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梅府有女初成妃第504章苗疆谷地   
  
第504章苗疆谷地

g,更新快,無彈窗,!

三年後,苗疆谷.

正值春雨時節,山谷下的平原地帶,一排排整齊的木質閣樓從山谷的入口一直延伸到深谷的盡頭.盡頭處高牆樓宇氣勢恢宏,一扇朱紅色大門齊開,門前立著幾名身姿挺拔的哨衛,一襲黑衣更增添了幾分莊嚴肅殺之氣.

這時,一頂素色普通的馬車從宮門里走了出來.馬車剛出宮門,一騎黑馬狂奔而來,陡然攔在車前.白袍男子從馬背徑直躍到馬車上,掀開了車簾.這時,一股殺氣撲面而來,銀光乍現,男子手中多了幾枚銀針.

"我說你的性子就不能改改?當街刺殺當朝太子,你也不怕招來殺身之禍?"男子輕笑,眼中卻是無奈.他放下銀針,自顧自地掀袍而坐,提起茶壺為自己倒了一杯熱茶,"苗疆谷里,就屬你的茶味道最好."

靠在軟墊上假寐的梅開芍微微睜開了眼睛,明光瀲灩的雙眸透著一絲的冷意:"堂堂太子竟連好茶都用不上,著實夠可憐的."

"這茶一年產量稀少,除了王宮專用,余下可都賞到了你這兒.我堂堂太子的待遇皆比不上你一介醫仙,論實力,我自是服氣的."男子嬉皮笑臉地湊近,見女子一臉疲態,當即皺眉坐正,"你一夜未睡?我父王連夜招你進宮,病情可是惡化了?"

"他體內毒素積壓多年,一朝一夕難以根除,一旦飲食不當,稍有差錯便能直接要了他的命.此次還好發現得快,毒素未能進入肺腑,算是有驚無險了."

梅開芍一掃往日慵懶,正色道,"讓你查的東西,可有眉目?"

坐在她對面的那名長相陰柔俊美的男子,正是苗疆太子,隱巳.

他已從孩童的身形變成了成年男子的身體,追其根源,卻是一言難盡.正所謂宮斗大戲無處不在,隱巳身為太子,自然少不了奪嫡之爭.

三歲時便被人暗中下了毒,導致他身體里擁有成年男子的靈魂,而外形卻是一個十二歲的少兒郎.

"今天一早剛得到的消息,雀樓一年一度的拍賣會上就有血蟾蜍."男子皺眉道,"三年前雀樓出了萬魔花,使其名聲大噪,這邀請函是一年比一年難弄到啊."說到雀樓的邀請函,他便愁眉苦臉,花重金也未有人願意出手,眼看著拍賣會時間在即,他已經愁得夜不能寐.

這也不怪他拿不到邀請函,雀樓的規矩一年一個變化,天潢貴胄在雀樓面前,一律無用.奇怪的是,雀樓的管理制度居然出了會員制,按照消費額度的高低劃分等級,分發邀請函,這管理手法像極了現代商業的運營模式.

梅開芍從一處暗格抽出一張燙金請帖,隨意地丟到茶案上.無論今年雀樓是否有血蟾蜍,她都要去一趟的.她要看一看,雀樓背後的幕後操控者究竟是誰.

隱巳見到茶案上的燙金請帖,面色詫異:"你怎麼弄到的?"

"過程並不重要,重要的是結果."梅開芍從袖口下丟出幾個藥瓶,"這是我最近提煉的金靈丹,老規矩,三七分,起步價一萬兩白銀,少一兩都不行."

隱巳大掌一收,全部撈進了自己的袖口里:"你那還剩些麼?給我留點兒.上回那金息丸效果不錯,再給些吧,我收一收,到時候急用就不必再派人尋到你那兒去了."

"你當藥丸是糕點肉丸子?想吃多少就吃多少?"梅開芍伸手彈中他眉心,她從未見過伸手要東西要得這麼理直氣壯,隱巳可謂是第一人了,臉皮厚得堪比城牆,"金靈丹給我放好了,若是少了半顆,少了一兩銀子,我唯你是問,以後看病拿藥,不要再來煩擾我."

"梅醫仙,你大人不記小人過,饒了我這一回吧."隱巳苦苦求饒,臉上仍舊嬉皮笑臉,哪有求饒該有的態度.

梅開芍嫌吵得慌,她索性閉上眼睛靠在軟墊上休息.昨夜被苗江王急召入宮,忙了一夜未睡.好不容易可以出宮,得空在馬車上睡一會兒,就被隱巳打攪了.起床氣重的人,中途被人打攪,心情都不會哪里去.

若不是看在隱巳三年前曾經搭救她性命的份上,她不願踏入宮闈.自古皇族爭斗綿綿不絕,一步錯,步步錯.

梅開芍是走過兩回鬼門關的人,她比任何人都要惜命.三年前雪獄山以元靈珠成功封印梼杌,她亦付出了沉重的代價.沒了元靈珠,她以後再也不能習武.雪獄山山體垮塌,她落入暗河中,一路被河水沖到了苗疆河.滾落的巨石壓斷了她的雙腿,三年來她苦心鑽研醫術,曆經千辛萬苦才得以恢複如初.

憑借出色的醫術,她也在苗疆這片充滿皇族爭斗的聖地中站穩了腳跟.

