈禱鬼司大人無事,否則我定要殺了你!"有人威脅道.

小巷中人影晃動,幾個身著奇裝異服的男女出現在梅開芍的視野中.

當他們看見慘死的鬼司大人時,皆震驚得說不出話來.

"怎麼會這樣?"女子率先反應過來,跌跌撞撞地沖到鬼司的面前,撒了一波藥粉,滅了青火,開始上下翻找起來,"萬魔花不見了!"

"說!是不是你這個陰險的中原人聯合外人,殺了鬼司!"一個年紀頗小的男孩沖上來,推了女子一把,大聲嚷嚷道:"現在你們相信了吧,這個女人不存好心.騙鬼司到中原來取萬魔花是假,奪萬魔花是真!"

有人上前捂住了男孩的嘴巴,阻止他繼續說下去.那人不知低頭在男孩耳邊說了什麼,他逐漸冷靜下來,圓溜溜的眼珠狠狠地瞪著眼前的女子.

距離太遠,梅開芍聽不清.女子背對著她,無論是身姿,或是聲音,她都感到無比熟悉.

這時,男孩突然朝女子投擲了某種東西,女子放聲尖叫,側身一跳,露出一張坑坑窪窪,滿是傷疤的臉龐.

在月光的映襯下,丑陋的臉陰暗參半,顯得愈加可怖陰森.唯獨那雙明眸,熠熠生光.

那名女子……那雙眼睛,似曾相識,梅開芍似乎在哪里見過.

那些人沒有再為難女子,七手八腳抬著鬼司的尸體離開小巷.女子猶豫片刻,依然追了上去.

梅開芍從樹上一躍而下,走到方才那些人駐足的地方,認真查看起來.

殘破的廢墟下,似乎有東西在動.

她輕輕揮動浮夢扇,掀開壓在上面的牆屑.一只通體黑色的蠍子翹著長尾爬了出來,它停了一下,忽然朝梅開芍的方向疾走而來,行動靈敏.

梅開芍皺眉,揮舞出風刃將毒蠍卷到半空中,撕碎.

上篇:第476章怪異    下篇:第478章冰蝶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