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梅府有女初成妃第529章夜探國師府   
  
第529章夜探國師府

g,更新快,無彈窗,!

因為素蘭閣接連兩次出現了刺殺,張叔為了確保梅開芍的安全,加強了太子府邸的戒備.

入夜,萬籟俱寂,漆黑的夜色下,一抹黑影竄出素蘭閣,正是梅開芍,她靈敏地躲過府中的侍衛,順利地離開了太子府.

梅開芍循著最初的記憶,找到了國師府.她尋了一處偏僻之地,翻牆而入.

偌大的國師府,沒有巡邏的侍衛,目及之處,一片黑暗,給人一種陰森恐怖的感覺.

雖然此刻為半夜,但與梅開芍第一次誤闖的情況相比,這一次的國師府顯得非比尋常,處處透著怪異.

梅開芍想去之前去過的那間煉丹房看一看,興許會有新的發現.在黑夜中潛行,她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哼,太子倒是有本事,三言兩語就將罪責推脫得干乾淨淨.沒想到兵部侍郎是一個草包,白白浪費了本皇子處心積慮栽培他的心思.這下好了,太子沒被治罪,他自己倒成了有罪之人,真是可惡!"逍遙錦憤恨的聲音從煉丹房里傳了出來.

梅開芍一驚,躲在房梁上偷聽.兩人在屋里說著話,但卻不點燈.

"越是焦急的時候,二皇子越是要沉得住氣."國師道,"縱然太子再有能耐,他也無法查到我們的頭上.兵部侍郎性子是弱了些,但他卻是一個重情重義之人,不會棄全族的性命而不顧,什麼都交代出去."

"諒他也不敢有此心思."逍遙錦眼中閃爍著陰狠,"兵部侍郎成不了氣候,我們此次失去了一枚棋子,父皇已經對本皇子心存芥蒂.一旦太子有了防范之心,我們想要抓住他的把柄,只會更難."

"是人總會犯錯,二皇子只需耐心等候時機."

"又要本皇子等!"逍遙錦怒喝道,"父皇年邁體弱,禦醫診斷他活不過夏獵了.那老東西表面寵本皇子和母妃,不過是掩人耳目.等他一死,皇位自然落到太子手上,到時候我們只能坐以待斃.憑太子的手段,我們的好日子也應該到頭了.國師大人,我那太子哥哥,可是最厭惡道術法事.若他做了皇帝,你以為風光不衰?"

"二皇子,皇家狩獵,刀劍無眼,誰又能保證安然無恙的回來呢?"國師低沉的嗓音蘊含一股狠勁兒.

逍遙錦眼前一亮,語氣變得平緩:"還是國師有辦法."隨即,房內說話的聲音漸漸減小.

沉寂了片刻,煉丹房的門從里面拉開,逍遙錦和國師一齊走了出來.

梅開芍屏住了呼吸,縮到角落里.

國師走了幾步,忽然轉身抬頭看了過來.

"怎麼了?"逍遙錦疑惑道,他往四周看了一眼,沒有發現不妥之處.

"許是我看錯了."國師收回目光,轉身離開.

梅開芍閃身走進了屋里,她在屋里轉了一圈,沒有找到什麼有價值的線索,正尋思著准備離開.

就在這時,白甜從屋頂上跳下來,躍到放置丹藥的桌子上,踹倒了幾個瓷瓶.

瓷瓶滾落到桌角,不知撞到了什麼機關,一面牆面忽然裂開了一條縫,一股濃重的血腥味撲鼻而來.

冷風灌了出來,白甜冷得一個激靈,跳到了梅開芍的肩上.

她竟然沒有發現白甜跟了過來……

梅開芍沒有說什麼,而是推開了石門,空氣中的血腥味愈加濃郁了.

密室里面燃著幾盞燈燭,憑借搖晃的燭光,可以看見牆面上掛著各種各樣的刑具,刑具上染了血,滴落在牆角里,彙成了一灘血水.

"吱吱!"白甜變得極為吵鬧,它往梅開芍的臉頰縮了縮.

梅開芍將目光轉移到另一處,看見幾具尸首懸掛在木架上,死狀慘烈,從尸首殘破的衣著可以看出,死的人皆是女子.

而在尸首的旁邊,列了一張案桌,桌案上整整齊齊的擺著一疊厚重的黃符篆.毛筆隨意擱在筆硯里,鮮紅的顏色異常刺目.

張叔口中所述,國師畫符用的是畜生血,現在看來,也不過是對外誆人的借口.

等等!

梅開芍的腦海中銀光一閃,張叔充其量不過是太子府中的一位管事,他又是如何得知畫符篆用的是畜生血……

"主人,快走,那國師回來了."白甜化作人形,臉色發白,她嗅覺靈敏,密室里又不通風,掛在這里的尸首也不知放了多久,空氣里全是腐臭的味道.她忍著嘔吐的欲望,拽住梅開芍的衣角往外拉.

梅開芍捏了幾張符篆藏進袖中,二人剛踏出密室,石門砰的一聲自動關上了.

煉丹房外傳來急促的腳步聲.

