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梅府有女初成妃第552章世間唯一   
  
第552章世間唯一

g,更新快,無彈窗,!

昏暗的小巷恢複靜寂,做完這一切,梅開芍回頭,看見慕容寒冰逆著月光,目光炯炯地望著她.

當他邁出第一步時,梅開芍下意識地往後退一步.

慕容寒冰把她的小舉動看在眼里,輕微一抬手,卻邪劍憑空出現,飄蕩在兩人的眼前.

卻邪劍為虛體,渾身縈繞著一層雪白的熒光.

"物歸原主."慕容寒冰淡漠的雙眸凝視她的眼睛,仿佛含著一股穿透力,洞穿了她身體內的靈魂.

在他無形的壓力下,梅開芍感覺到體內隱約有一股躁動,似乎要爆體而出.她捏緊拳頭,用意識強壓下那股躁動,心里暗斥道:"云苒,你想干什麼?"

梅開芍發現,每次只要慕容寒冰出現,云苒就會變得極度不安.

"梅開芍,現在,交出你身體的主動權."云苒冷漠的聲音在梅開芍的識海中響起.

"不可能!"梅開芍果斷的拒絕,"我已經幫你拿到了赤羽,你我之間的恩情兩清了."

"你不就是害怕我殺了他嗎?"云苒冷笑道,"梅開芍,以後你一定會後悔愛上這個男人.千年前的君泠傲沒有心,千年後的慕容寒冰,一如千年前的冷血無情.他們不過是換了一具軀殼罷了,靈魂卻是同一人."

"我自己選擇的路,從未後悔."梅開芍堅定道,"即便我愛上的人,不是他,我也不會讓你控制我的身體.千年已過,雖然我是你的轉世,但現在的我,可不是真正的你.云苒,你只是存在我身體里的一縷意識."

"我不是一縷意識."云苒說,"而是一縷殘魂,你是來自異世界的一抹魂魄,梅開芍這具軀殼,並不屬于你."

梅開芍臉色發白,而云苒像是在折磨她一般,繼續說道:"你斗不過我……"不知為何,云苒的聲音越來越縹緲,"我的魂魄被禁錮在萬魔島地宮的弑神劍下,如今弑神劍出世,待到卻邪劍……你奈何不得我,慕容寒冰,我必殺之,為我花妖一族,報仇!"

梅開芍的意識開始渙散,就在這時,兩雙溫熱的手掌捧起了她的臉,迎上一雙關切的眼眸.她已經半跪在地,滿頭冷汗.

"慕容……寒冰!"梅開芍抬手,緊緊地捏住慕容寒冰的手腕.

近在咫尺的英俊臉龐,漸漸出現了重影.

慕容寒冰突然傾身下來,封住了她的唇,一股熱源穿透她的唇齒,沒入咽喉,所經之處,一片火辣.

梅開芍再也撐不住,兩眼一黑,倒進他的懷中.

啪嗒一聲,一塊猩紅的玉玨從梅開芍的袖中滾落出來,在地上轉了一圈,倒在慕容寒冰的腳邊.

慕容寒冰只是冷漠的掃了一眼,拾起玉玨重新放入梅開芍的懷中,就在這時,飄蕩在半空中的卻邪劍'嗖’的一聲隱入她的眉心.白光閃現,形成了一枚紅點.

叮叮當當,靜寂的小巷倏然傳來一竄清脆滲人的銅鈴聲,下一刻,一抹黑色霧氣從陰暗處游蕩而來,上升到半空,化成了人形.

"神魔君,以後這個女人,可是你最大的命劫."那人蔑笑道,"婦人之仁,會害了你.不如趁這個機會,把她交給我,我替你解決了後患,往後千萬世,她再也無法糾纏你."

慕容寒冰面沉如水,空出的一只手中,竟然出現了弑神劍.

那人臉色一凝,眸底多了一層恨意,慍怒道:"神魔君,我這可是一片好意.那日在冥界,你也看到了窺靈鏡的預言……"

'嗖’的一聲,弑神劍徑直地刺向那人,只見那人身形未動半分,弑神劍從他的身體穿透而過,黑煙消散,重新凝聚在梅開芍的身後,伸出手要抓梅開芍.

慕容寒冰卻沒有給他下手的機會,抬手,一道紅光揮去,斬斷了那人的手臂.緊接著,一團耀眼的紅光自他手心凝結而成.

來人見狀,立即遁地而逃,"神魔君,我等著,你親自來求我的那一天!"暴怒的聲音消失在空寂的小巷,月亮從濃重的云霧中漂移出來,皎潔的月光照亮了昏暗的小巷.

梅開芍的臉色蒼白,昏迷的她,似乎遭遇了夢魘.眉心緊抿,額前沁出了冷汗.

慕容寒冰攔腰將她抱起,凌空而躍,消失在小巷中.

梅開芍做了一個很長的夢,她夢到了滔天的火光,一群人被大火吞沒,發出撕心裂肺的叫喊.

場景陡然切換,她看見白甜站在一個銅鼎前,回首對她淒然笑道:"主人,這是我的命數."

梅開芍拼盡了全力沖上去,可惜,那一抹白衣緩緩墜入銅爐中.

