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梅府有女初成妃第530章岐山夜獵   
  
第530章岐山夜獵

g,更新快,無彈窗,!

"我聽聞素蘭閣昨夜進了刺客,你沒事吧?"逍遙無雙擔憂的目光上下打量著梅開芍.

"該刺客佯裝成了女婢,在茶水里下了毒,被擒住後咬舌自盡了."梅開芍話鋒一轉,"大哥,最近逍遙國可有怪事發生?"

"此話何意?"逍遙無雙開口道,鬼神之說與遇刺有何聯系.

梅開芍沉默半晌,方說道:"那名刺客並不是人,而是腐化的尸骨."

逍遙無雙大袖一揮,掩上了房門,他落座于桌前,藏在袖中的手漸漸收緊,他揉了揉發疼的眉心,歉然道:"開芍,是我連累了你."

自從逍遙蕊在太子府受了氣跑回皇宮,宮中便傳出了流言蜚語.當朝太子得了一奇女子,藏于太子府中.太子對其千依百順,恩寵不斷,府中上下皆將其奉為未來太子妃.

如今正逢逍遙國政權更迭之際,梅開芍的出現,無疑不被人當做了逍遙無雙的軟肋,他們始終按捺不住躍躍欲試的心,冒險查探一番.

早在梅開芍入住太子府的那一刻起,府中便闖進了不少刺客,但皆被逍遙無雙安排在暗處的暗衛處理掉了.

梅開芍聽完逍遙無雙的話,她只是淡然處置,難怪半夜入睡時,偶爾會聽到某些奇怪的聲音.

"大哥對國師了解多少?"梅開芍說,她將昨夜夜探國師府的所見所聞一一說了出來.

"難怪今日早朝時,國師的心緒不佳."逍遙無雙笑道,"在焰城,最屬國師府上的藏劍閣,神兵利器最多.他視神兵利器為珍寶,你一把火燒了藏劍閣,不是拿了他的命嗎?開芍,這種危險的事情,下次不要做了.國師詭計多端,心胸狹隘,招惹上他,將會是一個巨大的麻煩."

梅開芍微愣,錯愕道:"藏劍閣的火不是我放的,我只燒了他的煉丹房."

"什麼?"逍遙無雙臉色微變,"你燒了他的煉丹房?!"

國師府的煉丹房可比藏劍閣重要多了,出現在市面上的高級金丹幾乎出自國師府的高級煉丹師之手,正是因為國師手中掌握著高級金丹,逍遙皇對其基本有求必應,每年賞賜不斷,恩榮不衰.

煉丹房被毀,事情可大可小,國師第一時間封鎖了消息,只向逍遙皇上報燒毀了藏劍閣一處,所以逍遙無雙才沒有得到煉丹房被燒毀的消息.

"開芍,昨夜你離開國師府時,可有人看見?"逍遙無雙雖然貴為一國太子,但若讓國師查出了端倪,逍遙皇追責下來,他未必能全力保住梅開芍的性命.

身在帝王之家,總有許多不得已的苦衷.

"未曾."梅開芍察覺他似乎有所隱瞞,故從袖中抽出符篆,放在桌上,凝視著逍遙無雙的眼睛,說道:"這是我昨夜從煉丹房密室帶出來的符篆,上面的符咒並不是如張管家所言,用畜生血畫的,而是用的女子鮮血."

逍遙無雙垂下眼瞼,沉默半晌說道:"開芍,這件事……我希望你不要牽扯其中."

"大哥,城中上下皆傳我是你未來的太子妃,你以為我真的可以置身事外嗎?"梅開芍苦笑道,"他們皆視我為你的軟肋,想必我一踏出太子府,要殺我的人,豈會少?"

國師支持二皇子逍遙錦,他來曆不明,不是一個省油的燈.自古諸位之爭,甯可錯殺,也不會放走一個.

這一世新生,梅開芍的命運注定不會太順暢,她恍若行走在刀鋒上,身前身後,危險重重.'

有些事情,不是逍遙無雙可以控制的,他想了想,道:"近日城中有多名年輕女子無故失蹤,有些是七歲的年幼女童,她們皆是陰曆所生.官府追查許久,依舊毫無頭緒."

梅開芍擰眉,昨夜她在密室中見到的那幾具尸首,皆是女子,只是不確定,她們究竟是不是陰曆所生.

看來,國師府比她想像中的要來得詭秘,而那名國師的來曆更是蒙上了一層朦朧神秘的色彩.

苗疆谷,納蘭城皆出現了尸陣,此次焰城的陰女失蹤,三者是否有所關聯……

"太子殿下,明日岐山夜獵之事已經辦妥,您是否要進行查閱?"門外突然響起張叔恭敬的聲音.

梅開芍下意識地按住手中的浮夢扇,冷然的目光透過微薄的油紙,落在張叔的身上.

張叔忽感脊背一涼,渾身抖了抖.

逍遙無雙眸色閃了閃,說道:"吩咐下去,多備一頂營帳."

"是."張叔抬眸看了一眼緊閉的房門,應聲退了出去.

