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梅府有女初成妃第479章便宜兒子   
  
第479章便宜兒子

g,更新快,無彈窗,!

梅開芍兩指一屈,用力彈在他的眉心:"佛曰: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小小年紀不學好,小心你爹娘揍你."

隱巳悶哼一聲,捂著額頭兩眼淚汪汪,情緒低落道:"我母後在我出生時便歿了,我父皇也快不行了."

梅開芍沒想到自己的一時興起無意挑起他人的傷疤,她別開目光,輕聲道:"抱歉."

隱巳垂首不語.

梅開芍看了他一會兒,道:"總之,今天謝謝你的仗義相助,就當我欠你一個人情,以後有難處,可以來找我.梅開芍,我的名字."

隱巳仍舊不語,似乎沉浸在某些悲傷的回憶中,雙肩無力的耷拉著.

"我走了,你多保重."梅開芍捏了捏手中的荷包,輕輕放在他的腳邊,飛身離開.

她無聲無息地離開這麼久,逍遙楓他們一定心急了.

果然,梅開芍一回到客棧,一團白影立即飛入懷中,供著腦袋蹭著她的衣角.

"開芍,你去哪兒了?讓我們一通好找."逍遙楓迎了上來,擔憂的目光上下打量著梅開芍,見她衣衫有些髒亂,又道:"可是遇上麻煩了?"

"的確是遇上了一些麻煩,不過都解決了."梅開芍抱著靈貓踏進客房,環視一圈,沒有看到影聖和云稚的身影,疑惑道:"影聖呢?"

"在隔壁房間照看妖鹿,據說妖鹿的傷情惡化了."逍遙楓的話音未落,客房已然沒了梅開芍的身影.

梅開芍來到影聖的客房前,耐著最後的性子敲了敲門.候了半晌,沒有聽見任何動靜.她心下一急,直接推門而入,正好迎面撞上從內間走出來的影聖.

"云稚如何?"梅開芍焦急問道,她本意找上鬼司,以武力搶奪萬魔花,沒想到她趕到時,人死了,萬魔花也不知所蹤.

影聖看了梅開芍一眼,搖了搖頭:"神帝之力本可以護住他的元靈三月不散,但不知為何,今日竟出了差錯.他的本體已然出現排斥現象,梅領主,我們不能再等了.今夜修整,明日便要出發前往萬魔島."

"有勞神醫了."梅開芍抱拳還禮,聲音真摯,她掀開紗簾,走到床榻前.

她可以感受到,云稚的氣息日漸微弱,本體形似透明,周身圍繞一層淡淡的保護障.

縱然萬魔島再凶險,她也要去闖一闖.

從影聖的客房離開,逍遙楓居然還沒走,正坐在她房中品茶.

皎潔的月光透過窗戶淌進來,落在逍遙楓的身上,為他鍍了一層銀光.英俊的側臉輪廓分明,多了一絲神韻.

"大哥,夜深了,快些回房歇息吧."梅開芍進來的時候,原本趴在床上假寐的靈貓跳到她的膝蓋上.

她皺了皺眉,感覺今天的白甜著實比往日更粘人了些.

"無妨."逍遙楓看了一眼白團,笑道:"這只靈貓倒是與你有緣,旁人卻進不得身."

靈貓抬頭,警惕地看著對面的逍遙楓,她從心里不喜歡那個男人.因為那個男人的身上,有一種她厭惡的氣息.

"大哥若是喜歡,改日若是遇上一只,我便捕了送與你."梅開芍安撫著懷里的靈貓,莞爾一笑.

"我獨來獨往慣了,不喜身邊有異獸陪著."逍遙楓笑了笑,眸底閃過一抹柔色,"再者,異獸總歸是異獸,相處起來,倒不如佳人要來得舒暢些.也罷,想必我這一生,是該孤寡一世了."

"大哥風姿卓越,天下不知多少女子擠破頭要嫁與你,你何必妄自菲薄,苦增煩惱."

逍遙楓眸光異閃:"你呢?是否也同她們那般?"

梅開芍愣了片刻,笑著搖搖頭.

果然……明知道結局,他卻忍不住要問一問.

逍遙楓品了一口茶,茶水竟不如先前的清甜,一股苦澀在喉間無限蔓延.

他起身,朝門口走了幾步,又回頭問道:"開芍,若此番前去萬魔島,得償所願,妖鹿一事一了,你……可願意與我一同回逍遙國?"

"大哥,你很好."梅開芍說道,"但我……不願."

這算是拒絕了嗎?徹底的拒絕了他的感情.

逍遙楓苦澀一笑,轉身走了出去.

梅開芍一個人對窗坐了許久,她與逍遙楓陰差陽錯拜了把子.她知他是龍門賭場的門主,逍遙恣意的偏偏公子.也知他瞞了許多不為人知的秘密,但他不主動提起,她也不會特意去問.

正如她是來自二十一世紀的特工殺手,而不是真正的梅府二小姐.

誰都有秘密,何必非要追根究底暴露在世人的眼光下呢?

逍遙國,逍遙楓,姓逍遙……

梅開芍勾唇一笑,起身滅了房內的燈燭,抱著懷中的靈貓走向床榻.

翌日.

梅開芍是被樓下嘈雜的吵鬧聲吵醒的,她睜眼的時候,床邊已經沒有了靈貓的身影.

