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梅府有女初成妃第493章不幸的消息   
  
第493章不幸的消息

g,更新快,無彈窗,!

回到茶樓的廂房,慕容寒冰正坐在桌前,氣定神閑的喝茶,似乎對白甜的出現半點兒都不意外.

"主人,我終于找到你了……."白甜化作人形,原本正准備撲到梅開芍的懷里,一見到坐在桌前的慕容寒冰向她投來冷漠的視線,嚇得她立即縮回手,打消了念頭,捂著腹部的傷口紅了眼睛.

梅開芍看過去,只見慕容寒冰站起來,臨走之前將一個陶瓷玉瓶放在桌上.

"這是治療鞭傷最好的金瘡藥."慕容寒冰說完,離開了廂房.

白甜偷偷瞄了一眼,見廂房里終于沒了那尊駭人的冰山,暗暗呼出一口氣,沒料到動作幅度太大,硬是牽動了腹部的傷口,疼得皺起了蒼白的小臉蛋.

"別動,我給你清理傷口."梅開芍拿過桌上的瓷瓶,拔出塞子聞了聞,清清淡淡的藥香味,的確是上等的金瘡藥.

白甜躺在床上,望著雕花床頂,眨了眨眼睛,感覺好不真實.她從萬魔島地宮逃出來後,循著梅開芍的氣息找到了納蘭城,沒想到那時的她,氣息虛弱,不是納蘭玉兒的對手,被活捉關在籠子里面活活餓了幾天.現在想起那個女人的臉,白甜恨不得舉起四肢爪子將她的臉撓成丑八怪.

梅開芍解開白甜的衣裙,看見一條血淋淋的傷口冒著血水,傷口的邊緣已經出現了感染,她眸底一閃而過的戾氣,開始做起傷口的清理工作.

她盡量減小力道,但白甜依然疼得直哼哼,眼淚憋在眼眶中打轉.

"疼便叫出來吧,沒人笑話你."梅開芍纏好紗布,幸好這些醫療用品她有隨身攜帶的習慣,倒是省了再跑一趟醫館的麻煩.

"不疼."白甜皺了皺眉,慢慢坐起身子,梅開芍拿了一個枕頭墊在她的腰後,讓她盡量坐得舒服些.

梅開芍打開臨街而立的窗戶,散散屋里的血腥氣.

"主人……"白甜弱弱地喚了一聲,她不敢正眼看梅開芍.萬魔島地宮發生的事情,她說過的話,猶言在耳,她心虛.

"你以後莫要再叫我主人."梅開芍轉過身來,看著她,"你的主人是云苒,神界的九公主.而我,是梅府的二小姐,充其量只是她的轉世.你們神獸一生只認可一個主子,莫要違背了原則."

"不是…….不是這樣的."白甜焦急地擺擺手,"對于我來說,不管主人的身份是誰,我知道,我認可的人,才是我的主人.九公主沒了,萬魔地宮沒了,一切都不一樣了."她垂下頭,越說越小聲.

"我現在的主人,一直是你."云苒眼里閃過一抹堅定,隨即氣勢弱了下來,"求主人別趕我離開."

許是前世受云苒記憶影響的緣故,梅開芍發現自己對白甜沒辦法硬下心來.

梅開芍盯了她半晌,背過身看向窗外,轉移話題:"你可是與影聖一同離開的地宮?可曾見過隱巳和逍遙楓?"

白甜搖了搖頭:"主人和殿下離開後,萬魔島便沉入海底.我本是同神帝之子一同離開的,但在中途遭到旋龜的襲擊,我們落入了海里,我就和他失散了.至于隱巳和逍遙門主,未曾見過,而且……"她小心翼翼地看了看梅開芍,欲言又止.

"直說吧,不必遮遮掩掩."梅開芍蹙眉道,萬魔島沉入海底,隱巳和逍遙風凶多吉少了.那海水深得很,海底不止只有旋龜這一種生物.

"我飄到中途,遇上了好心的漁民將我救了上來.那些人想要將我掏膽挖心,挖出元靈珠賣了換錢,我便在深夜里趁著他們不備逃了出來."白甜的雙手死死地捏住被角,似乎在極力壓抑著什麼,她猛然抬起頭來,直勾勾地望著梅開芍,眼里有懇求,有猶豫,她靜了靜,繼續道,"救我出來的那個人,我可以從他身上感覺到…….有神魔之血的氣息."

那雙如火日般猩紅的雙眸,渾身由內而外散發的邪寒之氣,像極了慕容寒冰.白甜身為神獸,她的感官一向比旁人要敏銳.

梅開芍走近,認真的看著白甜:"他是不是與你一樣,被漁民救上來,困在籠中的某種神獸?"她記得,慕容寒冰的神獸,白雪的氣場與他有些相似.她呆在慕容寒冰身邊的時間不算太短,至今未曾見過白雪化成人形的模樣.而慕容寒冰在戰斗的時候,除非遇上棘手情況,否則不會召喚出白雪.