隨著苗疆王的身體每況愈下,奪嫡之爭愈演愈烈,暗地里黨派斗爭不斷.

梅開芍對權勢不感興趣,她現居住在太子府.隱巳特意為她辟了一處安靜的院落,供她鑽研醫術.他提供藥材,她負責制作藥理.制作出來的藥丸以高價售出,往往有價無市.

隱巳見她疲憊不堪,也不好意思叨擾,十分識趣地掀開簾子坐到外面去了.

"太子怎麼出來了,外面風大,小心得了風寒."馬夫是隱巳安排給梅開芍的暗衛,名叫唐奪,此人其貌不揚,卻是一等一的高手,輕功更是用得出神入化.做事謹慎細微,深得梅開芍重用.

"小聲些,莫擾了她的清淨."雖然隱巳是苗疆太子,但他較為特別.從小並不養在宮中,年幼時身體不好,被苗疆王送入深山拜了高人為師.一般平民百姓家孩子干的事,他沒少干,吃得苦中苦,終成了名副其實的人上人.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私下最不願循規蹈矩做事.

唐奪不再說些什麼,認真駕著馬車趕向太子府.

早晨的霧氣重,太陽剛剛升起,街道上沒有什麼人,馬車一路暢通無阻,倒是走得極順,半個時辰後便到了太子府附近.

"從側門進去."隱巳遠遠一看見太子府門前停了一輛奢華的馬車,眉梢一挑,心情頓時不爽到了極點.

"是."唐奪一拉缰繩,馬匹登時拐進了一個巷子里,停在了一個小側門前.他正猶豫到底要不要叫醒睡在馬車里的人,一雙潔白修長的手驀然掀開簾子,彎身走了出來.

見側門半敞開,梅開芍一言不發地下馬車,踏進側門.

"二殿下又來了?"梅開芍輕車熟路地往自己的院落走,問身旁的隱巳.

二殿下鏡臨,隱巳同父異母的弟弟,亦是他的死對頭.為人狡詐陰險,心狠手辣,樣貌長得與隱巳倒是有幾分相似,但兩兄弟的性格卻相差了十萬八千里.苗疆王子嗣凋零,自逝去王後生育了隱巳一子,而鏡臨本為妃嬪所出,但他的母妃憑借過人的手段坐上了王後之位,所以母子倆才視隱巳為心腹大患.

其他妃嬪生下的王子不是年幼病死,就是胎死腹中,公主倒是有幾個,但大多年幼,還處在蹣跚學步的年紀.

苗疆在神州大陸上是一個特殊的存在,它不歸屬任何一個國家,但也不是一個國家,就是一個部落族組合而成的政權,是一個中立的勢力.

正因為苗疆人善用蠱術,其地易守難攻,暗中雖是眾多國家拉攏和欲收服的對象,但他們忌憚苗疆蠱術的威力,不敢貿然出兵,多年依靠通商和貿易維持和平和交流,苗疆百姓的生活富足常樂,有幾分隱世桃源的意味.

走過長廊,前面就是玲瓏居,梅開芍現居住的院落.

"你既然不想沾惹朝堂之事,不見為好."隱巳踏過拱門,看見滿地枯黃的楓葉,皺眉道,"我知道你喜靜,但沒個人專注伺候,諸事多有不便.府中新來了幾個粗使丫頭,貧苦人家出身,為人老實敦厚,手腳麻利,人也激靈,我讓管家帶過來讓你挑兩個."

梅開芍落座,洗盞斟茶,動作利落,一氣呵成,片刻後,房中彌漫著一股淡淡的茶香.她瞥了隱巳一眼,眼中含笑:"太子殿下所言的是苗疆王特意撥來府中的那幾名傾城佳麗?"

那幾名女子,梅開芍可是見過的.個個膚如凝脂,樣貌出色,是知書達理的大家閨秀,哪是隱巳說的那般,是貧苦人家出身的粗使丫頭.那些人是苗疆王費盡心思塞進太子府,明面上說是來伺候太子的,實際上卻是小妾,用來暖床的.

反倒是隱巳故誤作他意,將人一收,直接讓管家安排進下人房中,當了丫鬟.偌大的太子府,除了下人和侍衛,後院空空如也,隱巳未曾娶妻,連個通房丫頭都沒有,戀愛史更是慘白如紙.

隱巳擔心她不樂意,所以故意將那幾名女子的身世說慘了些.

被人當面戳穿小心思,隱巳依舊面不改色道:"你的消息倒是靈通."

梅開芍笑了笑,不語.隱巳下了早朝,哪兒都不去,偏偏喜歡往她院子里跑,一呆就是一整天.久而久之,府中難免有閑言碎語.那幾名女子把她當成了假想敵,經常趁隱巳不在府中,尋各種借口來煩她.明面上道家常,暗地里拐著彎兒警告她,句句不離苗疆王,她想不知道都難.

梅開芍走進內間拿了幾個瓷瓶出來,看也不看,直接甩進隱巳的懷里,倚靠在門框上哈欠連連,意思十分明顯.

隱巳捏著瓷瓶,笑得開懷:"你要的草藥明日一到府中,我就讓管家立即給你送來."說完,他瀟灑的離開.

梅開芍關上房門,走近內間開始補眠,一夜沒睡,困死她了……

上篇:第503章離別    下篇:第505章敬酒不吃吃罰酒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