梅開芍鎮定地尋找躲藏之地,就在這時,屋外傳來嘈雜的吶喊聲.

"國師,不好了!"那人說道,"藏劍閣失火了!"

片刻後,屋外的腳步聲漸漸走遠.

白甜不由地舒了一口氣,她鬼靈精怪地湊到煉丹爐的爐口,抓起一把藥草丟進了爐子里.

頓時,一股焦藥味彌漫開來,爐子里的火噌噌竄得老高,一不小心點燃了她雪白的發梢.

"火火火……嗚哇,頭發燒起來了."白甜急得跳腳.

梅開芍執著浮夢扇,刀鋒從燃起的發梢瞬息掠過,切斷了火源.

"嚇死我了."白甜蔫蔫地杵在原地,心有余悸.

梅開芍余光一瞥,看見緊閉的牆面,她有了主意.她蹲下身來,在桌案底下尋找著什麼,手掌摸索著冰涼的地板,摸到了一塊凹下去的地磚,用力一按,身後的牆面立即打開了.

她費力踹倒兩個熊熊燃燒的火爐,火舌燒到垂下的布簾,瞬間竄上了房梁.

"我們走!"梅開芍拽著白甜,從窗戶躍了出去,很順利地翻出了國師府.

二人站在不遠處的房頂上,可以清楚的看見偌大的國師府有兩處燃起了大火.

不遠處的高塔頂端,立著兩抹頎長的身影.

"主子,這卻邪劍可要歸還魔後?"白雪手中提著劇烈掙紮的卻邪劍,恭敬道.

"卻邪劍染了魔氣,如今她沒了武氣護體,駕馭不住卻邪劍的邪氣,暫時交由你保管."慕容寒冰深邃的眼眸目不轉睛地望著遠處那抹俏麗的身影,壓抑地咳嗽了兩聲.

"是."白雪擔憂的目光落在慕容寒冰的身上,他在心里歎了一口氣.

世人最難忘的無非是一個情字,神魔君自然也不例外.

梅開芍似乎察覺到遠處有人在看著自己,探尋的目光從高塔掠過,只見一輪白月高掛,簷角的銅鈴隨風搖晃.

她的直覺一向很准確,難道是她這幾日神經過于緊張,產生了錯覺……

梅開芍沒有糾結于那個問題太久,她縱身一躍,跳到了一條漆黑的小巷里.

白甜一回頭,發現自己的主子不見了,慌慌張張地尋著她的氣息追了上去.

第二日,天空不作美,下起了瓢潑大雨.

梅開芍坐在窗台上,背靠著窗欞,抬眸望著屋簷垂下的雨簾發呆.逍遙無雙入宮一夜,不知情況如何了.想著想著,腦海中忽然閃過慕容寒冰那張蒼白的俊臉.

心,猛地一顫.

他,只余下十年的壽命.

梅開芍在痛苦的掙紮,他身為神魔君,體質異于常人,寒毒又能奈他何?

白甜無精打采地趴在軟塌上,耷拉著眼睛望著梅開芍,它能明顯地感受到梅開芍的情緒變化.

它眨眨眼睛,跳下軟塌,從敞開的房門悄無聲息竄了出去.

大雨下了一個早上,臨近中午終于停了.

梅開芍在窗前坐了一個上午,待她回過神來時,房中已然沒有白甜的身影.她眸底滑過一抹失落,白甜走了麼……

身後傳來聲響,梅開芍暗中收好符篆,她轉身,看見啞女侍婢端著食物站在門口.

"我沒有胃口,你端走吧."梅開芍頭也不回地走回內室,昨日發生太多事,她一夜難眠,此刻頭昏腦脹.

她躺在床榻上,正准備入睡,有一個白團從窗戶外滾了進來.

梅開芍立即起身,看見白甜四仰八叉的趴在地上,腳邊滾落一個破破爛爛的手劄,看上去有些年頭了.

她走過去,捏著它的腦袋,把它從地上抱進懷里,順手撿起了地上的手劄.

白甜滿身泥濘,像一只掉進沼澤的泥貓,它乖巧地躺在梅開芍的懷里,一動不動.若不是它的鼻子呼出熱氣,梅開芍以為它死了.

梅開芍吩咐婢女准備好熱水,給白甜洗乾淨身上的泥濘,擦乾淨它身上的水漬,放到了床榻上.

最好這一切,白甜裹緊床角里,睡著了.

梅開芍打開手劄,發現是一本醫書.醫書上列了很多的疑難雜症,並寫了治病之法,更重要的是,對病症所需的藥材,皆列出了生長之地.

她越看越投入,目光倏地停留在某一處,雙眸燃起了迷人的光彩.

她終于知道如何找到火蓮.

火蓮生長在火山之地,而神州大陸上的火山屈指可數,其中有一座火山,岐山就位于逍遙國焰城.

就在這時,門外傳來輕微的腳步聲.

梅開芍收好手劄,走出內室,看見神色疲憊的逍遙無雙站在門口,二人打了一個照面.

上篇:第528章刺殺太子    下篇:第530章岐山夜獵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