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梅府有女初成妃第551章逼問   
  
第551章逼問

g,更新快,無彈窗,!

努巴悔不當初,他從懷中掏出幾顆圓珠,重重地擲在地上,頓時白煙滾滾,"臭丫頭,待來日,我定要你生不如死!"

梅開芍掩住口鼻,待煙霧散去,原地已經沒有壯漢的身影.

罷了,她的目的本來就是為了拿到血玉,如今東西已經拿到手,那人跑了便是跑了,以後的麻煩,以後再解決.

梅開芍轉身,余光瞥見小巷的盡頭瑟縮著兩抹鬼鬼祟祟的身影.

他們暗道不妙,撒開腿狂奔而逃,但運氣實在不好.一人跑得太急,腳下一個踉蹌,撲倒了前面的人,兩人像疊羅漢似的,趴在地上.

他們親眼目睹了梅開芍險些殺了那名金級武者,可想而知,這名女子對他們而言,實力有多強大.

"我們什麼都不知道,別殺我們!"一名瘦骨嶙峋的男子慌急地說道,他連連後退,仿佛梅開芍是一頭洪水猛獸.

梅開芍在心里冷笑,她還什麼都沒問呢,他們就這麼著急的解釋.

正所謂,解釋就是掩飾.

"目前擺在你們的面前,有兩條活路,一條是自己坦白,我便饒你們一命,另一條,屈打成招."梅開芍笑著說道,那抹笑意很冷,如凜冬飛雪.

聰明的人,都會選擇前者.但對于亡命之徒而言,拼一把冒個風險,沒准還能得到金主承諾的一萬兩銀子.

他們受夠了苦日子,所以錢,可比命重要得多了.

兩名男子互相對視了一眼,紛紛跪在梅開芍的面前,頭垂得低低的,開口道:"我們只是無意路過的乞丐,女俠,天色晚了,我們二人眼神不好,什麼都沒看見."

兩個人都是乞丐?瞧他們的衣著打扮雖然粗糙了一些,但衣料上面可是一個補丁都沒有,再看他們的臉面和手腳,連一點汙穢都沒看見,試問,哪里的乞丐會衣著型貌整潔,卻是呆在破廟里生活的?

儼然,這兩個男人在說謊.

就在這時,瘦削男子浮起了一抹詭異的笑容.倏地,只見眼前有一道寒芒閃過,有什麼東西迎面刺了過來.

梅開芍早已有了戒備,手起刀落,浮夢扇直接切斷了瘦削男子刺過來的匕首.

好厲害的鐵扇!

瘦削男子臉色大駭,他退到另外一個男子的身邊,沉聲道:"連雀,你還愣著做什麼,若是任務失敗,我們一分錢都拿不到,還白白搭上一條命."

"流痕,不如就算了,我們聯合起來,未必是她的對手."關鍵時刻,連雀打起了退堂鼓,以往接的任務,金主讓他們收拾的人,都是無名小卒.

"你怕什麼?興許這個女人只是裝腔作勢,你剛才也看見了,不是那個男人打不過她,而是她背地里下了毒手."流痕又急又氣,他不是膽小鼠輩,他當殺手那麼多年,至今未遇上一個他殺不了的人.

兩人的談話,都一字不落的傳進梅開芍的耳朵里.

原來他們是殺手……那更不能放過了,她必須要逼問出幕後主使,到底是誰,想要她的命.

"少廢話,我們一起上,殺了她,我們就能金盆洗手,歸隱山林了."

流痕說的話,使猶豫不決的連雀動了心.過夠了顛沛流離的生活,他們早就想安定下來,從此不再當殺手,奈何此次金主給的好處太多,他們抵擋不住誘惑,接了這個單子.

流痕此時的腦海中,就只想殺了梅開芍,他體型瘦小,身子極為靈活,他們二人皆是木級巔峰的武者,多年殺手生涯使二人配合默契.

兩人飛掠而起,互相出招夾擊,每一招都是致命傷.

梅開芍眉稍一挑,浮夢扇化作長鞭,如蛟龍出動,狠厲地擊向流痕.

"唰唰唰!"長鞭從流痕的脖頸間劃過,流痕頭向後一仰,頸間一陣陣發涼,鬢邊的碎發被長鞭鋒利的刀鋒整齊的削了下來.

那把鐵扇究竟有什麼乾坤,竟然能瞬息萬變,若是方才他再反應得遲鈍一些,被割下來的就不會是頭發,而是他的項上人頭!

雖然打斗場景有些混亂,但連雀看得清清楚楚,他為流痕的驚險捏了一把汗.

此刻的梅開芍早已不是那一個無法修煉武氣的廢人,縱然無法得知自己恢複到了何種階段,但以一敵二,她對上兩名木級巔峰的武者,倒也不顯得吃力.

流痕和連雀看出來了,女子手中的那把鐵扇非比尋常,他們要想取勝,必須全力以赴.

流痕朝落到身旁的連雀遞了一個眼神,連雀會意,他踏空而來,手掌閃爍一層水藍色的藍光,一層藍冰裹住了他的手掌.

梅開芍雙眸微眯,她第一次遇見修煉冰屬性的武者.

連雀大喝一聲,拍出一掌.梅開芍凌空而起,所經之地全部變成了冰塊.

