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梅府有女初成妃第494章血衣樓刺殺   
  
第494章血衣樓刺殺

g,更新快,無彈窗,!

五人見大勢已去,紛紛要咬破含在嘴里的毒藥,卻被梅開芍先行一步,一一拽下了他們的下巴.

"你可以試試自縊,我有的是辦法在你下手之前,讓你生不如死."梅開芍把一人下巴歸位,兩指掐住他的臉頰,稍稍一用力,那人便瞪圓了眼睛,露出痛苦至極的神色.

片刻後,梅開芍動作利落的起身,那人吐出一口血水,一顆黑色的藥丸滾落出來.然後他像是得了癲癇症,渾身抽搐起來,整張面容扭曲,鼻子和眼睛擠成一團,爆發出淒厲的慘叫聲.

其余的四人從未見過此等情況,他們不約而同地心里犯怵,頭一次出任務萌生了恐懼.

他們是神州大陸上排的上名的殺手,一般情況下皆是別人見他們嚇破膽,哪有他們被人嚇破膽的.

慕容寒冰面色沉靜,但他森寒的氣息肆虐,不怒自威.黑衣人們心里都明白,那是屬于強者的氣場.

"說!誰派你們來的?"梅開芍用長劍挑開其中一名黑衣人的衣襟,發現他的脖子上沒有圖騰,那這些黑衣人就不是翟天派來的人.

身為殺手,他們忍受痛苦的能力完全超乎常人的極限.一刀結束性命,倒是處理得干乾淨淨,但梅開芍並不想那麼做.他們不願意說,她不介意讓他們嘗嘗滿清十大酷刑,反正她也不是心慈手軟之人.想要殺她的人,自然不需要所謂的憐憫之心,.

"嗚嗚……"那人痛苦的哽咽,極度扭曲的面容看起來十分恐怖.

梅開芍冷聲道:"想清楚了麼?沒想好的,可以慢慢想,我有的是時間和耐心,陪你們慢慢玩."

說完,梅開芍從袖子里掏出了一片極為輕薄的刀片,刀片形狀如葉子,刀口邊緣很鋒利,在日光的照耀下,刀鋒刺眼,散發著絲絲冷意.

她的聲音冷如凜冬,一聲聲凌虐他們的精神力:"用利刃將活人的琵琶骨,一根一根的剔出來,這種酷刑有個很好聽的名字,叫彈琵琶."她的嘴角微微上揚,那抹笑意映著傾城的面龐,卻是一種嗜血的美.

慕容寒冰望著眼前渾身散發著森寒冷意的女子,不可察覺地微微一笑,這才是他所認識的梅開芍,一個宛若帶刺薔薇的女子,明知靠近容易刺傷,可他卻仍然義無反顧的愛上了.

她從一個修煉廢柴,一步步走到了強者的行列,慢慢地學會了保護自己.

尖銳的刀鋒抵著那人的胸腔,緩慢地劃到他的肋骨,指尖稍微一用力按壓,立即見肉三分,嚇得他嗚嗚慘叫.

"只要我輕輕一劃,你這輩子便如同廢人般活著."人最怕的是精神折磨,越是自認為精神力強大的人,就更容易崩潰,梅開芍似笑非笑地看著他們.

"嗚嗚……"那人狂點頭,但他的臉擠成了一團,像一個被人打扁的肉餅,眉眼間畸形難看,梅開芍兩指往他的臉頰一按,替他恢複了原位,那張本就不好看的臉,沒了猙獰的面相襯托,變得就沒那麼恐怖了.

"說吧."梅開芍起身,俯視著他們.

咔嚓一聲,那人突然咬斷了舌頭,脖子一歪,陡然間斷氣了.慕容寒冰察覺出他的意圖時,想要阻止已經來不及了,那人一心尋死,心里早就有了衡量.

白甜站在梅開芍的肩頭,忽然吱吱的叫喚起來.

梅開芍看過去:"糟糕……"

話音未落,其余四人七竅流血而亡,片刻後,皆化成了一灘血水,化尸的速度令人咋舌.

梅開芍檢查過了,他們的脖子上並沒有那個圖騰,如果背後主使不是同一個人,那麼有誰想殺她呢?兩批殺手都是沖她來的,每次來的殺手武氣階級一個比一個高,團隊作戰能力也是一個比一個協調.

白甜跳到血水旁邊,圍著血衣轉了幾圈,倏地,它雙眸一亮,用爪子勾著一件血衣往外拉.

慕容寒冰看了一眼,眸底瞬間染上了一層冰霜,那些人膽子不小,居然敢打他女人的主意!

"白甜,離血水遠一些,別沾到了,這血水有毒."梅開芍彎腰抱起白甜,看見攤開的血衣上,印著一個'血’字.

"殿下,這些刺客的身份,你可懂得?"梅開芍開門見山,也拐彎抹角的問了.神州大陸疆土遼闊,江湖門派眾多,她雖然不知道這些刺客背後代表的是哪一個勢力,但她也能猜到與某個殺手組織有關.

