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梅府有女初成妃第553章赤羽的來曆   
  
第553章赤羽的來曆

g,更新快,無彈窗,!

店小二的腳程很快,藥很快就送了上來.

梅開芍舀了一勺藥喂到他的嘴邊,發現藥汁全部順著他的嘴角流淌到他的頸間,衣襟濕了一大半.

她眉心一擰,這些湯藥雖然不能根治慕容寒冰的寒毒,但能緩解症狀,如果這些藥不能喝下去,他一定會活活凍死.

梅開芍再次將藥送了過去,只是慕容寒冰的唇抿得緊緊的,試了幾次都灌不進去,然而藥碗已經空了一半.

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

梅開芍蹙眉片刻,歎了一口氣.說好的一別兩寬,但命運的捉弄,總是讓她和慕容寒冰糾纏不休.

她咬了咬牙,張口喝光了碗里的藥,俯身下去.

他的唇,很冷,沒有絲毫的血色,卻無比柔軟.

溫熱的液體順著二人的唇瓣,渡到了慕容寒冰的口中.盡管喂到最後,藥汁浪費了大半,但還是喂進去了一些.

昏迷的慕容寒冰,少了往日的冷若冰霜,多了一絲靜謐的絕色.

梅開芍竟看得失了神,她余光一瞥,忽然撞見床底探出來的一雙綠色小瞳眸,她一愣,灼熱的熱感忽然燃燒著她的臉頰.

就在梅開芍要起身的時候,一雙手突然抱住她的腰,下一秒,只覺得一陣天旋地轉,她驚呼一聲,整個人被翻轉過來,被人壓在了身下.

驚神未定,抬眸,迎上一雙幽深的眸子中.

梅開芍下意識地要反抗,可是他的手將她禁錮住,力氣大得驚人.她使出渾身力氣依然掙脫不開,她不敢使用武氣,害怕誤傷了他.

兩人的唇舌極盡糾纏,沉重的喘息拂面而來.

直到梅開芍快要斷氣的時候,她才回過神來,用力推開壓在她身上的男人,翻身下床.

原本探頭看熱鬧的小黑蛇,早已識趣地藏了起來,它害怕那個男人.

慕容寒冰嘴角噙著一抹笑意,眼神直勾勾地望著眼前衣衫有些凌亂的女子.

梅開芍被他看得不自在,別開目光解釋道:"我只是回來找東西,恰巧遇上你寒毒發作,順手救了你."

慕容寒冰聞言挑了挑眉,眸光化去了一潭寒涼.雖然她的話聽起來,讓人有些不高興,但至少可以證明,她的心里,還是有他的.

"我走了,你保重."說完,梅開芍也顧不上帶上小黑蛇,大步跨出了客棧.

慕容寒冰盯著她有些狼狽的背影,嘴角微微上揚.

"主子……"白雪從敞開的窗戶外面跳了進來,慕容寒冰寒毒發作的時候,他就守候在身邊.若不是梅開芍中途回來,白雪有意撮合兩人,就憑方才小黑蛇想要吞噬慕容寒冰的舉動,早就被白雪大卸八塊了.

慕容寒冰淡淡應了一聲,慢條斯理地整理衣衫.

白雪把藏在床底的小黑蛇拽了出來,重重地踩在腳下,問道:"這條小畜生,該如何處置?"

小畜生?

小黑蛇瞪著兩顆綠幽幽的小眼睛,似乎對白雪的稱呼很不滿意,奈何自己此刻淪為了魚肉,只能任人宰割.它蔫著小腦袋,伸長脖子探著門口,多麼希望梅開芍能回頭,把它救走.

慕容寒冰瞥了一眼,淡漠道:"殺了吧,留著也沒什麼用處."剛才他雖然昏迷了,但潛意識中還是能感受到危險.

這條小黑蛇心術不正,留在她的身邊,只能成為禍害.慕容寒冰不允許梅開芍的身邊,潛伏著危險.

"可這好像是魔後豢養的小寵物,若是日後魔後問起來,恐怕不好交代."白雪有些猶豫,如果小黑蛇只是一只無名小蛇,他定會毫不猶豫地殺了它.黑蛇曆練千年,運氣好可以化龍,但那只能是千萬年後的事情.況且他身為上古神獸白虎君,豈會怕一條連修為都不足十年的小黑蛇的威脅.

小黑蛇充滿希冀地仰視白雪,似乎覺得此人沒那麼討厭了.

慕容寒冰沉默半晌,開口道:"拔掉它的毒牙,送回去."

小黑蛇一聽,立即不干了,拼命地扭動身體,想要脫離白雪的壓制.

白雪早就看穿了它的意圖,兩指一捏,正好捏住它的七寸,令它動彈不得.

小黑蛇扭了一下,見沒辦法逃脫,睜著一雙小眼睛,可憐兮兮地盯著白雪……

梅開芍回到了自己的客棧,推開房門,看見白甜蜷縮著身子,窩在床角里睡覺.

白甜聽到聲響,睜開眼睛,從床上跳了下來,化作人形.

"主人,昨夜你去暗雀樓,可是遇上了好東西?"白甜湊到梅開芍的身前,嗅了嗅,她目光一凝,抬眸望著梅開芍,"主人遇見了神魔君?"因為她主人的身上,有那個男人的氣息.