察覺到前方倏然出現的危險,梅開芍抬眸,看見一座小冰山迅速地壓了過來.她下意識地運功,迎面拍了過去.

咔嚓!

小冰山出現萬千裂痕,陡然坍塌,就在這時,一團烈火憑空出現,穿過碎裂的冰層,直逼梅開芍的面門.

烈火融化了地上的冰塊,留下一灘水漬.

梅開芍猝不及防,腳下濕滑,差點撲進火團里.這時,只覺得腰間一緊,一股力道將她提了起來,落到就近的屋簷上.

手腕驀然傳來緊繃感,纏在手腕上的小黑蛇蜷縮得厲害,似乎在畏懼著什麼.

"多謝……慕容寒冰?"梅開芍愣然,他不是離開了嗎?

她以為,他離開了逍遙國,從此離開了她的身邊……

"嗯,是我."她眼中的詫異,慕容寒冰盡收眼底.他心猛地一沉,難道她就巴不得他離開嗎?

兩人各有心思……

流痕一看來了幫手,臉色頓時難看起來.那個絕色男子,一看就不是好惹的人物.

暗殺任務,變得棘手了.

"流痕,怎麼辦?"連雀沒了主意,他習慣聽從流痕的安排.

能怎麼辦,當然只能硬著頭皮試試了,事情到了這個地步,難道要他空手而歸嗎?

流痕咬了咬牙,道:"拼了!"

正說著,流痕兩手燃起了兩團大火,義無反顧地沖了上來.

"找死."慕容寒冰眸光一冷,手一揚,對著流痕的胸口,揮出一道紅光.

槍打出頭鳥,先殺了他.

流痕只覺得胸口一涼,他垂下頭,看見胸前出現了一道劃痕,鮮血陡然噴射而出,濺了一臉.更慘的是,他發現自己手腳如鉛塊般沉重,動彈不得.

只聽"噗通"一聲,流痕的身體爆成了血滴,死狀慘烈.

連雀嚇得腿肚子發軟,面如死灰,他無力地跪倒在地,忘記了逃命,眼睜睜地望著佇立在屋簷上的兩人.

第二次!這是梅開芍看見慕容寒冰使用神魔之力殺人.

她心中駭然,強忍著反胃的沖動,掙脫慕容寒冰的懷抱,安然落到連雀的面前.

"說,誰派你們來的?"梅開芍一腳踢在了連雀的胸口,令他倒在了地上,對于要殺她的人,梅開芍從來不會心慈手軟.

"不知道……"連雀雖然嚇傻了,但也還算硬氣,他心里明白,即便梅開芍不殺了他,任務失敗,金主為絕後患,也不會讓他獨活,他心一橫,道,"我什麼都不知道,你若想殺了我,就給個痛快!"

梅開芍眸光冷然,她沒有強行逼迫,而是掏出了一個瓷瓶,倒出一顆丹藥塞進連雀的嘴里.

"咳咳……你給我吃了什麼東西?"

連雀猛地掐住自己的脖子,拼命地咳嗽,可惜已經晚了,那枚丹藥遇到唾液便化成水沫,他一咳嗽,全部咽了進去.

下一刻,連雀像是發了瘋,使勁地抓撓自己的肌膚.

"好癢,好疼!"連雀猶如被螞蟻啃食,渾身又癢又痛.那股痛感,從血肉中疼出來.

片刻之後,連雀把自己撓成了一個血人,身上沒有一塊好地.

"如何?若是不說,你的下場,比他還要死得難看."

慕容寒冰冷眼旁觀,黑曜般的雙眸盯著那抹俏麗的背影,嘴角勾起一抹迷人的弧度.

連雀疼得齜牙咧嘴,連氣都快喘不上了.他也是過慣了刀鋒上舔血的生活,但從未見過如此狠毒的手段,眼前的美貌女子在他眼里,已經變成了一個殺人于無形的魔鬼.

"我說,求你把解藥給我!我不想死!"什麼榮華富貴,什麼歸隱山林,都統統見鬼去吧,他現在只想活命,讓他喘口氣.

梅開芍將解藥捏在手中,上下拋玩,連雀緊張兮兮地盯著她手中的解藥,眼珠子隨著她的動作轉動.

"有個女人,花一萬兩銀子買你的命.她說,只要取下你的項上人頭回去交差,就完成了任務."連雀說,

"我不知道那個女人叫什麼名字,也不知道她長什麼樣,只依稀聽到她的屬下,喚她一聲四公主."

四公主……

梅開芍很快聯想到了逍遙蕊,逍遙國境內,也只有她一人想要她的命.

"嗖"的一聲,藥丸落入連雀的手里,他囫圇吞棗咽下去,以為可以勉于一死,哪知道喉間像是被人用力掐住了一般,他抓住脖子,重重的喘氣,雙眼瞪圓,"你……這不是解……藥."

"我可沒說,這是解藥."

連雀用勁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身體直挺挺地倒了下去,瞪大的眼珠,儼然死不瞑目.

即便連雀沒有直接說出幕後真凶的名字,但梅開芍心中已然有了底,這次筆賬,她日後一定會在逍遙蕊的身上找回來.

梅開芍倒出一瓶白色藥粉,把連雀的尸體化成了一灘血水.

上篇:第550章奪血玉    下篇:第552章世間唯一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