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梅府有女初成妃第523章夜半驚魂溫柔鄉   
  
第523章夜半驚魂溫柔鄉

g,更新快,無彈窗,!

梅開芍走出雅間,在經過其中兩間雅間的時候,特意多看了幾眼,只是房門緊閉,除了畫在門紙上的精美圖案,她什麼都沒看見.

前往三樓的樓梯口站了幾名身強體壯的打手,其中一名打手梅開芍認得,是今夜坐在馬車前沿,為蘇楠煙趕車的馬夫.他身形魁梧,模樣與周圍的人格格不入,相貌不像中原人士,而像塞外蠻族.身後背著一把銀色彎月大刀,嚴肅的神情往樓梯口一站,倒成了一個唬人的架勢,無人敢上前尋釁滋事.

"客官請留步,三樓乃鳳仙閣禁地,未經傳喚不得隨意上去."大塊頭伸手攔住了梅開芍.

梅開芍笑了笑,余光一瞥,看見樓上一名侍女拿著托盤走下來,她便朝另外一頭走去,待那名侍女下了樓梯,她佯裝無意跟隨在侍女的身後,拐進了另外一條長廊.

片刻之後,梅開芍換了一身侍女的打扮,端著托盤朝三樓的樓梯口走去.

那幾名打手只是粗略看了一眼,她低著頭,臉頰兩側垂下的發絲擋住了她的臉.

"站住!"身後傳來大塊頭沉重的嗓音,"你是梅姨新派來伺候小姐的丫鬟嗎?我怎麼沒見過你?"

梅開芍暗忖,這大塊頭看著呆頭呆腦的樣子,沒想到眼神竟如此犀利.她始終低著頭,冷靜道:"我本是後院的粗使丫頭,大哥見我眼生著實正常.專門伺候蘇小姐的侍女姐姐方才被茶水燙傷了手,她怕耽誤了蘇小姐待客,遂命我將茶水送上去."

大塊頭警惕地目光上下打量了梅開芍一圈,見她雙手粗黃,身上的衣裙倒是乾淨,于是皺著眉頭揮揮手,示意她趕緊上去.他越想越覺得不對勁,後院的粗使丫鬟穿的不應該是粗布麻衣嗎?正想仔細瞧個明白,樓梯長廊早已沒了梅開芍的身影.

三樓的格局單一,裝潢華麗,空氣中彌漫著一股淡淡的脂粉香.房間雖然眾多,但蘇楠煙的臥房卻很好認,整層樓的臥室,就只有她的門前站了兩名護衛.

梅開芍推開門走了進去,抬眸看見蘇楠煙赤足靠在逍遙無雙的懷里,伺候他喝酒.

"傻愣著做什麼?把東西放下就出去吧,這里不需要你伺候."蘇楠煙見梅開芍低眉順耳地端著托盤定在原地,不滿地皺皺眉.

"是."梅開芍將東西放下,正欲轉身離去,只聽見頭上傳來一道磁性的嗓音.

"把酒滿上."

蘇楠煙頓時心有不快,撒嬌道:"太子殿下,可是奴家伺候不周,你這是嫌棄奴家了?"

"你這雙芊芊玉手,可是用來彈琴的,粗使的活計哪用你親力親為,若是傷到了哪兒,本太子可是會心疼的."逍遙無雙調笑道,他的目光一直落在梅開芍的身上,溫熱的指腹摩挲著杯沿,無視蘇楠煙對他的挑逗.

"太子殿下真會討奴家歡心."蘇楠煙咯咯直笑,目光轉向梅開芍,登時陰沉下來,嗔怒道,"還不快給太子殿下倒酒?也不是頭一回見太子殿下,今日怎地笨手笨腳的."

梅開芍咬了咬牙,轉身上前,垂首滿上了酒,剛想抽回手,一只大掌忽然握住了她的手腕,灼熱的氣息籠罩過來,她下意識地抬頭,迎上一道戲謔的目光.

"你不是我的侍女!"逍遙無雙無故推開蘇楠煙,將注意力放在一個侍女的身上,這個舉動本就惹得蘇楠煙心里不是滋味.這回一見生人冒充自己的侍女進了她的臥房,當著逍遙無雙的面,拆穿了梅開芍的身份.

"你是何人?"話音未落,嗖的一聲,一枚暗器從窗外飛進來.

梅開芍想要避開,卻被逍遙無雙用力拽住手腕,重心一偏,整個人往他的懷里倒去.

暗器釘在了逍遙無雙身後的圓柱上.

哐當!

窗戶被人打破,幾名黑衣人跳了進來,手持大刀沖著逍遙無雙砍了過來.

"啊!"蘇楠煙驚聲尖叫,驚慌失措地要打開房門,一名黑衣人揮刀而去,她身形一偏,跌倒在梅開芍的腳邊.連怕帶滾地拽住梅開芍的裙擺,像是抓住一根救命稻草,死活不肯撒手.

梅開芍記憶中的云卿不是一個貪生怕死的人,而蘇楠煙除了神韻與她相似,言行舉止與云卿大相徑庭.

難道真的是她多慮了嗎?

蘇楠煙並非云卿的轉世.

"大敵當前,你在想什麼?"逍遙無雙在梅開芍耳邊低語,一個旋身打出一掌,擊飛兩名黑衣人.