梅開芍見瞞不過,索性將昨夜的事情,簡單了敘述了一次,只是略過云苒命她奪回赤羽的那一部分.

"白甜,你可能見過這塊玉玨?"梅開芍從懷里拿出赤羽,擺在了桌上,她的目光牢牢鎖住白甜,不願錯過她的一舉一動.

白甜看見玉玨的前一刻,神色一凝,但很快閃現不見,她拿到手里,仔細地端詳起來,笑道:"這就是主人昨夜在暗雀樓得到了寶貝?看玉玨的質地,倒是一塊好玉."

"哦?我也覺得這是一塊難得的好玉."梅開芍說,"我看到它的第一眼,便覺得它似曾相識."

白甜把玉玨重新放到桌子上,說道:"既然如此,說明這塊玉玨,與主人有緣."

"聽暗雀樓的掌事介紹,這塊玉玨可以百毒不侵.不如我送去玉石坊,讓人做成玉佩,隨身攜帶,你看可好?"梅開芍笑意盈盈,目光一直落在白甜的臉上,說完,她欲起身.

"不可!"白甜忽然抬高聲調,飛身攔在梅開芍的面前.

梅開芍擰眉看她,似有不解.

白甜深知自己反應過度,她解釋道:"這塊玉價值連城,如果不小心弄壞了,豈不是可惜."

"是嗎?"梅開芍勾起嘴角,"瞧你緊張的模樣,于我而言,這不過是一塊普通的玉玨罷了.我身為醫者,防身的東西不少,也不缺這一塊玉玨,壞了就壞了吧,證明我與它沒有緣分."

"主人說得哪里話,過去主子可是喜歡得緊……"白甜像是意識到了什麼,慌忙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可是已經晚了,梅開芍望著她,臉色嚴肅.

"白甜,你應該知道,我身邊不留懷有二心之人."梅開芍語氣中充滿了威脅的意味,她說了那麼多的廢話,就是為了從白甜口中探聽到有關赤羽的消息.

云苒曾經說過,赤羽本來就是她的東西.既然白甜是云苒身邊的神獸,她應該識得這塊玉玨.

"我絕對沒有二心."白甜委屈道,"我……我……"

她在猶豫,到底該不該說.

"這塊玉玨,名叫赤羽."梅開芍說,"赤羽是云苒的東西,我說的,對嗎?"

白甜驚訝的抬起頭,她囁嚅著雙唇,遲疑道:"是,赤羽就是主人的東西."

她徐徐道:"赤羽是卻邪劍的靈石,只要將靈石放進劍柄,再把二者投入鎮魂鼎煉造,卻邪劍就能恢複實體.主人,想要得到卻邪劍嗎?"

白甜明亮的眼眸中,多了一層霧氣.

不知為何,梅開芍的心底升起了一抹莫名的悲傷,她垂下眼眸,腦海中出現了那一場夢,漫天的火光燒紅了半邊天,白甜義無反顧地跳入那個銅鼎……

她閉上眼睛,再睜開,眼中多了一絲決絕.

"我劍術太差,還不如浮夢扇用得順手."

"主人前世,劍術可是一等一的厲害."白甜回憶起了千年前的過往,臉上綻放出會心的微笑,她目光灼灼地望著梅開芍,嘴角的笑意漸漸被苦澀所取代.她走到窗邊,推開窗戶,街道的喧鬧傳了進來,她回眸道,"今天可是逍遙國一年一度的煉劍大會,主人,我們出去逛逛吧."

煉劍大會?

梅開芍望著窗外擁擠的人群,余光一瞥,看見一名身著水藍色衣裙的女子握著長劍,穿梭在人群中.

是她……

梅開芍發現,這幾天,她好像經常與那名女子相遇.

那名女子看起來雖然有些高冷,不近人情,但也是一個性情中人,梅開芍對她印象,還是不錯的.

"走吧."梅開芍轉身,既然來了逍遙國,不如去湊個熱鬧.

後來,梅開芍才後知後覺,世間有些熱鬧,不是那麼好看的.

街道上的人很多,白甜化作靈貓,站在梅開芍的肩膀,眺望擁擠的人群.

焰城的百姓不約而同地往同一個方向行進,梅開芍對焰城不熟悉,只能順著人群走.

這場煉劍大會,可謂是產生了諸多的話題.周圍人高聲討論的聲音,一一傳進了梅開芍的耳中.

"聽說今年的煉劍大會,苗疆使節也派人參與."

"那算什麼好消息."有人反駁道,"我可是聽說了,今年國師要在鑄劍爐為聖上打造一柄絕世寶劍."

"你莫不是騙人的?鑄劍爐高如城牆,縱然國師有天大的本事,也無法靠近鑄劍爐的邊緣.鑄劍爐燃燒的烈火,可是來自地獄的冥火,過去也有些不怕死的去嘗試,可沒有一個人能夠活著出來."

越往前走,人群越吵鬧.

而前方不遠處,赫然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銅鼎,再往前,便是城門了.

那是焰城的標志性建築物,鑄劍爐.

上篇:第552章世間唯一    下篇:第554章果然是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