"不要!"梅開芍恍然驚醒,映入眼簾的是水藍色的垂簾,她喘著粗氣,一把掀開了窗簾,看見慕容寒冰坐在桌案邊,目不轉睛地望著她.

她記得,自己因為承受不住那股莫名的力量而暈倒了……

"夢魘了?"慕容寒冰來到床沿,修長的指節撩起她垂在鬢邊的發絲,別在耳後.

梅開芍怔愣地回望他,覺得咽喉干澀得厲害,她啞聲道:"水……"

慕容寒冰倒了一杯溫茶遞到她面前,梅開芍接過,仰頭飲盡,問道:"我睡了多久?"

"一天一夜."慕容寒冰說道.

她居然睡了這麼久……

梅開芍環視了一圈四周,發現這間不是她的客房,屋內的擺設很陌生,最重要的是,沒有看見白甜.

她一回想起方才自己做的那個夢,心底不寒而栗,她掙紮著要下床.

"你要去哪兒?"慕容寒冰攔住她,"現在天未亮."

"白甜還在我安排的客棧中,我要去找她."梅開芍焦急道,她顧不上看慕容寒冰陰沉的臉色,胡亂地穿好鞋子.但雙腳剛一觸地,整個人猛地向前撲去.

就在梅開芍以為自己要摔倒在地時,一只手臂握住了她的腰,將她撈入懷中.

"你如此虛弱,能去哪兒?"慕容寒冰不悅道,"你安心在此處休息,至于白甜,我會派若人去尋她回來."

"謝謝."梅開芍推開他,坐在了床沿.

"待你身體有了起色,便與我一同回大湟國,可好?"慕容寒冰放軟了語氣,朝中政務堆積如山,國不可一日無君.他明知她或許不會答應,但他總要試一試.

梅開芍抬眸,說道:"你明知,我不會隨你回去."

慕容寒冰眸色一暗,凝視她,"我會對你好,這一輩子,也只有你一個女人."

"慕容寒冰,破鏡終難重圓."梅開芍說,"我想要的,你終究給不了."

"那要如何?要如何你才願意留在我身邊?"慕容寒冰忽然抓住她的肩膀,"即便要我舍棄皇位……"

"如果我要花妖一族……死而複生呢?"梅開芍打斷他的話,她本不願提及千年前的往事,但這一件事,後來成為了云苒和君泠傲結下血海深仇的根源.

明知這是二人之間不可提及的痛,可梅開芍還是用這個借口傷了人.

慕容寒冰垂下眼瞼,雙手從她的肩頭滑落.

梅開芍抿著唇,從他身側擦肩而過,頭也不回地離開了客棧.

清晨的霧氣很重,看不清前方的街道.

出了客棧,梅開芍頹然地走了兩步,下意識地摸了摸手腕.

纏在手腕的小黑蛇呢?

她皺了皺眉,會不會是她昏迷的時候,小黑蛇自己跑了……

或者,它落在了客棧里.

梅開芍頓在原地,想了想,她還是轉身回了客棧.小黑蛇雖小,但它好歹幫過自己的忙,如若它真的遺落在了客棧,她一個人離開,總歸有點不仗義.不管如何,還是回去看一看.

她和慕容寒冰已經把話說開了,他……應該不會為難自己.

梅開芍如是想著,猶豫片刻,還是推開了房門.而眼前的一幕,卻讓她心頭一抖.

房間的中央,盤著一頭黑色大蟒.

慕容寒冰躺在床榻上,一動不動.黑色大蟒張開血盆大口,看樣子正想要把昏迷不醒的男子,吞入腹中.

黑色大蟒見梅開芍冷著臉站在門口,它的腦袋瑟縮了一下,忽然噗通一聲,變成了一條筷子般大小的小黑蛇,快速地縮到了床底下,只敢探出一顆圓溜溜的小腦袋,畏頭畏尾地打量梅開芍.

梅開芍現在沒空搭理它,她走到床榻前,看見慕容寒冰蒼白的臉色,她心髒猛地一抽,瞬間跌入谷底.

她的手剛輕微觸碰到他的脈門,就被懾人的寒氣逼得縮了一下.

慕容寒冰的寒毒發作了?!

梅開芍原以為他吃了火蓮,暫時可以壓制他體內的寒毒,沒想到慕容寒冰體內的寒毒這麼厲害,居然連屬性極陽的火蓮都無用.

若想徹底消解寒毒,火蓮和血蟾蜍,缺一不可.

縱使她已經得知了血蟾蜍的下落,但也不能在短時間內趕到離洲國拿到血蟾蜍.況且,血蟾蜍乃稀罕物,未必能在雀樓的競拍中,拔得頭籌.

梅開芍倒了一枚丹藥塞入慕容寒冰的口中,她下樓找了店小二,寫了一張藥方讓店小二幫忙去抓藥,又多給了一些銀兩,當做辛苦費,吩咐店家一會兒熬好了藥,送去房中.

待她回到房中,發現慕容寒冰的臉色越來越蒼白,每靠近一分,便能感受到一股寒氣從腳底竄了上來.

上篇:第551章逼問    下篇:第553章赤羽的來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