"主人,雖然我看不透他,但我可以肯定,他是人族,而不是妖獸一族."白甜思索了一會兒,"人族和妖獸一族的元靈丹是有區別的,即便妖獸一族化成人形,掩藏的功夫再好,也不可能完全收斂掉與生俱來的妖獸氣息."

白甜獲得自由後,她曾經邀請他和自己一起離開,但他拒絕了.她急著要來找梅開芍,所以對于他拒絕的理由,她並沒有多想,況且她一向不喜歡考究複雜的事物.

"我曾回到原地看過,發現隱巳的氣息……歿了."歿了,意味著未能活著,白甜有感知生命的能力,如果一個人死了,生命的氣息便會隨著消亡而徹底消失.雖然那個名叫隱巳的家伙愛拿些毒物玩弄她,但並不出格,她遇到危險的時候,他會挺身而出,護著她.平日里討厭的人沒了,白甜心底湧起一股莫名的傷感,對什麼都提不起精神.

梅開芍倒了一杯茶,她握在手里良久,最後放在桌上,袖口輕掃而過,掃掉杯盞旁邊的茶水漬.

隱巳……歿了,那逍遙楓呢?

慕容寒冰說過,逍遙楓自有本事離開萬魔島,但現在她的心里有些不確定,他是否真的有能力脫離險境.

至于隱巳,那時她應該態度強硬一些,不讓他跟著去萬魔島…….如果不去,也不至于白白丟了性命.

歸其原因,怪她……

"主人?"白甜感覺自己快要被廂房內傷感的氣氛逼瘋了,梅開芍背對她而坐,她看不到她臉上的表情,"我們接下來,要去雪獄山找神獸嗎?"

留在納蘭城的時間越長,白甜越發不安,這塊土地下,埋藏了太多的尸骸.

梅開芍和白甜心靈相惜,自然感覺到了她內心的恐懼不安,她問道:"雪獄山封印千年上古神獸梼杌,這個消息可是真的?"

"殿下他沒和你……."話說到一半,白甜意識到了什麼,忽然戛然而止.

梅開芍很不喜歡話說到一半,挑了個開頭,最後無疾而終的情況.她當下冷聲道:"白甜,我最不喜歡有人欺騙我,你可明白?"

"主人,我說,你別生氣."自行認梅開芍當了新一任主人之後,白甜很害怕惹她生氣,因為她的主人,生氣起來,很恐怖,"千年前的納蘭城並不是一座城池,而是天狐族的隱居地.神魔界與聖族之戰打了三百年,被魔界鐵騎踏成了平地,天狐族幾近絕族.後來人族建立了國土,國與國之間硝煙不斷,這片土地從未有過安甯,尸橫遍野,種下了陰氣最盛的因.而納蘭國在尸骸之上建立了納蘭城,本就觸及了天狐族亡靈的盛怒.納蘭城腳下,陰氣盛行,若不是有天子貴氣鎮壓,這里的百姓早就變成亡魂了."

白甜臉色發白:"云稚和游離在納蘭城布下尸陣,意欲何為,我想殿下應該與主人解釋過了.他們想要屠城,一方面是為了祭養弑神劍,喚醒它的力量,另一方面,也就是他們的最終目的.以納蘭城上千百姓的亡魂,打開冥界之門,釋放更多的陰靈.邪影王想要借助弑神劍的力量,沖破靈君布下的陣法.而在打開冥界大門之前,他們要做的,就是在冥界失控之時,趁亂釋放出上古異獸梼杌.主人,梼杌是邪影王的靈獸,千年前封印梼杌在雪獄山的人,是……"

砰的一聲巨響,廂房的門應聲而倒,幾名黑衣人提劍沖了進來.

白甜將絲被卷在手中,朝黑衣人們丟了過去,她迅速幻化出本體,跳到梅開芍的肩膀上.受傷的她變成人形,行動不便,容易成為梅開芍的累贅.

這些黑衣人一看就不是普通角色,武氣等級皆在金級以上,更棘手的是,每一個黑衣人修煉的武氣都是不同的屬性,金木水火土,他們五人全部占全了,強強聯合,不同屬性相互配合,難以抗衡.

他們固然強,但忽略了很重要的一點.梅開芍是風屬性的武者,立于五行之外,並已經達到了虛神之境,這完全是對五行屬性的瘋狂碾壓.

五名黑衣人分工明確,行動配合極為默契,出招狠厲,招招致命.梅開芍以一敵五,又要護著白甜,打起來著實有些吃力.

梅開芍踹開一個擋在窗前的黑衣人,躍到了屋簷外,借著窗欞,跳上了屋脊,那五名黑衣人見狀,動作靈活地跟了上來.

對面的屋簷,早已打得火熱.

梅開芍不經有些懊惱,自己最近是不是流年不利,到哪兒都有沒完沒了的刺殺.

轟!

慕容寒冰解決完了自己那邊的刺客,不知何時飛到了她的身邊,一掌打出去,破了五名黑衣人的方陣,梅開芍捏准時機,長鞭如蛟龍般騰飛出去,在他們腰間繞了一圈,牢牢捆綁在了一起.手腕一用力,將人強行拖了過來.

上篇:第492章妖亂    下篇:第494章血衣樓刺殺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