"血衣樓,神州大陸最大的殺手組織,高手如云,只要能出得起高價,沒有他們殺不了的人."慕容寒冰眸色暗了暗,顯然是對血衣樓動了殺氣.

梅開芍沒有注意到慕容寒冰閃瞬即逝的細微變化,她譏諷一笑:"說這些話,他們老大也不怕砸了自家的招牌."

沒有他們殺不了的人嗎?

她梅開芍或許就是他們殺不了的那個人!她不管血衣樓的名聲有多顯赫,她只知道,凡是主動招惹了她的人,都不會讓他們過得舒坦.

突如其來的刺殺行動,變成了一個小插曲.

雪獄山出現異獸的消息已經不是什麼秘密,一大批江湖異士成群結隊的往雪獄山的方向走,就連稍微有些武功的老百姓都去湊了熱鬧.

大多數人都不知道梼杌被封印在什麼地方,他們一路上像個無頭蒼蠅似的圍著山林胡亂轉悠,有些隊伍甚至因為帶路的問題而鬧了起來,動起了手.

上山之前,為了防止白甜引起不必要的誤會,梅開芍讓她幻化成人形,跟隨在身側.千年前梼杌被何人封印在雪獄山,她沒能找到機會問清楚.看著走在前方的那抹高大頎長的背影,她若有所思.

梅開芍發現,千年後發生的事情,都與千年前的神魔君有關聯.

"主人,你在想什麼呢?"白甜用手在梅開芍的眼前晃了晃,忽然湊近,"主人莫不是在想封印梼杌的人,是誰?"

"神魔君?"梅開芍說,她的目光一直固定在慕容寒冰的身上,未曾移開過半分.

許是察覺到背後傳來灼熱的視線,慕容寒冰轉過身來,站在原地回望她,等她追上來.深邃的雙瞳映著她周邊翠綠的景色,眼中似乎僅容得下她一人而已.

"不如主人親自去問問吧,有些真相,外人可說不明白."白甜探尋的目光在兩人之間不停地打量幾圈,她意味深長地笑了笑,轉身跑開了,給兩人制造私人空間.

縱然梅開芍心里有很多疑問,但她不是性急的人,慕容寒冰不願主動向她坦白的事情,即便她問了,他也未必會說.有些東西,甯願一輩子藏在心底,也不願去提及.

千年前的那一段過往,藏了太多的秘密,那是梅開芍最不想去了解的.

這時,遠處傳來了一聲巨響,伴隨著巨石滾落的聲音,事發的上空冒起了一陣白煙.

徘徊在周圍的人立即邁開腳步朝著聲源處狂奔.

梅開芍躍到了一棵大樹的頂端,看見山石崩塌的地方圍了一堆人,人群中的中間,一只火紅色的靈獸趴在地上,瑟瑟發抖.由于距離太遠,她看不清楚那是什麼種類的靈獸.

突然間,地面猛然一抖,梅開芍身形一晃,倒進了慕容寒冰的懷里.白甜可就沒有那麼幸運了,一個跟頭直接栽進樹底的灌木叢里,紮在身上的那些勾刺,疼得她冒出了淚花.

白甜起身扒拉了幾下衣裙,走出灌木叢時,梅開芍和慕容寒冰已經從樹頂下來了.

"你沒事吧?"梅開芍見她一臉欲哭無淚的可憐模樣,忍不住抬手摸摸她的腦袋,替她拔掉了頭上的枯草,"雪獄山不比玄幻森林,你小心些."

"知道,主人."白甜露出一抹甜美的微笑,她抬眸看向山林某處,倏地臉色一變,連聲線都變得顫抖起來,"封……封印破了,雪獄山外圍的封印破了,靈獸出來了!"

什麼?外圍封印破了?

果不其然,前方出現了一群密密麻麻的人,他們像是遇見了什麼怪物,倉皇地奔著下山的路逃了.

"快走!怪物出來了,那些東西出來了!"有人經過梅開芍身邊的時候,慌亂地對她吼道.人群跑得很急,險些撞到梅開芍.慕容寒冰全程將她護在懷里,站在邊上避開逃命的百姓.

"吼!"一聲強有力的吼叫聲穿透整座雪獄山林,前方隱約有白光閃爍.

"主人,那一定是梼杌!有人找到了它的封印之地."白甜捂著兩只耳朵,變成一只白貓跳到了梅開芍的肩上.

"去看看."慕容寒冰摟過梅開芍的腰,將人一齊帶離地面,飛向前方閃爍白光的地方.越靠近,亮光越發刺眼,聲音越發洪亮.

嗖嗖--

前方突然出現了一方攔路人馬,他們身著黑衣,那胸前的'血’字標,閃耀著刺眼的紅.為首的人陡然轉過身來,露出一張滄桑的臉.

上篇:第493章不幸的消息    下篇:第495章報仇雪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