她換了一身紅色衣裙,簡單梳洗完畢,走出客房.

"放小爺下來,我便既往不咎!"一道囂張的聲音穿破耳膜.

隱巳?

梅開芍站在樓梯口,看見大堂的房梁下掛著一團人粽子,粗壯的麻繩胡亂纏成一個蟬蛹,只看見一個胖乎乎的後腦勺.整個人倒掛著,不停地搖晃.

逍遙楓和影聖靜坐在一旁的位置上,悠閑地喝著茶.而大堂的客人則抱著看好戲的心態,有些膽大的生了玩弄之心,竟伸出手指往蟬蛹戳一戳,遂心滿意足地離開.

"別碰我,當心我放毒物咬死你們!"隱巳紅著臉,不停叫罵.

大堂隨即響起一陣哄笑聲,有人道:"黃毛小兒,你若真有本事,何苦受此等罪?快些回去找娘親哭訴去吧,興許練上幾年,再與我等一論高下."

"呸!你們是何人?怎可與我相提並論?"隱巳還嘴道,他瞪著逍遙楓,都是那個男人干的好事.他也不知哪里惹怒他了,竟強行將他捆綁起來,綁就算了,居然將他綁在客棧大堂下,招人恥笑,簡直丟臉!

抱怨歸抱怨,誰讓他技不如人,潛錯了房間,自取滅亡……

啪!

有人被當場拂了面子,登時暴怒,起身就要去教訓隱巳,卻被人私下按住,輕聲勸了幾句,方作罷.

隱巳見狀無比得意,余光一瞥,看見梅開芍悠然自得地站在樓梯上望著他,當下便語出驚人:"娘親,救我!"

逍遙楓喝到一半的茶頃刻間卡在嗓子眼,連連咳嗽.

影聖端著杯盞,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他皺了皺眉,干脆放下杯盞,看向梅開芍.

隱巳那一聲'娘親’頓時將大堂所有人雷得外焦里嫩,梅開芍順利成為了所有人的焦點.

梅開芍步伐微亂,身形一晃,險些滑下樓梯,可她面色沉靜,似乎沒有受到任何影響.

"你方才叫我什麼?"梅開芍走到隱巳的面前,目光清冷的盯著他,"娘親?"

隱巳倏地渾身一顫,咽了咽口水,眼中掛著淚水,好不蒼涼.但他臉皮厚啊,為了可以逃脫,面子什麼的都不重要了.

"娘親,他們欺負我."

逍遙楓望著隱巳,意圖要在他的臉上看出某些痕跡.他至今無法平靜下來,梅開芍何時有了一個這麼大的兒子?而且,那個孩子與她,確無半點相像之處.

相比之下,影聖比較鎮定.

"嗚嗚嗚……娘親不要隱巳了嗎?"隱巳繼續扮可憐,說哭便哭上了,與先前張牙舞爪的形象相比,相差甚遠.

畫風轉換太快,那些看客消化不來,皆一頭霧水的看著隱巳賣慘.

梅開芍被他吵得腦門發疼,浮夢扇一揮,便將他接入手中,拎著走到後院.

"你跟著我作甚?"梅開芍解開他身上的繩索,"可是想好了你的條件?"

"小爺救了你,以後便是你的主子了."隱巳將麻繩丟在地上,憤恨地踩了幾腳,"主子在哪兒,屬下就得在哪兒,哪有屬下不跟著主子的道理?"

"恩?不當兒子了?"梅開芍似笑非笑的看著他,撿一個便宜兒子玩玩也不錯,打磨閑散時光,就當過過癮.

隱巳噎了半天:"又想占小爺便宜."

氣鼓鼓的臉頰帶著緋紅的羞赧,十分可愛,梅開芍趁其不備,伸手掐了掐.

他跳起來拍掉她的手,後退了幾步:"你……你放肆!小爺好歹是一個皇族,豈由你一介女流動手動腳?"

隱巳警惕地盯著她,臉紅透如一個成熟的番茄,難道中原女子的作風竟如此開放嗎?

要換了苗疆,凡是男女皆有諸多規矩.

"皇族?"梅開芍笑了笑,"我還是皇後呢?你信麼?"

隱巳嗤笑一聲,搖了搖頭,轉身便往前走.

"你去哪兒?"梅開芍又將人拽到跟前,"我有事問你."

"小爺肚子餓了,要去填飽肚子."隱巳拍了拍干癟的肚皮,十分應景的叫喚了兩聲,引得他又鬧了一個大紅臉.

接下來的局面,就變成梅開芍靠著廚房的門框,看著隱巳趴在灶台上大快朵頤.

吃相粗魯,完全不像身為皇族該有的皇子范兒,梅開芍幾乎要懷疑他是苗疆七皇子的身份,究竟是真是假.

"昨日出現的那名女子,是誰?"梅開芍問道,那人身法像極了一個人,也恨極了她.

她可以肯定,那人一定認識她,而且還有一段不淺的淵源.

"誰?"隱巳咽下嘴里的肉,想了想,回答道:"丑女人?"

他抓過一個雞腿,咬了一口,嫌棄地丟掉,好咸!

灌了幾口湯,勉強沖淡了咸味,喘了一口氣,繼續道:"她呀……"

上篇:第478章冰蝶    下篇:第480章海面驚變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