蘇楠煙沒了梅開芍當擋箭牌,惶恐地蜷縮進內室的角落,瑟瑟發抖,模樣狼狽至極,完全沒了今夜上台表演的風光.

"區區幾名金級武者,太子殿下應當應付得來."梅開芍嘴角一勾,借勢脫離他的懷抱,靈活的閃到一旁,開始欣賞逍遙無雙的打斗.

可惜,幾名黑衣人闖進來的時候,看見逍遙無雙時刻護著梅開芍,就認定她與逍遙無雙是一伙的,秉承甯可錯殺不可放任一人的殺手原則,他們分開攻擊,其中兩人提刀朝梅開芍沖了過來.

金級武者,梅開芍對付起來難免有些吃力,殺手經過特殊訓練,不比一般的蝦兵小將,稍有不慎,小命就沒了.

啪啪啪,房中的瓷器碎了一地.

梅開芍長鞭竄出,纏住其中一名黑衣人的腰身,手腕用力,長鞭抖如海浪,將人拽到半空中,甩了出去.

房中產生那麼大的動靜,守候在樓梯口的大塊頭為何不見蹤跡……

浮夢扇在手中轉了一個方向,只見寒芒閃爍,另外一個黑衣人鮮血橫飛,應聲倒地.

"不錯."逍遙無雙收起折扇,贊許道.他的腳邊躺了幾具尸首,皆是一招致命,未見一滴血流出.

逍遙無雙的實力,已然超出了梅開芍的意料之外.

"你就不能給我留下一個活口?全都死了,我該如何查起?"逍遙無雙眉目微蹙,似乎被眼前的窘境弄得十分苦惱.

梅開芍嘴角抽了抽,這批刺客分明是來刺殺他的,她無意卷入其中,為求自保無奈出手殺人,落到最後反倒是她的失誤了……逍遙無雙的行事做風,實在令人難以捉摸.

盡管心中腹誹不斷,但梅開芍沒有表現出來,而是挑眉道:"憑太子殿下的能力,要調查幾名黑衣人的來路,易如反掌."

"你對我如此高看,我甚是欣喜."逍遙無雙露出一抹妖冶的微笑,巧妙地避開地上的狼藉,來到梅開芍的身邊.

梅開芍目光閃爍,不可察覺地退到內室.

"太子殿下,方才真是嚇死我了."蘇楠煙見機撲進逍遙無雙的懷里,雙臂猶如八爪魚一般,牢牢地纏住他的腰,迫使逍遙無雙動彈不得.

"蘇小姐受驚不小,太子殿下要好好安慰才是,莫要驚了難得的紅顏知己."梅開芍揶揄一笑,轉身跨出臥房.

梅開芍的腳未能落地,一股冰寒的氣息從四面八方噴湧而來,她下意識地要往後退,一只長臂拽住她的手腕.

下一刻,梅開芍撥開浮夢扇揮了過去,那人也不避開,硬生生承了這一擊.浮夢扇的倒刺劃破他的肌膚,留下一條深深的血痕.

"慕容寒冰,你……"梅開芍接下來的話未能說出口,一個黑影擋在她的面前,朝慕容寒冰展開了猛烈的攻勢.

兩人一來一往,穿梭在狹窄的長廊間,兩大巔峰級的高手對決,十米開往,殺意十足,無一人可以靠近.

"遇上你,總是沒好事,你當真是一個災星."蘇楠煙不知何時站在梅開芍的身邊,開口道.

梅開芍看向她,蘇楠煙披了一件素色披風,遮擋住了誘人的身材,紫色的瞳眸帶著某種恨意,直勾勾地盯著梅開芍的眼睛.

此刻的蘇楠煙給人一種過于冷靜的感覺,梅開芍有種錯覺,仿佛方才她看見蘇楠煙貪生怕死的狼狽模樣,只是她的幻覺.

"既然如此,為了蘇小姐的安全考慮,還是離我遠一些,免得殃及池魚,不小心丟了小命."梅開芍話音剛落,耳邊傳來一聲巨響.

只見長廊的盡頭出現了一個大坑,樓下傳來賓客的尖叫聲.

慕容寒冰的周身血氣環繞,一雙紅眸冰冷嗜血,一把長劍憑空閃現,徑直朝逍遙無雙飛了過去.

弑神劍!

梅開芍大驚,她顧不得危險沖了過去.逍遙無雙對上弑神劍,根本不是慕容寒冰的對手.

眼看著弑神劍就要刺中逍遙無雙,梅開芍心中一急,甩出了長鞭.

嗡的一聲長鳴,長鞭擊中弑神劍的劍身.

強大的沖擊力震得梅開芍虎口發麻,手中的長鞭險些落地.她義無反顧地擋在逍遙無雙的面前,弑神劍穿過長鞭直逼梅開芍的面門.

"開芍!"逍遙無雙沒料到梅開芍會沖過來,待他回神已經來不及了.

"芍兒!"慕容寒冰身形一閃,出現在她的面前,抓住了弑神劍的劍柄.

僅差半寸,弑神劍就要刺穿梅開芍的腦門.

慕容寒冰握著弑神劍的手有些顫抖,心里後怕不已,深藏在腦海中的那個畫面再次血淋淋的呈現在眼前,千年前的那一夜,他手中的弑神劍,刺穿了云苒的胸口.

上篇:第522章焰城花魁    下篇:第524章整治惡少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