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梅府有女初成妃第555章傷了心脈?   
  
第555章傷了心脈?

g,更新快,無彈窗,!

梅開芍也覺得體內氣血翻湧,耳膜陣陣發疼,她忙靜心凝神,以武氣護住心脈,不讓楚域制造的風波亂了心智.

而楚域制造的颶風越來越迅猛,白甜的結界已經出現了裂痕,她快要支撐不住了.

梅開芍吃力地來到白甜的身邊,一手攬住她的腰身,一手朝楚域所在的方向扇出一陣強風:"走!"

梅開芍一聲大喝,攬著白甜退出數十丈遠.在二人離開原地的那一瞬間,結界頃刻間被颶風侵蝕得支離破碎,就連鑄劍爐的金屬邊緣,也被劃出一道道深深的溝壑.

可以看出,楚域鐵了心要二人的命.

"主人,他的身上有魔氣."白甜捏住梅開芍的衣袖,"卻邪劍現在是虛體,靈力防禦極為虛弱,若是沾染上魔氣,就會變成魔劍.卻邪劍與弑神劍同為鎮魂鼎鑄造,實力卻與弑神劍不相上下.如今你手中有了赤羽,只要奪回卻邪劍,把赤羽與卻邪劍合二為一,卻邪劍便能修成實體,到時候卻邪劍認了主,旁人再奪去,也無用了."

梅開芍聞言,總感覺哪里有些不對勁,但一時間也找不出來,更何況現在時刻緊急,不是思考問題的時機.

"我知道了,你先休息,國師是離空幻境的武者,想要對付他,還得另外想辦法."梅開芍剛說完,逍遙無雙就落到了她們的面前,"大哥……"

片刻之後,隱巳也來到她們的身邊.

"你們沒事吧?"逍遙無雙擔憂道,他落腳的地方,正好擋住了楚域的視線.楚域顧忌逍遙無雙的身份,只能收了攻勢.

楚域陰鹜地盯著前方,前段時期宮中流言四起,太子寵愛一名來曆不明的女子,並且日後要娶那名女子為太子妃.他知道是宮中的流言不可信,沒想到眼見為實.太子逍遙無雙果真對那名女子,情根深種.

楚域的嘴角勾起一抹詭異的微笑,一向萬事謹慎的太子殿下,居然有了軟肋.

"太子殿下,這是何意?"楚域問道,他倒要看看,逍遙無雙是否真的喜歡那個女人!

"本太子正要問問國師,意欲何為?"逍遙無雙與楚域不對盤,在朝中處于敵對狀態,他們兩個人是面和心不和.

"哼,正如太子所見,先動手的人,可不是本座."楚域冷哼,雖然逍遙無雙的頭銜比他高,但在朝中,就算是當今聖上也要給他三分顏面,區區一個太子,他當然不會放在眼里.自從他來到逍遙國,逍遙無雙屢屢與他作對.

"呸,少裝正人君子,你手中握著的卻邪劍,可是我主人的東西."白甜怒斥道,她的靈力消耗過剩,說話的聲音有氣無力,就連臉色,也是蒼白如紙,"搶別人的東西,不要臉!"

楚域握著卻邪劍的手背青筋暴起,明顯是怒了,但他臉上帶著面具,讓人看不到他的神色變化:"哦?你說本座手中的劍,是你主人的東西?那好,我們來證明,這把劍到底是不是你主人的東西."

方才眾目睽睽之下,這把劍是自己飛到楚域面前的,至于是誰的東西,這可不好說.

縱然楚域強取豪奪,梅開芍也未必占理.

這時,楚域松開了卻邪劍,卻邪劍飄蕩在半空中,嗡鳴旋轉.

"替我照看一下白甜."梅開芍把她送到隱巳的懷中,躍到卻邪劍的面前.

"主人……"白甜擔憂地呼喚,卻讓隱巳阻止了.

"你放心,開芍不做沒有把握的決定."隱巳開口道,他傾身下來,附在白甜的耳邊,關切地詢問,"你傷了心脈?"

"不要你管!"白甜瞪了他一眼,意圖掙脫隱巳的懷抱,豈料竟然被他摟得更緊了.

他沉聲威脅道:"別動,萬一不小心從鑄劍爐摔下去,殘廢了手腳,毀了容顏,那可得不償失了."

"閉上你的烏鴉嘴!"白甜沒好氣地繼續瞪著他,"我若是死了,死前我也要拉上你作墊背."

隱巳凝視著她俏麗的小臉,眸光閃了閃,說道:"有無不可."

他的聲音很低,被風聲掩蓋而過.

白甜沒有聽清楚,她抬眸時,恰巧迎上一雙清澈無瑕的眼眸.驀然間,她的心頭猛地一跳,不自在地別開目光.

她心里暗忖,隱巳是不是吃錯藥了,感覺怪怪的……

暗地里,梅開芍把赤羽滑到掌心,在她的手掌快要接觸到卻神劍的劍柄時,卻邪劍猛然迸發出一股強大的力量,將梅開芍的手彈開了.

怎麼會這樣?!

梅開芍仍然不死心,但卻邪劍再也不願讓她靠近,它自行飛到了楚域的面前,在他的周圍不停地旋轉,儼然楚域才是它真正的主人.