"他走了."逍遙無雙喝了一口茶,忽然想到了什麼,說道,"你懷疑張管家是國師安插在我身邊的眼線?"

"不錯."

逍遙無雙勾起一抹冷笑:"准確來說,他是二皇子的人."正因為得知張管家的真實身份,他才沒有讓張管家跟隨在身側伺候,而是將其安排在閑置的太子府,明面上掌管整個太子府,是一個人人羨慕的頭銜,實則明升暗降.

逍遙無雙偶爾故意透露一些情報,給些甜頭,讓張管家可以交差.與之相比,張管家這枚雙面棋子,倒是給他帶來了不少益處.

尤其是在打壓逍遙錦方面,起到了關鍵性作用.

梅開芍挑了挑眉,這個回答完全在她的意料之中.國師與逍遙錦是一丘之貉,張管家真正效力的主人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國師的身份.

"明日岐山夜獵,你隨我去吧."

"好."此舉正中梅開芍的下懷,她近日正打算去岐山尋火蓮.岐山乃是皇家獵場,她正愁如何擺脫守在那里的侍衛,沒想到機會自己送上門來了.

且逍遙無雙命張管家多准備了一頂營帳,不就是計劃好要帶著她一起去麼……

梅開芍的爽快態度令逍遙無雙微愣,他主動解釋道:"若我離了焰城,太子府便是一個危險之地,你獨自一人身在府中,我不放心."

"大哥的用心,我明白."梅開芍笑道.

逍遙無雙逗留了一個時辰,便以政務纏身離開了.

逍遙無雙前腳剛走,白甜便從內室走了出來.

"主人真的要去岐山?"白甜臉色蒼白,說話有氣無力,方才兩人在外室的對話,她一字不落的聽到了.

"有何不可?"梅開芍反問道,她望向白甜.

白甜雙唇囁嚅,終是什麼都沒說.她走到梅開芍對面坐下,雙手撐住下巴,目不轉睛地望著梅開芍.

"怎麼了?"梅開芍被她赤裸的目光看得不自在.

"主人難道不好奇,那本手劄從何而來嗎?"

"那我便要問一問了."梅開芍揚起嘴角,白甜的語氣,好似在向她撒嬌,這是她們相遇後,從未有過的事.

"那是玄醫婆婆留下的東西,那座房子有個地窖,地窖下面藏了很多東西."白甜調皮的眨眨眼睛,神神秘秘地湊近,"主人一定沒發現那個地窖吧?"

梅開芍擰眉思索,玄醫婆婆過世後,她把那座房子看了個遍,真的沒發現那個地窖,白甜又是如何發現的……

玄幻森林距離逍遙國遙遠,白甜花了一早上的時間,跑了一個來回,消耗掉大量的靈力,不知為何,梅開芍心底深處的某個地方,微微泛酸,湧起一股莫名的情緒.

"白甜,辛苦你了."梅開芍真摯的說道.

白甜會心一笑,她別開目光,掩蓋掉眼中的淚光

翌日,天剛破曉,他們便啟程了.

梅開芍出于避嫌,便偽裝成逍遙無雙身邊的一名護衛.才剛到岐山腳下,就聽到後方傳來一陣馬蹄疾馳而來的聲音.

一匹白馬硬生生擠在逍遙無雙和梅開芍的中間,蠻橫的行為令逍遙無雙皺了皺眉.

"太子哥哥,今晚夜獵,你帶我好不好?"逍遙蕊撒嬌道,逍遙無雙武功高強,每年的夜獵,他都奪魁.他的性子是冷了些,但對她終是不同的,她如此認為.前幾日擅闖太子府,她惹得逍遙無雙不快,今日想要借此機會示好.

逍遙錦跟在後頭,看著親妹妹主動向自己的死敵示好,他肺都快要氣炸了,他哪點比不上逍遙無雙!

"不行."逍遙無雙冷聲回絕,駕著馬走快了些.

逍遙蕊氣嘟嘟地瞪著眼睛,余光一瞥,忽然發現從身側經過的人,看著十分眼熟.她追了上去,眼看著便能看清楚那人的模樣,一匹黑馬陡然橫了進來,擋住了她的路.

"柳侍衛,你這是何意?"逍遙蕊將憋著的氣,全部撒在了柳風行的身上.

柳風行擺著一張萬年不變的冰山臉,說道:"四公主恕罪,屬下身為太子殿下的貼身侍衛,自然要時刻緊隨在側,保護太子殿下的安危."

逍遙蕊明知他是故意為之,卻找不到反駁的話.她惡狠狠地瞪了柳風一眼,放緩了速度.

"你莫要鬧性子,平白讓人看了笑話."逍遙錦靠近,沉聲說道.

逍遙蕊氣紅了臉,翻身下馬,鑽進後面緩行的華麗馬車.

逍遙錦捏緊手中的缰繩,眼神微眯,望著不遠處頎長的身影,眸中一閃而過的殺氣.

過了今夜,逍遙國的儲君之位,便是他的了……

上篇:第529章夜探國師府    下篇:第531章找茬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