"如此,還要怪本座搶了你的東西嗎?"楚域的嘴邊噙著一抹笑意,這一回,他大大方方地拿下卻邪劍.

"不可能!"白甜詫異道,卻邪劍追隨了主人千年,直到主人出事,卻邪劍才下落不明,千年前定下的契約,不可能失效,一定是哪里出了問題,一定是的!

"你先不要激動,我們再好好觀察,找出問題."隱巳耐心的勸說,他看向楚域,發現楚域的手腕下,隱約冒出一縷黑氣,灌入了卻邪劍中.待他再想要看清楚時,那一縷黑氣竟然不見了,仿佛方才的發現,只是他的幻覺,難道真是他看錯了?

隱巳發現的問題,梅開芍自然也察覺到了.從她第一次闖入國師府,遇見國師之後,她就覺得眼前這個男人邪佞無比,國師府密室發現慘死的女子,便足以證明這位國師居心叵測.

楚域灌入卻邪劍的那一縷黑氣,雖然只是閃瞬即逝,但也被眼里極佳的梅開芍看見了.

卻邪劍已經沾染了魔氣,受了楚域的蠱惑.

眼下最重要的,便是把卻邪劍奪回來,想辦法淨化掉沾染的魔氣.

看來,她與楚域之間的那一場爭斗,不可避免.

梅開芍捏緊了手中的浮夢扇,蓄勢待發.站在身後的逍遙無雙發覺了她的意圖,靠前一步,低聲說道:"開芍,你不要莽撞……"他的話音未落,梅開芍已經展開了迅猛地攻勢.

"你三番兩次闖本座的國師府,暗中壞了本座多少好事,今日,新賬舊賬一起算,本座讓你這次,有來無回!"楚域眼中閃過一抹殺機,正好,他要試一試手中的虛體卻邪劍的威力如何.

"那我便來會會你."梅開芍起了斗志,她招招狠厲,兩人驅使的勁風猛烈的碰撞在一起,巨大的沖擊波掀起了粉塵,讓人看不清周圍的景色.

梅開芍也不清楚自己的武氣恢複到了什麼階段,此刻的她,感覺體內的力量源源不斷地噴湧而出.內力的消耗並未使她感到疲倦,而是斗志昂揚.

楚域殺人不眨眼,他每打出一擊,都是直取梅開芍的命穴.若不是梅開芍靈巧逃脫,恐怕早已遭遇不測.

梅開芍甩出長鞭,人也跟著竄到了眼前,這樣不要命的打法,在一旁看著的人,禁不住為她捏了一把冷汗.

逍遙無雙多次按壓下想要出手相助的沖動,每當驚險之際,他都不斷的提醒自己,要相信梅開芍的實力,她一定能夠化險為夷.

"找死!"楚域劃手為掌,對准梅開芍的心口拍出一掌.

就在千鈞一發之際,梅開芍忽然收回長鞭,長袖一揮,灑出一把白色粉末.袖擺蕩起的勁風,恰好將粉末吹過楚域的方向.

楚域收招不及時,當即迎了上去,粉末飄入眼睛,一陣陣抽疼,"你撒了什麼東西,我眼睛……"他的眼睛疼得睜不開,像是有上千只蟲子鑽入了眼膜中,猛烈地啃咬著.

楚域慌亂之中,松開了卻邪劍,卻邪劍失去了撐力,往鑄劍爐直沖而下.

倏地,一個白影迅捷而過,取走了卻邪劍,來人正是白甜.

"去死吧!"楚域朦朧中忽然看見一個白影在眼前飄來飄去,他的眼睛雖然看不清了,但他的耳里敏銳,依然能夠判斷出那人落腳的方向.恍然間,他朝白甜的方向打出一掌.

那一掌,用了九成的功力.

白甜想要躲閃,卻已經來不得了.

他們距離白甜太遠,這麼長的距離,根本來不及救下白甜.

白甜當機立斷,一咬牙,用僅剩的靈力張開了結界,但結界承受不住楚域九成的功力,眨眼間化成了碎片.

白甜的身體,如斷線的風箏,墜入鑄劍爐.

"白甜!"梅開芍發出一聲吶喊,她的指尖,只碰到了白甜的衣角.眼前的一幕,竟然與腦海中的那個夢境重疊了.

白甜懷抱卻邪劍,露出一抹釋然的微笑:"主人,我期待的這一幕,終于要來了,這是我的命數."

梅開芍渾身一顫,她想要探出身子拉住白甜,卻被一股蠻力拽住了,她劇烈地掙紮起來,.懷中的赤羽不小心掉入了鑄劍爐.

"白甜!"一聲淒厲的喊叫,劃破靜寂的上空.

"慕容寒冰!你放開我!"梅開芍沖抱著自己的男子怒喊道,可是,慕容寒冰不為所動,強行抱著梅開芍遠離了鑄劍爐.

倏地,只見一道黑影從梅開芍的眼前劃過,義無反顧地跳入了鑄劍爐中.

轟隆隆--

鑄劍爐發出巨響,地表劇烈地顫動起來.鑄劍爐陳舊的外表裂開千萬條縫隙,位于銅壁正中央的位置,鏽跡剝落,露出了金燦燦的三個大字……

上篇:第554章果然是你    下篇:第556章治病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